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抢救毛毛上
    从车上冲下来的是蔡晓静小妹妹,至于她怎么找来的,怎么会找到自己,然后为什么是他爸蔡勇开得车等等好多疑问,孙玉郎也没时间问,看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孙玉郎也是心疼,腿上那疤真没事,以后真会淡化的,真的可以穿裙子的,这些安慰地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蔡晓静已经扑进孙玉郎怀里了。

    “哥哥,快救救毛毛。”蔡晓静哭的真伤心啊。

    孙玉郎一头雾水,毛毛是谁,你弟弟,啊哟,我儿科学经验还是0啊,小孩子生病先去县人民医院的儿科看啊,于是赶紧安慰说:“快带毛毛去医院找医生啊。”

    “医生不给看。”

    孙玉郎火了,什么情况,拒诊,这年头还敢拒诊,什么医生这么牛掰啊,一定要见识见识,你就不怕你拒诊病人家属闹起来你吃不了兜着走。

    蔡勇看女儿说不清楚,接话说:“毛毛是我们家养的金毛,金毛就是一条狗,据说从英国进口的,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胃口一直不好,前面还无缘无故抖起来,我们青山县没有看狗的医院跟医生,小静说你能看,我就带她来找你了。”解释完,蔡勇还给了大金牙一个眼色,大金牙他们赶紧开溜,那个挨孙玉郎第一下伤的最重的小六子也被其他人搀着离开了。

    史珺也没注意流氓们的离开,此刻她也火大呢,这么大了,就这么生猛地扑过来好吗?孙玉郎同学,你是不是可以放手了,没看到小街这里的女的都盯着你们吗。

    孙玉郎注意到流氓走了,不过也管不上了,毛毛不是你弟弟,是条狗啊,我兽医学方面也不会啊,算了,系统,给我开启兽医学经验条。

    “叮”,系统开启了兽医学经验条,孙玉郎点进去一看,喂,系统,你太坑人了吧,只见兽医学经验条下面还有动物解剖学,动物生理学,动物诊断学等等,这太坑人了,系统,你给我解释解释,你把兽医学搞得跟人类医学一样多的经验条,你叫我怎么加经验?我原本打算是浪费100点共用经验值,加下兽医学,先把眼前的小狗毛毛这一关过了先,现在把全部220点全用了也不够啊。后面签到又收货60,所以是220而不是160。

    “孙大少,你可以用给人看病的方式将就一下的。”系统提示道。

    可以将就?你难道不知道人生不可以将就吗?要活的潇洒,活的痛快,怎么可以将就,将就这个字眼是我重生后的孙玉郎会使用的吗?

    “那随便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自动关机了。”系统懒得理会矫情的人。

    “先去看看毛毛吧,”孙玉郎对蔡晓静说,然后又看看自己的山地车,对史珺说:“阿珺,你帮忙把我的车推回我家好吗?”青山县城治安不好,山地车要是丢小街不管,就等于跟小偷说快来偷吧一样。

    史珺才不乐意推车呢,她也说,“我也跟你一起去。”

    “那这自行车怎么办?”

    蔡勇帮忙解决了这个问题,“金大牙,你把这两辆自行车搬到我家去吧。”

    就要脱离视线的大金牙无奈回来,又找个人一起骑车走。孙玉郎跟史珺蔡晓静都上了蔡勇的奥迪车,前往蔡勇家。

    在车上,孙玉郎安抚住蔡晓静之后,又跟系统交流,“为什么我身手这么好了?”

    系统回应:“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已经我猜的原因告诉你了,可能是初次融合的缘故。”

    孙玉郎把自己的疑惑向系统请教:“对了,那天给蔡晓静换药,我发现我手法还是很熟练的,好像这手法没让你给抹去。”

    “消去的是你的纯记忆的知识。动手技能牵涉到肢体,不能全数消除。”

    “十几年积累的知识都被你洗掉了,已经很郁闷了。不过你帮忙分析分析,是不是我的手法技术都还保留着。”

    “嗯,我也跟你说过了,要是你以后重复学习到相关内容,会重新激活你原来的知识的。”

    孙玉郎感慨:“真想早点全部激活啊,毕竟曾经是市一医的第一把刀啊。”

    系统不满地回应:“哼,那些算什么,要是你把经验条加满,甩你前世几条街。”

    蔡勇开车的时候就一直纳闷,这男孩子真令人琢磨不透,居然一个人把金大牙他们都干倒了,不过他已经没有了教训孙玉郎的心思,因为他知道下午误解孙玉郎了,女儿是因为有疤痕才哭,而这伤口处理,他已经仔细请教过县人民医院的汪学武大夫,绝对是高手,处理地很好,既然女儿在操场上摔倒不管孙玉郎的事,其实管自己的事,因为是自己下面的人工作没做好。然后处理伤口又出力帮忙,这就是对女儿有恩,也就是对自己有恩了。不管人家的事,人家还对自己有恩,自己还找流氓去教训人家,这自己不是恩将仇报了吗?不过这事总觉得那么膈应,话说这家伙真没勾搭我女儿吧?

    蔡勇在前排开车,副驾驶最开始坐着蔡晓静,再次上车的时候副驾驶没人,后排坐着三人,孙玉郎先扶得蔡晓静上车,然后史珺上车,启动后,蔡晓静才不管爸爸是否通过后视镜查看呢,就依偎在孙玉郎左肩上。史珺很生气,也不甘示弱,也侧靠在孙玉郎右肩上。孙玉郎忙着跟系统交流。于是在蔡勇通过后视镜看到的是,这坏小子左拥右抱,你把我宝贝女儿放什么地位啊,你们真早恋了,那你就该全心全意对我女儿好,边上这个女的怎么回事?不过再次动用流氓的心思是没有了。

    跟系统交流到最后,孙玉郎还是妥协了,把诊断学加50点,兽医学总纲加10点,好了,共用经验值只有160点了。

    青溪穿青山县城而过,北面是老县城,孙玉郎史珺的家还是有县一中都在老县城,南面是这几年新开发的新区,富人别墅区在南面,开过了青溪大桥,很快到了蔡勇蔡晓静的家,也就是青山县城的富人别墅区中的一幢别墅。

    孙玉郎仔细查看了毛毛的状态,虽然不怎么懂,但很明显看出来这条狗现在有生命威胁,毛毛精神萎靡,肚皮紧紧的,摸一下这狗就“嗷”一下惨叫,嗯,用人类的方式判断小狗的病情,典型的腹部压痛、反跳痛、肌紧张这应该是继发腹膜炎了,加上合并精神症状,看来脓毒血症也很有可能继发了。前面在车里已经抓紧时间询问了病情,前几天不知道什么缘故,食欲突然不振了,然后今天突然病情恶化,必须立即抢救,现在这样没设备没资源肯定是不行的,还是要去县人民医院。

    “蔡叔叔,我们还是赶紧去县人民医院吧。”孙玉郎说。

    “可县人民医院不给狗看病啊。”

    “不是他们看,是我看,借一下他们的设备与资源,这一点蔡叔叔没问题吧。”

    还不等蔡勇回答,晓静妈妈朱苏苏已经按耐不住了,“蔡大胖,你赶紧给你认识的人打电话啊,我们马上就去县医院。”说起来跟毛毛最有感情的其实是朱苏苏了,蔡勇在外面忙生意,女儿读书了,无聊在家的她大部分时间都是与毛毛相依为命,女儿喜欢毛毛,那是女儿放学回家后,自己可是整天陪着的啊,看毛毛现在病的这么重,朱苏苏也懊恼不已,自己什么时候就粗心大意了,怎么就让毛毛得病了,而且前几天毛毛食欲不振自己就该警惕啊,搞成这样,她真的很后悔。

    于是抱上毛毛,大家又往县医院赶去,途中,蔡勇跟县人民医院的一个副院长打了招呼,联系好了医务科长与汪学武外科主治医师,联系医务科长是必要的,到时候借用很多设备,一个医院的实权中层出面是必须的,外科主治医师没有这个面子。至于为什么不联系院长,是因为那院长的颈椎不好,自己都在镇海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呢。

    其实来的时候,孙玉郎已经被左右夹攻搞得有些狼狈,这次去县医院,孙玉郎就坐到了副驾驶,三个女的抱着毛毛坐后排。

    到了县医院,汪学武已经在等待了,这事有点荒t县人民医院是给人看病的,现在怎么能给狗看病呢,不过蔡勇面子大,院子都不说什么,自己就别管了,再说了据说这次蔡勇自己带了医生过来,自己只是打下下手而已。

    看到医生本人,汪学武有点生气,什么医生,一个高中生而已。

    “你好,汪医生。”孙玉郎到了医院,问着空气里弥散着漂白粉的气味,酒精的气味,戊二醛的气味,前世的记忆不由自主地浮上心头,所以此刻他是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附体,对面一个主治医师,一股自然而然的上压下的气势就出来了。

    汪学武很吃惊,这是高中生,这分明就是我们科室的主任啊,于是不由自主地也伸手握手,“你好,你好。”

    “时间紧迫,我们这就开始吧,先抽血,接着马上拍一张腹部平片。”有那50点诊断学经验跟10点兽医学总纲经验,孙玉郎说话有条不紊。

    反正上面就是安排我来打下手,配合蔡勇带来的医生,不管他是主任还是高中生,我就别管那么多了,主动配合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