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诺贝尔与南丁格尔间的约定
    徐国栋是被他爸喊过来,体验一下医生工作的,他已经考上了云江省医科大学。很小的时候,他就在这个附属一医出现身影了。在他爸爸升级成为附属一医的院长之后,还是初中生的他在医院里就是太子一般的存在了。今天照例来锻炼一下,按照他自己想法,是想赶紧走人,高中几个死党间还有聚会呢,没想到有奇遇。后来发现这奇遇投入一个男孩子怀抱,而且打听之后发现还是原交通厅厅长的家属,徐国栋就有点郁闷,他不能给他爸惹祸,这一点徐国栋心里清楚。

    其实这个徐国栋一肚子坏水,别看他在他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面前一副乖巧懂事的三好学生模样,实际这小子坏的没边。就拿男女之事来说,16岁那年这家伙就跟医院里搞大了一个比他大3岁的护士的肚子,然后这家伙不敢承担责任,非说是护士勾引得他。

    徐国栋妈妈罗水仙,附属一医的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当然护犊,认为他那乖巧儿子肯定不会做坏事,一定是那女护士知道徐国栋身份,妄图攀高枝,进徐家当少奶奶,不肯吃做护士的苦,勾引他儿子。于是那护士最后做了人流还被劝退,徐家竟一分钱补偿都不出。

    因为徐家势大,徐家爷爷还是中科院院士,那护士也状告无门,无论医院内部,还是卫生管理部门,都认为是护士自己不洁身自好,都不肯帮忙,比如帮助恢复工作,或者调动工作等等。

    不过即使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不良心思的护士主动勾引徐国栋,尤其徐国栋经过两年发育,更是仪表堂堂的模样。哎,都无脑的,都不想想那个被劝退的护士下场。

    江迎潮被推进干部病区,并安置下来后,系统提示孙玉郎活动300点共用经验值,100点急诊医学经验值,100点草药学经验值。上次救小孩还有500点呢,怎么这次就只300了,还这么惊险,自己都受伤了。系统表示这是第2次救人,以后只会更少,孙玉郎除了送系统草泥马也无可奈何,亏了,本来还有600多共用经验值的,现在就只一半不到了,不过急诊医学倒是被自己升到850点了,再来150点就可以升满了。

    江迎潮不想住院,想直接回家,三个子女怎么肯啊,前面那会心跳都停了,现在才过去1个小时,无论如何也必须留院观察先,孙玉郎这时候也插不上话,倒是史珺不错,非常细心地安慰,劝导,这才把江迎潮安抚下来。

    孙玉郎呆呆地看着史珺,史珺笑了,“玉郎,看什么呀。”

    “你真细心,看来你就是天生当护士的,你将来一定能获得南丁格尔奖。”

    “这个名字我知道,说的是英国一位护士,好像是她开创了护士这个职业,以前的护理工作都是教会的修女兼任的。”

    “这个你都知道啊,我只知道南丁格尔是一名伟大的护士,倒是不知道第一个护士居然是她。”

    “玉郎,你说我可以拿到南丁格尔奖,那你能不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啊。”

    “你能拿到南丁格尔奖,我就一定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那好,我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个年轻小情侣的对话,让江迎潮他们非常开心,江迎潮说:“为了庆祝我们即将诞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与南丁格尔奖获得者,我们去香格里拉大酒店庆祝一下。”

    没等江家儿女反对,史珺就说了:“江伯伯,您就老老实实地呆医院里吧,今天无论你再借什么借口,都是不行,不行,不行。”

    江守义他们非常感谢孙玉郎史珺为他们爸爸做的事情,现在既然暂时稳定下来了,就带他们去吃饭。江守成江月红先留下来陪爸爸,夜里江守义自己过来换班,再说一辆车也只能坐5个人。

    江守义想带大家去他爸爸刚才提议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孙玉郎脱口而出:“香格里拉太远了,就附近随便吃就行了。”

    江守义想想也是,香格里拉酒店在新城,现在过去的确太晚,附近什么地方方便,档次又足呢,有了,那就云江大厦吧。云江大厦是个商业综合体,底下几层是商场,最顶上几层有一些品牌饮食商家,比如醉江南,外婆家的饭等餐厅,口碑都还行,更高档一点比如鸿福楼,状元楼也有分店在云江大厦。

    “孙玉郎,你怎么知道香格里拉很远?”路青青好奇地问,直逼孙玉郎重生之谜。

    路呆瓜又帮忙解围了:“香格里拉这么有名,谁不知道啊。”路呆瓜多次来云江,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孙玉郎一次都没来过,但被路呆瓜这么一打断,算是揭过去了。

    而孙玉郎被云江大厦四字打得魂不守舍,去云江大厦吃饭吗,能遇见吴媚好吗?

    “玉郎,怎么了?”史珺关心地问。

    “没事,就是有点累。”

    “手上的伤没事吧。”

    “没事了,刚才在急诊室处理过了。”

    江守义大哥哥也关心地说:“今天都累了,你们都在车上先休息一下,很快就到。”

    7点多了,今天真是折腾啊,上午还在青山县城呢,晚上就这么多事情。

    孙玉郎靠在位置上就沉沉睡了过去。许久,他感觉车停了,到云江大厦了吗?哎不对,这是江伯伯家。

    江守义说:“看你们都太累了,就直接把你们送回来了,等会让阿姨给大家煮碗面条,晚上就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去吃大餐吧。”

    自然没人认为江守义是舍不得一顿饭钱,而让保姆煮饭,肯定是自己太累了。今晚先好好休息吧。

    孙玉郎有点遗憾,也是庆幸,万一自己碰到吴媚好怎么办,说什么,再认识一次,还是从此当路人,现在的他有点喜欢鸵鸟,能拖就拖吧,不过他突然又意识到,18年前啊,吴媚好怎么可能已经到售货员了,应该还在读高中吧,自己还是青山县高考状元呢,怎么这么愚蠢,哎,发现自己只能救别人,不能救自己,别人的事情,比如江伯伯遇险,自己那么冷静,也很快能想出办法,而自己的事情,自己就糟了,一团迷糊,哎。睡吧,明天会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