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迅达物流
    众多小混混倒是对孙玉郎挺感激的,也知道他就是最近青山传说神奇的兽医,虽然让一个兽医给自己看病怪怪的,但有效就在硬道理。

    孙玉郎觉得以后青山混混的主要精力必须放在运输业上,这是不犯法的,何况前途无量。从没听说哪个黑帮大佬就靠黄赌毒真正发家的,那些赌城是例外,赌城是吸引全国的人去送钱,在青山搞赌博行业肯定违法,也不可能吸引全国人民来送钱,所以赌博行业无法壮大。毒品,孙玉郎非常厌恶,这肯定是要杜绝的,青山混混涉毒一律送公检法系统治罪,青山混混不仅自己不碰,还要协助公安部门,每个混混都要做一个禁毒好公民。黄暂时禁不了,但控制发展,最终取缔。所以金毛猴子就算负责北冰洋ktv与暴力拆迁搬运,也要协助运输业,因为前者违法很难长久。

    另外建议海富贵早日去看病,答应无论如何会照顾他的老婆跟一个4岁儿子。海富贵的老婆跟儿子信息,比如住址,联系电话等,海富贵只告诉孙玉郎一个人,他对其他混混不放心,怕被绑架勒索。孙玉郎摇摇头,哎,正当生意也要防劫匪等坏蛋,但不会这样见不得光,所以早日把青山混混导入正轨还是很要紧。

    最后就是孙玉郎也不懂经营,马上就要开学了,他也没精力来管,他觉得差不多可以去蔡晓静家了,一是问问他妈厂子被拆迁的事,而是能不能借鸡下蛋,找蔡勇借一些正规的人手,帮忙把运输公司的架子搭起来,指望混混肯定不行。

    “海大哥,你就安心去云江看病吧,小海跟嫂子的事情我会照顾好的。”

    海富贵看着这个男孩子,也满是怜惜,孙玉郎的那句“医者父母心”真正有点打动了他,眼前这男孩是个好人,值得信任,没想到自己为非作歹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好的结局,哪怕这次肺癌真的治不了,就此死了,自己孩子也有了依靠,老天待自己不薄,于是把一个钥匙跟几张纸交给他:“这是镇海市农业银行保险柜的钥匙跟密码,凭钥匙跟密码就能直接打开,你千万别丢了,如果丢了就要我本人申请挂失,重新设定钥匙跟密码才能打开了。这张是股权转让协议,我准备把富贵建筑公司的20%的股份转让给你。”

    “海大哥,保险柜里面是?”

    “一些有价证券,及房子房契等,最主要的是富贵建筑公司的股权证。”

    “海大哥,我会帮你看好的,等小海长大,转交给他。”

    “谢谢。”

    一声谢谢之后,那个叱咤青山县城的黑帮老大海富贵就再也不存在了,晚期肺癌,虽然法律没判他死刑,但海富贵还是接受了他应该得到的惩罚。

    其实海富贵这人还是很狡猾,他只答应转让最值钱的富贵建筑公司20%的股份,他自己还有50%,另外30%在金毛猴子李大炮手里,等于说他海富贵还控制着决定权。

    但孙玉郎的想法是这有什么用啊,若干年后,这公司注定会经营不善变成空架子,这股权其实也就是废纸,可能还有负债,没人经营,注定没落啊。他准备另起炉灶的迅达运输包含迅达运输公司及迅达快递公司才是今后青山混混的主体,以后下一定能发展壮大。不过也挺感谢海富贵的,居然一统青山混混,省了自己不少事呢,初期资本,他也准备“借用”下海富贵的家财,反正也是不义之财,以后迅达物流发展了,照顾小海才不会成为一句空话。

    接着孙玉郎到蔡晓静家,蔡勇倒是回来了,蔡晓静还在同学家吃饭,说不回来吃了,朱苏苏想要打电话把女儿叫回来,孙玉郎说不用了。朱苏苏知道女儿心思,但想着还是顺其自然,尤其现在孙玉郎有了女朋友。

    “蔡叔叔,我来是想问问,我妈那个花边厂拆迁的事情。”

    “玉郎啊,大家听说大城市拆迁之后人人成了富豪,都不要工作了,你说这现实吗?”

    “这应该不现实。”

    “对头,玉郎,花边厂又不大,厂子人又多,这么多年欠了那么多钱,县政府一直想着怎么把包袱甩掉,所以这才有了把地卖掉,把银行的钱还掉,甩掉包袱,不然一年年下去,工人工资等债务越来越重,县里也吃不消啊。”

    “那也不能一点补偿都没啊。”

    “玉郎啊,其实很难的,因为类似花边厂的例子很多,要是给花边厂开了口子,别人都要补偿,县政府怎么办,就这么多钱,给了你不给别人,别人也要闹,索性都不给了,这在政治上就叫不患寡而患不均。”

    经过蔡勇的教导,孙玉郎开始觉得自己把事情想简单了,于是说:“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提升自己,下岗不怕,自己去闯出一条活路来,是吗?”

    蔡勇笑着说:“就是这样,其实你蔡叔叔以前也是县机关里面坐办公桌的呢,后来受不了那幅死样,下海办了这个建筑公司,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孙玉郎腹诽,所以你才与官方那么密切吧,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口,而是说了另外一件事:“蔡叔叔,能不能借我点人,我办一件事情。”

    之后孙玉郎把自己的打算跟蔡勇做了深入探讨,蔡勇表示这是一个好主意,因为青山混混经过训练就是现成的好劳力,而运输业又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但是他提出了要占股的要求。

    “玉郎,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要帮你忙,肯定有所要求,你说是不?”

    孙玉郎又腹诽,早知道不救毛毛了,不过又想到毛毛不过一条狗,在蔡勇这种商人眼里肯定不值得一提,而且毛毛跟自己也很不错,现在在毛毛的心里,第一好是朱苏苏,第二是蔡晓静,第三应该就是自己了,算了,于是问:“那蔡叔叔你要占多少股?”

    蔡勇笑着回答:“看你急得,要不这样,我也注资100万,占股40%,股权人写晓静,你觉得怎么样?”

    四成有点多啊,物流前景自己很看好啊,不过想到自己马上要去读大学,也没空经营,以后很多事情要劳烦晓静爸爸也就是蔡勇,那就这样吧:“那迅达物流成立初期要蔡叔叔你大力扶持。经理人选啊,会计啊调度啊,都要你劳心劳力了。”

    “好吧,其实我也一直有成立运输公司的想法,现在这样也好,以后我们建筑公司的材料就由迅达物流包了。”

    还没成立就有了业务,而且还是青山县城里面业务量很大的鑫盛建筑公司的业务,看来自己这个迅达物流亏本不可能了。

    以后迅达物流经营上了轨道,再好好回补自己爸妈跟史珺爸妈吧,这厂子的补偿金看来就算有,也不能指望很多了。

    海富贵到云江省肿瘤医院后不久还是医治无效去世了,不过此时,金毛猴子李大炮都彻底服从孙玉郎。迅达运输发展初期,还是做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比如殴打恐吓其他大货司机,工厂公司的老总经理等,孙玉郎则在事后出面安抚,帮忙治伤,另外也给家属及宠物看病以博取好感,然后保证,绝不强买强卖,不过大家也怕了这个玉面郎君,你说不恐吓,但你手下还是恐吓啊,所以青山县里传出了玉面郎君这个外号,形容孙玉郎表面和善,背后阴狠。

    “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办企业一定要正规,不能偷税漏税,不能超载,仓储消防务必小心等等等等,你们怎么就不听啊。”孙玉郎训斥金毛等混混骨干。

    “孙老大,我们没有偷税漏税吧,也没有超载运输,也没有疲劳驾驶,我们的仓储消防也是严格做到安全第一的。欢迎老大随身坚持,保证没有问题。”金毛等人辩解。

    “真没有?”

    “真没有,孙老大,如果骗你,天打五雷轰,教我们不得好死。”

    “是,这些没错,是要这样,很好,还有大家出去谈生意,接单的时候,一定要和蔼可亲,一定要笑容对人,一定不能恐吓人,知道吗?”

    “孙老大,你刚才说的是偷税漏税那些,现在才说的是接单谈生意。”

    “领会精神,我受不了了。”

    “孙老大别气,别气,其实我们已经做了很大改变,有几个厂子的货运业务本来不打算给我们,我们没恐吓他们,后来经过我们努力,还是拿到了。”

    “他们不愿意把业务给你们,你们也没恐吓他们,那他们怎么把业务交给你们了,你当我是傻子吗?”

    “嗯,我们请他们负责运输的厂长及部门经理这些人去北冰洋玩了一趟,他们就答应了。”

    “什么,你们把人拉去北冰洋ktv,用那种手段,我,我,气死了,这哪来的正规,这是正规吗?你们居然这样糊弄我。”

    “孙老大,消消气消消气,其实华夏国情都是这样啊,你不请客喝酒,你就拿不到业务,既然都是请客喝酒,我们干嘛不请人来我们自己开的北冰洋。”

    哎,孙玉郎无语问青天,算了,能让混混走上正轨就很不错了,慢慢来吧,补充一句:“一定不能再用混混手段了,知道不。”

    “知道啦,孙老大,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