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毕业季旅行
    “玉郎,我们去哪里旅行好?xc,qh还是xj?”史珺缠着孙玉郎问。高考尘封落地,这个暑假,很多同学都在准备毕业季旅行,也有一些同学为准备学费而拼搏。史珺家境一般,本来也准备找个短工来攒点学费,但男朋友孙玉郎说算了,不要这么辛苦,史珺觉得很幸福,立即在脑子里否决了打短工这种想法。

    “你那么喜欢去地广人稀的地方啊,你就不怕我在那些地方,嘿嘿嘿嘿。”孙玉郎故作色狼模样。

    “啊,不要啊。”史珺也配合演戏。

    “路呆瓜说带我们去东江玩,你觉得怎么样?”孙玉郎也觉得奇怪,路蔓瓜最近黏上自己了,自己那次又没帮上忙,没救那条咬人的狗,不过东江,前世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自己也很想去看看,自己的爱人与儿子豆豆,醉里吴音相媚好,媚好现在如何了,还能遇见吗?大儿锄豆溪东,所以夫妻俩想宝宝名字的时候,豆豆是获得了一致好评一致通过,现在距离豆豆出生还有十二年,嗯,东江居不易,房贷,高压力,快节奏,所以自己是彻底地晚婚晚育,国家都不用号召,自己就积极响应了。

    “不要吧,我们接下来要在那读大学的,时间多的是呢?”史珺对这个提议表示反感。

    孙玉郎倒是很想去,说不出原因,就是想去,“去吧,珺珺,那里将会是我们的大本营,提前考察一下,以后以大本营为中心,什么地方都可以去。”

    “好吧,”史珺无限惆怅。

    “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小心钱包。”大人们总是各种不放心,尤其是孩子们第一次出远门。

    “叔叔阿姨们放心吧。”路蔓瓜大包大揽。

    就是跟着你才不放心啊,孙父孙玉刚对这个呆瓜有所耳闻。而不知道路蔓瓜底细的孙玉郎妈妈史珺父母的担心程度并没变化,没有更加加重也没减轻几分。

    “叔叔阿姨们放心好了,我们会照顾好他们两个的,在东江珺珺跟我一个房间,我哥跟玉郎一个房间。”路青青的话明显让人放心不少,尤其是史珺父母。

    “好了,出发。”出名后麻烦也不少,自己都快成了宠物医生了,给各种狗狗看病就算了,还有郭进弟弟郭达这个小男孩拿着一头乌龟来问,为什么小龟龟都不动啊,它会不会死了啊。我郁闷啊,小龟龟当然不怎么动了,一直在爬那还是小龟龟吗?不过这小龟龟在你这个小男孩手里折腾,生病是必然的,神仙也救不了了。为了挽救这只小龟龟的生命,孙玉郎建议那个郭达把小龟龟放生,遭到了小男孩严重鄙视,还神医呢,不会看就直说好了。

    孙玉郎逃亡似的逃离青山县,坐上青山县到东江市的直通大巴。青山县客车班次不多,以直属镇海市跟省会城市东江市为主,其余国内其他城市极少。在客车上,系统提示,这几天孙玉郎热诚为生病的小动物们排忧解难,兽医学总纲增加200点经验值。

    经过8个多小时的颠簸,在傍晚时分,大巴终于驶进东江市汽车客运站。

    “我们先住下来,明天早上,先去拜访江伯伯,然后我们慢慢游览这东江市的风景名胜。”路青青也是疲惫不堪,没人能在大巴车上呆了8小时后还精神抖擞的。

    “青青姐,你们去拜访那位江伯伯就行了吧,我与史珺随便逛逛。”孙玉郎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路呆瓜一家就突然对自己这么好起来,最开始还指使流氓混混拦自己路来着,怎么画风一下子改变这么大,不过青青姐真不错,不愧大家闺秀,没架子,有礼貌,也尊重人,给自己一副春风拂面的感觉,不过她应该有24、25了吧,怎么还没嫁人呢,啊,不会是想等我长大嫁给我吧,我有女朋友了。

    “那也行,你们的呼机都开着吧?”路青青想,爸爸是让哥哥多接近下这个小男孩,但凡事没必要强求,爸爸老了,在青山越来越没影响力了,跟老上级通话后,老上级表示考虑下哥哥,这几年各地正在兴建高速公路,爸爸的老上级江迎潮最后是云江省交通厅厅长退休,江伯伯家的孩子们就是自己的几个干哥哥干姐姐也都在省交通建设相关部门工作,这次带哥哥过来拜访,就是想在省高速公路公司里面给哥哥安排个工作,消除爸爸最大的心头不安,哥哥老在青山县闯祸可真的不行,虽然有别人怂恿勾引的成分。

    因为孙玉郎擅自做主把呼机送给了史珺,于是孙爸爸又给他买了一个,孙玉郎忽然想到,呼机比手机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装没看到,手机电话打来,你只能接了,呼机不回理由多了去了,没看到,附近没共用电话等等,好吧,500块钱再买一个就再买一个吧,以后自己赚钱买手机。因此,如果大家走散,路青青跟他们两个的联络方式就是呼你。

    路蔓瓜抱怨,“还买什么呼机,看我手里这个,诺基亚3310,又不贵,有事直接打电话,比呼机好多了。”

    经过一路旅行,史珺跟路家兄妹也熟悉活络起来,直接鄙视道:“青青姐手里的手机才好呢,比你这个漂亮多了,广告都说了,手机中的战斗机,你这个只能拿来敲核桃。”

    “手机要好看有什么用,耐用才是最重要的。”

    “青青姐的漂亮,你这个难看死了。”

    史珺跟路蔓瓜无聊争执的时候,路青青的手机响了。路青青从包里掏出波导手机,嗯就是史珺嘴里的战斗机,一翻盖,电话就自动接通了,“江伯伯,我们到了,嗯,刚到,正想找地方住呢,直接住您家?怕不行,这次不仅仅是我跟我哥,还有两个弟弟妹妹,没事?好吧,我听江伯伯的。”

    通完电话,路青青跟大家说:“江伯伯要我们立即去他家,说晚饭也准备好了,晚上也住江伯伯家。”

    能省百几十块旅馆钱,孙玉郎觉得随便了,只是不知道跟人第一次见面就随便住别人家怕影响不好。史珺也是差不多想法,呆瓜没想法,他呆嘛,青青姐觉得主要目的是解决哥哥的安置,既然江伯伯极力邀请,自己不好再推辞,不然怕寒了江伯伯的心。

    于是一众四人就前往高士湖边的江迎潮江伯伯家。孙玉郎了解到,其实江伯伯算是红色子弟,早年下派到青山县工作,看到青山县上下作风保守,不思进取,整个县城因而困苦不堪,他力主改革,奋发向上,结果遭到奸人陷害而受到打压,一段时间内精神压抑,十分不得志。而路育良路伯伯则咬定青山不放松,死活跟着江伯伯干,因为也受了不少牵连,但谁知道路伯伯最终是对的,他看人眼光很准,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最后成为一县之长,只是现在转二线了。而江伯伯则走的更远,后上调到镇海市,云江市,最后是在云江省交通厅长位置上退休。

    出租车驶进高士湖畔的住宅区,这里都是百年以上的树木,有香樟,杉树等树种,郁郁葱葱,在林荫道路上前进,边上高墙红瓦,给人一种不由自主的肃穆之感。

    “江伯伯是位大官啊。”孙玉郎感叹到。

    “嗯,玉郎,你到时候多看,少说话。”路呆瓜难得有指导别人的时候。

    在一处有保安的院子门口,出租车被拦下,四人下车通报业主名字获得批准后步行进去。

    步行约5分钟,到了江伯伯家的院子,江伯伯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他们了,“小呆瓜,青丫头,终于来了,这次多住些日子,不要急着走,这两位小朋友也一样,啊哈哈。”江迎潮比路育良大10来岁,孩子们很早独立出去,路育良就打孩子感情牌,经常带孩子去老上级那拜访。江迎潮伯伯很喜欢这2个孩子,也可以说是看着路蔓瓜与路青青长大的。所以在江伯伯面前,呆瓜也是非常开心,自在。

    “伯伯,守义哥守节哥月红姐他们呢?”路青青问。

    “都有自己的家,一个月能来一天就很好了。不过今天听说你们两个过来,我给他们下了死命令,他们等会就到。”江迎潮回答。

    江伯伯的家很大,孙玉郎前世今生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就像个土豹子到处看看,这是杂物间,里面堆放着吸尘器等物品,什么,杂物都有专门的杂物间,孙玉郎吐吐舌头,在自己家,自己的房间就是杂物间,比如洗床单被单的大盆子,没用的时候就塞到自己床下。史珺也是好奇不已,到处参观。而路家兄妹明显多次来住,倒是没有孙玉郎与史珺这么好奇。

    在孙玉郎史珺参观的没完没了时,院子里有喧嚣传来,原来江伯伯的孩子们回来了。

    “小呆瓜。”一个大叔亲切地叫道。

    “守义哥,我都快三十了。”路蔓瓜很无奈。

    “无论你多大,你都是我的小呆瓜,听说你那小县城里还有人欺负你,哥哥哪天去收拾一下,分分钟灭了他,真是没法没天了,我们家的小呆瓜这么善良可爱,还有人欺负上门。”

    这话听得孙玉郎诧异不已,指使流氓拦路都变成善良可爱了啊,不过谁还能欺负路呆瓜啊,前县长公子,谁这么不长眼啊,然后假设真有人欺负前县长公子,这位大叔好牛逼啊,孙玉郎觉得自己的眼界大开啊。而史珺直接被震住了,她一个山区小县的高中刚刚毕业的小姑娘,哪里见过听过这种情形,住高墙大院,说话间完全不把县长放在眼里,我的玉郎什么时候也是这么威风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