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剥皮鬼
    林凡将店铺里简单的整理一下,便准备也学着美食居一样,刻一块牌匾。

    除此之外,他还需要再印刷一批的冥币。

    “嗯,好忙,早知道就请个家政公司过来帮忙打扫。”

    林凡抱怨一声,不过,打理自己的店铺,怎么都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回头再聘请两个美少女当顾问。”

    林凡撅着屁股,使劲的将墙壁上的一块黑斑给擦除。

    “嗯,那谁就不错,赵妹纸就不错,清水出芙蓉,可惜了小神婆不晓得啥面孔,不过,这身材贼带劲。”

    林凡一边打扫着,一边做着美梦。

    要是真的能把这两位绑定在床上,以后指不定能省一大笔钱。

    就在林凡洗刷刷,蹦擦擦的时候,一股阴气剧烈的沸腾起来。

    “嗯?”

    林凡敏感的察觉到一丝变化,他疾步走出了自己的小店。

    目光四处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错觉吗?”

    林凡嘀咕一声,可惜,他的天眼探查app,没有扫描功能,要不然,附近有鬼魂,直接一目了然。

    摇了摇头,林凡便又迈步走向了店铺里。

    只不过,他的一只脚刚迈入店铺的大门,便又是一股阴气沸腾。

    这次林凡有了警觉,一眼便看向了阴气沸腾的地方。

    ……

    夏兔和萝莉妹纸一进去老太的店铺里,大门便咔嚓一声的给关闭起来。

    原本还稍微明亮的房间,此刻显得一片漆黑。

    “这,谁把门关了,小兔兔,是不是你。”萝莉妹纸被这黑暗吓了一跳,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老太婆在前面,后面跟着她和夏兔。

    “不,不是我……。”

    夏兔也是莫名有些害怕,尤其是在一想到这一屋子的仿真人皮,她的心里就仿佛冬天里吃了一口凉雪糕,拔凉拔凉的。

    “噗噗,是我关的。”

    老太婆转过身子,阴森森的说道。

    她的脸上在黑暗里,显得一片油绿,很像是电视里演的鬼婆婆。

    手里还捏着一把森寒的手术刀,怎么看,都是显得阴森诡异。

    “啊。”萝莉妹纸吓得惊叫连连,紧紧的抓住了夏兔的胳膊。

    夏兔也是被老太这模样吓住了,不过,在呆滞了片刻后,她便急忙拉着萝莉妹纸的手,向着门口跑去。

    只不过,这大门明明就在眼前,但夏兔带着萝莉妹纸,却怎么也摸不到。

    就好像这大门在跟着她们一起跑。

    “怎么回事?”夏兔一阵焦急。

    现在怎么看都是知道自己碰上脏东西了,

    “噗噗,两位姑娘,真是上等的素材,面皮一定很好。”

    老太婆阴笑一声,就紧紧的跟在两女的身后,不急不快。

    “素材你妹……。”

    萝莉妹纸下意识的回头骂了一句,却是发现这老太距离自己就只有一个拳头。

    甚至,连老太哈出来的阴气,她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是那种冰冷刺骨的温度。

    “噗噗,小姑娘。”

    老太婆看到萝莉妹纸回头,也是报以一笑。

    同时,她脸上的面皮,也仿佛白粉一样,刷刷的往下飘落。

    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老太脸上的面皮便脱落了一大半,露出一张被剥了皮的面庞。

    “我的妈呀,小兔兔,快跑,这老太是鬼。”

    萝莉妹纸大叫道,恨不得再多长两条腿。

    “鬼!”

    夏兔也是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尤其是这老太的两个眼珠子都要蹦出眼眶来,脸上到处都是红色的肌肉层,看起来就像是人体保健室里的标本,别提多吓人了。

    “噗噗,还真能跑。”

    老太惨兮兮一笑,手里的手术刀一挥,闪烁出森白的寒芒。

    便看到墙壁上的人皮面具,一个个自动飞舞起来。

    迅速的组成了一扇面具墙,挡住了萝莉妹纸和夏兔的去路。

    “完蛋了。”

    萝莉妹纸绝望叫了一声,可怜她一个花季少女,连一场恋爱都没来得及谈,就这么死了,未免太冤枉了。

    “别乱说。”

    夏兔这时候倒是没有害怕,反而心里鼓荡出一股勇气来。

    人的恐惧也分两种,一种属于被吓得腿软,有些人甚至会害怕的直接昏过去。

    还有一种是在短暂的害怕后,心里爆发出一股悍不畏死的勇气来。

    萝莉妹纸就属于第一种,吓得腿发软。

    而夏兔则是第二种,明知道是死,还不如拼一把,指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若是放弃了一切,连拼搏的勇气都没有,那就活着太失败了。

    夏兔咬紧了牙关,紧紧的攥住萝莉妹纸有些冰凉的小手,大步向着这面墙冲了过去。

    她在赌,赌眼前的一切都只是鬼魂使出来的把戏。

    有人曾经说过,一切的鬼魂,都是来自于人的内心。

    当你克服了心里的恐惧后,便会发现鬼怪什么的,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好痛苦,好痛苦。”

    “我的面皮,被一点,一点的剥离出来。”

    “呜呜呜……。”

    这些人皮面具,在一刻仿佛活了过来一般。

    明明空洞洞的眼眶里,却是迸发出强烈的怨恨,狠狠地瞪着萝莉妹纸和夏兔。

    “丸子,鬼都是人们心里幻想的,冲过去。”

    夏兔话是对着萝莉妹纸说着,但何尝又不是给自己一点安慰。

    很快,两人便狠狠地撞在了这人皮面具上。

    只不过,想象中的冲破没有出现,两人也是一下子被无数的人皮面具包裹起来。

    从头到脚,像是木乃伊一样,连呼吸都是困难的很。

    “噗噗,猫捉老鼠的游戏结束了,先从谁开始呢?”

    老太狰狞一笑,手里抓着手术刀,左右点了点,最后准备先从年龄偏小的萝莉妹纸开刀。

    “呜呜呜,这次真的要完蛋了,拜拜喽,我的小金库,拜拜喽,我的大学生活,拜拜喽,我的白马王子。”

    萝莉妹纸心头一阵哽咽,她整个人虽然被包裹的严实,却是可以勉强看到一点东西。

    尤其是老太那张鲜红而又泛着绿光的脸蛋,简直就仿佛黑夜里的指明灯,想不被人看到都不可能。

    她现在就希望这老鬼下手能够利索点,省的疼。

    “多好的脸蛋,身材也不错,充满了青春的味道,决定了,这次我不仅要剥去你的脸皮,身体我也要了。”

    老太在萝莉妹纸身前吸了两口,便举起手术刀落了下去。

    砰。

    陡然,那紧闭的大门,被人一下子打开。

    林凡一眼便看到了那丑陋的老太婆,当即面色一沉。

    在这老太身上沸腾的阴气里,他竟然看到了一抹猩红。

    鬼魂百科里曾经介绍过,当鬼杀人后,身上沸腾的阴气里便会带有一丝血光。

    这类鬼魂怨气很重,并且极端的残忍。

    在她们眼里,没有复仇杀人,也没有报复这一说,纯粹就是为了杀人而杀人。

    像这种鬼魂,收进地府里,那奖励的阴德,可是同境界鬼魂的几倍。

    林凡只希望这老鬼别是太厉害,急忙拿出地府手机,迅速打开天眼探查app。

    “名称:剥皮鬼。”

    “生前被人剥皮而死,怨气很深。”

    “类别:鬼魂。”

    “等级:三境。”

    “”

    嗡。

    在地府手机刚显示出剥皮鬼的信息时,又是一个随机任务刷新出来。

    “我擦,三境的鬼魂!”

    林凡只觉得头皮一麻,他现在的境界,如果按照鬼魂来划分,那也才一境。

    这是让他跳跃两个境界,来对付实力恐怖的剥皮鬼。

    而且,还是杀人无数的剥皮鬼,实力比寻常的三境鬼魂,更加恐怖。

    林凡有了退走的想法,但又舍不得如此大好的机会。

    三境鬼魂啊,要是抓捕进地府,能换来多么阴德。

    “噗噗,小伙子,你也要买面具吗?”

    老太婆目光阴翳的看着林凡。

    被这老太婆一看,林凡整个人都是头皮一阵发麻,恐怖,实在是太恐怖了,这张脸实在是太恐怖了。

    “买什么面具,我是来收你的。”

    林凡不屑一笑,然后将地府工作证戴在胸口。

    原本还有些发怂的内心,现在更是膨胀无比。

    “你是阴差?”

    老太婆目光更加阴翳,双眼闪烁着油绿的光芒,恨不得吃了林凡。

    “知道还不快快投降。”

    林凡扯呼拉大旗,能忽悠住这老鬼,自然是最好不过。

    忽悠不过,大不了打一架。

    有着地府工作牌这个大神器,所有鬼魂的实力都要被压制个几分。

    “救,救命。”萝莉妹纸好像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求救一声。

    “嗯?还有活人?”

    林凡好奇的看着两个被人皮面具包裹成木乃伊的人,如果不是这萝莉妹纸叫了一声,他还以为这又是那老鬼使出的什么把戏。

    “就凭你一个小小的阴差,也敢让我投降。”

    老太婆不屑一笑,目光深处却是有些凝重。

    很明显,在这东天街里遇到阴差,简直是意外惊喜。

    “我去,这么拽,还小小阴差。”

    林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就好像是一个小偷,把警察给骂了,还说什么,小小的警察。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如此嚣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