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早恋时刻
    第二天一早,吃了妈妈的爱心早饭孙玉郎就往学校赶去,小街的洗头店还是一样都关着门,都不容易,早上就让她们睡个懒觉吧。

    到了学校,同学们都跟孙玉郎打招呼示好,是啊,年级第一哦,肯定是重点大学,学霸就是威风。

    也有人拿着不会做的数理化习题来请教孙玉郎,孙玉郎的理科强项大家都知道。

    孙玉郎有些傻眼,兄弟或姐妹,你不会我也一样不会好不。不过过于粗暴的拒绝别人会让别人觉得自己不近人情,这样人缘会变得很差,人缘变得很差,以后进入社会也没什么好处,这一世,孙玉郎不想重蹈前世的覆辙。

    于是他把习题都收集起来,课间休息期间,数学习题去找数学任课老师杨素老师,物理习题找班主任张诚老师,化学习题找化学吴策老师。老师们虽然很奇怪怎么年级第一连这些习题也不会,但师者授道传业解惑,不得不说,青山县一中的老师都是好老师,还是认真耐心的给孙玉郎做了解答。

    孙玉郎把题目答案抄了一遍之后,系统就升了几点经验,他自己也记住了。然后他回去给同学们解答。虽然过程繁琐了一点,但效果还是有的,帮大家解答问题,自己获得经验,挺好的。

    大家也只是奇怪,以前孙玉郎只对要好的同学解答,比如郭进史珺,现在谁都帮忙,人真好,还有一点奇怪就是,不是当场解答,而是要过一节课或者两节课。

    第4节课上完,要去食堂吃午饭时,高2的小妹蔡晓静一瘸一瘸地上3楼来找孙玉郎了,嗯是的,青山一中高一一楼高二二楼,高三就在三楼。

    孙玉郎连忙过去扶住,看她这个样子,千万不要骨折了自己没看出来啊,毕竟自己外科学就107点经验,下面的专科比如骨科都是0经验。检查结果还好,小姑娘只是怕疼才一瘸一瘸的。

    然后孙玉郎把纱布打开看了看,又重新用纱布缠起来。

    蔡晓静好奇地问:“哥哥不是说要换药吗?”

    “啊,这个啊,其实换也可以,不换也可以的,第2天看创口是看下有没肿胀什么的,因为四肢外伤有一种并发症叫筋膜室综合征,一定要小心,我可不想这么可爱的小妹以后走路都一瘸一瘸的。”

    “哥哥你真厉害,你是医生吗?”

    孙玉郎下意识地回答:“嗯,我是医生,还是神经外科医生。”

    “我就知道哥哥最厉害了,哥哥果然是医生,昨天在医院,那急诊室大夫都夸奖哥哥了。”

    孙玉郎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漏嘴了,又赶忙解释:“我的志愿是当一名医生,高考我要去报考临场医学专业。为了以后当医生而准备。”

    这话被边上的郭进史珺都听到了,史珺说“玉郎你要报考云江省医科大吗?还是直接报考协和的本硕连读啊。”

    郭进说“阿郎,你太牛逼了,我要是能考上二本就心满意足了。”

    史珺同桌谢芳却问:“孙玉郎同学,什么是筋膜室综合征啊,听起来好深奥啊。”

    “筋膜室综合征是一种创口并发症,比如地震压伤,重物压伤等引起,也有可能因为医务人员的粗心大意导致,比如包扎的时候包得太紧,又忘了定时解绑,发病原理就是我们的四肢筋膜其实相当于一个个房子,房子的容量有限,如果我们在房子外面加压超过房子能承受的极限,房子就会被压塌,这样就对房子里面的神经与血管产生伤害,时间久了还会变成不可逆的伤害。这就是筋膜室综合征。”解释完系统提示外科学增加5点经验,并激活孙玉郎以前记忆,局解就是局部解剖学增加50点经验,外科学增加10点经验。孙玉郎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大一的时候局解课上解剖学老师就是用粗俗的语言讲解筋膜室综合征,然后大四外科学老师也重复了这一名词讲解,但是用的都是专业术语。不错不错,有经验就好,只是没想到解剖学老师讲的比外科学老师还要深刻,让人难以忘记,让人不知不觉就说出来了。

    这个把深奥道理用粗浅方式进行解释的话语直接把在场众人镇住了,这学霸就是学霸啊,这些都知道,但高考好像不考生物吧,嗯,好像我们的生物也没学过这个,这是什么地方的知识啊。

    之后孙玉郎赶紧引开话题,对大家说:“肚子饿死了,赶紧去吃午饭吧。”

    蔡晓静对孙玉郎说:“哥哥,我给你带了午饭过来哦。”

    “啊,谢谢你,不过以后你别爬楼梯上三楼了,受了伤,还是尽量少动,等伤口愈合了再恢复锻炼。”

    史珺在一旁接话道:“嗯,受伤了,要少动,”然后又对孙玉郎说:“玉郎我们一起吃饭去吧。”

    孙玉郎觉得小妹妹已经把饭带来了,如果这时候拒绝不怎么好,就说:“你们去吧,晓静妹妹给我带了饭了。”

    史珺很生气地拉起谢芳就走。孙玉郎突然觉得自己貌似又做错了一件事,仔细想想前世,史珺跟自己住的很近,两人经常一起放学回家,之后没什么了啊,高考后,自己去了云江市读医科大,史珺去了青山县所属的镇海市读镇海大学的国际贸易专业,之后两人就没什么交际了。其实以前呆板的孙若望哪里知道史珺芳心初动的对象就是他呢,只是慢慢的成长,这份心思如同小花又没有浇水灌溉才慢慢枯死了。

    打开蔡晓静送来的饭盒,真是不错,比食堂的伙食好一百倍都不止,泰国香米蒸的白米饭在下面,上面一边是有一个肉丸一个红烧鸡腿加炒西兰花,一边是肉末茄子,而且还是热的。

    当然是热的,女儿腿脚不方便,中午去食堂人挤人肯定不行,朱苏苏在家里做好饭踩着点送过来的,只是女儿要2份,她觉得有些纳闷,3份就不奇怪了,因为女儿有2个好闺蜜,陈琼芳与赵洁茹,帮闺蜜做一份啊,但是2份,给谁好呢?女儿拿到饭盒,就赶紧催自己这个妈妈离开,哎,女儿大了,心思猜不透了。

    郭进看着这对秀狗粮的男女,嗯这是他嫉妒,所以也知趣去食堂了,留这对男女继续在教室秀狗粮吧。

    饭菜很好吃,朱苏苏是职业家庭妇女,不像孙玉郎的妈妈还要上班,所以一门心思钻研家务,包括厨艺,饭菜当然美味了。孙玉郎三口两口就吃光了。

    “哥哥,我吃不下,这些也给你吃吧。”

    “不行,昨天我怎么说来着?”

    “昨天你说了很多啊,tat我也去医院打了啊。”

    “咳咳,昨天我说你现在需要营养,要保证伤口顺利愈合,这是我第二次说了啊,可不许再忘记了。”

    “好吧,哥哥,我吃就是了。”

    这时候在门外观察的朱苏苏也很好奇,没想到这个男孩子心这么细,还能劝女儿吃饭。送两份饭这么奇怪,拿到饭马上让我走就更奇怪了,我当然要偷偷跟踪了,我可只有这个一个独生女儿啊。

    吃完饭,蔡晓静要下楼回去,朱苏苏赶忙躲开,怕被女儿发现了。

    孙玉郎扶着蔡晓静到楼梯口,看看楼梯挺陡的,先下去几级楼梯,蹲下来示意蔡晓静到背上去,背她下楼,蔡晓静脸虽然红,但是很开心地骑上孙玉郎的背。这一幕,把朱苏苏气死,这男孩谁啊,就敢早恋啊,还对自己女儿下手。回去一定要内外夹攻,内,审问女儿,外,让蔡勇这笨蛋去调查孙玉郎底细,自己女儿都要被骗走了,你这笨蛋爸爸怎么当的。

    孙玉郎背蔡晓静下楼的过程很多同学都看到了,毕竟午休期间,吃完饭回来的,还没吃要出去的,以及就在走廊上闲聊的都看到了。

    然后就多了很多流言。“高二(1)班的班花被人摘了。”“听说摘花的是高三年级第一哦。”“怎么去年都没风声,他们高三马上要高考了,才冒出来。”“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张诚老师气疯了,都什么时候了,还玩早恋,以前这孙玉郎挺乖的啊,高中三年一直没看出来啊,不行,必须马上阻止。

    孙玉郎现在是张诚老师的掌中宝,青山一中能不能打好2000届高考这一仗就指望他以及其他少数尖子生了,怎么能让早恋毁了呢?

    于是,事情传出来不到1天,孙玉郎就被张诚老师叫道办公室训话了。

    “说说吧,怎么回事?”班主任张诚老师一脸肃穆。

    重生后的孙玉郎自然不会像以前刻板的那样只会蛮横硬顶,连忙说:“张老师别生气,事情是这样的。”接着把自己给人家处理伤口,人家来感谢,自己看人家难以下楼梯,无心之失背她下楼都说了出来。

    只是他说的过于简略,张老师也没听懂为什么医务室里要你孙玉郎给人处理伤口,校医呢,校医死哪去了?于是张老师语重心长地开始教导,你们还年轻,要以学业为重,你现在马上要高考了,不能分心等等等等。

    孙玉郎一直点头,连忙称是,跟老师有什么好顶的呢,难道非要辩白说自己没有谈恋爱什么的吗,张老师也是为自己好,无论如何一片苦心要体谅,这一点,重生后的孙玉郎明显有了改变。

    “叮当”,宿主成功处理早恋危机,临床心理学获得经验值20,现为20/1000。什么鬼,记得临床心理学只是一门选修课程啊,好吧,有经验总比没经验要好,对了系统,临床心理学如果升满级,我是不是可以去当律师啊,毕竟对人的心理都那么掌握了,不当律师可惜了。

    “滚,你只能当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