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被误会是花心郎了
    孙玉郎顿时闭嘴,不过吴媚好你不好啊,前世就抱怨我唱歌五音不全,今生我刚刚救了你呢,一醒来就说我唱歌难听。

    刑芳菲看到女儿醒转,喜极而泣,一把抱住吴媚好。

    围观众人看到小姑娘被救回来了,也是非常开心,为之庆幸,也为孙玉郎等人竖起大拇指,连说好样的。

    人救回来了,那自己就撤吧,虽然自己不想走,但还杵着也挺尴尬的。

    走回路蔓瓜路青青史珺那,招呼三人走吧。史珺开玩笑说:“玉郎,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附体啊。”

    孙玉郎大惊,连忙否认:“我有什么东西附体?没有啊,挺正常的啊。”脑子里有系统的事情被发现了?

    史珺继续说:“你看啊,每次跟你在一起就有事情发生,最早一次是小男孩,后来江伯伯,现在又是一个小姑娘落水。”

    孙玉郎松了口气,说:“这事啊,哦,我也不知道啊,对啊,怎么这事就爱找上我了呢?”不是系统被发现就好。

    那边小武过去跟大武,及口中的吴少做了汇报,提到一个疑点:“很奇怪,按动机来说,挺好的一小男孩,主动救人,但是最后念出那首清平乐,我觉得有问题。”

    吴少吴庆国说:“有可能只是凑巧吧,毕竟媚好也容易让人联想到清平乐,而且你说他下面还唱歌来着。”

    大武说:“吴少,大意不得,把人请来问问。”

    吴庆国说道:“要有礼貌,毕竟刚刚救了媚好。”

    于是孙玉郎被拦住了,路青青比起其余三人来说更有交流沟通的经验,于是说:“怎么了,你们想干什么。”

    大武说:“别误会,就是这位朋友前面救了我家姑娘,姑娘爸爸也就是我们老板请他过去表示感谢。”

    请人过去,感谢,这很奇怪,路青青说:“要感谢,自己过来啊,怎么还要救命恩人自己过去,这很奇怪啊。”

    孙玉郎忽然想到什么,自己跟媚好结婚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没爸爸妈妈,自己从青山出来,也是一个人,自己两人能结合可能是在大城市里两个孤独的男女的自然吸引吧,自己父母媚好倒是见过,不过媚好父母自己从没见过,媚好妈妈是不在了,爸爸不清楚,倒是说起名字的时候提起过,是爸爸给起的,自己从没见过这个神秘岳父,也很好奇,那就走过去吧,反正也就几步,从前世来说,女婿也该去拜见岳父。于是说:“走吧。”

    大武倒是愣住,难道真的认识自己这边,但自己这边确实不认识这男孩,这男孩难道真是敌对家族派来的?

    没几步,就到了,帕萨特车里,小姑娘也坐进去了。孙玉郎看到就说:“是不是把120喊来,送医院观察一下比较好。”

    邢芳菲也觉得有道理,但看看前面戴墨镜男人,就说:“老吴,你把我们娘俩先放下吧,我们在这等120就行。”

    那小姑娘吴媚好却说:“为什么不让我死,我死了,起码有个葬礼,这样爸爸你也可以多陪妈妈几天。”

    孙玉郎一阵头大,敢情吴媚好你自己跳进云江的啊,你这什么逻辑啊,为了爸爸多陪妈妈,需要用你的葬礼当媒介,这也太恐怖了,这是我前世温柔可怜娇小软弱的吴媚好吗?前世的吴媚好甚至当售货员,给阔太太跪着侍候试鞋,然后媚好妹妹中年贵妇人样子,爸爸有小车,有保镖,媚好怎么会沦落到那个地步的,这里有什么豪门恩怨不成。

    吴庆国头很大,这2个都是他最亲的人之一,女儿刚刚自杀,情绪激动,罪魁祸首居然是自己,因为自己以前过于忽略了她们母女,但又能如何,自己根本不能把她们带回家,还要当心对手拿她们母女做文章。

    倒是孙玉郎开口说话了:“媚好,不要这样说,你说你的名字里有一首词,你最喜欢的就是里面的白发翁媪,两人相敬相爱白头偕老,怎么好动不动就说死呢?”

    孙玉郎的这句话劝道吴媚好固然是好,但这对中年男女却变了脸色,自己是不能公开的地下情,还提什么白头到老啊。

    吴媚好本身是个很善良的女子,她不忍心自己母亲每夜独自流泪到天亮,暑假里,爸爸终于抽空来看望自己母女,但幸福日子很短暂,看完云江潮,爸爸就要回去了,于是自己思想一偏激,就跳了云江,现在也有点后悔,这个哥哥应该是前面救自己的哥哥吧,身上衣服有些土,但精气神还是很帅的,于是说:“嗯,哥哥,谢谢你了。”

    孙玉郎连忙摆手:“没事。”

    大武却插嘴了:“小子,你有事了,说,你怎么知道小姐名字的。”

    吴庆国邢芳菲随着大武的问题也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对啊,自己根本还没介绍自己,这男孩子怎么一开口就喊出了媚好名字,联想前面的清平乐,这小子对自己这边知根知底啊。

    孙玉郎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不过他现在想得是,我应该继续隐瞒重生这件事,不然太吓人了,你告诉媚好,我就是你前世的老公,重生到18年前,然后又撞见了你,这有点恐怖啊,而且这历史也已经改变了,自己前世跟媚好认识应该是10年以后吧,两人很偶然的遇见认识的,然后都是在云江市飘荡的浮云,一种类似北漂的解释,然后就相知相爱结婚生子了,但急切间,孙玉郎也想不出什么好措辞来解释啊。

    孙玉郎的紧张情形,又恰好证实了心里有鬼,大武小武等人立即半月状围过来,防止这小男孩逃脱。

    孙玉郎想不出什么招,只好打真情牌,对吴媚好说:“媚好,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我会用我这一生爱你,守护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忘记了他有女朋友这件事了。

    吴媚好却反问一句:“你只爱我一人,守护我一人吗?”

    孙玉郎想当然回答:“当然是的,我只爱你一人,守护你一人。”

    邢芳菲抬手“啪”给了孙玉郎一个巴掌,这个薄幸郎,有女朋友的,前面还云朝朝潮长长呢,自己跟老吴都看着呢,才1个小时,就来诱骗我女儿了,自己爱老吴,这是没办法了,大错已经铸成,但自己绝不希望女儿也这样啊。

    按孙玉郎的身手,是能躲开的,但他没想到未来丈母娘就突然打自己一个耳光啊,于是摸摸火辣辣的脸,还莫民奇妙呢,说:“阿姨,您这是?”

    吴庆国这时也有救女儿的救命之恩带来的感激变成了厌恶登徒子的反感,这小男孩,虽然你急救技术不错,但这品德不行啊,不过现在就算证实了这小男孩有问题,暂时也不能做什么,难道杀人灭口?于是示意大武给他点钱打发了事。

    吴媚好却急了:“妈妈,你干嘛?”

    孙玉郎觉得这可能是阿姨怕早恋,因为现在两人年纪还年轻,不是10年后,自己挨这一下也活该,不该说的这么肉麻,意识到可能是早恋的麻烦,就改口:“媚好,生命是很宝贵的,一定要珍惜,不能让阿姨叔叔伤心。”

    这样说就好多了,吴庆国与邢芳菲也觉得可能是小男孩安慰女儿,不过无论如何,表达个谢意,走吧,就这样了。临走,吴庆国突然觉得跟这小男孩保持联络可能比较好,真有谁买通小男孩来对付自己,自己也能让小男孩反水,最后示意感谢的除了钱,再给小男孩一个手机。然后吴庆国先走了。帕萨特开到一个地方,吴庆国再换乘了一辆宾利车回去了,帕萨特原来也是掩人耳目的方法,不然宾利太显眼了。

    120也赶到了,把吴媚好接上,送医院观察,毕竟溺水过,很多人抢救回来了,因为大脑缺氧变成植物人或者智力受影响也很多。邢芳菲随着120离开。

    大武临走的时候给孙玉郎一叠钱跟一部手机,是摩托罗拉v998翻盖手机,不是全新的,看来应该是保镖大武把他的手机给了自己,里面通讯录里有一个保存好的号码,其他全删除了,说是可以联系他自己的号码。也不给孙玉郎拒绝的机会,大武也就离开了。

    得,现在都离开了,就剩下自己4人还有这些钱与手机。孙玉郎也是一头雾水,后来忽然意识到,自己唯一能联系到媚好的方式就是这个手机,但这个预存号码好像是那个保镖的,那么媚好有手机吗?前世是10年后遇见,那时候大家都有手机了,号码好像是,仔细回忆了半天,终于想到了,13656500176,直接用手机打过去,你拨打的是空号,请重新连接。才突然想到,136号码段,现在还没启用呢。

    媚好,会重新遇见你吗?你要保重啊,可不要再用什么葬礼能让父母多呆几天,你这也太恐怖了,总之你一定要好好的。

    走回路青青的车子,史珺立马贴过来,看到孙玉郎手里的钱:“怎么这么多钱,那人谁啊,生命是钱可以衡量的吗?有钱人太可恶了。”

    路青青笑着说:“不要太愤青了,珺珺,生命如果不能用钱衡量,那国家很多工作怎么办,比如工伤赔付啊,伤残补助啊,总之他们给了钱走人了,我们也就走人吧,反正我们今天救了一个人,也是一件大恩德。”

    路蔓瓜说:“今天中午,玉郎请客。”他一贯无脑。

    路青青连忙打断:“这钱玉郎留着,马上要读大学了,还要很多花费呢。”两个成年人居然要高中生请客,大哥,你能不能长点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