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别墅
    骑了一身汗,赶到蔡家,蔡勇跟蔡晓静都不在,蔡勇是去公司了,成年男人,自然,要养家赚钱,自然不似自己这个高中生,还可以到处闲逛。晓静去她同学家玩去了,今生不比前世啊,前世手机一拨去向都知道,今生就抓瞎了,不过估计也就这2、3年了,手机马上就要普及了,到时候就被捆住了,到时候就该埋怨不自由了吧。

    毛毛倒还是记得自己,直接扑过来,对自己摇尾巴,舔舌头。晓静妈妈朱苏苏把孙玉郎让进客厅,奉上茶果,毛毛也跟着孙玉郎到客厅,继续舔啊舔啊。

    就陪毛毛玩会吧,一边玩一边等吧。朱苏苏陪着说了会话,问学习,高考状元,这孩子真心不错,还会给狗狗做手术,县里面的医生都不见得有这孩子高明,之后朱苏苏起来给孙玉郎做点心去了。青山人的传统,客人来了要奉上一碗点心,一般是炒锦粉面,锦粉面是一种番薯做成的面,灰色透明状,可以炒可以煮,炒的话,配合猪肉,虾米等配料及各种香料佐料,味道美味极了。十几年没吃炒锦粉面了,孙玉郎一下子吃了个底朝天,朱苏苏非常开心,这孩子真好,又去盛了一碗。孙玉郎刚打了嗝,看到又一碗满满的锦粉面,有点同情春晚上的那演吃面的陈佩斯了,阿姨,我不演电影。

    一直客厅呆着也闷,后来就带着毛毛去外面溜达去,正好消消食。征得阿姨允许,孙玉郎就带毛毛出去玩了。

    毛毛被放出囚笼,顿时撒了泼,跑的那个欢快。孙玉郎顿时觉得苦也,追吧,要是把狗狗丢了,回头晓静妹子还指不定怎么埋怨呢。

    毛毛这儿钻钻嗅嗅,那儿又抬起它的右狗腿,撒几滴尿,换个地方继续这一通过程。让孙玉郎怀疑它是不是前列腺增生啊,小便不畅,每次滴几滴,后来又意识到自己想错了,这是条母的啊,母的哪来的前列腺,可特么你是母的干嘛每次滴几滴,一次撒完不行吗。

    然后自己每次快追上了,这死毛毛又加速跑远,卫生,你给我注意卫生。

    不知道跑了多远,在一栋别墅门口,毛毛停了下来,对着别墅吠叫不止。

    孙玉郎也觉得有问题,总觉得别墅不对劲,院子里有杂草,窗帘很黑,完全遮盖。偷偷进去?犯法的,别人家未经允许进去,这肯定犯法,但好奇啊。

    于是孙玉郎观察了一会,别墅边上有棵树,毛毛刚才还在底下撒尿来着,于是孙玉郎就爬上树看看,我进房子犯法,我爬房子边上的书偷窥一下,应该还行吧,罪应该不会很大,再说万一里面真有什么事,我反而立功了。

    上了树,孙玉郎发现房子1楼窗帘很严实,什么都看不到,而2楼有窗帘没拉好,里面很脏乱,一些华丰三鲜方便面的包装纸胡乱丢弃,这户人家有问题,嗯,卫生问题,但卫生问题自己管不着啊,嗯,不想了,回去吧,下了树,准备带毛毛回去。忽然听到里面有杯子摔破的声音,什么情况,要不还是进去看看吧。万一里面有人出了危险呢。

    孙玉郎喊了几声“有人吗?有人在吗?”然后再走进院子,敲敲门,没人回答,但是门却开了,既然都进院子了,那就再进房子吧,于是继续走进房子。房子里一股馊臭的味道,很快孙玉郎发现一个男的站在厨房的厨台那,地上有一些破碎的玻璃渣子,看得出,这些渣子以前属于一种叫杯子的物体。男子穿着一件白衬衫,右肩下面有血迹,从衬衫里面渗出来。

    “你怎么了?受伤了?生病了?”隔着有点远,屋子里又拉着窗帘,有点暗,孙玉郎看的不是很清晰。

    那男子却忽然神经反跳起来:“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我路过的,听到里面有声音,不大放心,进来看看。”

    “路过的?好吧,我没事,你走吧。”

    “哦,你确定你没事,好吧,我走了。”孙玉郎转身准备出门。但他转身的时候看到毛毛对着自己身后狂吠不已,很奇怪,毛毛你叫什么啊,然后又回头一看,哇,什么情况,孙玉郎看到这个穿白衬衫的男子拿着一把水果刀就要刺向自己,干什么,这就要杀我?我发现了什么秘密吗?

    不过白衬衫男子右肩下面有血迹,他又不是左撇子,应该是有伤,正常情况也打不过孙玉郎,别提这种情况了。孙玉郎一下就抓住那男人手腕,把水果刀抢了过来,问:“喂,你干什么啊,为什么要趁我转身,用刀刺我。”

    白衬衫男人似乎刚才那一刺已经耗尽力气,站都站不住了,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说:“小子,我认栽了,没想到我海富贵最后落在你手里,随便你了。”

    孙玉郎很奇怪,“喂,这位海富贵先生,我们认识吗,我们有仇吗,你为什么要用刀捅我。”

    “你无缘无故闯进来,好了,不用多说了,没必要玩猫抓耗子的把戏,今天我载了。”

    这人不可理喻,于是孙玉郎觉得还是赶紧离开为妙,再说这房子里一股霉馊味道,不走不行,留下来对自己健康也不好。

    转身正想走,听到后面“咣当”一声,孙玉郎再次转身看去,坐在椅子上的海富贵已经倒地上了,哎,医者父母心,虽然今生还不是,不过前世是啊,没遇着没办法,既然遇着了总不能不管不顾。

    于是返身回去,把海富贵抱到客厅沙发上,这人好瘦,不是正常的瘦,已经是病态的瘦了。右肩下面难道是外伤?看这人这么奇怪,房子拉着窗帘,动不动还用刀偷袭我,一定不是好人。

    扯开海富贵的衬衫,“哇”,孙玉郎直接吐了出来,前世今生,就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创口,右肩不,不,准确说是右胸侧壁跟右腋下位置,有一个蘑菇样突起,表明破溃,散发出一股恶臭,这不是什么外伤,这应该是肿瘤,恶性肿瘤,也就是癌症,导致的皮肤转移或者腋下淋巴结转移破溃形成的样子,这人怎么搞的,搞成这样还不去看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