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我本善良
    被孙玉郎从地上抱起,又放到客厅沙发sh富贵倒是没有再反抗,也没做出对孙玉郎不利的动作。

    孙玉郎下意识地对海富贵说:“你应该去医院看病,你病的很重。”

    海富贵勉强露出笑容说:“小子,你都是这么善良的吗?”

    孙玉郎固执地说:“你答非所问,我说你应该,去,看,医生。”

    “你不怪我刚才捅你?”

    孙玉郎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前面有些怪,现在不怪了。”现在你病的这么重,我还怪什么啊。

    “哎,你还是太善良,我很久没有遇到一个这么善良的人了,我们可以聊聊天吗?”

    孙玉郎点点头,算是表示同意。

    接着海富贵地话,让孙玉郎有些震惊,原来他就是大金牙嘴里的海老板,也是他怂恿路呆瓜做坏事,目的是想控制路呆瓜,他垄断着青山县的地下黑势力,北冰洋,小街,他没少造过孽,一双手现在看着苍白没有血色,其实是血淋淋的一双手,然后几个月前他忽然咳出一口血,他以为自己吸烟吸多了,没多大重视,然后又是一口,接着又一口,他意识到问题严重,连忙到镇海市人民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是肺癌4期,他不信,又跑到云江市省附属二医跟省肿瘤医院检查,结果一样,这种晚期肿瘤医生也没有办法了,他回到青山,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要是手下发现他不行了,一定会对他下手,当然不是杀了他,因为这样做没必要,而是会逼他把公司股权,存款,值钱的金条名表等都交出来,就像他对付他以前的老大一样干,他交出这些东西之后,他们会把他困死在别墅里,也是他曾经犯过的罪孽。

    “小子,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背后捅你了吧,因为当面打我打不过你了,我必须偷袭,所以你转身之后,我才有机会,所以小子,你记得,永远不要把你的后背露给别人,永远要防着别人。”

    孙玉郎很无语,一个混黑道的,混到最后,这么凄凉。

    “无论如何,你不能放弃治疗。”孙玉郎说,“我叫孙玉郎,你听说过我吗?”

    “治疗,怎么治?小子,我听说过你,最近很多畜生被你看好了,小街的姐妹也都奉你为神医。但你说,我这种病,你怎么治?”

    “拖下去,好死不如赖活着。”

    “拖下去还有希望?”对海富贵这种人来说,任何稻草都要抓住。

    “我们医生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病人的,哪怕他是一个罪犯。”

    “呵呵,小子,口气不小,没错,我海富贵有罪,但还轮不到你来数落我。”

    孙玉郎觉得没必要跟他废话,开口说:“第一步,我想切除你右腋下转移灶,切没问题,但我怕伤口难愈合,第二步,我想送你去云江省肿瘤医院,住院治疗,在那里,积极的对症支持及综合治疗,生存下去的可能性总比现在这样自暴自弃要好的多。我想,治疗费用应该对你而言不成问题吧。”

    “小子,真的有救?”海富贵两眼发出奇异的光芒,这是求生的光芒,哎,黑道老大也很怕死啊。

    孙玉郎决定还是实话实说:“难,你遇到的毕竟是世界性难题,但现在有许多靶向药物面世,你可以试试。”还有一句,孙玉郎没有说,如果你能坚持到我把现代医学系统升满级,就能治愈癌症了,但恐怕你坚持不到。

    “好吧,你尽管放手一试,我信你这个神医。”孙玉郎的一些事迹,海富贵还是有所耳闻,他现在也没得选择。

    “嗯,你等等,我需要一些材料。我先去弄来。”

    “小子,你要什么材料,书房里的那个柜子里面你看看。”

    孙玉郎去书房里面打开柜子,顿时被震惊了,手术刀,缝线,局麻药利多卡因,纱布及消毒用品,都有,敢情这黑社会老大的家里还是一个地下诊所吗?

    挑出必要的物品,孙玉郎回来给海富贵动手,做一个小手术,清创+孤立转移淋巴结姑息切除+皮瓣修复术。

    “忍着点,我先打个麻醉。”

    “没事,你尽管下手。”

    孙玉郎的动作娴熟,稳定,好在海富贵的转移淋巴结还是孤立一个,如果融合成团,那切也没法切了,弧形切口,连带皮下脂肪整个挖取,然后对牢缝合,留个引条吸引,因为过几天边上脂肪等组织坏死或者淋巴管渗液要通过引条引出,不然积聚在里面,就让创口难以愈合,严重的还好继发感染脓肿等并发症,做完手术,孙玉郎还是挺满意的,毕竟是做下来了。

    海富贵也比之前有精神多了,毕竟前面右胸壁一直渗血渗液,严重影响情绪,现在包扎好纱布,显得干净多了,人自然也精神起来。

    “小子,要不要做我干儿子。”海富贵忽然冒出一句。

    “有病吧,我有自己父母,我做你干儿子,你疯了啊。”孙玉郎一口回绝。

    “小子,有种,我看你对小街那些姐妹挺好的,做我干儿子,我让她们都归你管,你难道也不想要?”海富贵继续诱惑。

    孙玉郎算是看清这种黑社会渣渣了,有点后悔救这人,说:“冥冥之中自有因果报应,我不知道你信不信这个,但我觉得,你得这个病,其实就是报应,你现在想得应该是怎么积福,而不是继续作恶,如果你积福积多了,说不得还会有奇迹发生。”

    海富贵立即两眼发光说:“真的?积福我就能活下去。”

    孙玉郎看这情形,也只能继续忽悠了,如果这人能做回好人或者做点好事,总比继续为恶要好,于是说:“这是肯定的啊,你要是想自杀,就随便你吧,反正命是你自己的。”

    海富贵突然想起什么,说:“糟了,我让李大炮他们今天去吓唬花边厂职工了,蔡大头他们催的急,急着想收地建房呢。”

    孙玉郎一听,急了,敢情蔡勇跟海富贵真的都是幕后黑手啊,正想说话,海富贵先说了:“你别急,别急,我马上打电话给李大炮,让他们中止行动,我知道你医者父母心,为我想,怕我再作恶减寿,我知道,谢谢你,小子。”

    孙玉郎也意识到自己果然还需要成长,要不是误打误撞让海富贵误会,而是让他知道自己心疼妈妈与史珺妈妈,还不知道怎么拿捏自己呢,自己面对的可不是乖乖兔,而是一头大灰狼啊,就这样让他误会挺好,以后自己继续加强为人处事方面的经验吧,不要现在这样喜怒都直接在脸上表现出来。

    另外如果这样拖住海富贵的命也很不错,自己就算打死海富贵,也有李大炮他们接手,老妈的花边厂照样被拆,也照样没有补偿,现在这样吊着海富贵,起码暴力这方面解决了,下面该去面对蔡叔叔了,这万恶的资本家,你就不能从牙缝里漏点,给下岗职工一些补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