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聚会风波
    王磊进了大厅,看到孙玉郎史珺及其他几个同学都来了,还有赵文斌等几人还没到,就招呼大家先去包厢,完了还不忘在孙玉郎前面炫耀一下,小子骑车来的,还这么得意,你有啥可得意的啊,看我下面的话语,于是说:“你们只知道北冰洋就是唱歌的店吧,不知道北冰洋还可以吃饭的是吧。”

    史珺同桌谢芳不以为然说道:“包厢里不是可以点小吃吗,还可以点水果饮料,王磊,你真当我们土豹子啊,连ktv都没来过吗?”

    王磊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干咳一下,准备说话,不过他直接开口还能抢先说在前面,他一装模作样,被另一个组织者钱彤彤抢先说了:“谢芳,他们这里也有酒席吃的,只是不对外开放,王磊爸爸是县农机公司的总经理,经常有招待饭局,所以知道这个,今天我们小聚会,就是让王磊爸爸帮我们订好了一桌酒,我们先吃饭,之后再去唱歌。”

    王磊听这话,觉得满意,比他自己说的效果还要好,嘿嘿,孙玉郎,你爸只是供销社的一个经理,我爸可是农机公司的总经理,北冰洋里面还可以摆饭局,你肯定不知道吧。

    接着王磊觉得自己找回了自信,大声招呼:“服务员,带我们去大四喜包厢。”海富贵经营的时候,包厢名字很接地气,大四喜大三元同花顺都是类似这样,孙玉郎放手给金毛管,也懒得改名。

    众人进了大四喜包厢,这包厢不错,金碧辉煌的,很有西方贵族房子的样子,一些见过世面的同学比如钱彤彤不以为然,但是史珺等人就发出惊叹了,这里真豪华,同时也担心,到时候算账怎么办啊。

    王磊看出大家担忧,朗声说:“不用担心,今天放开吃喝,到时候记我爸公司的帐上就行。”

    孙玉郎是重生分子,不由心里暗骂,在以后全民网络反腐的年代,你小子要是这样喊就坑爹了知道不,要是有个同学有歹心思,把你这话一录,再朋友圈一发,嘿嘿,看你爸不抽死你才怪。

    这时候,王磊继续他的得意时刻,掏出一个诺基亚5110手机,很潇洒的放在耳边,开始他的喂喂之旅。孙玉郎高考后买了呼机他知道,他今天就是让孙玉郎见识见识,你还买呼机,太low了,我这已经用上手机了。“文斌,你什么时候到,我们都到了,等你了,嗯,北冰洋大四喜包厢,好嘞,等你。”

    与赵文斌通完电话,他不忘对大家补充一句:“有手机就是方便。找人啊什么的,一个电话直接搞定。我们班里有手机的同学等会交换下手机号码啊,方便联系。”

    这时候郭进拿着个手机边打边走进来,“好的好的,李师傅,其他没事了,你们这次出车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们跑运输的,安全第一,就这样了,好,再见。”打完电话,叭一声,诺基亚8810的滑盖往上一推,盖住按键,结束通话。死胖子郭进也不忘炫耀,手机也不收起来,就先打招呼了:“都来了啊,今天忙死了,不好意思,迟到了。”

    谢芳好奇地问:“郭胖子,你现在在干什么,怎么也有手机了,你不念书了啊。”

    死胖子懒洋洋地回答:“我坐你谢芳后面都3年了,我这脑子,你谢芳还不清楚,根本不是读书的料。”接着他想说出孙玉郎安排他地事情,看孙玉郎眼神示意,于是改口说:“这不,迅达物流招工,我就进去瞎混呗。”

    谢芳吃惊地说:“什么,郭胖子,你进迅达物流了,听说他们招工很严格的,你居然进去了,还给你发了手机?”

    王磊觉得郭进的这个手机把自己面子削了,于是戳穿说:“迅达物流招工哪里严格了,里面都是混混。”

    谢芳继续吃惊:“里面都是混混?那郭胖子你现在是混混了?”

    郭进正色道:“我们老总说了,人谁没有错,只要能改就行,老总还说要跟镇海市看守所建立联系,成立劳改人员帮扶基地呢。”

    看郭胖子满嘴跑火车,越说越没谱,那个劳改人员帮扶基地只是一个设想,目前条件根本还不打算实施呢,郭胖子就乱说,这传出去会引起误解,有些企业公司对劳改人员不放心,到时候不把业务让迅达来接就麻烦了,于是打断道:“郭胖子,快坐下来,把你那手机也收起来,今天是同学聚会,你在那炫耀啥啊。”

    是啊,同学聚会,你炫耀啥啊,这话其实不仅是对郭进说,也对某些人说。郭进一听孙玉郎发话,连忙坐下来。倒是谢芳不依不饶,还继续追问:“你们公司很复杂吗?工资多少啊?”

    郭进打个哈哈应付掉。

    而王磊也不再显摆了,毕竟手机低人一个档次,再怎么说也丢人,而且对手还是郭进,家里条件不好,学习成绩又差的郭胖子,郁闷,怎么才能引到孙玉郎身上呢,对了,孙宇看来呼机号码多少啊,到时候呼他一下,让他借自己手机回传呼,不过死胖子坐边上,要借也是借死胖子的8810,到时候虽然把孙玉郎没手机只有呼机的事实暴露出来了,但自己手机不如死胖子也是又暴露一次,哎,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啊。

    在王磊绞尽脑汁地时候,班长赵文斌也到了。接着上菜,大家互相说着高考事宜,以前的高中生活,这次暑假过的如何,接下来要怎么安排,去哪个城市的什么大学等等。

    喝了点酒之后,赵文斌向孙玉郎史珺敬酒:“没想到最后我们高三(2)班还是出了一对,来我们敬这对恋人一杯。”

    孙玉郎端起啤酒要喝,赵文斌不乐意了,喊服务员上白的。服务员过来问了要什么酒,赵文斌直接开口问你们这最好的是什么酒,茅台还是五粮液,服务员回答只有泸州老窖,那就上泸州老窖,赵文斌直接下了结论。

    王磊一阵肉跳,让老爸单位记账没事,但帐别太大啊,这泸州老窖有点贵,回头不知道老爸会不会削自己啊。不过赵文斌下面的话让他安心不少,“记农业局帐上。”

    虽然有点反感被强迫喝酒,但无论如何自己的确是把史珺泡到手了,对于高三(2)班,在爱情这个角度,自己的确是最大的赢家,那就喝一杯吧,自己也满18周岁了,可以喝酒了。

    不过下面赵文斌就有点让自己下不来台了,赵文斌提议让自己打个通关,就是桌上每一个人都要碰一杯,这样这量就大了,换白酒的时候,服务员递过来的是小酒杯,一杯三钱,三杯还不到一两,自己喝一杯没事,三杯也还行,但这里十几个同学打通关,这就要4、5两了,这是要把自己放倒的架势啊,你赵文斌谁啊,敬你给你面子是班长,不敬你你什么都不是。

    孙玉郎脸一沉,一杯都不想喝了,转手端起了前面一直在喝的啤酒,对大家说:“谢谢三年来同学们的互相照顾,有些同学咱们还是十二年交情了吧,郭胖子。”

    “是啊,是啊。”郭进连忙附和,没错,小学,初中,高中,12年了。

    “我也没想到我居然如此幸运,得到幸运女神的垂青,高中最后时刻还与史珺牵手成功,这里我敬大家一杯,先干为敬了。”

    史珺也脸红得不得了,有几个男同学还起哄交杯。这样就把班长赵文斌晾在一边了。本来就是,同学之间最重要的是友谊,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就是单纯的友谊,你非要把社会上的那一套牵扯进来,搞以势压人,谁理你啊。

    当然因为家庭,成长,经济等各方面原因,人与人最终会不平等,有些同学会成为别人的上司,有些在社会上谋生要依赖其他同学,但这只是个别同学之间的关系,你想用这个来压别人,别说你还没成功了,你还只是有个局长爸爸,就算你成功了,你是局长,如果我跟你不相属,没有利害关系,我也不用求你,你也压不了我不是。

    这就是后世很多人宁愿北上广深漂着也不回去的原因,明明成绩好,考大学考出去了,但是最后回去还要看学渣脸色,而这些学渣仅仅是因为父辈母辈有背景有关系,在小县城里在三四线城市里披了一身公职人员的皮就嚣张跋扈地不得了,回去干嘛,受气吗?

    赵文斌被冷落了,作为赵文斌爸爸下属的王磊爸爸的儿子王磊,额,这话有点绕,先捋一捋,赵文斌爸爸是农业局局长,王磊爸爸是农机公司总经理,正好受赵文斌爸爸直线领导。简单点就是,赵文斌被冷落了,王磊看不下去了了,他也必须看不下去了,于是王磊出来说话:“怎么着,孙玉郎,这就看不起老同学了?”

    这帽子够大,敢情为了看起老同学,我就要喝掉4、5两50多度的白酒,就要摧毁自己身体一回?再说了,我哪里看不起老同学了,你班长一提议,我不是直接站起来向大家敬酒了吗,难道有规定,啤酒不行,必须白的,还必须一个个轮着敬,打通关?

    孙玉郎还没开口,郭进先说话了,郭进就算没孙玉郎照顾进迅达物流,而是南下做童鞋生意,他也要说话的,前世这两同学,好兄弟,一世兄弟,眼里不看重利害关系,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怎么着,王磊,想挑事?玉郎怎么就看不起大家了,他不是站起来敬酒了吗?”

    说成绩王磊自然比郭进好多了,但出了学校,说话的时候往往看的是拳头,这方面,瘦弱的官家子弟王磊自然不敌胖子郭进,郭进可不是虚胖,他可是结实的胖,所以王磊当狗给赵文斌出头,遇到郭进为兄弟出头之后就退缩了,因为说不占理,打打不过,如果投票比人数,场上同学附和赵文斌的也只是一半,另一半也觉得不是非要喝白的不可,于是场面有点僵持。

    谢芳等人就做好人说算了算了,没必要喝白的,想把僵局化开,毕竟一次同学小聚会,闹这么僵持干嘛。

    不过钱彤彤是有点气史珺的,都是官家子弟,她对孙玉郎不怎么感冒,对赵文斌倒是暗恋仰慕,你史珺不就是仗着一张漂亮脸蛋吗,孙玉郎也喜欢你,赵文斌也喜欢你,真是郁闷,怎么就没人喜欢我呢,于是出于羡慕嫉妒恨,她就用出了一招损招,她站起来单独敬孙玉郎,你孙玉郎不是不肯打通关吗?那行,不用你打,我们一个个单独敬你如何,所以这就是有些人哪怕在酒桌上很低调,不出头,最后也会被放倒的华夏酒文化,你不敬人人敬你啊,你难道还敢不喝?真不要人缘了?

    孙玉郎想端啤酒回应被钱彤彤给打断了,“孙玉郎同学,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吗,你看我都是端白的了。”

    孙玉郎一看这情势,下面好几个赵文斌的狗腿子虎视眈眈着,比刚才要好点,4,5两不用了,但是2,3两逃不了,如果对方再敬一次或敬多次,自己还是要被放倒啊,这就是华夏酒文化,自己前世当了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后就多次遭遇这种情景,那时候自己不会做人,就多次被放倒。

    郭进郭胖子站起来相帮孙玉郎挡酒,被王磊他们拿话激住,才一开始挡什么酒啊,你就这么看不起孙玉郎啊。

    正当孙玉郎正处于困境之时,赵文斌的爸爸县农业局局长赵日乐端着酒杯进来了,他知道儿子在这里搞小聚会,正好今天他跟迅达物流的业务部经理金存辉有个应酬,于是中间抽身过来给儿子壮壮声势。金存辉就是大金牙,大金牙名片上的名字,身份证上的名字。

    一进门,他看到了孙玉郎,迅达物流的董事长。开业那天老热闹了,人大主任前县长路育良,还有县里其他几个头头,以及县交通局长,甚至还有省里交通厅的领导,省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的领导,有个叫江什么的,一时忘了,都作为嘉宾出席了。他作为县主要职能部门的一把手自然也被邀请,也看到了这一幕,但是孙玉郎是自己儿子同学他真不知道。此刻他看到孙玉郎,立即大步上前,“孙总,你好你好。”

    这一幕把赵文斌,王磊他们的下巴都惊掉了,什么情况,我们还在玩同学之间拼爹,拼谁家庭背景更强大的时候,你孙玉郎居然跟咱们爹都平起平坐了,不带这样玩的啊。

    正好了,孙玉郎端着这杯白的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赵日乐来跟自己敬酒了,那就跟赵日乐碰杯吧,这一杯碰完,钱彤彤也不敢再敬了,人家都跟我们父辈碰杯喝酒了,自己这上去算啥?

    北冰洋ktv的总经理金毛跟迅达物流的部门经理大金牙也随后进来跟大家敬酒,场面一时非常热闹,三人还想拉着孙总去他们包厢喝酒,被孙玉郎拒绝了,说今天同学聚会,改天再聚。

    三人也不勉强,碰完就回去了,让高三(2)班的同学聚会回归本来的纯真年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