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就这样成了青山混混头子
    金毛跟猴子惊呆了,海老大留了这么大一个后手啊,难怪海老大前段时间玩沉默,敢情就是在等今天,等自己送上门啊。海老大以前的歹毒手段他们也是知道的,于是立即就跪了,“海老大,兄弟们知错了。”“海老大,您大人有大量。”

    海富贵冷笑一声:“跪我干嘛,现在你们的老大是他。”海老大也不想公开说这句话,但他知道不说不行,因为自己的疾病,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医治了,到时候金毛猴子还会看出问题来,如果没孙玉郎镇住他们,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其实刚才,最开始,他是想借孙玉郎使拖刀计,先拖一下再说,等自己去云江甚至医疗技术更强的魔都或者雾都看病再说,但是看到孙玉郎踢翻李大炮的身手,他忽然觉得有文章可以做,这个孙玉郎很善良,从前面自己偷袭他,他不计较反而给自己医治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他觉得说不得可以把这个善良的孙玉郎设为傀儡,自己在幕后掌控,继续维持自己在青山县的黑社会老大地位。

    众混混连忙改为跪孙玉郎,包括大金牙,其他人或许虚情假意,但这个大金牙就是真心实意了。

    这下孙玉郎反而慌了,虽然再世为人,自己也算奔4的人了,但着实没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怎么处理。哎,大金牙,你怎么来了。

    于是孙玉郎就让大家起来,把大金牙喊来,问他这黑社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金牙也不知道如何说,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说了,黑社会就是流氓混混,找不到正式工作,或者压根不想找正式工作,于是拉帮结派,赚些上不得台面的钱来居家过日子,比如小街,那些站街女经常会被欺负,会与嫖客发生纠纷,基本是嫖资纠纷,我们这些黑社会就出来调解,让那些嫖客出钱,一般嫖资收入是五五分,站街女拿五成自己这些混混拿五成,然后混混们再分,自己一般每个月就两千来块钱,其他都交给那个了,喏,那个,躺地上那个,李大炮。大金牙只是小街混混,其他行业也不清楚。

    孙玉郎大概懂了,就是强买强卖呗,“是不是未经你们允许,站街女也不许在小街拉客?”

    大金牙连忙回答:“是的,必须的,不然随便乱来,自己就没收入了。”

    “你们有没有逼迫不愿意从事这一行业的女子加入。”

    大金牙连忙否认,接着又点头:“我没有,没有,这事我也管不到啊,不过李大炮有,居然有些女的被骗来不愿意,李大炮就强迫她们,他的外号大炮也是这么来的。”

    孙玉郎一听火大,走过去对着李大炮下身就是一脚,“你炮很大,叫你大炮。”

    李大炮发出一声惨叫,直接晕死过去。

    孙玉郎接着宣布:“混混们以后不许干缺德事,你们难道真想以后生孩子没**吗?坏事做多了肯定有报应。”

    混混们唯唯诺诺地答应,心里想着,混混不做坏事怎么混生活?

    “都起来吧。”孙玉郎命令道。

    突然一个混混哎呦一声,原来这个混混本来就有旧伤,刚才长时间保持跪拜孙玉郎的姿势不动,猛的起来的时候,腰扭了。

    “别动,我看看。”孙玉郎一边吩咐,一边问系统,刚才医治海富贵有经验值吗?系统回答,共用经验值50,外科学50,激活以前记忆,外科学额外获得50点经验。把这共用50,连同这几天签到的50,与前面救吴媚好的200,全加中医伤科学吧,系统回答好嘞,中医伤科学变成300经验值。

    孙玉郎让那个腰部扭伤的混混在沙发上躺下,仔细检查,嗯,不能直腰,卡住了,嗯,这是腰椎小关节错位,手法复位即可,于是让小混混侧躺,跟他说几句玩笑话分了他的注意力,右手按髋骨外拉,左手按肩部内推,咔地一声,小混混说自己好了,真是神了。

    混混们看到孙玉郎这么神奇,又一个小混混开口了,说自己落枕了,孙玉郎叫他坐下,说几句话分了他的注意力,迅速一板脖子,让脖子朝肩部方向扭转,又是咔一声,那小混混也是惊呼神了,自己脖子好了。

    接着好几个混混说了自己旧伤,孙玉郎根据那300点中医伤科学经验,一一做了简单手法推拿,效果有的好有的一般,不过孙玉郎现在被指定为接班人,效果一般的也拍马屁说效果很好,效果很好的自然不用说了,竭力吹嘘了。

    那李大炮也悠悠醒转,孙玉郎知道自己那脚对他造成了永久性伤害,估计他永远不能再**了,这是对他作恶的惩罚,混混是不兴报警用法律来处理的。

    接着金毛猴子抱怨,“孙大少啊,要是这个不能干,那个不能干,兄弟们怎么生活啊,难道让我们找个工厂去打工吗?”

    孙玉郎陷入沉思,十八年后,社会怎么样,什么行业这群混混能混的开呢?淘宝?不行,混混们肯定不懂电脑,想到淘宝,孙玉郎突然想到物流,于是说:“做物流。”

    “啥叫物流?”混混们都表示不懂这个名词。

    哦,对,现在不流行叫物流,叫运输,于是说:“就是运输业,快递业。”

    海富贵插话道:“运输是个方法,这个我也老早想打下来,只要统一垄断,肯定是暴利,至于快递,怕赔钱啊。”

    孙玉郎接话:“不能搞暴力垄断,我们不能违法,快递业务慢慢来,以后电脑普及了,会好转的。”

    海富贵示意混混不要跟孙玉郎斗嘴,表示:“嗯,我们不违法,一定让玉郎你满意。”至于事后,怎么操作,混混们自有办法。

    之后孙玉郎把混混分成三块,金毛猴子大金牙为三个新的大头目,金毛继续负责北冰洋,猴子继续负责建筑行业,大金牙负责小街跟新成立的物流,都不能搞暴力强迫,尤其涉黄那块,女子不愿意,谁都不能强迫,不然下场就是李大炮。

    小街那边可以统一抬价,3050的全部统一为100元,这样大家少接活赚的钱也会一样多,甚至更多。

    大金牙理解不了,“这样客人不是不来了吗?”

    “这玩意是能忍就忍得住吗,能憋就憋得了吗?正常人找老婆去,有利于身心健康家庭幸福美满,多好,总之,你照我说的做,还有必须全部带套,为了她们自己好。以后物流业发展好了,问问,谁不想干了,就转行做报单记账等工作。”

    好吧,大金牙唯唯诺诺,海富贵觉得这年轻人太过于善良了,以后可能会吃苦头,不过也好,这样也利于自己控制。

    孙玉郎一不小心,就这样成了青山混混头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