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地府特招工 第二百八十章 巨型尸傀
    妹纸白了林凡一眼,随即,大眼睛一转,狐疑的说道:“老板,你难不成还真的会抓鬼?”

    “别的不敢说,但这捉鬼,可是我的强项。”

    林凡自信一笑。

    他可是行走于阳间的阴差,若是连鬼都捉不到,岂不是成了废物一个。

    “真的?老板,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闹鬼,还特别的凶,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妹纸有些兴奋的说道。

    “没好处的事情,我可是不会干的。”

    林凡搓了搓手指,微笑着说道。

    “小老板,我听说道士不都是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嘛,你就权当做做好事,不成吗。”

    黑长直妹纸说道。

    “错,我可不是什么道士,我呀,就是一个超市的小老板。”

    林凡摇头轻笑一声。

    “老板,你自己都承认了会捉鬼,还想骗我。”

    妹纸嗔怪的看了林凡一眼。

    “我说的事实,你不信也没办法。”

    林凡说道。

    “算了,你不想承认我也没办法,不过,小老板,我说的闹鬼地方是一个蜡像馆。”

    “这可是一个富豪投资的,你说,咱们若是将这蜡像馆的鬼给解决了,还不是好处多多。”

    “总比一直守在这小超市,强很多吧。”

    妹纸一脸兴奋的说道。

    “嗯,有点道理。”

    林凡眯了眯眼睛,点了点头。

    “小老板,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走吧,晚了要是被别人给捷足先登了,岂不是啥好处都落不下了。”

    妹纸催促一声。

    “停,我的意思是,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林凡轻笑一声。

    “老板,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好歹是我告诉你的。”

    妹纸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态,说道,“再说了,没有我带路,你也不晓得这地方在哪里。”

    “我去网上查查不就清楚了。”

    林凡笑眯眯的说道,露出一副老狐狸深谋远虑的笑容。

    “不行。”

    妹纸瞪着眼睛,随即语气一软说道:“老板,你就把我带上吧,大不了我不要什么好处,我就是想要看看那些鬼。”

    “这倒是可以。”

    林凡说道。

    妹纸暗地里凶巴巴的瞪了林凡一眼,林凡感知很敏锐,知道看到了她的小动作,当即心里一乐。

    “小老板,我听说这蜡像馆里的鬼很凶的,已经连着有好几个人失踪了,都是女生,到时候,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

    妹纸提醒一句。

    “那你还跟过来。”

    林凡顿时乐了。

    “人家这不是好奇嘛。”

    妹纸撅了撅粉嘟嘟的嘴巴说道。

    “放心吧,只要真的有鬼作祟,那就绝对跑不掉,也伤害不到你。”

    林凡保证一声。

    当然,很多地方说是闹鬼,其实也有可能是人为的,只不过,故意营造出鬼魂作祟的情况。

    “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可是录了音,要是我受到一点伤,哼哼,别怪我不厚道,砸你的招牌。”

    妹纸说着,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还得意的在林凡的眼前晃了晃。

    林凡摇头一笑,这妹纸难不成天真的以为,几句话,一段录音,就能够威胁到他林大师。

    “行了,赶紧走吧,等会别被人抢先了。”

    林凡没好气的白了妹纸一眼说道。

    “哦,哦。”

    妹纸咧了咧小虎牙,得意洋洋的将手机放了回去。

    心里却是在思考着,怎么给自己搞出来一点伤,然后再美美的问林大师要一点好处。

    两人刚刚走出超市门口,便闻到一股腐烂的恶臭。

    仔细看去,竟然是十几个穿着黑色寿衣,满面腐烂的尸傀。

    一条条白色的小肉虫,还不断的在这些尸傀的眼眶里,鼻子里爬行,看起来很是恶心。

    路上的行人,也都是一个个远远的躲在一边,不时的探着脑袋,频频打量着超市这边。

    “咦,好臭,小老板,这是什么情况,装扮宴会?弄得还真像,脸上的小白虫都准备了,细节处理的不错。”

    妹纸还以为这是人假装的,捏着鼻子问道。

    “不,这些都是尸傀,简单来说,就是尸体。”

    林凡摇头说道。

    能够炼制出尸傀来的,除了尸宗,他也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人。

    只不过,这次派过来的尸傀,实力都太差了。

    甚至还不如三长老第一次送来的那个尸傀。

    这十几个尸傀,身体都是高度腐烂,明显是恶心林凡来的。

    “我没有找你们尸宗的麻烦,没想到,你们竟然先找起了我的麻烦。”

    林凡眼里闪过一抹寒光。

    他原本是打算趁着黑夜,再将这尸宗一股脑的全部清理了。

    没想到,这次尸宗倒是先行动起来,还专门派出来这么一些玩意,来诚心恶心林凡。

    “小老板,你没骗我吧,这些都是真的尸体?”

    妹纸疑惑的看着林凡,却并没有害怕的向后退去,反而更加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些尸傀。

    “我有必要骗你吗?又不给我钱。”

    林凡白了妹纸一眼。

    这妹纸还真是粗神经,别的路人都躲得远远的,可她倒好,不仅不怕,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道这些尸傀的厉害。

    “你就是杀了老三的那个臭小子。”

    陡然,最前面的一个尸傀开口说道。

    一张嘴,便吐出一口浑浊的黑色尸气。

    “老三?你说的是那个废物三长老?没错,他已经被我杀了。”

    林凡不屑一笑。

    不过,他斩杀三长老的事情,也就是赵龙和鲁梅雪知道。

    鲁梅雪断然是不可能出卖自己的,那么,也就是只有赵龙这个富二代了。

    稍微想了一下,林凡便想通了。

    恐怕是这赵龙,不愿意掏钱给他,这才打算借用尸宗的力量,想要将林凡给铲除了。

    不过,很抱歉。

    赵龙的这个愿望,他注定是不可能会实现的。

    “果然是你,臭小子,你竟然敢杀我们尸宗的人,真是不知死活,给我上,杀了这臭小子,还有这女的,也给我绑回去。”

    尸傀表情很是僵硬,所以,哪怕这声音再愤怒,也是没办法在这尸傀的脸上展现出来。

    除非这是一些厉害的尸傀,才能够模拟出人的各种表情来。

    随着这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落下,这些尸傀,一个个都是张牙舞爪得向着林凡冲了过来。

    “啊,小老板,那些怪物来了,我先进去躲躲。”

    妹纸怪叫了一声,然后便快速的钻进了超市里面。

    不过,这脑袋却还是不安分的探出来,想要看看这外面的情况。

    林凡也没有说什么,看着这些扑过来的尸傀,不由得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支离!”

    林凡轻喝一声,一道金光迅速的划过。

    接着,便看到这些尸傀的动作,全部停了下来。

    妹纸在一旁疑惑着,不是要开打吗,怎么一个个都定在了那里?

    不过,很快,这些尸傀就给了妹纸一个答案。

    刷。

    这些尸傀的身体出现了无数的裂缝,裂缝不断的扩大,最后直接化作一堆沙子。

    仿佛魔术一般的手段,不仅仅是妹纸惊呆了眼睛,就连路边的吃瓜群众也是一样。

    一个个都是不信邪的揉了揉眼睛,再次向着这些尸傀看了过去,没错,这十几个诡异的尸傀,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变成了沙子。

    开玩笑呢吧!

    “小老板,你这是魔术吗?”

    妹纸有些吃惊的说道。

    “不是,只是一门简单的小法术。”

    林凡摇了摇头,谦虚的说道。

    他的话若是让懂行的人知道,恐怕都要一口唾沫淹死林凡。

    地煞法术,若是被称作小法术,那这个世界,恐怕就没有厉害的法术了。

    妹纸还想说着什么,却是突然觉得视线一黑。

    她抬头一看,发现天空之上,竟然飞过来一具庞大的尸傀。

    这尸傀的体积,保守都在上百米高大。

    其身体表面,布满了无数的尸体。

    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具融合尸傀。

    上次,林凡在运城市凤凰山的溶洞里,那些血尸,最后就是融合成为一个大家伙。

    而头顶的这个大型尸傀,也是一个样。

    看这体型,恐怕用了不下于五百具小尸傀凝聚而成的。

    路边的吃瓜群众,这时候也顾不得看什么热闹了。

    一个个都是恨不得自己怎么没有多长出两条腿出来,慌乱的四处逃窜。

    黑长直妹纸也是嘴巴瞪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啊,这是拍电影呢还是咋的。

    怎么从天上就飞过来这么一个巨无霸。

    林凡也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上的大型尸傀,眼里闪过一丝寒光。

    尸宗的人做事,向来不会考虑任何的后果。

    若是这大尸傀落下,很难想象,会死去多少人。

    果然,就在林凡这个念头刚刚飘过的时候,鲁梅雪便来了电话。

    “林大师,这群尸宗的人都疯了,他们竟然用了融合尸傀,这尸傀一但落下,后果不堪设想,我现在就在赶去的路上,林大师,你一定要先阻止了这尸傀。”

    鲁梅雪急声说道。

    “放心吧,这阴阳超市,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地盘。”

    林凡安抚一声,挂断电话后,他目光凛冽的望着头顶的融合尸傀。

    脚步一点,林凡便直接飞到了融合尸傀的头顶。

    在地上看还没有觉得有啥,可近距离一看,差点没让林凡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你可以想象到密密麻麻的脑袋,组合成一个大尸傀的模样吗。

    这些小尸傀,一个个都是面容扭曲,眼神空洞。

    “喵的,真恶心。”

    林凡头皮有些发麻的骂了一句。

    随即。

    “支离!”

    林凡轻喝一声,一阵金光闪过。

    融合尸傀的整条手臂,都是直接被粉碎成了沙粒。

    林凡手臂一扬,一股飓风,便将这些沙子吹起。

    “啊,臭小鬼,你竟然敢伤害我的融合尸傀。”

    陡然,这尸傀发出一声雷鸣般的咆哮。

    林凡耳朵都是微微发震,掏了掏耳朵,他不屑一笑说道:“切,垃圾尸傀,也就是你们尸宗给当成宝贝,你们最好祈祷一下,晚上我会过去亲自铲除你们尸宗的。”

    “好大的口气,融合尸傀,给我吞了他。”

    融合尸傀长大了嘴巴,便向着林凡咬了过来。

    这尸傀的嘴巴里,也到处都是小型的尸傀,一个个身体扭曲在一起。

    “灭!”

    林凡打了一个响指,支离术全力发动。

    瞬间,这大型的融合尸傀,连个浪花都没有翻起,便被林凡彻底的碾压成了碎末。

    现在林凡的实力,可是七境。

    身体的法力,也全部都凝聚成了金色。

    若是之前,他想要施展如此大规模的支离术还有些困难,但是现在嘛,简直轻松的不行。

    将这融合尸傀处理后,林凡又吐出一口三昧真火,便将其完全的焚烧殆尽。

    做完这些后,林凡才又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至于尸傀带来的后果,有鲁梅雪和钦天监处理,他也乐的轻松。

    “小老板,你好厉害,那么大的怪物,竟然都被你两三下给处理了。”

    妹纸有些崇拜的看着林凡说道,双眼里不时的闪过小星星。

    得了,这黑长直的妹纸,也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林凡的小迷妹。

    林凡被一个美女崇拜,心里难免有些飘飘然的。

    “哈哈,一般一般,也就是天下第一吧。”

    林凡吹嘘一声。

    “嗯,嗯,小老板,我信你。”

    妹纸继续用热切的眼神看着林凡,随即,又激动的说道,“小老板,咱们赶紧去蜡像馆捉鬼吧。”

    “不着急,等个人。”

    林凡轻笑一声。

    他等的这个人,自然就是鲁梅雪了。

    没多久,鲁梅雪便开着钦天监自行研发的跑车过来。

    除了鲁梅雪外,张老头也在。

    “林大师,你可是好让我意外啊。”

    张老头笑眯眯的看着林凡说道,随即,脑袋一转,又故作诧异的看着黑长直妹纸问道,“哦?这位是?”

    “爷爷你好,我叫王文艺,是小老板的合作人。”

    王文艺自我介绍一句。

    林凡当即露出一个黑人问号。

    什么时候这黑长直妹纸,竟然变成了自己的合作人。

    “合作人啊,还是年轻好,会玩。”

    张老头慈祥一笑,只不过,这眼睛里却是流露出一丝为老不尊的神态。

    王文艺还很是配合的羞红了脸,扭捏的叫了一句:“爷爷……。”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人是亲爷孙呢。

    林凡挠了挠头,他发现这黑长直妹纸,就是一个腹黑型。

    “林大师,那融合尸傀,你都给处理了,那些尸体呢?”

    “要知道,这尸傀身上可是有很重的尸气和怨气。”

    “一旦被不知情的人减去,那可是要造成很多混乱的。”

    鲁梅雪来到林凡身边问道。

    王文艺则是竖起耳朵,她知道,林大师不是普通人,所以,对于有些东西,她也很是好奇。

    “放心吧,这些尸傀的尸体,都被我一把火烧了。”

    林凡说道。

    “哦。”

    鲁梅雪松了一口气,不愧是林大师,做事还是这么的让人放心。

    “小老板,这些尸体是哪里来的?他们为啥要袭击你?”

    王文艺好奇的询问一句。

    “是尸宗的人,这是隐藏在明面下的一个黑暗势力,他们和我有仇,前段时间,我杀了他们的三长老,这次是过来寻仇的。”

    林凡解释一句。

    反正等会,鲁梅雪就会把这王文艺的记忆给消除了。

    就算说了,也无妨。

    “不会吧,小老板,你的意思是,你真的杀人了。”

    王文艺有些微微吃惊的说道。

    之前他还以为林凡只是说笑,没想到却是真的。

    “怎么,难不成你还以为这是假的?”

    林凡挑了挑眉头,笑着说道。

    “没,就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小老板你看起来这么柔柔弱弱,嘿嘿。”

    王文艺笑了笑。

    “他,他可不柔弱,闺女,爷爷看你很是顺眼,走,咱们过去那边聊聊天吧。”

    张老头心里打着小算盘说道。

    他自然是想要给鲁梅雪留下一个单独和林凡相处的机会。

    王文艺在这里,那就跟一个大灯泡一样,碍事。

    张老头可是打算将林大师绑在自己的战线上,所以,一些小手段施展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就比如,这美人计。

    “爷爷,抱歉哈,等会我和小老板,还要去蜡像馆。”

    王文艺委婉的拒绝道。

    “没关系的,耽误不了你几分钟的。”

    张老头乐呵呵一笑,尽显一个慈祥老爷爷的态度。

    但暗地里却还是有些不死心。

    “那好吧。”

    王文艺想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这一老一小离开后。

    鲁梅雪也是微微有些尴尬,笑道:“林大师,你们去蜡像馆打算做什么?”

    “我听她说蜡像馆闹鬼,所以,打算去看看,顺便再赚取一波外快。”

    林凡说道。

    “闹鬼的蜡像馆,你说的可是东郊区外的那个蜡像馆。”

    鲁梅雪微微沉吟一声。

    “应该是吧。”

    林凡挠了挠头说道。

    具体的地址他也不清楚,有王文艺带路,他也没有打算问的太清楚。

    “那就是了,整个旧都,闹鬼的也就是这个蜡像馆了。”

    鲁梅雪肯定的说道,“林大师,原本我还打算等这阵子忙完了,就想带你过去一起调查,现在正好,咱们的想法都碰到了一起。”

    “哈哈。”

    林凡大笑一声。

    “林大师,这个蜡像馆确实有些邪门,我们钦天监也派出去过好几个人去搜索,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而且,从刚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八个少女失踪在了蜡像馆里。”

    “我们将着蜡像馆里里外外都排查过好几次,监控也看了很多遍,结果还是一样,这些少女就像是突然失踪了一样。”

    鲁梅雪说道。

    “这样啊,那估计就是一些厉害的鬼怪,再不,也有可能是人为的。”

    林凡想了一下说道。

    “我们也怀疑过这蜡像馆的负责人,可是,这负责人就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妪。”

    “这老妪是这蜡像馆背后投资的富商奶娘,今年三月份建成的,算是给老人家一个安度晚年的地方。”

    鲁梅雪说道。

    他们刚开始,也曾怀疑过是这老妪。

    但根据调查显示,这老妪就是普通人的老人,年龄也是有些偏大。

    这样的人,身体的各种机能都已经下降。

    若是老妪会一些邪术,那么,钦天监的人肯定也会发现的。

    除非是这老妪的实力太强。

    现在,这蜡像馆已经处于无限期的停业状态。

    但这失踪的人口,总是需要调查的。

    而且,根据各种调查的数据,他们还发现,在这蜡像馆周边的地方,还有好几个少女失踪。

    这还是明面上可以调查的,暗地里失踪的人口,还不知道有多少。

    “有点意思。”

    林凡轻笑一声。

    不管是人为的,还是鬼怪所为,他林大师都打算插手这件事。

    “对了,林大师,那女孩是谁?”

    鲁梅雪咬了咬嘴唇,有些紧张的问道。

    “一个客人,也不知道过来是干嘛的。”

    林凡摇头一笑。

    说这妹纸是来买东西的吧,这又和林凡聊在了一起。

    “哦。”

    鲁梅雪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随即,表情有些凝重的问道:“林大师,不知道这尸宗的人,怎么又会找你?”

    “这附近的所有监控设备,都被我清除了,附近知情人的记忆,也都被我消除了。”

    “是赵龙,盛泰企业的小公子。”

    林凡轻笑一声,目光里闪过一层寒光。

    他原本只是打算收钱就放过这赵龙,没想到,他竟然还敢搞这些小动作。

    林凡虽然不怕,但他却是非常讨厌麻烦。

    “盛泰企业。”

    鲁梅雪声音清冷的说道,目光里也是闪过一抹寒芒。

    就是因为这赵龙,差点酿成了大祸。

    若是这些尸宗的尸傀,随便的对普通人攻击。

    那他赵龙,就算死一百次,那都是不够的。

    “这件事,你就不用插手了,我会亲自找赵龙算账的。”

    林凡说道。

    “嗯,我知道了。”

    鲁梅雪点了点头。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王文艺便又回来了,兴冲冲的说道,“小老板,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再等一下。”

    林凡说完,又转头看向了鲁梅雪,“把这些人的记忆都消除了吧,迟则生变。”

    “嗯。”

    鲁梅雪动作也是很快,她的能力范围,最大可以囊括到小半个旧都。

    很快,这些人的记忆都被篡改了。

    当然,鲁梅雪的这个能力,也就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

    就算是一些精神力强大的人,都可以抵抗鲁梅雪的这个能力。

    就比如眼前的王文艺,别看这丫头年龄不大,这精神却是不小。

    仅仅只是晃了一下头,便将鲁梅雪的能力压下了。

    “不行啊,林大师,她的记忆力我没办法消除,也没办法篡改。”

    鲁梅雪有些诧异的望着这黑长直少女说道。

    王文艺被鲁梅雪的话吓了一跳,刚刚就说头怎么突然疼了一下,感情这是想要篡改她的记忆。

    “你想干嘛,凭啥篡改我的记忆。”

    王文艺瞪着眼睛,气呼呼的质问道。

    “这里有些事情是秘密,就比如你刚才看到的那些尸傀。”

    鲁梅雪说道。

    “行了,她既然不愿意消除就算了吧。”

    林凡做起了和事老。

    其实,他心里多少也是能够猜测出王文艺为啥能够抵抗鲁梅雪的能力。

    之前,王文艺的耳边可是趴着一个幻听虫。

    这幻听虫是可以让人听到一些怪声,但同时,也可以提高一个人的精神状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