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现代医学系统
    仔细审察周边环境,孙玉郎已经逐渐明白了,自己是重生到了十八年前,回到三年副高后生涯十年副高之路五年本科大学生活之前,自己这是高三,马上要面临高考了,这是在青山县的自己家里,当然目前户主是爸爸,而不是自己在云江市的家,户主是自己。

    这个破烂系统够缺德的。

    “哎,你说谁缺德,你缺德,你全家都缺德。”

    啊哦,忘了它在自己大脑里,想想都被知道了,“我说你还不缺德?你把我丢回十八年前,我现在高中数理化都忘得差不多了,还怎么高考,云江省医科大学是重点线,第一批招好不好,这还怎么考?”

    “你就非要继续当医生吗?”

    孙玉郎乐了:“对啊,前世医生当得那么苦那么累,我这世重生,干嘛还非要继续当医生。我要好好重新规划一下我的人生,我要怎么开始我的新人生呢?”

    就在孙玉郎在那意淫的时候,系统又发声了:“你必须当医生。”

    孙玉郎严重不满,搞什么搞,“我为什么必须当医生啊?我就不想再当医生了。”

    “因为我是现代医学系统啊,有我这个系统帮忙,你的医学之路事半功倍,多轻松啊,要是你开始其他职业生涯,不好意思,我帮不了你什么了。”

    孙玉郎郁闷,是啊,自己再重生也是一个小县城的老百姓家庭的孩子,现在上天待自己不薄,重生给了一个金手指,那就继续当医生吧,但是不满还是要表达一下:“啊,又来,你如果每次都有决定了,麻烦你直接告诉我好不好,干嘛还问我问题。”

    “我这是在调教你的性格,我怕你继续当回那个呆板医生。”

    孙玉郎无语了:“随你调教吧,最好把数理化也调教得高一点,我前世能考上重点线,全靠数理化拉分的,我文科极差的,语文150分就考了80。对了如果能把文科也调教得高一点,我直接去考协和的本硕连读7年制医科更好了。”

    “这个帮不了。”

    孙玉郎恨的咬牙切齿:“这个你帮不了,我还怎么当回医生,都跟你说了,云江省医科大的分数很高的,很高的好不好。”

    “考个专科就行了呗,干嘛非要读本科,还本硕连读。”

    孙玉郎急了,直接骂道:“我操你老母啊,对了你有老母吗,你不知道医生很看学历吗?专科毕业的医生,亏你想的出来,县医院都不见的要。”

    “不要就不要呗,不过那句脏话骂的好。”

    “啊,什么情况,我骂你你还说骂得好。”

    “骂我,我自然不开心啦,但是对你来说当然好啦,你以前就是太刻板了,多骂骂,有助于身心健康。”

    “我操你老母!我操你老母!我操你老母!”

    “喂,喂,骂两句行了,你要练习自己跑小青山上练习就行了。”

    “嘿嘿,不好意思,不过突然觉得,这样,骂出来真的感觉很爽啊。”

    “那是,人是情感的动物,也需要适当发泄一下的,什么都存着,放不开,也活得太遭罪了。”

    “嗯,谢谢你开导我,对了,你这个现代医学系统里面都有什么啊,我可以了解一下吗?”

    “嗯,当然对宿主您开放了,下面请您开启系统。”

    “不需要密码什么的吗?”

    “真笨,都在你的脑子里,还需要什么密码?”

    “啊,是啊,那么开启吧。”

    现代医学系统开启,宿主孙玉郎,现在宿主充值星玉0。

    “等一下,充值星玉什么,哪里搞啊?”

    “哦,那是作弊用的,地球上没得,你就不用管了。”

    孙玉郎对系统一阵鄙视,没得你开启个屁,继续往下开启吧,共用经验值0,高等数学经验值0/1000,高等物理0/1000,有机化学0/1000,生物化学0/1000,组胚学0/1000,系统解剖学0/1000,局部解剖学0/1000,生理学0/1000,病理学0/1000.....最后面还有肿瘤免疫学0/1000,分子肿瘤学0/1000等等。孙玉郎惊呼,这也太多了,这些经验值该怎么获得啊,这什么烂系统啊。

    “叮咚”一声,恭喜宿主第一次打开系统,奖励共用经验值50。

    孙玉郎一阵鄙视,真小气,什么高等数学都要1000了,你才50,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把这系统都升级慢。

    “笨哦,适合的就是最好的,你干嘛非要把高等数学升级满啊。”

    孙玉郎惊讶:“高等数学可以不升级?”

    “你自己看着办啊,我这是多分支多结局系统,自由度很高的。”

    孙玉郎又恨的咬牙切齿,总之他明白了,这个系统是个坑货,而且是个大坑,想成为名医没那么简单,哎,名医还未大成,孙玉郎还需努力啊。

    不过这50点共用经验值升级哪个学科好呢,突然,孙玉郎又开始骂娘了,“你给我出来,怎么回事。”

    系统懒洋洋地回答:“你又怎么了?”

    “我记得我以前学习很刻苦的,系解局解又或者颅内解剖学我不敢说我全知道,但熟练掌握我可以拍胸脯说肯定没问题,还有内外妇儿,我虽然是神经外科副主任,这些其他专业我也是多少有所了解的,怎么现在统统都是经验值为0。”

    “这个啊,你重装系统了啊。”

    “我草你老母啊,重生不带原记忆,还重生个屁。”

    “带着啊,只是与现代医学系统相关的被重装了啊。”

    “反正我不管,你给我装回去。”

    “十八年前,你会做那么复杂的颅脑iv类手术?”

    “那时候我当然不会,但我重生了啊。”

    “你可以重新学习。”

    “我去,那这个金手指屁用啊。”

    “哎,年轻人,不要这么毛躁,以后接触到相关知识的时候,会得到部分激活的,毕竟那些知识你曾经拥有过。”

    “那不还是没有,你给我装回去。”

    “得了,算了怕了你了,我再给你补200点共用经验值好了。最后声明啊,这件事到此结束,本系统不再就此类问题进行任何答复。”

    孙玉郎郁闷啊,想着脑里增加的200点共用经验值,加上初始50点,自己原来是个250啊,郁闷,被什么现代医学系统耍了,彻底耍了。如果带着原记忆重生,自己好歹还是一个脑外科专家,现在好了,又变成一个高中生了,就多了一个系统。

    孙玉郎还在发呆时,房间外面传来妈妈的叫唤:“阿郎,快吃早餐,吃了要去上学,马上要高考了。”

    接着妈妈林凤英开门进来,看着地上一滩呕吐物,顿时慌了,“阿郎,你怎么了,孩他爸,快来,快来啊,孩他爸。”

    看着眼前这么紧张的妈妈,孙玉郎想起前世自己实在太不孝了,老是借口工作太忙,几年都不回家一趟,医生工作是辛苦,自己是脑外专家,市一医就指望自己了,那些贪官院长副院长人虽然坏,但并不傻,每年过年过节,怕出政治意外,总好言骗自己留守医院值班或者兼任副班在家候命,自己当然没时间回家了。说起来,自己真的已经好几年没看到妈妈了,最近的一次,还是妈妈来省城探望的自己,孩子实在不孝啊。

    “妈!”

    “阿郎,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妈,我没事,前面就是有点头晕,现在真没事了,我现在出去吃早饭。”

    “真没事了,要不阿郎,今天就请假吧,现在家休息一天。”

    “妈,真没事,你也说了,高三了,功课紧,我等会就去学校。”

    这是孙玉郎爸爸孙成刚也进孙玉郎的屋子里来,也担心地问:“阿郎,怎么了,现在哪不舒服?怎么呕吐了?”

    看着爸爸沧桑的面容,自己出去读大学,并留在外地,因为负担房贷,也基本没有寄钱回家,支持这个家,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孙玉郎也暗暗发誓,既然重活一世,定不能像以前那样碌碌无为,一个副主任医师而已,不能给家人美好的生活,那不如不要,呆板刻苦的孙玉郎已经死了,现在孙玉郎已经重新涅槃重生。“爸,妈,我真没事,可能昨天复习的太晚了,我出去漱个口先。”

    在爸爸妈妈关切的眼光中,孙玉郎赶紧出去刷牙漱口,吃早饭,然后骑上山地车上学去了。说起这辆山地车,都是爸爸妈妈满满的爱啊,随着改革开放有些年头了,青山县也逐渐有了生机,很多外来事物涌了进来,就有这山地车,一千多呢,也是因为自己学习好,年年考试是青山中学的前五名,老爸为了奖励自己,狠狠心,戒了烟,把烟钱给自己换了这辆拉风的山地车。不过劝老爸戒烟又是另外一个故事啦,这是我跟妈妈一起唠叨的成果,嘿嘿。

    从家里出来是条小街,这小街跟县城解放大街平行,两条街道中间有小路沟通,现在早上上学期间,小街上的很多店面都关着门。孙玉郎知道,这些店面要中午吃过饭才会开门,然后有些姑娘会站在门口,有些依旧躺在店里的沙发上,门上一般贴着休闲洗头等字眼,跟山地车一样,这也是改革开放的所带来的变化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