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女鬼梳头
    “把这个吃下去,保准你平安无事。”

    林凡笑着说道。

    “这是什么?”

    常四爷皱着眉头问道。

    “妖丹,储存了妖怪一身的精华。”

    林凡解释一句。

    常四爷现在对于林凡佩服的不行,当即就让保姆将这妖丹拿了过来。

    正打算吞服,却被林凡又给制止了。

    “别着急,你去准备一个大盆来,窗户也打开。”

    林凡对着小保姆说道,随即,又目光瞥向了四周的这些围观高人,说道:“还有你们,都先出去一下,我怕你们会受不了。”

    房间里的这些“高人”迫于林凡的实力,只得一个个不情愿的离开了房间。

    “哦,对了,把这个老道士也带走。”

    林凡又指了指地上躺尸的老道士。

    看着一副仙风道骨,但却太过心胸狭隘,还喜欢动一些歪脑筋。

    对于这样的人,林凡可没有什么好脾气。

    于是,两个小道士又左右搀扶,将这老道士带出了房间。

    很快,偌大的一个房间里,便显得空荡荡的。

    而这时,小保姆也是从卫生间里取来了一个水盆。

    天真的小保姆,竟然还在水盆里放了一盆水。

    这让林凡有些哭笑不得。

    将盆里的水给倒掉,林凡将这水盆放在了常四爷的腿上。

    “小师傅,你这是干嘛?”

    常四爷一脸懵逼的问道,看林凡这样子,八成是要让他呕吐的样子。

    “你吃下妖丹就知道了。”

    林凡神秘一笑说道。

    “呃,不会有毒吧。”

    常四爷有些心虚的问道。

    “绝对没毒,你不吃我就拿走了。”

    林凡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吃,我吃。”

    常四爷急忙点头,一口将这妖丹服下去。

    妖丹一下肚,常四爷便立马觉得精神一震,体内也是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这种舒服的快感,让他直接闭上了眼睛。

    不过,紧接着常四爷便突然觉得肚子一阵翻滚。

    “呕。”

    常四爷张嘴便是吐出一口浓稠的黑色血液,在这血液里,竟然还夹杂了很多细小的虫子。

    这些虫子便是子蛊。

    别看这些子蛊现在细小,那是因为还未完全的成型。

    饶是如此,这些子蛊,就算是害一个年轻力壮的壮汉,恐怕也不需要三天,便会让一个人一命呜呼。

    而且,这些子蛊含有剧毒,这也就是为啥常四爷会一天昏睡二十二个小时,醒来的时间,却只有两个小时。

    常四爷不停地呕吐,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腥臭。

    林凡早有准备,提前贴了一张清新符。

    要不然,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被这污秽给熏晕过去。

    小保姆一脸的纠结,想要离开,却又不敢,只得来到窗户边上稍微透透气。

    过了大概一分钟,常四爷才停止了呕吐。

    水盆里竟然盛了近乎半盆的污血,到处都是白色的小虫子,看的常四爷头皮一麻,差点没有将这腿上的水盆给直接丢了。

    “小师傅,这,这是……。”

    常四爷擦了擦嘴巴,指着水盆,有些惊惶未定的说道。

    “这就是子蛊,别看这么多,最后它们会在你的体内厮杀,最后只会存活一条。”

    林凡说道。

    “厮杀,存活一条!”

    常四爷脸色一白,真是不敢想象,这若是没有眼前这小师傅,他估计自己连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师傅,这盆怎么处理。”

    小保姆端着水盆,硬着头皮询问道。

    “放在地上吧。”

    林凡说道。

    小保姆赶紧将盆放在了地上,又迅速的后退两步,生怕这里面的小虫子,给爬了出来。

    林凡笑了笑,屈指一弹,一枚拇指大小的三色火焰,直接落在了水盆里。

    不多时,这水盆,连带着里面的子蛊,也都是全部被烧成了灰烬。

    “好了。”

    林凡说道。

    “多谢小师傅了。”

    常四爷说话中气十足,丝毫没有先前的那般有气无力。

    现在的他,显得精气十足,双眼有神。

    估计再过个几天,就能完全的恢复。

    “还不知道这位小师傅的名讳。”

    常四爷小心的问道。

    “林凡。”

    林凡轻笑一声,又将口袋里的名片交给常四爷。

    常四爷接过名片,郑重的看了一眼,便乐呵呵的笑道:“原来是林大师。”

    “林大师,既然你看好了我的病,这里的别墅,从五号开始,你可以随意挑选一栋。”

    常四爷双眼热切的看着林凡。

    别看他的势力在旧都很大,但终究只是凡人一个。

    稍微遇到一点高手,那他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若是能够和林大师交好,那他以后的安全,也能有一点保障。

    “行,那我也不客气了,就选这八号,听起来发发发。”

    林凡笑道。

    “成,林大师,我马上托人去办手续。”

    常四爷迅速的吩咐下去。

    不多时,这一亿的支票外加八号别墅的资料和钥匙,全部都送到了林凡的手里。

    在常四爷那里待了一个小时,林凡便告了别。

    这次收获还不错,获得了一个亿不说,还外加一栋别墅。

    钱好得,但有一些地方却是不好弄。

    现在有了别墅,就不用再挤这小小的超市了。

    ……

    八号别墅。

    林凡打量了一眼别墅,觉得很是满意。

    别墅一共有两层,一楼有健身房,游戏室,厨房等,二楼是居住的地方。

    在最上面,还有一个露天的泳池。

    另外,这里都是直接装修好的,可以直接入住。

    林凡和月牙等鬼挑选好房间后,便又回到了阴阳超市。

    ……

    下午。

    阴阳超市。

    林凡正无聊的画着符纸。

    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妹纸,轻步走了进来。

    “老板,来一杯奶茶。”

    妹纸轻轻扣了扣玻璃柜台说道。

    林凡觉得声音挺熟悉的,抬头一看,原来是这家超市的前老板,方雅晴。

    “你怎么又来了。”

    林凡好笑的问道。

    “当然是买东西来了。”

    方雅晴挑了挑柳眉说道,“怎么,难不成就不欢迎我吗?”

    “欢迎,欢迎。”

    林凡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又继续低头画着自己的符纸。

    方妹纸气呼呼的瞪了一眼,嘴里嘀咕一句:“什么态度。”

    随即,她又看到林凡在符纸上画画写写,好奇的问道:“你在画符?”

    “嗯,怎么样,要不要来一张,算你便宜一点。”

    林凡笑着问道。

    “多少钱?便宜的话,我就考虑多买几张。”

    妹纸问道。

    “也不贵,一张才八千八。”

    林凡说道。

    “靠。”

    方雅晴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心里暗暗鄙视一下林凡。

    简直太不要脸了,一张破符,竟然就敢开口要八千八,真把她当成富婆,冤大头宰了。

    别说没有,就算有也不给。

    妹纸气呼呼的从柜台上,拿了两瓶奶茶,放在了桌子上。

    正打算结账,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转,问道:“林帅哥,你真的会抓鬼降妖?”

    “废话,今天你不是都见过了,要不要我再把那红衣女鬼放出来让你看看。”

    林凡白了方雅晴一眼。

    “不,不用了。”

    方雅晴急忙摇了摇头,她可不想再看到那红衣女鬼了。

    “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林凡盯着妹纸的眼睛,好笑的问道。

    “嗯,确实有一件事。”

    方雅晴点了点头,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泡泡糖拆开,放在嘴里咀嚼。

    “说吧,不过,如果是抓鬼降妖,我这里可是要收费的。”

    林凡笑眯眯的说道。

    “不是吧,林帅哥,你看咱们都这么熟悉了,要钱是不是就有些伤感情了。”

    方雅晴说道。

    林凡还从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两人貌似总共也就是见了几次面。

    从哪里来的感情一说。

    “你先说说情况,我再决定收费。”

    林凡说道。

    “别收费了,多伤感情……。”

    妹纸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林凡给打断了。

    “你说不说,不说别影响我生意。”

    林凡摆了摆手说道。

    “小气,咋个这么没有绅士风度。”

    方雅晴扁了扁嘴吧,说道,“其实,这次是我的一个好姐妹,她好像被梳子鬼给缠上了。”

    “哈?梳子鬼?”

    林凡微微一怔,他怎么不记得有这种鬼魂,当然,也有可能是老物件成精了。

    “嗯,我听说她说,每天晚上,都有一个女鬼,坐在她的床头,拿着一把木梳子,为她梳头。”

    方雅晴说道。

    “梳头?女鬼梳头,这倒是有趣,她没挣扎一下?”

    林凡露出一丝兴趣来,询问一句。

    “怎么没挣扎,可我听她说,这身体就像是被一座大山压着根本没办法动弹一下,就算是呼吸,都困难的要死。”

    方雅晴白了一眼林凡,又嘟哝一句,“没听过鬼压床吗,还专业抓大师。”。

    “嘿嘿,那从最开始的老鼠梳头,到现在已经几天了?”

    林凡也不介意,想了一下问道。

    “嗯,算上昨天,应该是第八天了。”

    方雅晴说道。

    “八天吗,对了,你那姐妹现在在哪里?”

    林凡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声问道。

    “在家呢,怎么了?”

    方雅晴有些茫然的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到了今天晚上,恐怕就不是女鬼梳头了,而是要命了。”

    林凡表情凝重的说道。

    “啊,林帅哥,你可别吓我。”

    方雅晴被林凡的语气和表情吓了一跳。

    “没吓你,这女鬼梳头,三次为吉,七次为凶,九次必死。”

    林凡沉声说道。

    “啊,那怎么办。”

    方雅晴一听,脸色都是一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问道。

    “简单,你把她带过来就成,算了,还是我陪你一起吧。”

    林凡说道,他主要还是想要多多触发一些地府随机任务。

    “嗯,嗯,那林帅哥,咱们快点走吧。”

    方雅晴急忙的催促一声。

    林凡叮嘱了一下月牙看店,便跟着方雅晴,在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

    方雅晴报了地址,没多久,两人便来到了方雅晴姐妹居住的地方。

    是一栋出租房。

    方雅晴扣了扣房门,不一会,从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还伴随着一股刚刚睡醒的那股慵懒声音:“谁啊。”

    “我,琳琳,快开门。”

    方雅晴急声叫道。

    “哦。”

    咔嚓一声,门给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粉红色睡衣的漂亮女子,娃娃脸,酒红色的头发,看起来有种别样的清纯与妩媚。

    “嗯?你男朋友?”

    谷子琳柳眉一皱,打趣一句。

    “什么呀,走,先进去再说。”

    方雅晴白了谷子琳一眼,便推着她的后背,就往里走去。

    一进门,林凡还以为自己到了猪窝呢。

    这么漂亮的一个妹纸,这房间还真是会“收拾”,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很重的泡面味道。

    “不是吧,谷子琳,你几天没有打扫了。”

    方雅晴看到谷子琳的房间这般模样,顿时没好气的在她的脸颊上捏了捏。

    “唔。”

    谷子琳翻了翻眼睛,想了一下说道,“也没多久,才一个星期吧。”

    “天啊,你的懒筋真是没得救了,我看以后谁敢娶你。”

    方雅晴无语的说道。

    “我才不要嫁人呢,要不,你娶我得了。”

    谷子琳看着方雅晴傻笑一声。

    方雅晴又在谷子琳肉乎乎的小脸上掐了一下,说道:“这是林帅哥,是个抓鬼大师。”

    “林大师,这就是谷子琳,懒癌晚期患者。”

    方雅晴介绍一句。

    “你好。”

    林凡微笑一声。

    “你好,帅哥。”

    谷子琳甜甜一笑,这笑容给人很是阳光治愈,但再一看到这满屋子的垃圾,你就不这么觉得了。

    “我听方雅晴说,你每天晚上都被一个女鬼梳头?”

    林凡问道。

    “是呀,反正也没啥坏处,而且,这女鬼梳头还挺舒服的,就是有些胸闷。”

    谷子琳说着,揉了揉自己的小胸口说道。

    方雅晴对于谷子琳这大神经着实有些无语,真想打开这小脑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啥。

    林凡也是嘴角抽抽,这妹纸,还真是懒得可以。

    “帅哥,你随便坐坐,我去给你泡杯咖啡。”

    谷子琳说道。

    林凡看了看四周,貌似除了床以外,他还真是找不到下脚的地方。

    “琳琳,先别泡咖啡了,我这次带林大师过来,就是有为那女鬼梳头来的。”

    方雅晴急忙拉住谷子琳说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