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美好的大学生活又要开始了
    大家吃饱喝足,又去ktv房唱歌,史珺的声音很好听,人美歌甜,难怪会招来到孙玉郎在内的众多追求者。

    在唱歌中间,男生普遍点beyond的歌,光辉岁月啊,长城啊,大地啊等。女声点的就比较多了,莫文蔚啊,萧亚轩啊,刘若英啊,许茹芸啊,she啊等等,

    孙玉郎点了一首喜欢你,他唱的不好,但很动情。他思念前世的吴媚好,放了真情进去唱。别人都觉得孙玉郎是为史珺所唱,都起哄亲一个。但史珺知道,这不是唱给自己的,那是唱给谁的呢?史珺不敢问,可能是蔡晓静,她也不敢猜下去了。

    最后大家都尽兴而归,最后埋单的时候郭进小声问要不要公司出钱,被孙玉郎直接拒绝。有人要充大头,你干嘛阻拦。最后是赵文斌与王磊联合埋单,开了两笔发票。

    出门的时候,赵文斌还体贴地问孙玉郎史珺,要不要坐他爸农业局的小车回家。

    却不料大金牙已经在外面候着了。北冰洋门口空地停着一辆改装的三轮卡。

    “谢了,我们坐这个回去,凉快,吹吹风也舒服。”

    史珺还问自行车怎么办,孙玉郎笑着回答明天让人送回来就行,这个问题现在已经不是事了。

    “大金牙,这个玩意你开慢点,尤其转弯的时候。”孙玉郎叮嘱大金牙,这种非法改装三轮卡是青山特色交通工具,也是很多人的谋生工具。在青山汽车站,闹市区及一些公交站点,很多人开着这个拉客谋生,但是就是不安全,开快了经常侧翻,刹车性能也差。后来这种交通工具逐渐就被取缔了。

    三轮卡先把史珺送回家,再送孙玉郎回家。史珺想说干脆都别回家了,就在外面过夜,但是孙玉郎这呆瓜这正人君子不开口,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开口。那首beyond乐队的喜欢你让史珺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她怕自己失去孙玉郎。但是傻丫头,难道在外面一起过夜就不会失去了吗?该是你的别人夺不走,终将失去的勉强也没幸福啊。

    蔡晓静这几日也有跟孙玉郎一起玩,两人带着毛毛在青溪边遛狗。蔡晓静说自己想要改读理科,也报考云江省医科大学,被孙玉郎笑着阻止,“高二就分班了,你已经念了一年文班了,现在高三再改不觉得折腾吗?”

    “可是人家也想跟你在同一个大学嘛。”

    “你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我是迅达物流的董事长了?”

    “嗯,我从爸爸那知道了,我就知道哥哥最厉害了,能治我的伤,也能给毛毛看病,现在又跟爸爸平起平坐了。”

    “跟你爸爸平起平坐还不至于,现在迅达的规模跟鑫盛完全不能比,很多地方还要你爸爸继续帮忙呢。”

    “反正哥哥就是厉害,现在比不了,以后一定能比,还能超越。”

    “哪有你这样贬低你自己家的公司啊,你听我说,我看得出,你还是适合文科,要不然高二分科,你就挑文科了,你的数理化那么烂,选理科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蔡晓静一听就撅起嘴,“其实也不是很烂,三门加起来150分还是有的。”

    这成绩让孙玉郎很无语,他只能鼓励说:“其实文科以后出路也很好的。”孙玉郎想了想前世,嗯,18年后,貌似很多文科出路都很不错,于是补充:“文科的大头是法学,公检法系统啊,律师啊,还有文学类,各种文青啊,报纸啊,文学杂志及文学网站编辑啊等等,还有经济学管理学方面,文科生也是很有前途的。”

    “经济学难道不是理科的吗?”

    “文理都收啊,而且文科生也有文科生的优势啊。”

    “行,哥哥,我就继续念文科了,不过我大学还是要去云江读。”

    “其实晓静,你是想帮助哥哥还是依赖哥哥?”

    蔡晓静思索半天,说:“帮助哥哥,也要依赖哥哥。”

    孙玉郎头大,诡辩道:“你第一个脱口而出是帮助我,那么你现在想的做的,就是如何提高自己对不对,所以大学在哪读啊这些都不重要,毕竟大学也就几年,最重要地是你自己要成长起来,是不是?”

    “好吧,哥哥,接下来这一年我一定要奋发向上了,一定努力考上名牌大学。”

    安抚好蔡晓静,过了几天,云江省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上报到日子临近了,孙玉郎让迅达物流调配了一辆小车,准备坐自己公司的小车前往云江市。

    史珺也一同前往,毕竟两人同一个学校,只是不同专业。

    海富贵在省肿瘤医院的情形越来越不好了,作为他的接班人孙玉郎也要去看看,看看海富贵最终还有什么交代没有。前面他把海富贵老婆伍美珍跟儿子小海海达理安置的挺好的,海富贵也很满意。

    海富贵自己得了重病,怨不得别人,只能怨他命不好,怨他作孽太多。

    原本还想搞一个凉茶饮料的计划暂时中止了,现在专心搞迅达物流,等以后自己的草药学经验值高一点,再来设计配方,设计营销吧。只是暂时中止,以后肯定要重新拿起来,孙玉郎觉得,迅达物流倒是只借用了系统给于的一身肌肉,压制了混混。而凉茶自己可以高效率利用系统,一定能成功的。

    药物研究方面,凉茶配方是第一步,以后还要研发各种药物,包括中成药,西药。

    系统,你这么小气,我不把你狠狠地压榨一番怎么能解我心头之恨。

    自己有车比坐大巴节省了2小时。6个多小时,就从青山赶到了云江。跟门卫打了招呼,登了下记,司机把车开进校园。这年头开小车进校园的还是稀罕事,也说明这个学生有点背景与实力。

    徐国栋也是坐着车来的,他家就在云江,现在是夏天,冬天衣服也不用带,行李很少,他也要坐车,要显示出院长儿子的派头来。

    在男生宿舍,孙玉郎先拿下自己行李,然后让司机继续送史珺去女生宿舍。因为史珺这么漂亮,孙玉郎又穿的那么老土,大家都认为史珺是富家千金,而孙玉郎只是个搭车的穷小伙而已。

    男生8人宿舍,4张上下铺样式床,孙玉郎是第6个报道的。所以靠窗的4个铺位都没了,他点了一个靠门的下铺。下铺上下床好一点,比上铺方便,不用爬上爬下的。有些人会说下铺经常有人坐,不卫生。这就不管了,在男生宿舍你说卫生与干净,也太奇怪了,这两个词与男生宿舍是绝缘的好不好。

    孙玉郎的同寝室同学有唐浩,潘家俊,陈章,项威,李克,顾关良,朱松。与前世居然一模一样,不过前世呆板木讷的孙玉郎并没有几个知心朋友,最后他被云江市一医选走,跟大家都不在一个医院,之后基本上都很少联络。

    前世记得自己是临床2班,徐国栋是1班,这一世自己还是一样,自己也是2班,但徐国栋怎么也进了2班了,这一点就想不通了,历史看来还是有点改变。而且徐国栋还是被指导老师指定为班长,而1班班长张士泉记得是前世自己2班班长啊,看来就2个班长作了下调换,其余没变,

    云江省医科大学2000届临床医疗系新生一共有12个班,每个班30人,男女生比例2:1,就是说一个班男生20人,女生10人,总共360人。这360人毕业后留校与留云江市医院的不到60人。当然也有人最后不当医生了,这样他(她)也可以留云江市,这毕竟少数。还有部分人会坚持继续考研,这样如果继续读云江医科大的研究生也可以留云江。换句话说,300人左右将回到各自城市。

    史珺读的护理本科只有4个班,也是5年制,女生为主。

    医大的编制是2个学院,临床医学院包括临床医学系,护理系,药学院包括药学系,药学系只有2个班,也都是男生为主。

    所以医大的美女都在护理系的4个班中。

    孙玉郎寝室里的色狼们行动是没怎么开始行动,但嘴上已经开花了。

    跟孙玉郎同在镇海市但不是同一个县的唐浩就表示自己这5年一定要追到一个护理系美女。其他人也有类似表示。

    然后大家围攻孙玉郎,因为孙玉郎坐车进来的,同车有个护理系美女,有1个人看到了,然后就全体都知道了。

    “孙玉郎,你老实交代,你跟那女的什么关系?”

    “你们一定只是同乡关系对不对,而且她家很有钱对不对,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吧,赶紧告诉我。”

    “孙玉郎,你是镇海人,那么她也是镇海的,是不是?”

    太多问题了,孙玉郎都不知该如何回答,不过有些话还是趁早说明,省得乱七八糟的问题一堆。“我跟史珺,就是你们嘴里的她,都是镇海市青山县人,青山一中毕业的,不用猜了,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车是我朋友的,送了我们就回去了。”这回答,还是有部分保留,比如自己的混混头子身份,这个还是隐瞒吧,说出来怕没有朋友了,身份差距太大不是。

    另外7人集体鄙视,我们都是单身狗,你特么一进来就成双成对,这还有天理吗。

    也有人说了其他话,比如潘家俊就说:“孙玉郎同学,你因为一棵树失去了整片森林啊,实在太可惜啊。”

    孙玉郎心里想着,这棵树是实实在在的自己的,那片森林是可望不可即的远远的,不过他就笑笑,也不辩驳。

    他这笑自然被当成了奸笑,鄙视笑,“孙玉郎,你必须请客啊,太不要脸了,我作为寝室长,还想领导大家开展集体采花行动呢,你居然捷足先登。”寝室长陈章说。

    底下一片附和,“还要把寝室卫生都包了。”

    刚进大学的年青人们就是这样闹。

    孙玉郎想着:接着我要在云江市重新开始我的5年本科生大学生涯啊,美好的大学生活又要开始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