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难道要当一个兽医
    毛毛作为一条纯正的英国金毛犬,生命力还是挺强的,术后打了3天点滴,之后恢复的不错,孙玉郎也去看了几次,告诉朱苏苏:“阿姨,如果你发现毛毛去啃不该啃的东西,就直接打它,让它产生畏惧,这叫惩戒疗法,也是为了它好,这样以后它就不敢再去吞食弹簧这种东西了。”

    “好,这次谢谢阿郎你了啊。”朱苏苏由衷感谢。

    得到狗主人的赞同,系统提示孙玉郎获得200点共用经验值,外科学经验值因为实践增加了50,并且激活以前记忆获得20,现在为237/1000经验值,麻醉学因为实践增加了50,现在150。“这么好,系统你这次很大方啊。”

    “第一次挽救生命,奖励自然要多一点。”

    “总之谢了啊。”

    而得知孙玉郎来自己家,蔡晓静就在自己房间里各种打扮,她妈妈在外面喊:“还不出来,阿郎要走了啊。”

    “啊,我马上就好。”

    出现在孙玉郎面前的是如此一个清新脱俗的小姑娘,穿着蓝白相间碎花连衣裙,扎着一对黝黑的麻花辫,“哥哥,你来了啊。”

    “嗯,来看看毛毛,不过挺好的,恢复得不错。”

    蔡晓静红着脸,细声说:“没事也可以来看晓静的,我一直都在,等,你。”

    朱苏苏端着切好的苹果过来:“阿郎,快去洗洗手,来吃苹果吧。”

    妈妈真可恶,蔡晓静如此想着。

    “谢谢阿姨,”在蔡晓静逗留一会,孙玉郎马上回家了,要抓紧时间抄习题,高考就不到20天了。

    骑车经过清溪大桥,返回旧县城的时候,大金牙又带着人堵自己了。怎么这大金牙很欠揍的吗?

    大金牙一伙一看又是这位主,小腿肚直哆嗦,这位拦不得啊。

    不过这次的正主显然不知道大金牙跟这位高中小爷之间的恩怨情仇。

    话要从两个方面说起,一个方面不知道要感谢纪泡芙还是埋怨纪泡芙,你也太大力吹捧孙玉郎了,搞得小小的青山县养狗的对孙玉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第二个方面是这次指使金大牙拦路的主使人说起,这家伙是个官二代。爸爸是前县长现县人大主任路育良,这位正主叫路蔓瓜,据说是顺蔓摸瓜的意思,不过在青山县的官二代富二代圈子里喊他呆瓜。他之所以要堵孙玉郎是因为他养的狗奄奄一息了。

    路蔓瓜养了一条藏獒,这种烈性犬是不能饲养的,但路蔓瓜有背景,养了也没人查他。2天前路蔓瓜在清溪边遛狗的时候,那藏獒突然发狂,冲向在江边散步的一对老年夫妻,张口就咬啊。看来这路蔓瓜养的狗血统很有问题,据传说纯藏獒是不会发狂的。

    恰巧那对老年夫妻的儿子,在yn禁毒总队担任教官的儿子就在身边。估计老年夫妻之所以会来江边散步与儿子回家探亲也有关系,儿子回家探亲,陪儿子出去走走,反正不管怎么说吧,这凶狗扑向老人的时候,老人的儿子在身边,而且会武艺。

    余志强看到有狗发狂,扑向自己父母,大惊失色,赶紧把刚刚去小摊贩上买的青山梨丢了,一个箭步上前,对着那凶狗的肚子就是一脚,正中这凶狗肚子,一下就把这狗踢翻,然后余志强上去狠狠补了两脚,让那凶狗彻底失去行凶的能力。

    如果成年藏獒,余志强可能还对付不了或者说没这么轻松对付,不过路蔓瓜的这条狗刚养,未成年。同时也说明他这狗血统真心有问题,未成年就对人发狂了。

    于是这狗自然奄奄一息了,路蔓瓜遛狗行凶也好不到哪里去,据说好巧不巧的,市电视台正好有记者在边上,于是当天的镇海市晚间新闻就出现了富人纵狗行凶,咬伤部队官兵家属的新闻。

    路蔓瓜又惹祸了,他爸县人大主任路育良又要四处灭火。不过没心没肺的路蔓瓜还心疼他的狗呢,听说县城出了一个神兽医,于是就带人来堵人了。

    “滚开”,流氓恶霸居然还敢来惹自己,孙玉郎一肚子火,我看起来这么好欺负?

    大金牙立即滚开了,其实是闪身往边上躲,让出道路,这位主挡不得。

    “金大牙,你怎么回事,把人给我拦住啊。”路蔓瓜显然不懂状况,同时他又很不满。

    金大牙怎么敢拦,看金大牙那窝囊废样子,路蔓瓜自己出手了,伸手就抓向孙玉郎的车把。

    孙玉郎看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伸手一推,早已被酒色掏空的路蔓瓜哪经得起孙玉郎这一推,直接就倒了,而且顺着路坡从非机动车车道往青溪边的步行景观道滚下。

    哎呦,不好,手劲大了,惹祸了。孙玉郎心里想到。就算这流氓如何不对,大路上拦截自己,但如果他这一摔,要是摔出个好歹来,肯定讹上自己,正当防卫?结合两世记忆,自己再怎么说也是防卫过当了。于是赶紧对大金牙说:“看着车。”下车下坡看那流氓去了。

    大金牙他们面面相觑,好嘛,又看车了,咱以后别当混混了,改行替人看车好不好。

    那路蔓瓜看来没有什么事,就蹭破一些皮,看孙玉郎跳下步行道,也不起来了,直接就抱着孙玉郎的大腿哭诉:“求求你,救救大虎吧,求求你。”

    看到这么狗血剧情,边上顿时有不少人围观起来,还有人碎言碎语,“这不就是前天纵狗行凶的官二代吗,”“这人今天闹哪一出,”“今天狗不咬人,人咬人?”路蔓瓜抱着孙玉郎大腿的样子倒也跟他要咬孙玉郎有点像。

    孙玉郎只是好像听过这么个新闻,他妈看电视的时候唠叨了一句,现在当官的真混蛋。毕竟要高考了,谁还有空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听到众人议论,有点明白过来,敢情这就是一个混蛋啊,纵狗行凶,现在还要自己去救一条咬人的狗,这混蛋的脑子太秀逗了。

    不过在青溪景观道上这么闹也不好啊,现在傍晚时分,很多青山人都开始在青溪边散步,自己可不想上新闻啊。

    于是只好妥协,“去看看吧”。

    接着又回到青溪南岸的一个高档小区,现在在青山县,你成不成功看住哪,要是还住老县城,再怎么吹也没人信你赚到大钱,如果住到南岸高档小区或别墅,嗯,你家发达了,什么,你还欠别人很多钱,不信,都住南岸了,怎么可能会穷。

    在路育良家,路蔓瓜的妹妹路青青正在照顾这条藏獒,本来她爸要取名叫路青藤的,但她妈死活不让,儿子名字够难听了,女儿再怎么难听直接去死了,最后妥协青青,这还行,很适合女娃。

    小狗刚出生时抱来,因为小狗,哥哥也很少去酒吧ktv乱来了,谁知怎么遛个狗就溜出这么大祸事呢。路青青自己也对小狗很有感情,不过她也隐约知道这小狗越来越大,已经不适合家养了。

    路育良已经下班回家,退居二线之后,他也只想安度晚年,就是自己这不成器的儿子是他最大的心事,现在又惹出纵狗咬伤部队家属,自己又是上门道歉又是赔偿医疗费,这老脸都丢光了。

    路蔓瓜带着孙玉郎进入院子,路青青很好奇,自己哥哥什么时候结交了这么一个看起来不错的人物了,英姿飒爽,玉树临风,比以前那些狐朋狗友好多了。

    “你是?”路青青问道。

    “妹妹,他是神医孙玉郎,我请来给大虎看病的。”路蔓瓜抢先回答。

    路蔓瓜的衬衫也破了,皮也破了,不过他现在模样虽然狼狈,精神却不错。

    路育良站着屋里面隔着玻璃往外看,自己儿子带回一个高中生,什么情况,看看再说。

    孙玉郎仔细检查了这条狗的伤势,精神萎靡,腹部鼓起,触痛,反跳痛明显,结合那一脚伤势,他判断应该是脾破裂,摇摇头,对路蔓瓜及边上的路青青说:“应该是脾破裂,不行了,对它实行人道主义处理吧。”

    听到神医下的结论,兄妹二人截然不同,路青青只是更伤心了,而路蔓瓜则又显露他的纨绔本色:“你什么神医,我告诉你,你必须看好,不然我让你给大虎陪葬。”

    有病吧,人给狗陪葬,难怪会上新闻,跟白痴无法交流,孙玉郎丢下一句“我回去了。”转身就走,要是这狗刚受伤时,立即手术抢救,还有机会,现在真是回天乏术,自己的兽医学经验值也太低了,实在帮不了。

    看孙玉郎要走,白痴路蔓瓜又出来阻拦,孙玉郎轻轻一推,路蔓瓜直接坐到地上了。

    “哥哥,你没事吧,”路青青很爱他哥哥,虽然自己哥哥很混蛋,爸爸老是为他伤心,快30了也结不了婚,但她一直相信自己哥哥会改好的。接着对孙玉郎说:“你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路上拦截,抱大腿哭诉,现在要走了还不给走,你当你是古代皇帝?孙玉郎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辜,继续出门回家。

    路蔓瓜还想爬起来阻拦,他爸爸威严的声音从屋里传来,“瓜瓜,你进来一下。”接着又是一句,“青青,你送送这位小伙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