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抢救毛毛下
    把毛毛的右前肢剃毛抽血,因为是狗,县人民医院的化验室检验师不敢动手,还是孙玉郎自己动手抽的血。孙玉郎的流畅动作让汪学武、检验师、蔡勇、史珺等都惊叹不已,

    “蔡老大,这就是上次给你女儿处理伤口的医生吧。”汪学武在旁边问。

    “应该是吧。”蔡勇判断应该是的。

    血常规化验有机器,把抽出来的血注入抗凝试管里,这检验师倒是会去做的,只是收费难了,因为病人是条狗,没法挂号。不过领导打过招呼了,免费给验吧。

    这边等着血常规报告,那边孙玉郎已经抱着毛毛进放射科拍张腹部平片。跟小孩子不配合,需要大人在里面吃射线一样,孙玉郎抱着毛毛在里面吃射线,蔡晓静被赶出去了,没必要大家都吃射线。

    隔着铅化玻璃,蔡晓静又感动了一回,哥哥真好,又帅,又有爱心,嗯,医学技术也高明。史珺则多感慨了一样,身手也好。

    隔着铅化玻璃的还有蔡勇跟朱苏苏,朱苏苏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这女婿,自己这是第2回看到了,上一回还劝女儿多吃饭,可见心很细,很温柔,这次,又这么有责任心,有爱心,真不错。蔡勇则是郁郁,这男孩好是好,就是花心了一点点,瞧,那边还有个姑娘呢,跟他一起放学,还一起跟着过来。

    拍完片子,也不等洗出来,直接就在x光机配套的电脑上看结果,放射科医生看到外人进操作间,还查看电脑,本来想阻止,但看到汪学武过来说几句话,就不管了,都是医院同事,没必要这么坚持原则。

    孙玉郎一边看片子一边跟汪学武分析病情:“看,小狗胃里面有金属,一圈圈地,应该是个弹簧,不知道这小狗从哪把这弹簧吞进去,弹簧地一头刺破胃壁,继发腹膜炎,必须立刻手术。”

    汪学武好歹也是外科主治医师,孙玉郎分析地他都认可,必要的知识是一通百通的,无论人还是小狗,只是这手术,汪学武决定不了了,这是狗,怎么手术,麻醉怎么办?

    这时候毛毛的血常规报告也出来了,运气不错,白细胞只是高一点,毛毛现在的精神状态也有所好转,看来脓毒血症的诊断应该还不成立,毛毛前面在家里出现精神萎靡应该是饿的,毕竟这几天都没好好进食。

    但是x光片上看到的那个胃里异物必须拿出来,不然脓毒血症还是会发生,到时候毛毛连手术机会都没了,孙玉郎咬咬牙,说:“可以借用一下手术室吗?”

    汪学武请示了医务科长后同意使用一间手术室。

    现在剩下的就是麻醉了,蔡勇请副院长跟医务科长联系所有能联系到的麻醉师,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有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麻醉师,纪泡芙也是个爱狗人士,听说了毛毛的事情后自告奋勇来帮忙。青山县城小,所以纪泡芙麻醉师不到20分钟就赶过来了。但是她一到,说的话就让大家凉了半截:“我还没独自承担过麻醉手术呢,而且我也不会给狗狗做麻醉。”

    “没事,给人怎么做,给狗狗也怎么做,药物剂量根据体重来。”孙玉郎拿系统刚才建议他的话来忽悠纪泡芙。

    “这样可以吗?”纪泡芙将信将疑。

    “都是生命,当然可以了。”孙玉郎必须坚定纪泡芙的信心。

    “好吧,我试试。”

    于是众人开始换衣服进入限制区,蔡勇,朱苏苏,史珺,蔡晓静都进来了,在手术间,这几个从没站着进入手术间的人十分好奇,纪泡芙一句,不要乱碰,就把大家拉回到战战兢兢的状态。

    史珺客串器械护士,蔡晓静客串巡回护士。孙玉郎还跟史珺开玩笑,今天是你当护士的第一天,表现的好,高考志愿就报护理学吧,表现不好就拉到吧。

    史珺回答,让孙玉郎多指导下她,她会努力做好的。

    而蔡晓静这个巡回护士就跟着纪泡芙这个麻醉师吧。

    纪泡芙只会给人气管插管,不会给狗插,孙玉郎不得已,把剩余的160点共用经验值都用了,麻醉学加了100点,外科再加60点,变成167/1000,为了等会清晰认识腹腔内各结构,缩短手术时间,而手术时间缩短了等于麻醉用时减少,有利于纪泡芙这个新手麻醉师的操作,毕竟麻醉时间太长,副作用也多。有了100点麻醉学经验,孙玉郎也可以与纪泡芙配合着来一起给毛毛插管。

    朱苏苏问为什么要把一条塑料管插进毛毛嘴里,看起来这样很痛苦好不好。

    主刀孙玉郎回到:“必须插,或者我们可以冒险,赌毛毛等会气管里面分泌物不多,不会窒息,但我们赌不起,因为风险太高了。”

    朱苏苏也不懂这些,但她的工作很重要,她要安慰毛毛配合治疗,毛毛最听她的话了。在朱苏苏的安慰下,金毛犬毛毛的肚子上的毛被剃个精光,接着把毛毛抽过血的右前肢那打上点滴,狗狗的脖子活动比人类多,颈部肌肉发达,所以阿托品这些药物就打在脖子肌肉里。之后在朱苏苏的安慰下,纪泡芙给毛毛的静脉里推注短期麻醉药跟肌松药,因为毛毛有30公斤重,药物根据体重计算。然后毛毛就被麻翻了,之后纪泡芙在孙玉郎的指导下,给毛毛做了气管插管,之后根据体重,毛毛只需要麻醉维持药丙泊酚3ml就行,正好别的手术室有用剩的丙泊酚,就直接拿来用了。

    然后主刀孙玉郎前去洗手,已经洗完手的汪学武带着史珺给毛毛消毒辅巾,然后主刀孙玉郎也回来开始正式开始,切皮,进腹,孙玉郎的动作流利又干脆,毫不拖泥带水,汪学武暗暗佩服,自己动手也绝对没这么高明。

    打开腹腔后,探查胃壁,可以看到一个金属丝已经穿透毛毛的胃壁,情形已经非常危险,如果孙玉郎不坚持手术,毛毛的狗命肯定不保了。

    把已经发炎的胃壁切除,连带那个金属异物一起取出,孙玉郎示意巡回护士更换手术器械。

    “为什么要换啊?”蔡晓静好奇地问。

    汪学武帮孙玉郎回答了:“因为胃里面的空间对于腹腔就是外界啊,里面都是细菌,我们必须确保无菌操作。所以接触过外界的器械,已经不能再在腹腔内施展了。”

    “哦,原来如此。”蔡晓静似懂非懂。

    而史珺刚才也不懂,现在有点小高兴,自己毕竟没有问出口,没有出糗。不过孙玉郎就太不给自己面子了,这家伙下面居然说:“史珺,你也懂了吗?不懂一定要问,医学是性命相关的学问,机器零件你做坏了随便换一个,但身体零件就不是随便换的,你若不懂一定要彻底弄懂,这不是开玩笑。”

    “嗯,玉郎,我懂了,刚才对不起,我也应该主动问的。”

    之后逐层关腹,麻醉师纪泡芙问客串巡回护士蔡晓静,针头纱布都点清了吗?

    客串巡回护士蔡晓静一点就通,也是有模有样的点起器械来,针头对的,血管钳对的,纱布不对,16块纱布少一块。

    什么,纱布少一块,这问题大了,要是把一块纱布遗漏在毛毛体内,毛毛以后还要遭罪。

    于是主刀孙玉郎与助手洗手护士三人又认真看了一下手术面,没有啊,孙玉郎虽然很自信,但医学容不得大意,他还是老老实实地看了一遍,没有,没有遗漏。

    那边纪泡芙与蔡晓静已经开始点第三遍了,15,就是15,还是少一块。

    “老蔡,你手里拿的什么?”朱苏苏的话引起大家注意。

    “什么,一块纱布啊,我刚才紧张的满头是汗,所以拿块纱布擦擦汗。”蔡勇满不在乎地回答。

    操啊,别人坑爹,你爹坑女儿啊,众人一阵无语,蔡晓静郁闷极了,不过她很有职业操守,不忘回答一句:“报告,纱布16,数量正确。”

    “嗯,下面开始关腹。”主刀下命令了,按正常流程,都要说一声,给大家一个提醒。

    手术做完,抽掉固定气管插管的气囊里的空气,拔除气管插管,手术终于圆满成功了。

    大家都很开心,但没人给蔡勇好脸色,虽然这位在手术室外最有权势,但你在手术室内是犯了大错的。

    看着纱布就两块有血浸湿,可见术中失血不超过20ml,换自己来,200ml都是少的,汪学武也是对孙玉郎彻底佩服,这位高中生高人啊。“阿郎,你真厉害,真看不出你还是个高中生。”

    “多亏前辈在一旁指导。”再世为人的孙玉郎彻底改变,知道花花轿子人抬人的处世之道,过分自大摆谱,会让自己的人生之路越走越窄,哪怕自己拥有最强的现代医学系统也是白搭,而既然自己拥有了这一神器,就要做出些什么才不能辜负这一切。

    “玉郎,我刚刚表现如何?”史珺很想知道自己在孙玉郎心里的评分。

    没等孙玉郎回答,又一个声音冒出来:“哥哥,我前面做的还行吗?”

    头大啊,系统,我该怎么办。系统表示他也没经验,无法帮忙。

    而朱苏苏现在正揪着老蔡的耳朵数落呢:“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丢人现眼啊,拿纱布擦汗,你怎么想得到?你差点害死毛毛好不好。”

    “疼,轻点,老婆我错了。”

    之后汪学武跟副院长雷毅及医务科长贺邈汇报时,两人都不信,哪怕汪学武再三表示,两人也是将信将疑,一个高中生,怎么可能?应该是跟你汪学武有瓜葛,读个医专三年之后想进医院,所以现在埋个伏笔。

    而纪泡芙则在民间对孙玉郎做了广泛散播,尤其汪星人中间。“我跟你们说,那孙玉郎真厉害,家里肯定是祖传兽医。以后你们的狗狗病了,就找他,准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