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哥哥,你的名字
    孙玉郎走在前面,后面女同学喊住他。“嗯,哥哥,”看孙玉郎似乎没听到,于是加大声音:“那位同学。”

    “啊,你们啊,有什么事吗?”

    “嗯,哥哥,你在几班啊,明天你不是说要换药吗?”

    “啊,对对,不然你们找不到我了麻烦。我在3年2班。”

    “嗯知道了,哥哥,谢谢你。”

    “没事没事,以后小心点啊,我们学校这破操场破跑道,我算是还一个月就毕业了,你们还有1年多,一定要小心。”

    “嗯,谢谢哥哥,知道了。”

    孙玉郎挥挥手:“拜拜”。继续回自己教室。

    后面又响起了,“哥哥,请问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叫雷锋。”

    “哥哥你真逗,我总不能喊雷锋哥哥,这样吧。”

    “啊,也是,我叫孙玉郎。”

    “嗯,哥哥,我叫蔡晓静。”

    “知道了,蔡晓静同学,拜拜。”

    “玉郎哥哥,拜拜。”

    孙玉郎走后,三个好朋友开始开玩笑,“这孙玉郎真帅。”

    “嗯,哥哥最帅了。”

    “晓静,要不你当他女朋友啊。”

    “啊,你说什么呀。”

    “脸都红了,哈哈。”

    啊哟,蔡晓静被好朋友们说的脸红,走快一点,创口传来一阵疼痛。

    “啊,对不起对不起,陈琼芳,晓静都受伤了,不要再开玩笑了。”高一点的同学说。

    稍微矮一点的同学陈琼芳说:“对不起对不起,晓静,我不是故意的,赵洁茹,你也提醒一下我嘛,你向来知道我毛毛糙糙的。”

    蔡晓静连忙说:“没事没事,我慢慢走就好。”

    赵洁茹扶着蔡晓静说:“嗯,慢一点慢一点。”

    三人回到教室后不久,走廊里传来一阵咆哮声“晓静,晓静,我的宝贝女儿,你怎么了。”随着声音闯进来一个彪形大汉,脖子上挂着一条很粗的金链子,手上带着一块劳力士金表。

    “爸,我没事。”

    “我看看,我看看。”蔡晓静爸爸俯身观看女儿伤势,在社会上打了多年交道的他一看伤口这么长,就知道伤势很重,“这么长的伤口啊,快,快,我们快上医院。”

    “爸,真不用,有位哥哥帮我处理好了。”

    “女儿啊,还是小心一点,先去医院看看。”

    这时候,蔡晓静的班主任高老师也帮腔:“嗯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放心。”学生摔伤后,体育老师向他这个班主任做了汇报,他立马通知蔡晓静爸爸蔡勇,所以才有了蔡勇风风火火的这一幕。

    于是,才坐下没多久的蔡晓静又被爸爸蔡勇背着离开教室,教学楼下停着一辆奥迪a6l,这年头在青山县城,有奥迪的也是很不错的家境了。把女儿扶进轿车,一溜烟就往县人民医院开去。

    在县人民医院的急诊室,蔡晓静再怎么说不用打开纱布也没用,不放心的蔡勇还是让青山县人民医院的外科值班医师,汪学武主治医师打开了创口纱布。然后汪学武就没话说了,这伤口处理,这针线缝合,高手,绝对高手啊。只好他对蔡勇说:“勇哥啊,给晓静处理伤口的医师水平很高啊,不需要我再继续处理啊,下面我先把创口包好再说吧。”

    蔡勇说:“真的不需要你再处理一下?”

    汪学武说:“我开个处方打一针破伤风抗毒素就行,其实晓静小时候打过疫苗,现在是怕万一。”

    蔡晓静在一旁说道:“哥哥说打一针tat就行,我不要打破伤风抗毒素。”

    汪学武笑道:“tat就是破伤风抗毒素啊,看来给你处理伤口的医生很老道啊,这一点都不会忽略。”

    哥哥是个很老道的医生,要是这个医生知道哥哥只是个学生,不知道他吃惊不吃惊。

    处理完宝贝女儿的事情,蔡勇背着女儿回家,还不忘跟医生打个招呼:“阿武,谢谢你啊。回头上我那坐坐。”

    “勇哥,客气了,都是那个医生处理得好。”

    回家后,晓静妈妈看到晓静的腿上包着纱布,顿时眼泪汪汪,“女儿啊,疼不疼。”

    “妈,没事。”

    蔡勇在一旁大声说:“行了,别哭哭啼啼了,快去炖一个猪蹄膀,给女儿补补。”

    晓静妈妈叫朱苏苏,朱苏苏抱怨道:“听说那学校操场是你承包的,怎么跑道上都是石头啊,我就说了,不要偷工减料,不要偷工减料,坏事做多了会遭报应的,看,这下报应到女儿身上,我苦命的女儿啊。”

    蔡勇最烦这个唠叨:“那些小工程我老早不做了,都分包给下面施工队做的,回头我查查哪个王八蛋,学校里面都是孩子,也敢这么缺德。”这话说得貌似不是学校,偷工减料就不缺德是的,这蔡勇哎。

    且说孙玉郎回到教室,翻开一本物理教辅就看习题,不懂,立马翻到后面答案页,开始抄答案。而系统也提示换药增加2点经验,激活以前记忆获得5点经验,他外科学经验变成了107/1000,看来一次外科换药也能增加2点熟练度,不错不错,要是能直接激活以前记忆就更完美了,不知道自己以前的外科记忆值多少经验,1000满级应该不会,毕竟自己也不是国内知名外科专家,自己只是云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里面小有名气而已。

    抄了5题,高中物理熟练度变成了5/1000,而且抄过的题目全都过目不忘,孙玉郎惊呆了,这系统逆天啊,虽然时间紧,只一个月就高考了,但熟练度增加也快啊,而且抄了就不忘,题海战术也有了保证,那就别发呆了,赶紧抄吧。

    班主任张老师看到这一幕很欣慰,对大家说:“大家看看孙玉郎同学,就算得了年级第一也不骄傲自满,还拼命做习题,大家都要向孙玉郎同学学习,学习他这种勤奋刻苦的精神,我早就说过,成功是汗水铸就的,不付出汗水,就别想成功。”停了一下,他又对孙玉郎说:“孙玉郎同学,你起来跟大家说一下你的学习心得。”

    孙玉郎那个郁闷啊,我或许有心得,但那是18年前,现在我有个屁心得,我还刚刚重新开始抄习题好不好,熟练度也就是高中物理才5/1000好不好,后来想一想,前世里张老师一直待自己不错,嗯,就随便用前世学过的话敷衍一下吧,给张老师一个台阶下,省得继续纠缠自己抄题,于是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对我来说,就是题抄百遍,自然会做。”

    张老师马上打断孙玉郎,“说的好,这就是我跟大家说的题海战术,看到没,高考就一个月了,你们现在还不拼,还等什么。”

    孙玉郎也无奈啊,老师,题海战术能培养出考试高分,但天长是题海战术堆不出来的,不过对于青山一中的同学们来说,高考成功就是人生成功,你去跟人说,别复习了,学傻了,那也不现实,现在大家就是为了考一个好大学,最后一个月了,能帮大家的也就是题海战术了,张老师毕竟还是很有教学经验的。

    回家吃了饭,本来都要去学校上晚自修的,也有老师值守,帮忙解答问题,学校也怕同学在家懒散,不最后冲刺,努力一下,也要求大家都来参加晚自修,这时候也不全是为了赚那点晚自修补课费,这些老师们内心深处也是为学生着想。

    孙玉郎想着自己去了也是听不懂,还不如多抄题呢,毕竟来回要浪费40分钟。

    张老师发现孙玉郎没来,就立刻往孙玉郎家打电话了,听孙玉郎妈妈林凤英说孙玉郎一直在自己房间里面学习,也就坦然了,毕竟是年级第一,很自觉,反正白天还要来学校,晚自修算了吧。

    经过一个晚上的抄题,12点多孙玉郎才上床睡觉,他的五门高考课程的经验值都有了不少程度的增加。中间孙玉郎对系统下命令,增加一门体育,系统对他理也不理,对话之后才知道,体育要自身锻炼,白日梦还是别做了。“那我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壮?我记忆力我从没这么壮过,我一直很瘦好不。”

    “可能是刚刚融合的时候,释放了的能量所导致的变化,不过对你而言总是好事不是?碰到歹人,你也能面对不是。”

    “那你再释放几次能量啊,你这系统就是小气,我都把我大脑的一部分空间都腾出来给你居住了,我这么大方,你怎么一点表示都没。”

    “我的孙大少啊,你还要怎么表示,本来我都不允许你额外再开设什么高中语文经验条的,现在都允许你开了。”

    “这是你允许的吗?如果你不给我开,我高考就挂了好不,我高考挂了,看你怎么实现让我当一个医学高人的目标。”

    “反正再没有好处了,你这么大了,难道不知道不劳而获很可耻的吗?”

    “那么我们不说好处,说房租好不好,你住我大脑里,每天总该意思意思交点房租吧。”

    “这个倒是可以考虑,每天签到也是该有点奖励。”

    “就是,我就说了,房租怎么能不交,我也不要求太高,每天1000点共用经验值就行。”

    “什么,你太贪心了,每天10点。”

    “10点你打发乞丐啊,500点。”

    “只有10点,你再说,就1点没有。”

    孙玉郎咬咬牙:“好吧,算你狠,今天的10点呢?”

    系统很无语,你也太精细了吧,“好吧,这是今天的10点,现在你有160点共用经验值。”

    “我可以补签吗,貌似我昨天的10点还没拿?”

    “滚,地球人太无耻了,补签要星玉充值,不充值没有。”

    又是地球上没有的星玉,小气的系统,孙玉郎心里骂一句,睡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