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清平乐
    那个保镖已经找到那个落水女孩,但潮水太大了,一时间难以拉扯上岸。

    孙玉郎看着这个情景,也很是担心,嗯,医者父母心,等会女孩上岸之后,自己应该怎么做,怎么立即开展抢救,心里要做个预案。

    女孩在江水里忽上忽下,身形也若隐若现,孙玉郎也干着急。系统,急诊医学加满。不管了,等会抢救肯定要争分夺秒,850点万一出个什么纰漏就要后悔终生了。

    孙大少,恭喜你急诊医学满经验,获得迅捷可靠这个buff。

    这是什么东东,系统。

    这个你字面意思理解就是速度更快了,成功率更高了。

    听起来很不错。这时候孙玉郎看到那个带着绳索抢先跳入云江的男人已经在伙伴的帮助下快要将这个落水女子拖上岸了,连忙跑过去帮忙把人救上岸。

    但让孙玉郎震惊地是,这女孩的脸蛋跟吴媚好如此神似,观潮亭内的中年美妇,美妇焦急的呼唤“好好”,此刻涌上心头,女孩就是吴媚好,自己看着吴媚好落水居然没有跳江救人,我好愚蠢啊。

    孙玉郎懊恼的用手捶打自己脑袋,这一反常动作把大家吓一跳,这个男孩子怎么了。不过一锤打自己脑袋,孙玉郎反而冷静下来,迅捷可靠,死系统,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如果救不回媚好,我立即跳云江,到时候我们一起完蛋。系统已经被孙玉郎吓住了,不敢表达了。

    此时,那女孩脸上都是泥沙,鼻子,嘴里都有泥水渗出,呼吸已经停止,立即扪及颈动脉,颈动脉无搏动,媚好心跳呼吸停止,必须立即心肺复苏。孙玉郎将吴媚好平躺在江堤的水泥地面上,伸手去解文胸,文胸浸了水,急切之间解不掉,孙玉郎之间抓起文胸的肩带一把扯断,再将文胸扯掉,还好当初系统融合的时候,肌肉力量得到增强,这时候派上用场了。

    边上的中年男子墨镜仍然没有摘掉,看到这一幕,大惊,想靠近做些什么,比如阻止孙玉郎或者指责孙玉郎什么的,但被保镖一样的男子拦住,带到不远处的帕萨特车里面。

    “大武哥,那是我女儿,怎么会落水,你们不是看着的吗,还有那个混小子前面看起来还挺斯文的,刚才在干什么,你没看到吗,他把媚好的内衣扯烂了。”中年墨镜男子大声质问这个保镖一样的男子。

    “吴少,这一次你来吴江已经是非常冒险了,要是让夫人知道指不定又要怎么吵闹,这还算好的,如果被外人知道了,后果多么严重你又不是不知道。”保镖大武耐心解释,哎,他也难啊。

    然后大武补充一句:“吴少,你着急也没用,不过我看那个少年挺沉稳的,还有小武他们也在边上,你放心,小姐一定能救回来的。”

    而那中年美妇已经彻底慌了,指着孙玉郎颤声道:“你在干什么?”

    边上那几个保镖也要动手了,这男孩子,你这时候还猥亵,你想干什么,不过孙玉郎的几个标准探查手势也有点震住他们,他们暂时想看一下,要是小子你不是救人,而是猥亵小姐,你是自己跳云江还是我们把你丢进去,到时候自己看着办。

    孙玉郎除掉文胸,立即开始心脏胸外按压,实施复苏。

    保镖小武丢出一句:“顺序是不是错了,不应该是abc吗?”

    孙玉郎手根本不停,直接回话:“cab才是正确顺序,”接着马上说:“你来清理杂物之后人工呼吸。”

    保镖小武也不废话,因为孙玉郎已经在右侧实施心脏按压,小武就在左侧,立即把吴媚好嘴巴打开,因为没有看到水草,水中垃圾等杂物,之后右手直接将吴媚好的额头下压,左手上举吴媚好的颈部,然后开始吹气。看来保镖小武也是受过急救训练,吹气动作非常规范。

    孙玉郎与小武开始持续紧张的抢救,这时候大家都已经明白,孙玉郎前面的无礼动作是为了救人,也逐渐原谅,但场内气氛仍然十分紧张。

    经过2分钟,另外一个保镖示意要不要换人按压,孙玉郎回答自己还行,如果自己确实疲劳不会死撑,系统帮忙改造的身体在抢救这块倒是名副其实了。

    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15分钟过去了,20分钟过去了,30分钟过去了,孙玉郎下来,另外一个保镖接着按压,然后孙玉郎又上去,这样也几个回合了,场内气氛越来越压抑,场外稍远一点的游客已经有人开始指指点点,“应该救不回来了吧,”“真是可惜。”“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对了,这小姑娘怎么掉下去的?”“当时小姑娘不是在你那边吗?你给推下去的?”“别乱说,人命关天啊。”“那会不会是你不小心挤下去的,”“今天又没人,大家身边都很空,怎么可能,还有我再次警告你,不要乱说,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啊。”

    帕萨特汽车里面,中年男子也是十分急躁,“大武,怎么救了这么久?”

    “吴少,不要急,有什么结果,小武肯定会发消息过来的。”

    小武已经有些绝望,想放弃了,因为这么久没救回来,人应该是救不回来了,但这个小男孩真有韧劲啊,还在坚持,算了,他都在坚持,我们这些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坚持抢救下去了。

    孙玉郎已经快要崩溃了,媚好怎么还不醒醒,现在他已经被替换下来,他对着吴媚好说:“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中年美妇一震,这男孩怎么会背这首词,还在这个时刻念出来。

    随着白发谁家翁媪一句说完,吴媚好好像有了点反应,眼皮好像动了一下,“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看吴媚好好像真有反应,嗯,继续:“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与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微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吴媚好醒了过来,慢慢地张开眼睛,中年美妇哭着上前抱住她。看到母亲就在前面,吴媚好说:“妈,有个人唱歌真的很难听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