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生存还是尊严
    路青青送孙玉郎离开小区,在路上,孙玉郎有点犯花痴了。好像,真的好像,跟吴媚好好像啊。吴媚好是他前世的老婆,可以说是孙玉郎生命力最珍贵的人了,嗯,他很不孝,离开青山去了云江,就没怎么回家,陪着他的当然只有老婆吴媚好了。

    “老婆,岳父怎么给你起了这么奇怪的一个名字啊。”

    “奇怪吗?不会啊。”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你的名字里有一首古诗词。”

    “老公你真聪明。我很小的时候就会背这首清平乐了,因为爸爸说这是我名字的出处。”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与你慢慢变老。老婆,这首歌与这首诗词很接近。”

    “嗯,很好听的歌。”

    “老婆,我爱你,我们一起慢慢变老,最后变成清平乐里面的翁媪好不好。”

    路青青很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真是神兽医吗?虽然大家都那样传,不过现在这个样子十足的一个白痴,“喂,喂!”

    孙玉郎正沉浸在前世的回忆之中,突然听到身边有人喂喂的叫,啊,怎么回事,哦,我重生了,现在在青山,我18岁,眼前的人不是老婆,“啊,对不起,我走神了。”

    “走神了?想什么呢?大男孩神医。”

    “想我老婆了。”

    “什么,你才多大,这么点大就整天老公老婆,现在的高中生啊。”路青青表示非常鄙夷这种早恋现象。

    “哦,对不起,我又想叉了。”

    “嗯,没事,前面就是江南大道了,对了,你怎么回去,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不用,我有车。”

    孙玉郎当然有车,大金牙推着他的山地车还在小区门口等他呢。

    看着孙玉郎果然有车,嗯,骑上了一辆山地车,路青青跟他挥挥手,“再见,大男孩神医。”虽然孙玉郎没帮上忙,但毕竟也好心跑了一趟。

    路家客厅,路育良正在教训儿子瓜瓜,前面一通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懂点事了之类的老经常谈之后,路育良话题一转,说:“瓜瓜,以后你多跟刚才那个男孩子处朋友,打好关系。”

    “为什么,爸爸?”

    “记得爸爸每年都带你去拜年的江伯伯吗?”

    “记得,江伯伯后来退二线了,然后爸爸你也去人大了。”

    “你爸爸这辈子没什么成就,就是会看人,当年大家都不看好你江伯伯,说你江伯伯在青山县胡搞乱来,我就认准了江伯伯一定能鲤鱼化龙,就跟着你江伯伯干,后来果然大环境变了,你江伯伯的坚持是对的,你爸爸我的坚持也是对的,江伯伯一路青云直上,你爸爸我也从一个小科员变成了一县之长。”

    “嗯,这事爸爸你跟我说过多次了。”

    “所以我现在跟你说,那个男孩子将来肯定成就非凡,你现在起就多靠拢他,而不要跟你那些狐朋狗友纠缠了。”

    “爸爸你不是为了让我不跟海大少他们来往而特意编出这个吧。”

    哎呦,路蔓瓜发出惨叫,路育良从淳淳教导又变成大棒出孝子了,“我编什么啊我编,为了你,我费多少心,昨天跟人道歉,我老脸都不要了。”

    今天如果就去蔡晓静家,回家不会很晚,现在又来回折腾一下,回家已经偏晚了,太阳已经下山,解放大街有路灯亮起,小街没有路灯,不过小街的店面都有红色紫色日光灯亮起,看清路面还是没问题的。

    看着孙玉郎骑车经过,还没招揽到生意的姐妹们对着孙玉郎就是一阵莺歌燕语,“小弟弟,过来玩嘛。”“小兄弟,不要急着回家嘛,进来玩一会吧。”

    孙玉郎快速骑车驶过,高考临近,时间不多,要赶紧努力抄题,有这个逆天系统,这一世说不得可以考上协和的7年制本硕连读,再不济前世的云江省医科大也要考上。

    回到家,扒了几口饭,进了自己屋子,孙玉郎又忍不住思念前世的爱人,接着莎翁的生存还是毁灭又涌上孙玉郎的脑海,很明显,孙玉郎并没有彻底毁灭黑恶势力,虽然朱大通下台了,但还有很多朱大通依然存在,倒是自己反而重生了。不过赶紧抄题吧,别瞎想了,再不努力,自己又要被毁灭一次了。

    终于到了高考,孙玉郎五科经验值都在以上了,后面抄的题目都是重复的了,抄重复的也不加经验值,毕竟这些抄了一次就记住了。青山县城里能找到的教辅书都抄遍了,下面就看天意吧。哎,过了18年,自己居然回忆不起当年的高考题目,不过貌似大多数人都不能回忆起,嗯,谁没事记这个啊,除了老师。

    孙玉郎又签到获得了180点共用经验值,现在有380点共用经验值,都没加,因为如果终极目标是治愈晚期恶性肿瘤的话,有太多经验条等着呢。

    七月的山城额外的酷热,高三学子们面临着他们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

    史珺问:“玉郎,你要报考什么学校?”

    孙玉郎感觉到现代医学系统又在边上虎视眈眈,说:“我报考医学类是肯定的,我应该会报考云江省医科大,如果考得很好,我可能也会报协和的本硕连读。”

    “那我报考镇海市的大专护理学专业吧,到时候你当医生,我还是给你当器械护士。”史珺在那次抢救毛毛的过程中,也爱上了这个挽救生命得意满满的职业,当然,她似乎没对是不是很辛苦考虑太多,不过就算很辛苦,有玉郎在身边,也不苦。

    “别,你第一志愿就报云江省医科大的护理本科专业,当时候我们一起去云江上大学。”

    啊,一起上同一间大学,想想就很美,我一定认真考,史珺暗自努力。

    “哎,我苦也,本科难啊。”胖子郭进读书不用功,临考郁闷了。

    “天生我材必有用,郭进,你行的,别灰心,什么都可以。”孙玉郎鼓励死党同桌,同时也想想,郭进前世去卖童鞋,这一世既然我又来了,该怎么帮呢,帮他做一个大童鞋批发商还是另外换个行业呢,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死胖子,我们兄弟谁跟谁呀。

    班主任张诚老师倒是对孙玉郎以及其他孩子们信心满满,他守在青山二中门口,嗯,他们班绝大多数同学都在这个考点,看着老师微笑地目送自己进场,大家不由自主地都放松下来,不要紧张,把自己学到的都发挥出来就行。

    第一门语文,下面数学,物理,化学,英语,两天半,终于考完,死记硬背果然不行,今年多了很多新题型,看来自己的本硕连读考不上了,不过云江省医科大应该没问题,孙玉郎对自己评价一般满意,而不是十分满意。

    班主任张诚老师还提着一个热水壶,给大家倒伏茶解暑,孙玉郎脑瓜子亮出一个电灯泡,我怎么把这个忘了。

    “系统系统。”

    “什么事啊,天这么热,困死了。”

    “你也会中暑吗?”

    “拜托,是你要中暑了,我住在你的大脑里,你说会不会连累我。”

    “啊,我先到树底下喝杯伏茶。”孙玉郎咕咚一声,咽下一口伏茶,用白茅根,金银花,野菊花等煎制的张诚牌爱心伏茶一入口,顿时抵消了炎炎酷暑。“怎么样,感觉如何。”

    “你自己都感觉美好了,我当然也一样了。”

    “现代医学系统里面有没有草药部分的内容。”

    “有的啊。”

    孙玉郎大呼小叫:“什么,现代医学系统里面,还有草药,老兄,拜托是现代,现代,不是古代不是近代。”

    系统满是鄙夷:“中医学中草药学当然也是现代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治疗疟疾的青蒿素,治疗流感的达菲等等都是用中草药研制,更别提很多中医验方了。中医西医,共同融合,形成现代医学的架构,所以拜托你以后不要再人为的制造对立面了。”

    “切,说那么多,其实就是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呗。”孙玉郎停一会,又想到一些,问:“有没有什么真气,比如先天真气啊纯阳真气啊什么的,用针灸导入,包治百病呢?”

    “你想多了。”

    “哦,哦,言归正传,我想这个暑假里去学一下草药学,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艺多不压身。”

    “你也这样觉得啊,我只是突然想到,深入领悟草药学之后,自己研发一种伏茶配方,推广出去,肯定不错。”

    “挺好的,你可以试试。”

    “那你给些经验值呗。”

    “没有。”

    “我喝了一大口伏茶,让你爽了那么久。你居然说没有。”

    “就是没有,你不要老是想着不劳而获啦。”

    “小气鬼,喝凉水。”

    虽然从系统那没有骗到经验值,但孙玉郎还是很开心,一是高考结束,无论如何,解放了,二是,自己有了短期奋斗目标,研发一种经济实效的伏茶配方,跟前世一样的一些饮料集团一样,推出一种伏茶,嗯,交给死胖子郭进,这样他以后就不用辛苦卖童鞋了,也可以帮自己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因为他又想起吴媚好了,前世吴媚好是云江大厦商场的售货小姐,负责名牌女鞋销售,生存还是尊严,他有一次去看老婆,看着老婆跪着给一个阔太太试鞋,他就很生气,倒是老婆安慰她,跪着没有其他含义,只是客人试鞋更方便,客人鞋试得满意,就会买走,这样我的提成也高,我们的小家生活也会更美好。

    小街的站街女,某种程度道理是一样的,生存还是尊严,只是这尊严卖的更直接,更廉价。

    这一世,既然重生,必要的资源还是要有,钱不是万能的,但也是万万不能没有的,要是稍微富裕一点,媚好她就不用再去卖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