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云江潮
    第二天,孙玉郎路蔓瓜他们还是先去省附属一医的干部病房探望了江迎潮伯伯。路蔓瓜是必须的,一是原本就敬爱江伯伯,二是这次他爸爸想让江伯伯帮忙安排工作。孙玉郎则是去探视病情,看看恢复得如何。

    之后,江守义他们继续轮流陪护,并请了专门护工照顾,对小呆瓜则表示肯定会安排好的。路青青想江月红借了一辆车,准备好好陪孙玉郎史珺他们玩玩,这也是孙玉郎他们出来的目的啊,毕业季旅行。

    四个人一辆车去了很多风景名胜点,还有动物园,游乐园,尤其是人造的动物园游乐园,让史珺大呼过瘾,青山县哪有这些啊,旋转木马啊,玉郎,快快,电视里,小说里,男女主角都是要一起乘坐这个的。啊,还有摩天轮,快快,过山车,怎么不快快了,那个算了,什么,玉郎你敢我也敢。

    这几天玩疯了,然后回到江伯伯家,坐下闲聊地时候,史珺问:“青青姐,我们明天去哪玩?”

    路青青有点头大,云江市说好玩也的确好玩,但玩了这么多天,该去的点都去了,还哪里好玩呢,不过她不会让任何对话在她这边接不下去的样子,于是她用了反问:“孙玉郎,史珺,你们还想玩什么啊?”

    孙玉郎想了想,这个城市,自己呆了十多年,貌似这几天该玩的也基本去了,对了,云江的入海口还没去,于是回答:“要不我们去看云江潮吧。”

    路青青又吃惊了,你一个山里娃,居然还知道云江潮,不过云江潮这么有名,应该是看书看电视知道的吧,于是就说:“那些,就去看云江潮吧,我先看看农历,看看潮涨潮平的时间。”

    史珺好奇问:“玉郎,云江潮是什么啊。”

    “就说大浪,持续不断的大浪,到时候海天一线,很壮观的。”

    “真的?”

    “嗯,云江观潮甲天下嘛。”

    “那一定要去看看。”

    这时,路青青说话了,“明天初二,潮涨时间上午7点30,潮平时间,中午12点40。”

    史珺对这方面不懂,好奇问:“为什么农历上还有这个啊,公历上怎么都没。”

    孙玉郎摸摸她的头,笑着说:“我们老祖宗的智慧岂是那些订公历的人可比的,我们的农历的奥妙还很多呢,不过也不能骄傲自满,公历有公历的好处,也要承认。”

    路青青接话说:“很对,下面早点休息吧,要去看潮,明天要早起。”

    “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孙玉郎突然咏出这幅对联,在云江下游入海口九里沙的观潮亭柱子上的对联,前世他与吴媚好为此争执很久了,到底该怎么读。

    另外三人顿时惊呆了,呆瓜自然一脸懵逼,史珺与青青都好奇问:“这是什么呀。”

    孙玉郎故装神秘:“观潮亭的对联啊,明天你们就看到了。”

    “好吧,明天我去看看。”史珺有些不满。

    没想到他为这次旅行倒是做足了功课,路青青如是想到。

    这一夜过去,史珺路呆瓜都被喊醒,“快出发了,看潮啦,晚了看不到的。”孙玉郎跟路青青都是早起不睡懒觉。

    众人整顿一番,就立即驱车出城,前往九里沙镇看天下胜景云江潮。

    到了地点,下车,往江边跑去,果然有个亭子哎,史珺兴奋地喊,然后看到柱子上的这幅对联,傻眼了,昨天玉郎怎么念来着,不会念啊。

    “笨蛋,这样断句,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孙玉郎诲人不倦。

    亭子里坐着两人,一位叔叔与一位美女阿姨,奇怪地是,美女阿姨没有戴墨镜,而叔叔却带着墨镜,两人看着这对小年轻在那为对联争执,都发出会心的笑意,在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帕萨特轿车,车旁站着几个人,类似保镖的样子。

    戴墨镜地叔叔说话了:“小伙子,你这个年纪居然会念这幅对联,真不错啊。”

    这位叔叔好奇怪,不过这位阿姨很眼熟,孙玉郎一时也想不出在哪里见过这位阿姨。只得礼貌得微笑答复,“谢谢。”

    浪潮撞击着堤岸,声音越来越响,嗯,潮涨开始了,史珺连忙催促:“玉郎,快去看江潮。”

    孙玉郎含笑对那对中年夫妻示意,然后陪史珺前去看潮。

    今天不是天文大潮,所以来看潮的人也不多,但也不少,毕竟人少有人少的好处,可以任意站在堤岸上欣赏,要是人太多,想找个好位置也麻烦。

    来了,来了,遥远的天际出现一道漫无边际的白线,白线越来越近,也越来越短,越来越粗,之后也越来越高,最后到达堤岸时,已经是一个1人半高的大浪了,大浪狠狠地撞在江堤上,溅了那些离得太近的人一身泥沙水。

    “这才刚开始,后面还会有更大的,所以我们还是听安全警告牌的,站在红线外面看。”路青青忙着嘱咐,看潮是好事,但可别出意外,不然好事就变成坏事了。

    “嗯,珺珺,我们站外面一些。”孙玉郎与史珺本来就在红线之外,听了路青青的话,更加远离一些。

    接着,大浪一次又一次的敲打撞击江堤,一些人看着没什么危险,不知不觉就靠近了些,毕竟越近,那气势,感受的越足,也越能给同伴给其他人以一种英雄气概,如果同伴或其他人尖叫什么的,自身也得到极大满足。

    正当大家醉心美景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有人落水了。只见江水里,有一个红色身影闪现,很快被大浪吞噬。

    “好好!”刚才在观潮亭里面见过的那位中年美妇惊慌失措地大叫。

    此时,前面在帕萨特车辆边上的几位保镖男子已经赶来,分开两人,拦住中年男人与中年美妇,另外两人,迅速褪去衣服,一人竟然还拿出绳索。居然还有绳索,这伙人干什么的啊。一人抓住绳索,一人将绳索在自己身上打了个结,就跃入江中,朝落水女孩被吞噬处,迅速游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