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棉花糖很好吃
    吃完饭,孙玉郎史珺两人要出去走一走,史珺妈妈毛玉茹也没反对,两个孩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加上孙史两家也互相知根知底,顺其自然吧。

    没有再沿着小街散步,小街风气不好。两人穿过一条窄巷子到解放大街上逛。没走两步,好巧不巧地,撞到了孙玉郎爸爸孙成刚。

    “啊,爸,你怎么在这里?”孙玉郎总有一种被当场抓住的感觉,觉得很不好意思。

    “孙叔叔好。”史珺也很有礼貌。

    孙成刚微笑地看着他们,说:“正想回家给你个惊喜呢,碰到了就给你吧。”说着递给孙玉郎一个塑料袋。

    孙玉郎疑惑地接过塑料袋,袋子里有一个盒子,上面有摩托罗拉的商标,啊,手机,孙玉郎非常开心,前世大学毕业孙玉郎都没有手机,参加工作后才买了。

    然后孙玉郎很开心地打开盒子,不对,手机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眼前这东西不是记忆里手机的长条形,而是一个接近正方形的长方形,随后,孙玉郎大叫:“爸,你怎么给我买了一个传呼机啊。”

    “开心吧,我就知道你小子拿到这个肯定开心得不得了。”孙成刚看着儿子大叫,很满意儿子的惊奇,听张老师说,玉郎高考考得不错,所以买个礼物送他,就知道他会满意。

    “爸,这东西能不能退掉啊。”孙玉郎喏喏地说着。马上要淘汰的东西,居然还花钱去买,为什么就不能直接买个手机。

    “啥,退掉?退什么退,没事,你不用为爸爸妈妈担心,你就安心继续读大学,家里有我们。”老爸的思维还一贯地以为儿子这是心疼钱,想为家里省钱。

    老爸我是心疼钱,但是是心疼冤枉钱好不好,但看着爸爸慈爱的微笑,孙玉郎又不能继续拒绝下去了,这呼机几百块加入网费月租费什么的,估计六七百块总要的,哎,算了,“爸,你真好,我很喜欢。”

    “玉郎,你爸对你真好,呼机都给你买了,我看看,哇,还是最新式的摩托罗拉汉字寻呼机。”史珺很羡慕。孙玉郎在学校里就是天之骄子这样的存在,成绩好不用说,山地车也是最早拥有的那一批,爸爸在供销社当经理就是好。

    拿着呼机,告别爸爸,两人继续逛,史珺还特意试验了一下,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拨了传呼号,电话那端传来一位漂亮姐姐的甜美声音:“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请告诉机主,我喜欢他。”一说完,脸一红,史珺直接把电话挂了,丫头太紧张忘了把信息说全。

    然后孙玉郎那边就滴滴响起提示音,孙玉郎拿起呼机一看,显示屏上显示“我喜欢你”,没头没尾。

    “玉郎,你那显示信息了吗?”

    “啊,显示了,没头没尾,不知道是谁,难道老爸买的寻呼号以前有人用过?”孙玉郎如实回答。

    “啊,有人用过,我看看,”史珺接过呼机,按下箭头键,把信息调出来,我喜欢你,四个字,那位姐姐也真是,怎么不告诉他名字呢,没头没尾的。

    “没事,我回拨下这个电话,看看谁刚才呼我。”孙玉郎走到公用电话亭准备回拨电话。

    “不用了,走啦,走,走。”脸红的猴屁股是的的小姑娘连忙拉起孙玉郎就走。

    “啊,不要这么急。别拉,别拉,我自己走。”

    呼机有呼机的好处,大哥大有大哥大的好处,可惜很快这两个就要合二为一了,生产商还是这个摩托罗拉,这个钱与自己无关,孙玉郎继续跟史珺享受午后的甜美时光,一边逛,一边乱想。

    “棉花糖,玉郎,棉花糖。”

    那就买呗,“要几块钱的,小的一块,大的两块。”

    “大的来一根吧。”孙玉郎掏钱,掏出两张一块钱纸币,现在没有微信也没有支付宝,以后这些小摊也都会挂着二维码收钱。

    拿到棉花糖,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啃掉白白的云絮,很久没吃过棉花糖了,孙玉郎有点走神,哎,怎么软软地,棉花糖呢,原来两人不小心嘴碰嘴了,那棉花糖已经被舔的只剩下竹签了。

    “玉郎。我。”

    嗯,那就再亲一口吧。

    正当两人忘我接吻时,风气还不是很开放的青山县,解放大街的街头有人嘀嘀咕咕了,“快来看,有人当街打kiss。”“还是两个学生。”“跟香港电视剧里面一模一样。”

    “啊”听到闲言闲语的史珺连忙推开孙玉郎。孙玉郎赶紧拉走史珺跑远,跑了一段路,又忽然停下,“我们跑什么呀。”

    “跑的累死了,口有点渴。”史珺说到,可不是吗,吃了那么多糖,又马上跑步,能不渴吗?

    “我去买矿泉水。”正巧,看到前面有个超市,于是两人进去拿了两瓶矿泉水开始排队,准备付钱。

    “你好,没零钱了,果冻拿几个吧。”在孙玉郎与史珺前面前面是一位抱着一个两岁左右大小的男孩的妇女,她也刚买了东西在付账,那收银员对那位妇女说。

    “我说你们超市怎么回事,每次都不准备零钱,算了算了,我还有事急着回家,果冻就果冻吧。”妇女显然很不满。

    孙玉郎想着再过十几年,大家都扫码付钱,几分钱都能给,果然科技带来便利啊。

    孙玉郎史珺付完钱走出超市,看到那妇女神色慌张,抱着那男孩子惊慌地叫:“小飞,小飞,怎么了,你怎么了。”

    孙玉郎看到男孩子面色发绀,口唇青紫,再看到地上有一个剥开的果冻塑料壳,暗道,不好。赶紧冲上去,把男孩从那妇女手中接过,妇女此时六神无主,任由孙玉郎把男孩接过。

    孙玉郎半跪下着,把男孩面朝下,头往下往前倾,右手掐着颞关节让男孩张嘴,左手用力拍打男孩背部。

    这时候,边上已经围过来不少人了,大家都开始指指点点,而孩子母亲开始嚎啕大哭。

    孙玉郎没有拍出一点果冻,这东西太黏了,怎么办。

    孙玉郎把孩子翻过来,用手指在剑突下重压了几次,还是无效。

    必须争分夺秒,什么打120等救护车,都是废话,这种情况,120来了就是收尸。

    那个卖棉花糖的小贩也在看热闹,孙玉郎对史珺喊道:“快去超市给我拿硬吸管。”

    史珺跟孙玉郎合作过一次手术,中间递血管钳递拉钩,也算学到一点经验,此时,大脑没有任何想法,下意识地冲进超市,不管什么硬吸管软吸管统统抓了一把出来。

    而孙玉郎已经一个箭步到棉花糖小贩拿,抽过一把竹签,挑了一根削得最好没有毛刺的,左手摸了一下男孩颈部,准确找到环甲膜,右手立即用竹签刺了下去。

    边上众人看到这种情景,哇地尖叫,实在没见过这么凶狠残暴的局面啊,那孩子母亲似乎有点回过神来,看到孙玉郎用竹签刺她儿子,慌忙尖叫:“啊,你干什么,杀人啦。”

    已经没空跟无知村妇纠缠了。孙玉郎流利地拔出竹签,此时史珺已经捧着一把吸管过来了,从中挑了个硬吸管,通过竹签造成的创口插入气管。小男孩急促的呼吸声响起,乌青的脸庞开始转红,孙玉郎稍稍有点放下心来。

    “120打了没有。”孙玉郎朝围观群众喊道。

    “打了,说马上过来了。”青山好人多,有个热心人回答道。

    那孩子母亲还在啜泣。过了20分钟左右,急救车来到,提着抢救箱的120急救人员过来,人群连忙分开一条通道。

    “什么情况,孩子被果冻卡住了?”急救人员问,不过在他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一个大男孩,抱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的脖子上有血迹,插着一根塑料吸管。

    “喉镜。”孙玉郎命令道。

    “啊,在这里。”青山县120急救站的医生有点被镇住了。

    打开急救箱里面的气管插管盒子,孙玉郎对史珺说:“扶着孩子。”然后史珺跟孙玉郎前面一样,半跪着,把孩子放在大腿上,扶着孩子。

    孙玉郎,用手捏着孩子颞关节,张口孩子的嘴,伸入喉镜,压住舌根,看到一大块粉色的果冻堵在那,“镊子。”

    120医生立即配合地把镊子递过去,孙玉郎用镊子把果冻夹出来。围观群众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然后把孩子交给120医生,医生带着孩子跟孩子母亲上车往医院赶去。

    孙玉郎拉着史珺准备离开,大家都对他们两个竖起大拇指,“好样的。”“干的漂亮。”“郎才女貌啊。”“真般配。”“好一对英雄侠侣。”

    不行了,快走把,再不走我就变成独臂了。孙玉郎小声嘀咕。

    “啊,玉郎,什么独臂。”

    “你没事,你是小龙女,过18年也不老。”

    “玉郎,我发现你变了。”

    “什么变了?”

    “你爱贫嘴了,以前你从来不开这些玩笑,也不会对我那样。”

    “我对你哪样?”

    “就是棉花糖,不说了,不理你了。”

    系统提示孙玉郎,获得急诊医学100点经验值,500点共用经验值。

    “为什么这么多啊,系统。”

    “因为这是你第一次挽救人的生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