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宿命的相逢
    在急救车上,跟车医生问孙玉郎:“戴氧气吗?”

    “戴吧,低流量,每分2升就行。”

    这么自信的对答出现在跟车医生脑子里,出现的是这是高手,江厅长胸口的电击疤痕说明他能放电,然后看上去年纪这么轻,对医术却是如此了得的掌握,可能是个外星人,等会一定要汇报上去,嗯,跟国安部门也汇报一下,把这人抓起来解剖,看看有什么秘密,说不得能发现外星科技,哈哈,掌握了外星科技,我华夏崛起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

    孙玉郎自然不知道这跟车医生突然不说话,是陷入了自我意淫的情景中。这位医生的脑海情景中,带电男孩霹雳贝贝,还外星科技,喂,你如此脑洞大开,你不适合当医生啊,你应该去写小说,给阅文投稿,真的,肯定一本成神。

    “嘀嘟,嘀嘟,嘀嘟~~~”急救车又拉起警报,在云江市的道路上疾驶,无视红绿灯,别的车辆纷纷让道躲避,路口正在指挥的交警也打出手势给急救车让行,生命无价,健康第一,不得不说,华夏民众的内心深处还是很善良的。

    约20分钟后,急救车驶进省医科大附属一医大门,急诊室那早有急诊科医生护士等候,“这边,抢救一室,小心,注意拐弯了,小心,轻一点,放上来,心电监护带起来。”

    附属一医急诊科还是很高效的,很快,各种医嘱处理都有条不紊地执行下去。徐院长也亲自到急诊科察看,他是骨科专家,分的更细一点是脊柱外科专家,跟孙玉郎前世的神经外科有一点小交叉,一般来说,进了枕骨大孔的病变归神经外科,枕骨大孔外面的病变归脊柱外科,大家就是这样分割国境线的,但这只是人为解剖分界,要是一个病变在延髓下面一点,或者脊髓上段,也很难真正分割清楚,不过一般这种疑难杂症,会多科会诊,共同协商处理,但主刀,领头科室,有时候还会起争执。另外有些医院甚至成立了专门的脊柱外科,比如省附属一医,以前的科主任就是徐文明,可以说脊柱外科是院长徐文明的自留地,发家之所。而国家的规定也很有意思,“所有手术原则上按其主要归属的诊疗科目归并,但并非只限该专科可开展此类手术。在临床工作中,其他相关专科如具备相应的能力与水平,也可开展同类手术。”这就是说如果高位截瘫病人,神经外科可以收治,骨科也可以,当然因此衍生出来的脊柱外科更加可以收治。

    不过这个食物中毒,徐院长就不管了,因为再怎么说相关专科,也相关不到脊柱外科,骨科,神经外科中去,它可以是急诊科,消化内科,心血管内科,神经内科,血液内科等科室相关过去,而徐院长过来是因为这是江迎潮江厅长,他来表示重视而已。

    江月红代表家属对徐院长的探望表达了深深的谢意。

    徐文明院长没有理会孙玉郎,他也根本不会想到,江厅长发病初期,是这么一个小男孩挽救了他的生命。客套几句之后,他就走了。

    而急诊科主任过来了解病史,得知眼前这个小男孩用简易电容制作简易除颤设备,紧急抢救,实施电复律,惊讶地张大了嘴久久合不拢。

    那个跟车急诊医生显然很失望,不是霹雳贝贝啊,没有外星人什么事啊,哎,白日做梦。

    之后事情比较简单,孙玉郎带来的药酒,相关症状体征,江迎潮厅长的诊断没有问题了,就是草乌酒中毒,诊断明确,乌头碱中毒,后续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留院观察是必须的,必须确保毒素全部排出体外,病情不会再有反复。不过不会在急诊室观察,因为这里太杂了点,不利于领导休息康复,附属一医有专门的干部病房,等会就转移到干部病房。

    江守义的车很快也到了医院,兄弟两人跟路家兄妹风风火火地先去急诊科,史珺有些尿急,于是先去厕所。

    史珺找厕所找了半天,哎,人家大医院,可不是青山县人民医院那种档次,一个厕所居然在门口修了个假山,还有几株竹子等植物,景观是不错,但不仔细找真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厕所,如了厕从厕所出来,发现自己跟大家失去了联络。

    一个高中生,在省城人不生地不熟的,她一下子有点慌了。

    这时候,医院的院子里,一个英俊少年正跟几个年轻貌美的护士打情骂俏,这少年真是面容英俊好看,身材也好,孙玉郎才一米七二的样子,在青山县不错了,但这个少年有一米八,不是瘦杆子也不是胖猪,体型匀称,而且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贵气逼人的气势,真是一个绝佳贵公子啊。此时,围着他的两个莺莺燕燕也是青春靓丽,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特意讨好这英俊贵公子,脸上的粉厚了点,妆浓了点,身上的香水香烈了点。贵公子看得出有些敷衍:“欢欢姐,琳琳姐,谢谢你们啊。”

    魏欢欢韩琳琳你争我不让地开口:“没事,国栋你有事尽管说。”“国栋你要来科室直接找我就行。”

    而这位国栋公子正想怎么拜托魏欢欢韩琳琳两位护士姐姐的纠缠时,眼前一亮,一道靓影从眼前飘过,那感觉,如同整天在钢筋水泥森林里吸着尾气,突然来到散发着诱人芬芳田间原野,好舒服啊,好清新啊,突然,感觉消失了,国栋公子赶忙追过去,绕过急诊大楼,又看到了那道靓影,感觉又回来了,真是美好。

    “国栋。”“国栋。”两位莺莺燕燕又追上来了,啊,尾气又出现了,“两位姐姐,我妈等会找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哼,不解风情,两位美女很生气,不过嘴里还是说:“啊,好,给阿姨问声好啊。”“替我向罗阿姨说声,祝她身体健康。”

    国栋已经懒得理会这两人了,他眼中只有那道靓影,他似乎看出点什么,那道靓影似乎很焦急,是的,好像快哭了,发生什么事情,姑娘,别慌,我来安慰你。

    国栋快步走到史珺面前,彬彬有礼地说:“你好,你怎么了,我叫徐国栋,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吗?哎,别走,我没恶意的,停,停,你别跑啊,喂,我真没恶意的。”

    史珺被吓坏了,自己上个厕所就失联了,然后迷路了好像,然后又出来一只大灰狼,快跑,快跑。

    江迎潮在急诊稳定地观察了一会,看来应该没大碍了,江守义等家属与医生沟通之后,准备往干部病房转移。正走出急诊大楼门口,孙玉郎看到史珺跑的慌慌张张,连忙喊:“珺珺。”

    史珺闻听到孙玉郎的声音,连忙朝声音处跑来,一头扎进孙玉郎怀里,呜呜地直哭。

    江月红抱怨两个哥哥,“你们两个怎么带人的,怎么把人带丢了。”

    江守义也无奈啊,谁能想到这么大一人又不是五岁小朋友,在一个医院里也能走丢。

    国栋从后面追来,看到这一幕,失望之极,哎,为什么名花都有主了,我堂堂徐国栋,省附属一医院长徐文明的独子,中科院院士徐鸿初的孙子,身边尽围着一些莺莺燕燕,这么清俗秀丽的姑娘我怎么就遇不到呢。

    徐国栋跑的很急,突然刹车的动静很大,自然引起了孙玉郎的注意。徐国栋,怎么是他,他怎么在这里,前世,两人自然是认识的,徐国栋因为身世,孙玉郎因为才华,都是云医大的佼佼者,都是大家瞩目的焦点所在。不过这一世,孙玉郎是重生了,带着前世记忆,所以他认识徐国栋,而徐国栋现在还不认得孙玉郎。

    孙玉郎知道,这个徐国栋很快就会跟跟前世一样,成为大家瞩目的焦点所在,云江省医科大学就要开学了,徐国栋将代表新生宣读医学生誓词,在操场上,他将登上主席台,对着话筒高高喊出“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而自己等其他新生,将站在主席台下,宣读誓词。之后,自己这个台下的学生牢记誓词,一生为之奋斗,最后被敲了闷棍重生。这个主席台上的学生很快忘记誓词,泡妞,网吧通宵打游戏,最后毕业的时候,代表最高水平的省附属一医没要自己,反而要了他这个学渣,自己只能去次一点的云江市一医,很多同学,甚至留省会云江市都没机会,只能返回各自来的县城。这是何等的可笑。今天,这个徐国栋又想干什么,又追着史珺干嘛,于是他狠狠瞪了徐国栋一眼。

    徐国栋被瞪得害怕,这人看样子是山区来的吧,这种蛮子要小心,动不动就动手,粗鲁地很,自己先躲一躲,不过忽然又想到我躲什么啊,这是我爸的医院,医院里别说其他医生,就是保安都很多,这蛮子要敢动手,那么多保安,分分钟灭了他。其实这是人民的医院,国家的医院,你爸只是院长,暂行管理职责而已,不过徐国栋要这样想,一般没人跟他顶针。

    “珺珺,走吧,江伯伯要转去干部病房,我们护送过去,这次跟牢可别走丢,因为其实我也不知道干部病房在哪呢。”孙玉郎柔声安慰。

    “嗯,”史珺也擦干眼泪,跟大伙一起走,奇怪,这个帅公子怎么还矗立在这里不走,他不会真有什么歹心思吧,真看不出来,他样子倒是挺帅的。

    接着一伙人护送着江迎潮厅长走过最高的那幢住院大楼,走进后面一幢低很多的楼房,入口处写着,33病区。孙玉郎前世的回忆突然涌上心头,没错,市一医的21病区也是俗称的干部病区,不过市一医一般接待一些次一等的干部,而省市重要干部都是送往省附属一医二医省中医院等名牌医院。而干部病房之所以用数字这样命名也是为了避免麻烦,你们干部想干嘛?脱离群众?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33病区多好,既解决了干部病房的设置问题,又不会让人民群众过来横加指责。至于一进医院大门,墙上刻着领袖的题词“一切为了人民健康”这句话,那个是给人民群众看的,看看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