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喝水和嫁梦
    “嗯。”

    谷子琳停下脚步。

    “你听我说,这女鬼若是梳头九天,你必死无疑。”

    方雅晴有些严肃的说道。

    不管林凡说的是真是假,她都不敢大意。

    万一是真的,一旦谷子琳出事了,她后悔都来不及。

    “真的?”

    谷子琳眨了眨眼睛问道。

    “废话,你就不能多给一个表情吗。”

    方雅晴看到谷子琳那无所谓的态度,顿时没好气的又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下。

    “唔。”

    谷子琳揉了揉发红的脸颊,撅了一下嘴巴。

    “真是拿你没办法,自己遇到了这事,竟然一点都不担心。”

    方雅晴对于谷子琳这大神经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别人遇到这鬼魂,哪个不是吓得提心吊胆。

    哪里像谷子琳,没心没肺的样子,该吃吃,该喝喝,至于那女鬼,你想干嘛你干嘛。

    但也就是这乐天派的性格,才让方雅晴对于谷子琳爱护有加。

    “想那么多也没用,还浪费脑筋,”

    谷子琳指了指脑袋说道,随即,又很是无辜的耸了耸肩膀,“再说了,我就算害怕,难不成这女鬼还会放了我不成,想开点,生活该咋过还是咋过。”。

    “哈哈。”

    林凡听到谷子琳的话,顿时也是乐的一笑。

    双眼一凝,阴阳眼开始,他便看到了谷子琳眉心浮现的一抹重重的阴气。

    “名称:怨发鬼。”

    “类型:鬼魂。”

    “等级:二境。”

    “能力:九日必死诅咒。”

    林凡面色一喜,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一个随机任务。

    而且,还仅仅只是二境的小鬼,不得不说,有时候,运气还是挺重要的。

    “女鬼给你梳头的那把木梳子呢?”

    林凡问道。

    “呶,在梳妆台第二个抽屉里。”

    谷子琳指了指梳妆台说道。

    “你怎么还没把这木梳子扔掉,上次不是都给你说了,这梳子挺邪门的。”

    方雅晴有些着急的说道。

    “扔了太可惜了,而且,也扔不掉。”

    谷子琳抱住方雅晴,脸颊使劲在方雅晴的胸口蹭了蹭。

    方雅晴立马用手掌顶在谷子琳的额头,用力一推,勉强将谷子琳的脸挪开。

    谁知,下一秒,这谷子琳便又像狗皮膏药一样粘了过来。

    林凡目光看向了梳妆台,额头立马浮现出一抹黑线来。

    这他喵的是梳妆台,你不说我还以为这是饭桌呢。

    上面碗筷随意的摆放,泡面盒子,快餐盒子,也是摞了高高一捆。

    镜面也是用白布给挡住了,和墙壁的颜色很是贴近。

    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这就是梳妆台。

    林凡捏住鼻子,来到这梳妆台前,打开第二个抽屉。

    果然看到了一把很是复古的木梳子,除了木梳子外,这抽屉里就空空如也。

    这让林凡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是怕这谷子琳将这内衣内裤,随便的揉成一团,塞进这抽屉里。

    看样子,倒是他想多了。

    就在林凡准备将这木梳子取出来的时候,谷子琳声音微微急促的说道:“这木梳子你还是别碰,这玩意比较邪门。”

    林凡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我可是捉鬼大师,这玩意在邪门,碰上我也是白搭。”

    说完,林凡便将这木梳子取出来。

    木梳子上怨气很重,通体赤红,雕刻的是龙凤呈祥。

    入手一片冰冷,就像是握着一坨冰一样。

    陡然,一缕缕红色的发丝,顺着木梳子的梳齿钻了出来,想要扎进林凡的皮肤。

    谷子琳长期被这女鬼梳头,身上的阴气有些偏重,自然看的见这些红色发丝。

    “你看吧,我都说了,这玩意邪门,你快扔了。”

    谷子琳说道。

    “没事。”

    林凡摆了摆手,手指一点,一抹金光笼罩着这木梳子,梳齿上的发丝,也都是迅速的缩了回去。

    这一幕看的谷子琳瞪圆了眼睛,有些天然呆的问道:“你那是忍术吗?”

    林凡一脑袋黑线,这丫头绝对是动漫看多了。

    “我这不是忍术,也不是道术,而是仙术。”

    林凡解释一句。

    “仙术?唬人呢吧。”

    谷子琳拉着方雅晴的小手,来到林凡的身边说道。

    “不信,那你看好了。”

    林凡说着,在自己和两个妹纸的身上,加持了御风术。

    谷子琳和方雅晴只觉得身边微风吹拂,接着,她们身子一轻,就这么悬浮在了半空中。

    “啊,啊。”

    方雅晴毕竟是第一次飞行,吓得她连连尖叫,手脚并用,像是狗刨式一样的游泳。

    “哈哈,雅晴,你可真没用。”

    谷子琳神经很大,大眼睛里露出兴奋之色,又抱着肚子,冲着方雅晴笑道。

    方雅晴听到谷子琳的话,缓缓睁开了眼睛。

    抬头一看,自己的身体,整个都快贴在了天花板上。

    这吓得方雅晴又迅速的狗刨式的往下游去。

    “我现在送你们下来。”

    林凡提醒一句。

    “别啊,帅哥,再玩一会。”

    谷子琳哀求一声。

    “行吧,一分钟。”

    林凡笑了笑,又问道:“这木梳子是你买的呢,还是有人送的?”

    “买的,当时花了我小一百块多,原本是打算收藏的,谁知遇到了这么一回事。”

    谷子琳有些惋惜的说道。

    “嗯。”

    林凡点了点头,手指一点,便将这梳子里的怨发鬼给揪了出来。

    直接给扔进了地府之门。

    “咦,两门地煞法术!”

    林凡心头一喜,没想到,这次竟然随机奖励了两门地煞法术。

    果然,自己今天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这让林凡都有种打算去买几张彩票的冲动。

    “先不领取。”

    林凡念头一动,便暂时将地府的奖励搁置在一边。

    一分钟后,林凡将两个妹纸放下。

    一落地,方雅晴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谷子琳显得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林帅哥,你是神仙吗?”

    谷子琳带着一丝兴奋的问道。

    “不是。”

    林凡摇了摇头。

    “唔,可惜了,你要是神仙,能实现我三个愿望就最好了,我要每天吃不完的零食,花不完的钱,最好还有无数的佣人。”

    谷子琳说道。

    “你想得美,不劳而获的东西,哪里有什么成就感。”

    林凡弹了一下谷子琳的额头笑道。

    “唔。”

    谷子琳揉了揉额头,冲着林凡傻傻一笑。

    “呶,木梳子给你,上面的鬼已经被我抓起来了,怨气也给净化了。”

    林凡将木梳子交给谷子琳说道。

    “林帅哥,谢谢了。”

    谷子琳欢喜的接过木梳子。

    “不客气,我可是要收费的。”

    林凡乐呵呵一笑。

    谷子琳一听到收费,耳朵动了动,说道:“帅哥,要不我用一个吻,来当这次报酬吧。”

    说完,谷子琳还冲着林凡眨了眨眼睛。

    讲真,林凡还真是有些心动。

    谷子琳可是一个大美女,清纯与妩媚并存,那一双眼睛,平时看起来对什么都没兴趣的样子。

    但一撩起人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妖精一样。

    “不行,琳琳,你脑袋里一天想的什么。”

    方雅晴急忙上前,没好气的在谷子琳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转身,又对着林凡说道:“林大师,你别听她瞎说,多少钱?”

    “给个一百吧。”

    林凡笑道。

    “这么便宜。”

    方雅晴狐疑一声,原本她都打算被林凡好好的宰一顿。

    毕竟像林凡这样的世外高人,恐怕每一次的出手费都是不低。

    她以前就看过一些报道,那些个和尚,随便做一场法事,都是几万,几十万的收费。

    可到了林凡这里,竟然只是收费一百。

    这就让方雅晴不得不怀疑,这林大师是不是别有用心。

    林凡看出了方雅晴的疑惑,摇头一笑说道:“钱对我来说没啥用,只是随心收费,而且,这个小鬼,也让我有的一番收获。”

    “那你之前告诉我的符纸八千八……。”

    方雅晴眨了眨眼睛。

    “没错,逗你呢,哈哈。”

    林凡大笑一声。

    方雅晴白了林凡一眼,决定十分钟都不和林大师说话。

    谷子琳掏出一张红票子,在林凡面前甩了甩,又抛了一个媚眼,说道:“帅哥,钱给你。”

    林凡接过钞票,上面还带着一抹芳香。

    “行了,我就先走了。”

    林凡说完,脚下地煞法术,神行术施展,在两个妹纸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

    阴阳超市。

    林凡刚一回来,便看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正在向月牙表白。

    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富二代的派头。

    门口还停了一辆米黄色的兰博基尼,不用问都知道,肯定是这富二代的。

    “月牙姑娘,从我第一次看到你,我就深深的……。”

    眼镜男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手里还捧着九十九朵玫瑰,不过,是用钱扎的。

    估摸着有个十几万。

    月牙就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着奶茶,至于这富二代说的话,看样子,八成是一句没听进去。

    林凡上前,拍了拍这富二代的肩膀,这墙角都撬到了自己这里来了。

    “干嘛?”

    眼镜男回头一看,立马语气不善的说道,没看到自己正在把妹吗,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老板。”

    月牙一看到林凡,立马高兴的叫道。

    “嗯,这什么情况?”

    林凡指了指眼镜男说道。

    “切,一个傻子,突然向我表白,还以为我是以前的傻白甜。”

    月牙不屑的哼哼一句。

    她的话,立马让眼镜男眯了眯眼睛。

    随即,趾高气扬的看着林凡说道:“说吧,多少钱,把月牙姑娘让给我,十万够不够。”

    林凡眉头一挑,他这是遇到了脸抽的富二代啊。

    听这口气,看样子家庭不错啊。

    “小虎。”

    林凡没有理会这富二代,而瞥了一眼在旁边看漫画书的伥鬼。

    “老板。”

    伥鬼瓮声瓮气的说道。

    “怎么搞得,以后遇到这事,不要让我说第二遍,直接丢出去就行。”

    林凡瞪了伥鬼一眼。

    “是。”

    伥鬼应了一句,急忙放下手里的漫画书。

    “你,你们想干嘛,我爸可是盛泰企业的董事长。”

    眼镜男看到伥鬼,立马犯了怂,急忙拉出自己的后台。

    盛泰企业,在这旧都也算是比较知名的,全国前五百强,虽然只是最末尾的。

    但,这可是全国统计的,恐怕市值不下于千亿。

    也难怪这眼镜男如此的自信,有如此一个富爹,不坑都对不起富二代这个称呼了。

    “什么盛泰企业,没听过。”

    伥鬼狰狞一笑,捏了捏拳头说道。

    “别,你要是动我一下,你这超市绝对会被查封的。”

    眼镜男大叫道。

    “呵呵,丢出去。”

    林凡冷笑一声。

    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被导弹打中都没事,小小的威胁,他林大师还能怕了不成。

    伥鬼一把抓住这眼镜男胸口的衣领,手臂一用力,便将他给提了起来。

    “走你!”

    伥鬼手臂一甩,这眼镜男就直接被丢了出去。

    连着翻了一个滚,脑袋都破了一层皮。

    想要伥鬼温柔的对待一个人,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更别说这眼镜男还是林凡指定要丢出去的。

    “记住,像这种撬墙角的人,以后就直接赶出去,咱们这里是做生意的,都走了,难不成让老板我一个人做生意。”

    林凡没好气的说道。

    “是。”

    伥鬼说道。

    而被丢在门外的眼镜男,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气愤的吼道:“你们给我等着,给我等着。”

    伥鬼一瞪眼睛,吓得这眼镜男连滚带爬,赶紧钻进了车子里。

    临走时还不忘记威胁一句。

    “老板,对不起啊,给你惹麻烦了。”

    月牙吐了吐舌头说道。

    “没事。”

    林凡笑了笑,来到柜台边,林凡发现自己绘画的符纸,竟然少了两张。

    “嗯?谁拿了我的符?”

    林凡疑惑问道。

    “我,老板,我把你的符,八万八卖给了华鹏那个胖子。”

    月牙笑盈盈的说道。

    “哈哈,还真有的。”

    林凡摇头一笑。

    他估摸着是华鹏知道了常四爷别墅里发生的事情,这次过来是想赔罪的。

    “那都是老板教的好。”

    月牙笑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