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从A直接到Z
    然后江守义他们也注意到多了2个小年青。

    “小呆瓜,他们是?”

    “守义哥,他们是我的好朋友。”

    “还是小呆瓜永远年轻,永远这样无忧无虑。”江守义的言下之意是路蔓瓜的心态未免太好了,这么大了,还跟这么小做朋友,江守义大路蔓瓜10来岁,路蔓瓜又大孙玉郎10来岁,江守义其实跟孙爸爸都差不了几岁了。

    孙玉郎有些疑惑,他不知道怎么称呼江伯伯的几个孩子好,前面跟着路蔓瓜喊了伯伯,现在如果喊江伯伯的孩子叔叔,这辈分不对,如果喊哥,也怕对面认为自己在套近乎。

    江守义老江湖了,一看就看出孙玉郎的不对劲,就笑着说:“喊哥,不许喊叔叔,知道没,我挺喜欢当哥哥的,有你们这么小的弟弟,我们三兄弟姐妹一下子年轻不少。”

    路青青笑着说:“就守义哥爱摆谱,我们月红姐年年二十五。”

    孙玉郎顺着路青青的话看过去,那边的那个女子倒真的看不出年龄,看来保养或是化妆都费不少精力。

    “青丫头的嘴是越来越甜了,我要是年年25,青丫头我现在是不是要喊你青姐姐啦。”江月红笑着打趣。

    “月红姐真是,不要暴露我的年龄嘛。”

    几个熟人一聊天,又把孙玉郎史珺落下了,哎,年纪差太大,实在融不进去。

    这时候,保姆过来说开饭了,大家伙才暂时中止,嗯,换到餐桌上继续。

    江迎潮埋怨道:“我真怀疑,谁才是我的亲儿女,你们几个回来看我都没小呆瓜跟青丫头勤。”

    这话说的尴尬,又把大家的聊天给聊死了,不过路青青马上说:“江伯伯,守义哥他们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你建镇青公路都三过家门而不入,守义哥他们要建设全省的高速公路,工程量里程数都是镇青公路的几十倍几百倍,暂时顾不了家也是难免的,大不了这段时间我跟我哥就住这里陪你聊天下棋好了。”

    镇青公路是江迎潮的得意之作,什么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江迎潮创造条件也要上,用私人合股贷款造路收费还债的方式奇迹般地在镇海市跟青山县之间造出了一条二级公路,从此青山县去市里再也不用走坑坑洼洼的黄泥路,吃那泥灰粉尘了,这个政绩相当耀眼瞩目,所以聊天场面尴尬时,路青青抬出这么大一顶高帽,江迎潮就笑的非常开怀了。

    江守义兄弟姐妹几个暗暗给这个路青青竖起大拇指,要说拍老爸马屁,你是我青姐姐无疑了。

    这马屁满分,江迎潮笑着说:“这么开心,喝点酒。”

    江月红抱怨说:“老爸,医生不是建议你少饮酒吗?”

    江迎潮立马说:“少饮不是不饮,这样,你们喝你们的,我喝我那个保健酒。”接着吩咐保姆把他那个保健酒拿来。

    很长时间没回家的兄弟仨有些疑惑,最后还是让小妹江月红来问:“爸,什么保健酒,你听我说啊,你那些土制酒不要喝,可能有毒。”

    “大吉大利,大吉大利,说什么毒啊毒啊的,我跟你们说,我这左肩不是一直痛吗,喝了你陈叔叔送来的这保健酒,肩膀就不疼了,效果那是相当好啊。”

    江迎潮的左肩是老毛病了,当年主持修建镇青公路,他自己都下工地跟工人一起挑石子水泥,但他一介书生,那干得了这个,左肩被压得是又红又肿,但为了青山县几十万人们的出行,他愣是咬牙坚持了下来,老一辈工作者就是这样不顾自身安危而忘我工作的。这左肩的伤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老病根,现在只要一刮风下雨,左肩就疼的不行,多位名医会诊,是劳损性肩周炎,没有治愈办法,只能保守对症。他嘴里的陈叔叔是他一个老下级老朋友,跟他关系也十分密切,知道老上级有这个病痛,就千方百计想办法,得知有一个偏方药酒,就费尽心思讨了来,结果还真管用,喝了这药酒,江迎潮的左肩疼痛好多了。

    保姆过来说:“江厅长,第一瓶喝完了,把第二瓶打开吗?”

    “打开吧,不用多,一小杯就好。”江迎潮随口吩咐。

    接着保姆给江迎潮端来一小杯棕黄色药酒,而江守义路蔓瓜他们喝他们的白酒或红酒,两个高中生还是喝饮料。

    江迎潮端起酒还不忘夸赞:“老陈别的很多事我都不满意,你们说干工作怎么能顾虑重重,不敢放手去做,太小家子气,不过这个药酒真的不错,计他一功。”

    江月红他们也听到是陈叔叔送的,加上已经喝过一瓶,也没事,老爸的肩痛确实好转,也不再就这个药酒是否有毒继续讨论了,继续说其他话题:“小呆瓜,你早该出来了,你还窝那山旮旯里面干啥呢,路叔叔这次终于下定决心了啊,这个决定很好,小鸟总要离巢才能飞得更高。”

    路蔓瓜接不了话,看来小时候的智力发育肯定由某些原因受到影响,这呆瓜不是空穴来风,路青青开口说:“我爸是怕我哥出事,才紧紧捧在手里,现在我爸也终于退下来了,没有想法了,就把我哥放出来搏一搏,以后我哥就全靠守义哥守成哥月红姐照顾了。”

    “说什么话呢,我们兄弟姐妹之间说什么客气话,以前在青山县,没路叔叔照顾,哪有我们兄弟仨的今天,记得老二有次发高烧,我爸也不管,路叔叔用拖拉机载着老二走了几十里山路到市里求诊,那医生当时说的话我现在还记得,幸好及时送来了,要是再晚一会儿,就算不死,也要残废了。”

    江迎潮听了不乐意了,说:“扯那些干嘛,我第2天不是立马从山里出来赶过来照顾你们了。”

    江守义小声嘀咕:“等你赶来,老二的命不知道还保不保得住。”

    江迎潮骂道:“臭小子,嘀咕什么啊。”

    看到聊天又要被聊死了,路青青连忙说:“大家都是为青山县做出了贡献,江伯伯奉献了青春,我们奉献了童年。”

    江守义接话:“还是青丫头说得在理,为我们逝去的青春与童年,干杯。嗯,那边两个小年青,饮料也要喝光。其实我说啊,你们两个也可以喝酒了,我还是你们这样大的时候,早就偷我爸的酒喝了。”

    路青青笑着说:“守义哥,不兴你这样的,他们两个是我带着出来的,要是喝酒喝出事。。。”

    这句喝酒喝出事还没说话,保姆尖叫:“江厅长,江厅长,您怎么了?”

    大家连忙看向主位,只见江迎潮面色突然变得苍白,接着口唇发绀。“爸,你怎么了?”“江伯伯,江伯伯。”“江厅长!”

    孙玉郎一看,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啊,自己也看不懂,难道江迎潮伯伯有心脏病病史?突然心脏病发作?那么是心梗?还是什么原因?

    不过无论如何,先把病人躺平,才方便下面急救,嗯,就这样,孙玉郎直接用手一挥,把长桌上的盘子碗啊杯子啊都扫落在地,响声把孙成义他们吓一跳,这个小男孩想干嘛?

    “快把江伯伯抬上来,放平。”

    哦,一方面是被孙玉郎气势震住,一方面这的确是急救的好方法,总不能把爸爸放地上,地上太凉了,卧室客房都在2楼,一楼书房客厅,有个长沙发,太软,这些想法都很快在脑子里转过,一瞬间就得出听这小男孩的,赶紧把爸爸放上来。

    “江伯伯以前身体好不好?”孙玉郎一边检查一边问,100点急诊医学完全看不出什么,情况紧急,650点共用经验值全加急诊医学了(500点奖励加后续签到),系统立马做出反应,750点急诊医学经验值到位,江伯伯口唇已经由苍白变为发绀,神志不清,意识嗜睡至浅昏迷之间,脉搏极细几乎摸不出来,俯身贴胸聆听心跳,很快,十分紊乱,不是心梗,不是甲状腺危象,不是高血糖低血糖危象,不是脑出血或大片脑梗死,不是肾上腺危象,怎么办,原因是什么,怎么救?突然看到江伯伯嘴角还有几滴酒水残留,中毒,是的,肯定是中毒。

    “阿姨,快去把那瓶酒拿来。”孙玉郎命令。

    保姆已经慌了,“酒就在橱柜里,不管我的事啊,我没乱动那酒啊。”

    已经没空理会神智错乱的保姆了,冲到橱柜,直接拿起那瓶棕色药酒,里面还浸泡着几块笋干一样的药材。

    原来是它,草乌酒中毒。750点急诊医学经验还是管用,看出了病因。第一瓶药酒江伯伯没中毒是运气好,第二瓶里面这草乌没炮制好,毒性全在,所以才喝一小杯,直接中招。

    病因清楚了,但问题还没解决,江伯伯还昏迷着,心律严重失常,已经是室性心律了,下面要怎么办,怎么救,一定要把人救活。

    江家兄弟仨已经慌了,江月红已经拿着手机打电话了,怕房间里信号不好,已经跑到院子里打去了,不是120就是一些高级干部专用的急救电话,比如医科大附属一医的急诊科电话等。

    江守义,江守成一直喊着,“爸,醒醒,爸醒醒。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以后我每周回家。爸,醒醒啊,爸。”

    路家兄妹也很不安,但与史珺一样,把目光都对准了孙玉郎,孙玉郎身上有太多奇迹,青山县出来的他们了解内情,抢救毛毛,抢救小男孩。

    现在江迎潮心律严重失常,室性心律估计没错的话,下面很快就要心脏停搏,洗胃,去除毒物是下一步动作,现在关键是心脏除颤复律,这民宅怎么可能有除颤仪,abcdefg···z,先打电话,急救车开来,拿出除颤仪,除颤复律,心脏重新跳动,不行,完全不行,a到z,步骤太多,完全来不及,必须另外想办法,换个思路。

    突然,孙玉郎想到,有了,除颤仪就是电积蓄在电容里,然后一下子放出来,就是说,对,不要从a到b到c最后到z,对,我只要从a直接到z,只要有电容就行,去你的除颤仪,我现在不要你了,我只要电容,嗯,电容,有了,杂物间,吸尘器,吸尘器的电机上必须串联一个电容使单相电动机自动旋转然后产生吸力,现在自己要赶紧把电容拆过来。

    于是孙玉郎立即跑到杂物间,把吸尘器拖出来,直接就砸,“咣当,咣当”。

    孙玉郎的异常行为,立即引起了江守义江守成两兄弟的注意,小男孩当机立断,把餐桌变成抢救床,这点子不错,现在小男孩又要干什么。

    “咣当,”吸尘器的塑料外壳直接被砸破,用力过猛,孙玉郎的手也狠狠砸到杂物间的门框上,顿时也砸出一个口子,鲜血直流,管不了这么多了。

    史珺看到这个情况,直接拿着一块餐布跑来,草草包扎一下。

    “五金工具在哪?”孙玉郎问。

    “也在杂物间。”江守义立即回答。不知道这小子要干嘛,完全是下意思回答。

    江守义还没说完,孙玉郎已经看到了,拿起钢丝钳就把电容剪断拆了下来,然后速度在砸毁的吸尘器上抽出两根铜丝,缠好电容两级,顺便捡起两块布料,围住铜丝,手拿着布料就找到一个插座伸进去,老天保佑,不要烧毁电容,至于自己会不会意外触电,还是那句,管不了这么多了。

    好了,现在电容里有电了,下面就是放电除颤了。跑到江迎潮边上,电容正极的铜丝触碰左**,负极铜丝触碰胸骨柄上端右侧,这样电流从心尖往右上窦房结处流动,可以消除异常的起搏电流。

    “磁啦”,似乎有一点焦味闻到,丢开铜丝,孙玉郎立即侧耳再次贴着江迎潮胸壁,心跳已经停搏,没有复律。

    然后孙玉郎立即捡起铜丝,准备再次充电,看江家兄弟傻愣愣地看着自己,孙玉郎不忘说明一句:“电量不够,再来一次。”

    纳尼,电量不够,再来一次,什么鬼,这是我爸,小子你在干什么,嗯,好像有股焦味,我也闻到了,电量不够,是电烤炉吗?再来一次,你小子是个精神病人?

    江月红已经返回屋子,急速说:“徐院长说马上派人派车过来,爸现在情形如何,那边过来,再快也要20分钟。路阻的话怕更麻烦。”

    她两个哥哥现在傻了,爸什么情形,爸好像快死了,但有个精神病小子还在折腾爸爸身体。

    江守成红了眼,要扑向孙玉郎:“你小子要干嘛,我杀了你。”

    小呆瓜此时发挥重要作用,一把抱住发狂的江守成:“守成哥,冷静,冷静,玉郎一定能想到办法的。”

    这边,孙玉郎把铜丝伸进插座的时间比前面长了50%,目的是多充50%的电,第一次200焦没复律,第二次上300焦,300,300,这次一定要成功啊,没有机会了,必须复律,不然江伯伯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然后孙玉郎回到江迎潮身边,再次实行电复律,胸骨柄上端右侧,左**,再来一次,最后一次,老天保佑。

    比上次更大的焦味传出,江守义他们要疯了,这个精神病人真的要把我们爸给烤了吗?

    孙玉郎不管其他,继续把铜丝丢开,俯身侧耳,“嘭哒,嘭哒,嘭哒......”这声音太美妙了,成功了,江伯伯的心脏重新起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