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双头蛇蛊
    这房间挺大的,起码有个二百平方。

    林凡看到,在一张大床上,靠坐着一个体态消瘦的中年人。

    穿着睡衣,两腮凹陷,黑眼圈也是特别的重,嘴唇发青,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

    这就是这所别墅的主人,常四爷。

    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重病的患者,全身的气血也是衰弱的可怕。

    “咳咳。”

    常四爷看着屋子里的人,环视了一眼四周,便猛然剧烈咳嗽起来。

    在一旁照顾的年轻女保姆,迅速的递过来一张白手帕,放在了常四爷的嘴上。

    常四爷张嘴一咳,就是一大口黑色的血液,散发着很是腥臭的味道。

    在场的众人都是纷纷眉头一皱。

    保姆将这带血的手帕交给身后的一个黑衣保镖,保镖接过手帕,便迅速的离开了房间。

    “咳咳,诸位大师,谁若是能看好我常四的病,这里别墅,随便挑选一座,另外,再附赠一亿的出手费。”

    常四爷虚弱的说道。

    他的话一落,立马,房间里的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呼吸急促起来。

    别的不说,单单一个亿的出手费,就足够让人心动。

    更别说,还附赠一栋别墅,就算是便宜的,也有几千万。

    若是做成这单生意,你岂不就是一辈子吃喝不愁。

    “常四爷,好说,好说,我看你这病,应该是被人下了降头术。”

    “什么降头术,我看应该是有厉鬼作祟。”

    “你们说的都错了,常四爷身上的精血亏损,十有**就是这妖怪所为。”

    这些人为了丰厚的报酬,一个个争论的是面红耳赤。

    常四爷看到屋子里的这些人,讨论的像三千只鸭子一样,不禁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诸位大师,我希望能赶快把我的病给看好,我一天只有两个小时清醒,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常四爷沉声说道。

    突然,一个老道士走了出来。

    房间里的其他人见到这老道士,都是纷纷后退一步。

    这老道士长得慈眉善目,眉头发白,怀里还抱着一个浮尘,看起来很是仙风道骨。

    看这情况,恐怕老道士在这群人里,地位不低啊。

    林凡眯了眯眼睛,这老道士的实力,已经在四境巅峰。

    气血沸腾,太阳穴鼓胀,体表自然环绕着一层天地灵气,在世俗里的实力,着实不低。

    “四爷,我这里有一枚祖传的乌金丸,吃了便可以保证你气血充沛,精力充沛。”

    老道士笑眯眯的说道,衣袖一抖,手里便出现一枚乳白色的丹丸。

    这丹丸一出来,便散发着一股清香。

    这清香,仅仅只是让人闻一口,便觉得神清气爽。

    常四爷在闻到这味时,只觉得身体有一股力量在游走,原本虚弱的身子,也是有了力气。

    “咕咚。”

    不仅仅是常四爷,在场的这些道士,和尚,也都是纷纷吞了吞口水。

    目光炙热的盯着老道士手里的这枚乌金丸。

    一时间,房间里极度的安静。

    “老板,这什么乌金丸,味道这么冲鼻,简直比下水道的馊水还要难闻。”

    月牙在看到老道士手里的乌金丸时,便赶紧捏住了小鼻子。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这老道士的实力也是不低。

    再加上这房间里比较安静,所以月牙的声音就显得有些突兀。

    老道士闻言,面色一沉。

    “哪里来的小女娃,我这乌金丸,可是用各种天才地宝,再配合地心之火,外加龙脉之气炼制而成的。”

    “不说香飘十里吧,但起码闻一口能让人精神百倍,你竟然敢说我这乌金丸不如馊水,是何居心。”

    老道士横眉怒斥一声。

    “切,什么乌金丸,我怎么感觉像是垃圾丸。”

    月牙轻蔑一笑。

    “你,你,这是哪家的小女娃,怎么放进来的,快点把她赶出去,别耽误了我给常四爷治病。”

    老道士气呼呼的指着月牙吼道。

    常四爷也是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的看着月牙。

    月牙是挺美的,但相对于小命来说,那美女,财富什么的,都要靠边站。

    “你们几个,把她给我丢出去。”

    常四爷挥了挥手,冲着身后的几个保镖说道。

    “是。”

    几个保镖应了一句,便向着月牙走了过来。

    “老板,有人欺负我。”

    月牙不屑的看了一眼这些保镖,扭头冲着林凡挤了挤眼睛,故作可怜的说道。

    别说,月牙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很是能激发男人的保护**。

    林凡摇了摇头,他感觉月牙这拉仇恨的功夫很是了得。

    随即,对着伥鬼点了点头。

    伥鬼面无表情的看了月牙一眼,要不是林凡下达了命令,它保证,就算月牙被打死,它都不会多看一眼的。

    活动了一下双拳,带着一丝残忍的看着这些保镖。

    “嘿嘿,这次能舔个痛快。”

    伥鬼狰狞一笑,双腿一蹬,便迅速的来到了这些保镖身边。

    蒲扇大小的巴掌,直接抓住一个保镖,像是捏着一个小鸡一样。

    刷。

    伥鬼伸出舌头,在这保镖的身上舔了一口,顿时一层表皮便脱落下来。

    疼的这保镖哇哇乱叫,使劲的挣扎。

    剩下的保镖见状,都是纷纷吓了一跳。

    “嘿嘿。”

    伥鬼将手里的这个保镖一扔,又迅速的再次抓起一个,用力一舔。

    这些保镖,纵然再训练有素,但对上伥鬼,也只有被虐的份。

    几乎不到十秒钟的时间,这些保镖便全部瘫软在了地上。

    “还有谁,还有谁,快点出来,让我舔两口。”

    伥鬼很是激动的说道。

    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泛着一丝油绿,看着在场的这些道士,和尚,那就像是在看一盘美食一样。

    “哼哼,谁还想赶我走。”

    月牙得意的挺了挺胸脯,傲娇的说道。

    “有些本事,但我常四爷这里,可不是你们两个就能撒野的。”

    常四爷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短暂的惊愕后,冷笑一声。

    一直伺候他的保姆,也是突然从身后抽出一把手枪来。

    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月牙和伥鬼。

    林凡眉头一皱,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用枪指着。

    嘴巴一张,这屋子里便升起一阵怪风。

    保姆只觉得手腕一疼,手掌一松,手枪便掉了下来。

    低头一看,只见她纤细的胳膊上,到处都是被刀子划伤的痕迹。

    怪风接着一卷,便将这手枪带到了空中。

    林凡伸出手掌,这手枪便稳稳的落在了他的掌心。

    常四爷瞳孔一缩,这等手段,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林凡把玩了一下手里的枪,便将其揉捏成了一团,轻飘飘说道:“抱歉,我没想到,这玩意这么的脆弱。”

    说完,便将这捏成一团的手枪丢在了地上。

    老道士也是面色阴沉,目光阴翳的看着林凡。

    他的实力在四境巅峰,普通的刀枪也可以无视。

    但想要做到林凡这般轻松,他自信还是没办法做到的。

    “哼,只是一个拥有蛮力的小子,现在是看病,不是你耍花把势的时候,常四爷,只要把我这乌金丸吃了,保证你没事。”

    老道士轻哼一声,目光带着一丝灼热的说道。

    “嗯。”

    常四爷点了点头。

    “你如果想死的话,就吃了这什么垃圾乌金丸吧。”

    林凡冷笑一声说道。

    “小兄弟,这如何说起。”

    常四爷问道,他现在对于林凡的态度,可是一百八十度转弯。

    光是林凡那一口怪风,和那一身的怪力,就足够让他惊叹的。

    更别说他身边还跟着这么一位厉害的壮汉。

    “常四爷,你别听这小子乱说,他也就是有一身蛮力。”

    老道士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又目光阴翳,带着一丝威胁的说道,

    “小子,别乱说话,没听过祸从口出吗?我这乌金丸可是仙丹,只会救人,怎么可能吃死人。”

    “呵呵。”

    林凡轻蔑一笑。

    “老板,我之前就说了,这什么垃圾丸,难闻的要死,肯定有剧毒。”

    月牙捏着鼻子说道。

    “确实,这是罂粟混合了犀角香,再配合一些邪术炼制成的毒药,初闻起来,给人神清气爽的感觉。”

    “但这其实只是一种表面现象,相反,若是一旦你吃了这乌金丸,身体的伤势只会愈发严重。”

    “不仅如此,乌金丸里还有罂粟和犀角香,对人很是有瘾,吃了,那就一辈子都戒不掉了,只能受人摆控。”

    林凡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老道士。

    这老道士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竟然能够想到,利用这乌金丸,来控制常四爷。

    那以后的荣华富贵,还不是享用不尽。

    “小子,你别血口喷人。”

    老道士涨红了脸说道。

    “我血口喷人?那好,既然你把这乌金丸说的如此厉害,那你自己吃下去看看。”

    林凡冷笑一声。

    “你以为我这乌金丸是烂大街的丹药,每一粒都无比珍贵,你让我吃就吃。”

    老道士说道。

    “切,说来说去,还不是不敢。”

    月牙扁了扁嘴说道。

    就算是常四爷,看着老道士的目光都是有些不善。

    “小娃娃,你们找死!”

    老道士恼羞成怒,当即对着月牙就是一巴掌拍了过去。

    他自信,自己先天的高手,对付一个普通的女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呸!”

    月牙见状,也是撸起袖子。

    同样就是一个巴掌拍了过去。

    老道士这巴掌还没摸到人,整个人都是一下子凌空翻转几圈,牙齿都不知道掉了几颗。

    “这老家伙,皮还挺硬的。”

    月牙笑盈盈的说道。

    这让本来就大脑发胀的老道士,更是心头郁闷,再次哇的吐出一口血液,昏了过去。

    周围的这些道士,也都是一个个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先天高手都被毫无反抗力的给抽了,那他们这些小身板,还不是一下子就要跪。

    常四爷也是嘴角抽了抽,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亏他之前还想要动手,现在想想,后背还是觉得有些发凉。

    常四爷说道:“小师傅,不知道我这病……。”

    “放心,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帮你的。”

    林凡微笑一声,继续说道,“其实,常四爷你的病,是被一种双头蛇蛊缠身。”

    “双头蛇蛊,在巫蛊中属于动物蛊的一种,是一种诅咒人死亡的妖术,一些厉害的邪道,可以蓄养并操纵它去害人获利。”

    “双头蛇死后,一些术士将其炼化成蛇蛊,杀死所指定的人,并夺取他的财产。”

    “常四爷,我问你,是不是一直觉得胸口像是针扎一样的疼痛。”

    林凡问道。

    “是的。”

    常四爷急忙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而人一旦被蛇蛊缠上,身体和心脏都会像针刺般疼痛,这是因为蛇蛊正在吞噬人的内脏。”

    “一般来说,这双头蛇蛊,共有母蛊和子蛊之分,子蛊寄存在人体内,而母蛊,则实现远程控制。”

    “距离受害者不会太远,只需要找到这母蛊,并且将其体内的妖丹取出并且服下,常四爷,你的病自然会好。”

    林凡微笑着说道。

    蛇蛊,说是蛊,还不如说是一种邪妖更为准确。

    “蛇蛊!”

    常四爷听的头皮发麻,一想到自己的体内有这么一个玩意,他就浑身不自在。

    当下,拱了拱手,常四爷态度放的很低说道:“那,劳烦这位大师了。”

    “行,我这次过来,就是帮你解决这次问题的。”

    林凡笑了笑,手掌对着虚空一抓,空气里弥漫的妖气,便聚拢到了他的手里。

    “追魂!”

    林凡手指一弹,妖气瞬间凝聚成一缕黑线,迅速的向着外面蔓延。

    “小虎,你跟着这黑线,去将那双头蛇的母蛊给我抓来。”

    林凡说道。

    小虎,也就是伥鬼在人间的名字。

    对于这个名字,起初伥鬼自然是不乐意的,但架不住林凡的淫威,只得暂时屈服。

    “是。”

    伥鬼点了点头,身形一闪,便已经来到了门外。

    这母蛊没办法距离受害者太远,所以,没有几分钟,这伥鬼便又回来。

    在他的手里,提着一个满身赤红的双头蛇,这便是母蛊。

    母蛊拇指粗细一米来长,两个脑袋都像是被硫酸泼了一样,看起来格外狰狞。

    “老板,这就是母蛊。”

    伥鬼将母蛊扔在了地上。

    双头蛇蛊蛇信子吐露,对着伥鬼不断的龇牙咧嘴。

    这母蛊已然是妖怪,房间里的这些人,有一些是有真本事的,拥有天眼,倒是可以看到这母蛊。

    而有一些,则是滥竽充数,纯粹就是为了混个出手费,本身没有多少能力。

    所以,哪怕母蛊在这里,这部分人也看不到。

    “小师傅,这就是那蛇蛊?”

    常四爷有些震惊的说道。

    “没错。”

    林凡点了点头,手指一点,斩妖术直接将母蛊劈成了两半。

    只留下一枚拇指大小,黑溜溜的妖丹。

    妖丹乃是妖怪体内孕育出来的,含有妖怪一生的精华。

    林凡将妖丹捏在了手里,掌心浮现出一抹三色火焰。

    火焰蒸腾,将妖丹上面散发的怨气以及阴气,全部都给焚烧干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