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青山县理科状元
    今天逛街事真多,遇到了爸爸,遇到了突发情况,孙玉郎把呼机送给史珺。

    “玉郎,这是你爸爸买给你的。”史珺推辞,但态度不是很坚决,看得出,她也想要。

    “没事,我的就是你的。”开心就好,别说一个呼机了,以前周幽王还烽火戏诸侯呢。

    “玉郎,你真好。”

    中饭两人在史家吃,晚饭两人就到孙家吃了。孙爸爸孙成刚虽然疑惑怎么呼机到了史珺的腰上,但也没说什么。妈妈林凤英则是根本不知道呼机的事情,不过她也一直有收了这个儿媳妇的想法,就算知道也不会反对。

    菜比史家要丰盛,孙爸爸这个供销社经理看来油水还是很足的。史珺在,则自然成了主角,爸爸妈妈都给史珺夹菜,史珺也很开心,很享受这种公主待遇。

    吃完饭,孙玉郎被逼送人回家,其实也应该,小街的治安是越来越差了,一个女生的确也危险,所以这个角度来说,社会底层的站街女并不值得同情,因为她们是滋生罪恶的土壤,黄赌毒,黄这块的原始积累就有站街女的贡献,毕竟罪恶分子也需要吃饭不是。这也是为什么南岸是高档人住的地区的道理所在,法律规定人人平等,但事实上并不平等,南岸,站街女无法立足,你敢站一个试试,分分钟被驱赶,分分钟被送进拘留所,尘土都被清扫了,地面自然干净,于是南岸治安明显好于北岸老县城,更别提老县城小街这种街区了。

    史珺一回到家,就赶紧拿起电话给谢芳打了个电话,告诉谢芳自己有呼机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呼她,也可以直接留言给她,因为她这个是汉显呼机。电话声音里谢芳明显嫉妒,史珺是这样认为的,她很得意,很享受这种比别人优越的感觉。

    打完电话,史珺就躲回自己屋子,她不喜欢看到妈妈长吁短叹地表情,与爸爸无奈的样子。在自己房间,她爱不释手地摆弄呼机,呼机屏幕自动暗了,她按键点亮屏幕,暗了,又再点亮,看着上面的我喜欢你四个字,她心里就洋溢着幸福。孙玉郎送的呼机上有这4个字,应该就是玉郎的心声,啊,好像是自己呼进去的,不,不,玉郎看到了的,他没删除这4个字,就是玉郎对自己表白来着,玉郎也喜欢自己,嗯,就是这样。最后史珺就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了,现在知道传呼号的就2个人,一个玉郎,一个谢芳,怎么玉郎不给自己发个传呼呢,真是的,气人。

    蔡晓静已经放假2周了,教室要腾空做高考考点,所以她们高一高二的老早就放假了,现在是哥哥高考的关键时刻,所以她也忍着不去打扰哥哥,昨天终于结束了,今天中午自己就去找哥哥,带着毛毛一起去的,结果哥哥不在家,阿姨说哥哥出去了,郁闷,无比郁闷。

    第二天的镇海日报、晚报、侨乡报都登了一个少年机智抢救一个吃果冻窒息小男孩的事件,镇海人民广播电台及镇海电视台也分别由新闻主持人播报相关事件,只是当时场面混乱,当事人母子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没人询问少年姓名,住址,联系方式,最后各新闻媒体只得以机智少年来代称这位少年英雄。这个事情一时间也成了镇海市及青山县的热门话题。

    我们的当事人,少年英雄孙玉郎与史珺已经顾不上这个了,高考估分之后就是填报志愿,这很关键,与后几年不同,2000年云江省还是先估分,后报志愿,最后得知成绩,这样如果估分严重偏差的同学会很吃亏,比如你低分高估,就可能高考落榜,而高分低估,就可能失去与名校牵手的机会,迁就在一所二流大学。前世是高考提前到6月份,给招生留足足够时间后,才逐渐改为先知道分数,再填报志愿的,而不用考生估分了。

    孙玉郎就高分低估了,他觉得自己本来是完全忘记了高中知识,就靠系统帮忙,才勉强升到多经验值,还不满级,750分满分,/1000的经验值,他怎么算也就觉得自己是600分,去年重点线是584分,去年协和7年制本硕连读是634分,他觉得自己协和没希望,重点没问题,于是想了想,还是按照历史的惯性,第一批重点线报考云江省医科大学吧,第二批本科线报考镇海市医学院,系统对他这样选择很满意,但是没有送经验值,孙玉郎又送了系统1万匹草泥马。

    史珺没有主见,她按照孙玉郎的意见重点线报考云江省医科大学护理系,她觉得自己是低分高估,自己估分是520分,去年护理系分数是540分,差20分,史珺觉得自己应该考不上。

    焦急地过了2周,分数终于出来了,孙玉郎是青山县理科状元,664分,镇海市理科状元是685,可见青山县的教育成绩实在不怎么样。这么高的分数,第一志愿就报考省医科大,省医科大招生办的老师在成绩公布后就直接打电话过来恭喜了,也直接明确了要收,录取通知书都没寄出来呢,这是状元的好处,虽然只是个县状元。

    史珺成绩也出来了,是560分,这丫头自信心严重不足,是严重的高分低估,好在孙玉郎坚持要她填报省医科大,所以她也被录取了。

    最开心地就是张诚老师了,今年他带出了一个状元,班里还有多人被重点大学录取。张诚老师下半年又要带高一了,县里的名人能人富人如果孩子正好读高一,都找校长或直接找他,要进他的班。张诚老师唯一的遗憾就是孙玉郎最后只是被省医科大录取,要是被北大清华录取就更完美了,“你怎么不报北大清华啊?”“老师,我就喜欢学医。”

    而最悲催地是郭进,470分,本科线都上不去,只能选个大专了。孙玉郎建议好友去报个国际贸易专业,镇海市是沿海开放城市,国际贸易毕业无论做什么都好,嗯,卖童鞋也好,不用像前世摆摊卖,而是走国际范,一个集装箱这样的批发卖。郭进爸爸想过让郭进复读,但郭进自己也拒绝了,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复读浪费一年,没这个必要。气得他爸爸想打死他。

    分数公布之后,孙玉郎的英雄少年身份终于被扒了出来,因为县状元嘛,照片被学校放大宣传,很多人认了出来,这不是那天在解放大街勇救窒息孩童的英雄少年吗,原来他还是我们县的高考状元啊。

    张诚老师感慨,怪不得不考虑北大清华,原来是真的就想当医生啊,不过为什么不报考北大医学院啊,真是的,浪费分数,可惜。

    路蔓瓜这时候无比佩服他老爸,“老爸,你看人的眼光怎么这么准,这小子神了,以前是神兽医,现在是高考状元,还是少年英雄,老爸,你说我下面应该怎么靠拢他啊。”

    “他才18岁,你都快30了,你说你应该怎么做,自己想想去。”路育良也被震到,我看人是准,但这人不该这么逆天啊,这么逆天,在运势上来说,必定有一大劫,那么究竟是什么大劫呢,什么时候到呢?路育良陷入深深地迷惑中去。

    孙家摆了答谢宴,毕竟是住在小街的家庭,南岸房子买不起,就简单摆两桌,请老师跟亲戚朋友来聚一聚。因为孙玉郎与史珺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所以史家也来了。

    答谢宴就在现在看来非常老土的青山酒楼里摆。现在有钱人家都会在青山大酒店等高档酒店请客,青山酒楼已经是没落了。前世,孙玉郎记得青山酒楼连酒席都没了,只维持个一楼门面卖青山大包。

    不过答谢宴上来了两拨不速之客,一拨是前县长现人大主任路育良的公子路蔓瓜与千金路青青,另一拨是青山有名的大款,县鑫泰建筑公司老总蔡勇跟他的千金蔡晓静。

    孙成刚不认得路蔓瓜他们,倒是见过蔡勇几面,不过蔡勇今天之前不认识孙成刚。但是这些现在统统不重要,大家都是为了贺喜男主角而来。

    路蔓瓜开口:“你小子真有能耐啊。”话没说完,被妹妹路青青给截断了:“祝贺孙同学获得我们青山县高考状元,今后肯定前途无量,听说孙同学2周前还救了一个小男孩的命,真是高风亮节,令我们钦佩啊。”路青青很为自己哥哥汗颜,还你小子,怎么说话呢,难怪你把人都差不多得罪光了。

    而蔡勇则直接拿出了10万,说是他们公司对状元的奖励,这话估计是假的,因为文科状元貌似就没见你们公司给与奖励,何况真这么诚心助学,为什么不请媒体给自己宣传一下,你们大款会这么好心,送钱都悄悄地送,不敲锣打鼓一番吗。

    孙玉刚连忙推辞,坚决不肯要。

    史珺妈妈的眼都红了,10万啊,现在青山县城的一般的商品房是1000到1400每平米,10万可以买一个中套房子了。史珺则是一半开心一半不开心,开心是我男朋友真有本事,不开心是这是情敌爸爸的钱,情敌的目标很明确,玉郎不会变心吧。

    最终孙玉刚只是收了意思一下的1000块钱,这与他孙家的家风有关,不义之财,飞来横财,都不能要,再说了,你大老板无缘无故给我儿子这么大一笔钱,我心里也瘆得慌。

    蔡晓静今天不开心,很不开心,今天的宴席位置,哥哥明确了一件事,坐着他身边的史珺是他正式的女朋友,自己没机会了。得知哥哥要办答谢宴,自己费了不少口舌才求爸爸带自己过来,甚至为了穿那条连衣裙都挑了半天,但结果自己跟爸爸坐在客人席,主桌上是哥哥跟他女朋友。突然心态又好起来,没事,只要哥哥一天不结婚,我就还有机会。

    宴席吃到一半,又出来一个风波,就是超市那个母亲,连同她丈夫,抱着小男孩来答谢救命之恩,这个风波让孙玉刚的脸上绽放了花朵,我儿子真不赖。

    孙玉郎则感慨,还是出名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