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过河拆桥的妹纸
    林凡顿时有些怒了,他堂堂阴差,竟然被一个鬼给瞧不起了。

    哪怕他现在只是见习的阴差,那也是地府颁发的。

    这简直就是在挑衅地府的尊严。

    “既然你不知死活,那就别怪我了。”

    林凡沉声说道,从储物戒指里取出自己的打魂鞭。

    “哈哈,大话谁不会说,今天别说是阴差了,就算是阎王爷来了,我也要吃了你。”

    老太婆说完,周身的阴气一阵沸腾。

    干枯的手掌一甩,阴气便凝聚成一枚枚钉子,朝着林凡射了过来。

    “麻皮,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林凡手指一抹打魂鞭,顿时,上面便发出道道金光。

    啪啪。

    他将打魂鞭甩的全是鞭影,所有的阴气钉子,在碰到打魂鞭,便寸寸消融。

    老太婆看到自己的阴气钉子奈何不得林凡,不怒反而阴沉一笑,“倒是有些本事。”

    随即,周身的阴气再次鼓荡。

    在她的身后,竟然涌现出来二十多个小鬼。

    这些小鬼统一的特征都是没有面皮,想来应该都是被这老太婆杀死,而囚禁的鬼魂。

    “去,杀死他。”

    老太婆尖叫一声,这些个小鬼便疯狂的朝着林凡扑了过来。

    一个个长大了嘴巴,看起来格外狰狞。

    “你妹,一个就够让人反胃了,还来这么多。”

    正在专心对付阴气钉子的林凡,回头一撇,看到这么多没脸皮的女鬼,当即吓得破口大骂。

    林凡面色一正,一手挥舞着打魂鞭,防御着上方的阴气钉子,另外一只手捏住法印,掌心处迸射出道道雷光。

    “掌心印!”

    林凡手掌一推,雷光大盛。

    这些女鬼都是没有一点思维,她们受这老太婆的控制,没有恐惧,也没有感情。

    轰。

    掌心印与这些女鬼碰撞在了一起。

    道道雷光,闪烁着惊人的威力,一下子便将最前面的几个女鬼,打的鬼体摇曳,就差一点消失。

    这还是林凡专门留了手,二十多个女鬼,这可是他目前看到过数量最大的一批鬼魂。

    这要是杀死了,岂不是暴殄天物。

    另外,他的小鬼令牌里,还缺少五个小鬼,正好,这下一次性补全了。

    林凡一击打退了几个女鬼,剩下的依然前仆后继的朝着他飘忽了过来。

    “嘿嘿,这次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

    林凡也懒得施展掌心印,这门法术还是比较耗费法力的。

    用掌心印来打这些一境的小鬼,简直就是炮弹打蚊子,太他么的浪费了。

    要知道,这背后还有一个三级的剥皮鬼。

    林凡从储物戒指里摸出灭魂枪,法力凝聚在枪身上。

    啾啾啾。

    一枚枚漆黑的子弹发射出去。

    林凡虽然没怎么抓过枪,但奈何这些女鬼都他么的是傻子,既不会躲闪,体积还庞大。

    用一句话来说,简直就是最好的活靶子。

    哪怕林凡闭着眼睛,随便扫射一圈,都有一个女鬼中枪倒地。

    啾啾啾。

    林凡一枪接着一枪,子弹犹如火蛇一般,没有停歇过。

    等到这些女鬼来到林凡身边,二十多个女鬼,竟然只是剩下了一个。

    还是那种满身枪眼的女鬼。

    “哎,死了还要被控制,也真够惨的。”

    林凡看着眼前被自己打成枪眼,却依旧顽强向着他爬行的女鬼。

    他的话刚刚说完,便突然觉得头皮一麻。

    下意识得,林凡脑袋一低。

    一个干枯犹如鹰爪的手掌,从他的头顶抓过。

    这要是再晚和一点点,恐怕他的脑袋上就要多出几个孔洞来了。

    “尼玛,还搞偷袭。”

    林凡心里大骂,还有没有一点鬼的尊严。

    “噗噗,你躲得挺快的。”

    老太婆飘忽在林凡的对面,阴阴一笑。

    手臂一抓,那些阴气钉子便又迅速的凝聚在了一起。

    然后组合成了一个更大的阴气钉子,尾端足足有卡车头一般粗细,长度在十来米,简直黑粗长。

    这要是打在人的身上,不被开出一个大洞来才怪。

    林凡也是从这枚巨大的阴气钉子里,察觉到了恐怖的威力。

    老太婆一手托住这枚阴气钉子,冲着林凡狰狞一笑。

    “去!”

    老太婆将这阴气钉子一扔,随即,这枚足足有卡车头粗细的阴气钉子,便凶猛的朝着林凡刺了过来。

    “尼玛,这么粗,这么长。”

    林凡头皮一阵发麻,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底牌的。

    “定身术!”

    林凡手指一点,立马,这枚阴气钉子便顿立在了他的眼前,距离他的位置,仅仅只有一个拳头大小。

    不仅仅是这枚阴气钉子,就连眼前的这个老太婆,也是一同被定住。

    但林凡却没有高兴,定身术虽然厉害,却是需要庞大的法力支撑的。

    本来定身一个三境的剥皮鬼就有些吃力,更别说他的眼前还有这么巨大的一枚阴气钉子。

    两者加起来,让林凡体内的法力几乎枯竭,而定身的时间,却是只有短短的三秒钟。

    林凡哪里敢犹豫,他现在全身都是觉得有些虚浮无力,简直比连续大战三天三夜还要疲劳。

    一旦这剥皮鬼挣脱束缚,那么死的就一定是他了。

    林凡拖着疲惫的身子,迅速的来到老太婆的身前。

    直接沟通地府工作牌上的地府之门。

    刷。

    一个直径在两米的巨大黑洞悬浮在了老太婆的头顶,黑洞的边缘,到处都是阴森的鬼火,不时有一双双狰狞得爪子,从里面延伸出来。

    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地府之门的林凡,还是忍不住的被震撼一番。

    刷刷。

    突然,这剥皮鬼稍微动弹了两下,她那两个爆睁的眼球里,透露着深深地恐惧。

    “走你。”

    林凡直接用力一脚将这剥皮鬼踢了进去。

    在剥皮鬼刚刚到达地府之门的一瞬间,便挣脱了定身术的束缚。

    “啊,地府。”

    老太婆剧烈的挣扎起来,隐隐有摆脱地府之门的样子。

    “你妹,不会真的被这老太婆给挣脱出来吧。”

    林凡看的一阵心惊胆跳,这老太婆要是真的出来,那第一个死的肯定就是他了。

    他现在只是见习阴差,沟通的地府之门也属于小地府之门。

    随着他阴差等级的提升,沟通的地府之门,也会更加厉害。

    “不行,得给这老太婆再加一点猛料。”

    林凡微微沉思,再次拖着疲惫的身子,拿出灭魂枪。

    啾啾啾。

    林凡疯狂压榨体内的法力,一枚枚法力子弹连成一串,狠狠地射在了这老太婆的身上。

    如果是平时,这灭魂枪压根威胁不到三境的鬼魂。

    但奈何这老太婆现在处于地府之门的边缘,要挣脱地府的控制,已经有些大喘气了。

    谁曾想,这林凡还专门火上浇油。

    “啊,无耻小贼,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老太婆怒视一吼,恨不得当场吃了林凡。

    “切。”

    林凡不屑的撇了撇嘴,说的好像你现在不是鬼的样子。

    滚蛋吧。

    林凡拼命的压榨法力,一枚枚子弹朝着老太婆的脸庞打去。

    最后,这老太婆只来得及尖叫一声,便被地府之门给吸了进去。

    至于逃跑,不存在的,进去了地府之门,还想逃跑,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林凡看到老太婆消失,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差那么一丢丢,他就可能会被这剥皮鬼杀死。

    但最后,还是他胜利了。

    “现在连手指都动弹不成一下。”

    林凡现在虚弱到了极点,法力和精气神有关,刚才他拼命的压榨体内的法力,也就是在过度的消耗自己的精气神。

    而同时,没了剥皮鬼的控制,这些个面皮也是自动落在了地面上,摊开好大的一片。

    黑暗的房间里,也是敞开了一丝光线。

    “哇,小兔兔,终于出来了,差点我还以为要死了。”

    萝莉妹纸一出来,大口呼吸了一口空气,便直接扑进了夏兔柔软的怀里,求安慰,求抱抱。

    只有这香喷喷的洗面奶,才能进一步的融化她心里的恐惧。

    “没事了?”

    夏兔对于萝莉妹纸揩油的事,选择了无视,因为她现在还处于懵逼状态,还有一丝劫后余生的喜悦。

    “喂,我说,两位妹纸,能不能先过来搀扶我一把,好歹我也是你们的救命恩人。”

    林凡躺在地上叫了一声,他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两人,是谁救了他们,又是谁在关键时刻牺牲。

    “谁,谁在那里!”

    萝莉妹纸惊呼一声,抓起一大把身边的人皮面具,直接朝着林凡甩了过去。

    别说,这萝莉妹纸的准头很好。

    不仅准头好,这力量也大,噼里啪啦,一大堆的人皮面具便糊在林凡的脸上。

    我晕。

    林凡无语的看着萝莉妹纸,这过河拆桥的未免也太迅速了吧。

    “搞清楚,是我救了你们。”

    林凡有气无力的说道,他觉得要是再过个几分钟,恐怕他就要被这人皮面具给捂死了。

    没被鬼杀死,结果却被人给杀死,不得不讽刺啊。

    “啊,小兔兔。”萝莉妹纸有些害怕的拉了拉夏兔的胳膊,表情还有些小委屈。

    “好像真的是他救了我们耶。”

    夏兔指了指林凡说道。

    不过,因为这房间里还有阴气飘忽,光线不是多么明亮,只能够勉强看到自己一米的范围。

    “真的吗?”萝莉妹纸一阵疑惑。

    林凡感觉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心里不禁大骂一声,卧槽。

    劳资好心救了你们,你们却还让躺在这里趴活,也忒没有公德心了。

    萝莉妹纸和夏兔打开手机,一眼便看到了躺在了地上的林凡。

    在他的脸上,还有一大把的人皮面具,看起来有些狼狈,又有些恐怖。

    要知道,这些个人皮,可都是真的人皮。

    “喂,你没事吧?”

    萝莉妹纸来到林凡身边,用脚试探性的踢了踢。

    “你说呢,我刚才运功过度,现在气血逆流,动弹不得一下。”

    林凡说道,不过,好在这房间里阴气十足。

    而他的九转玄功,融合性十足,只要是能量,不管是阴气,龙气,还是灵气,通通来者不拒。

    很快,两姐妹怀着恐惧,又有些厌恶的神色,将林凡脸上的面皮取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