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图书馆偶遇一位“学姐”
    跟大家稳定下来就到处找乐子不同,孙玉郎拿到学生证还有图书馆借书证就去图书馆看书去了。既然高中课程可以通过抄习题增加经验值,那么大学里的课程应该也可以。

    “孙玉郎,今晚多功能厅有个迎新舞会,你去不?”

    “不去了,我不会跳舞。”

    “孙玉郎,等会去网吧打星际争霸,你来不,我跟你说啊,现在这个1.08版本虫族大大增强了。”

    “额,不好意思,我不会那个。”

    “孙玉郎,等会去录像厅看电影不,今晚有天煞-地球反击战,老外拍的高科技电影就是过瘾。”

    “我等会要去图书馆,那个就不去了。”

    逐渐地,这个坐着小车来报道的嚣张分子孙玉郎就被人遗忘了,他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医大图书馆还是很不错的,各种国内外刊物都有,新英格兰医学期刊(thenewenglandjournalofmedline),柳叶刀(lancet),美国医学会杂志(thejourmaloftheamericanmedicalassociation),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medicaljourmal)这四大医学期刊都有订阅,然后国内中华牌杂志也很齐全,这让孙玉郎如痴如醉,恨不得吃饭都在图书馆里解决。

    医大图书馆里面像孙玉郎这么勤奋就孙玉郎一个人了。另外还有一个女的,也是常客,不过她借了书或者杂志就走。

    孙玉郎觉得这位学姐很奇怪,因为医大图书馆的规矩是学生可以借书,一次最多2本,不可以外借杂志,只允许当场阅读。而这位学姐一次可以借4、5本书,还能外借杂志。这应该是个有背景的主,孙玉郎武断地给这位学姐下了判断。

    “喂,你很奇怪啊,看你应该刚入学吧,刚入学应该先看些基础书,不应该这么早看杂志,尤其这几本外文期刊。”让孙玉郎觉得奇怪的学姐主动来搭腔。

    “嗯,谢谢学姐,我知道了。”孙玉郎觉得人家好心提醒,自己应该礼貌回应,不过她不知道我有个系统啊,所以理解不了很正常。

    “喂,你既然知道了,就应该把期刊放下,去后面书橱里选基础书来看。”学姐喋喋不休。

    “啊,学姐,我叫孙玉郎,不叫喂。”

    “那个孙玉郎,你听到我的话了吗?”

    “学姐,我知道了,我先看完这篇,等会就去找您说的基础类书籍。”

    学姐怒了,这人答得好听,可光听不做,于是直接把手按在了孙玉郎看的杂志上,“我说你看得懂这文章吗?”

    孙玉郎挠挠头,这学姐有点霸道啊,“我看得懂啊,这文章说的是一个疾病症状出现的时候,部分病例的影像学检查结果可能仍然阴性。让我们不要过分迷信检查检验,要注意培养自己的体格检查的能力。不然,我们会因为过分迷信影像学检查,而把一些严重疾病漏诊甚至误诊掉,发生严重不良后果。”

    学姐有点不信,从前面面对面的对话状态移步过来,走到孙玉郎身边,认真扫读这篇文章。此时,不知不觉地,她的身体距离孙玉郎很近。因为刚开学的9月,地处华夏南方的云江市还是非常炎热的。此时学姐穿的是露肩连衣裙装,就这么靠过来,孙玉郎无意间目光一扫,从连衣裙的腋下扫过,耳根整个红了,学姐你真有料。

    学姐快速扫读,发现孙玉郎说的果然没错,论文举例一个患者,3天前出现肺部罗音,但x光胸片检查结果阴性,医生麻痹大意认为没事,3天后就发生严重肺脓肿,入院抢救。这男生不错啊,我还以为他瞎看呢,原来真是在阅览啊,哎,这男生眼睛不对,在看哪里啊,“啊,流氓!”

    “啊,学姐,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不许再看。”学姐夹紧胳膊放在胸前,速度离开孙玉郎一米多外。

    “嗯,不看。”

    “喂,那个,孙玉郎是吧,你是几届几班的。”

    “我是2000届2班的。”

    “今年的新生啊,真不错,这么早就知道来图书馆看书了。”学姐鄙视孙玉郎的流氓偷窥行为,但对认真好学的态度还是很赞赏。

    “谢谢学姐,因为马上要军训了,现在也没正式上课,呆寝室无聊,我就来看看书打发时间。”

    “你不要老是学姐学姐的喊了,我叫金雁屏。”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

    “咦,你怎么会背这首词。”

    “其实也背不了很多啦,不过花间第一词还是记得的,因为在学校里,我们语文老师有给我们上诗文鉴赏课,老师很推崇花间词,把这首柳丝长定为花间第一词,所以我就印象特别深刻了。”

    “学医的理科生也有这么好的文学功底,真是不错。”

    “啊,学姐那个。”

    “不要喊学姐,我不是告诉你名字了吗?”

    “那个雁屏姐,你一定要振作啊。”

    “怎么说的话啊,我为什么一定要振作啊。”

    “因为最后是梦长君不知啊。”

    “切,这管我什么事啊,我爷爷给娶得名,要振作也是我爷爷。”

    “啊,也是,你爷爷真是多愁善感。”

    “我说你是不是找死啊,竟然敢说我爷爷。”金雁屏作势要打孙玉郎,突然发现这小子眼神不对,自己一放开手臂,总觉得这小子盯着自己腋下看。“不许看。”

    “雁屏姐,我不许看什么啊?”孙玉郎疑惑这位学姐是不是有神经质啊。

    金雁屏也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过敏了,现在面对面,自己手臂本来就是露着的,又不是古代,自己想多了,就转移话题说:“你饿了吗,快吃晚饭了,一起去吃饭吧。”

    孙玉郎觉得也是有点饿了,磨刀不误砍柴工,那就去吃饭吧。走过金雁屏身边,又作死地说了句:“真香。”

    金雁屏恼怒无比:“这离食堂远着呢,你狗鼻子啊,这么灵。”

    接着两人一起去食堂准备吃饭,走进大厅,金雁屏下意识地往教工窗口走去,孙玉郎喊道:“雁屏姐,这边买饭买菜。那边是老师们吃的。”

    金雁屏闻声也过来跟孙玉郎一起排队,她觉得以后小心点,,不暴露身份陪这个小男孩玩玩挺好的,看他下半学年在教室里见到自己是副什么表情。

    在孙玉郎排队时,一个声音响起:“玉郎,玉郎。”

    “啊,史珺你也下来买饭了啊。”原来到了饭点,史珺也来食堂了。

    这几天,孙玉郎明显冷落了史珺。史珺明显不满,call他一起去多功能厅跳舞不去,一起去录像厅看录像不去,一起去学校周围逛逛不去,整天呆图书馆里,你都发霉了,知道吗,我还是不是你女朋友啊。

    不过上次因为抢救江伯伯,在云江省附属一医撞到的那个男孩子倒是又遇见了,他还主动介绍自己,原来那个男孩子叫徐国栋,爸爸是附属一医的院长,嗯,男孩子主动说的,深怕别人不知道一样。徐国栋还是玉郎所在临床医学系2000届2班的班长呢,那天新生入学仪式上,他还登上主席台代表全体新生宣誓来着,真是帅气啊。不过这徐国栋有问题,自己已经告诉他自己有男朋友了,他还要死缠烂打,真是的,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的。

    两个美女撞上了,史珺很疑惑,这女人谁啊,怎么跟玉郎站得这么近。正常打饭,大家都是有点距离,有点空间的,这女人明显突破了正常陌生人之间的距离。

    不过疑惑很快解除,孙玉郎帮忙介绍:“这是史珺,我女朋友,这是金雁屏,我在图书馆遇到的学姐。”

    哦,图书馆遇到的学姐而已,不过,今后看来自己也要去图书馆了,要有点危机意识,可别让这女人挖了墙角。史珺这样想到。

    这个书呆子有女朋友了?金雁屏有点说不出的滋味,似乎有点失落,似乎也有点好奇,没想到现在年青人都这么早开放,这么早开始谈恋爱了,哎,自己这几年过的真是没劲啊。

    “听口音,你们两个是同乡?”金雁屏明显是云江市人,说的一口的云江话,哪怕说普通话,也不自觉的冒出几个云江方言。

    “学姐你真厉害,我跟玉郎都是镇海人。”史珺有意识地回避了青山人,因为出来没几天,她已经见识到了势利两个字是怎么写的,青山还是太落后了,如果说青山人明显被歧视啊。

    接着大家聊着天,很快到了孙玉郎他们打菜。打了菜,金雁屏找了个借口离开吃饭,便宜了一个一直对她有心思的男子。他受宠若惊地陪金雁屏吃了晚饭,想要进一步邀请什么什么的时候又被拒绝了。

    史珺对金雁屏不做电灯泡很满意,吃饭时,还好奇地打听这学姐情况。可孙玉郎也不知道啊,只是说图书馆偶然碰到的。偶然遇到就一起来食堂吃饭?史珺有些不信。

    之后史珺对孙玉郎说:“晚上一起去多功能厅玩下吧,老是闷寝室里很无聊。”

    孙玉郎也觉得自己这个男朋友不称职,“好吧,今晚去见识见识。”

    “耶,玉郎你真好,快吃快吃,等会要洗澡换衣服呢。”

    去多功能见识见识,干嘛还要洗澡换衣服,孙玉郎费解,不就是一个舞厅吗,前世记忆里有这个。自己实在不会跳交谊舞,不过史珺多次说了,总要陪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