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舞厅风波,我学医的不想动武
    晚上8点,多功能厅的舞池里就人声鼎沸了,看得出,这是医大最热闹的地方。

    史珺特意换了身连衣裙,她家家境不好,在青山就是中等偏下或下等水平,到了云江市,更加只能是下等水平了。这样,别的女孩子都化了妆,打了粉底,抹了腮红,涂了口红,喷了香水,史珺只能素面朝天。好在年轻,年轻就是本钱。

    多功能厅是免费进场的,学生会组织的嘛,跟校园外面的舞厅不一样。此时音箱里放得是邓丽君的甜蜜蜜,随着音乐响起,一对对男女不管会不会跳舞都依偎在一起在舞池里摇曳。

    孙玉郎真不会跳这种慢三慢四的交谊舞,只能让史珺带着跳。史珺看玉郎的确不会跳,也不奇怪,学霸嘛,总有不会的,也不注重舞步了,就依偎在玉郎怀里就好。跳舞跳舞,跳不跳舞真心不要紧,依偎在一起,互叙衷肠就好。难得玉郎肯陪自己过来,不然整天呆寝室里郁闷死了。

    一曲甜蜜蜜跳完,不会跳舞的孙玉郎也满头大汗了。免费的舞厅只有一台破空调,冷气明显不足,何况还要矜持着抱着史珺,也很累的。去卖饮料的地方坐坐吧。多功能厅免费进场,但饮料不免费,而且坐的位置也少,不买饮料也没位置坐。其实买了饮料也没位置坐,因为别人坐满了。

    没位置就站一会吧。孙玉郎买了两瓶可口可乐,两人一人一瓶喝着。

    “玉郎,这里面倒是真热,这冰镇的可乐喝着真舒服。”

    “嗯,史珺,一直站着怪难受的。”

    “等会就再下去跳舞呗,反正站着也是站着。”

    接着舞曲是绿岛小夜曲,还是邓丽君唱的版本,看来学生会的组织者很喜欢邓丽君啊。孙玉郎跟史珺在别人进场跳舞的时候,占据了2个位置坐下来休息。

    舞曲跳完,一个抹着很厚的粉喷着很浓的香水的女的在一个流里流气的男的陪伴下向孙玉郎史珺走来。

    “喂,让开。”女的开口道。

    孙玉郎疑惑地问:“跟我们说?”

    “对,就是你们,赶紧让开。”

    “为什么啊,位置不是大家都可以坐的吗?”刚才没位置,自己跟史珺也是站了好一会儿才抢到位置呢。

    “不为什么,滚开。”这时候男的说话了,看起来非常霸道。

    孙玉郎乐了,好久没人这样跟自己说话了,在青山,玉面郎君可是让小儿止哭的外号啊。不要哭了,再哭,就让玉面郎君把你捉了去。妈妈,我不哭了,我不哭了,妈妈,不要让玉面郎君来捉我。

    “我要是不走,怎么办?”拿着可乐瓶子,孙玉郎也是一副混混口气。

    那男的仔细打量了这两人,应该都是新生,一个男的,山里娃的样子,一个不化妆的妹子,衣服很朴素,看来没钱,男的也应该没钱,不然总会为女的置办些行头什么的。

    史珺有点怕,扯了扯孙玉郎的袖子,“玉郎,我们走吧。”

    那女的看史珺退让,就更加嚣张,扯着破嗓子,用手指着孙玉郎说:“快点,识相点,滚。”

    孙玉郎怒了,“啪”直接打掉那女的手,“不要用手指着我。”

    这边的争执已经引起边上的同学的注意,大家看到孙玉郎先动手了,呼啦啦都闪开了,打起来了,嗯,不要被祸及池鱼了。

    厚粉女看着自己的手一下子变成了猪蹄,痛得哇哇叫,“大雄哥,我被打了。”

    被叫做大雄哥的男子吼了一句,“别叫了,我看得到。”那女的痛得不敢哭,躲在一边含着眼泪。大雄哥对孙玉郎威胁道:“小子,你很嚣张啊,看来不打算好过了?”

    这时候边上也走过来几个人,看来常年在舞厅玩耍,也有一个小团体了。其中一人问:“大雄,怎么回事。”

    “这山里娃打了小璐。”打架的原因自然不必提起,都已经开始打架了,谁还管谁理亏理正。

    这时候,几个围过来的人小声嘀咕,“大鹏哥,这两人应该是今年新生。”

    “今年新生怎么了?”

    “把他们揍了当然简单,我怕学校里会有麻烦。”

    “是的,在学校里就是麻烦。”

    “大鹏哥,前几天你不是说你表哥认识几个青山混混吗?”

    “那几个青山混混?”

    “他们还在云江吗?”

    “在的吧,我问问我表哥。”

    “让青山混混教训这个新生怎么样。”

    “就这样,不然我们还要吃校规处分。”

    看现在这情形,孙玉郎也觉得不能再跳下去了,拉起史珺,说:“我们走吧。”

    “打了人,想走?”大雄哥有点不服。

    “哦,那你想怎么办?在这里打还是出去打?”孙玉郎有点看不起这些高年级同学,换自己直接动手了,哪管这么多。

    大鹏说话了:“让他们走。”

    大雄说:“大鹏,你这是?”

    “没事,我有安排,听我的,让他们离开。”

    于是孙玉郎护着史珺离开多功能厅。史珺还有点害怕:“玉郎,不会出事吧。”

    出事?出什么事,要是当场暴发,乱打一通,那可乐瓶子还是玻璃做的,可能会出事,现在能出什么事,于是安慰史珺:“没事的,我们回去吧。”

    “玉郎,舞厅太混乱了,以后我们不去了。”

    孙玉郎也觉得学生还是学业为主,适当放松,也有很多地点与办法,这多功能厅的确太混乱了,尤其那个女的,一点都看不出还是个学生,倒是跟小街的站街女很像,于是说:“嗯,以后我们去正规一点的地方玩。”他还有话没说,比如江伯伯家、正规电影院、白天去爬山之类,不过去打搅江伯伯也不怎么好。

    送完史珺进女生宿舍后,孙玉郎回自己宿舍,看到有人跟踪,不用说,应该还是舞厅那帮人,不管他,在舞厅也不敢动手,那么在寝室里,在学校里估计都一样,毕竟都是学生,对校规还是有所畏惧。要是随便打架,记大过都是轻的,说不得还要留校察看或者直接退学。

    第2天,孙玉郎准备去图书馆的时候,几个高年级同学拉住他。寝室长陈章看到了,他很有正义感,上前说:“你们干什么?”又对孙玉郎说:“别怕,我去喊辅导员。”

    大一新生一个班配一个辅导员,学校怕新生不适应环境,辅导员说是辅导整个大一,其实一般军训结束就不在一起了。他们都是刚刚毕业获得留校资格的毕业生,也有自己的事情做,比如当助教要辅佐教授讲师备课什么的。

    还没怎么样呢,就要喊“保姆”辅导员了,高年级同学也是哈哈大笑。“山里娃,怂了?”

    孙玉郎握了握陈章的手,说:“没事。”

    这时候隔壁寝室的同学都过来了,都是一个班的嘛,要互相照顾,班长徐国栋出来说道:“你们想干嘛,不要闹事,我爸是附属一医院长。”

    徐国栋看来很有地位,他一出来,高年级同学也有点退缩了,其中有人大概也认得他,说:“国栋,不管你的事,这个山里娃昨天把小璐打了,我们来要个说法。”

    哦,孙玉郎惹事了啊,把小璐打了,小璐是谁?不重要啦,哎,孙玉郎平时就不怎么合群,每天一个人不知道跑哪里玩?现在还打人啊,哎,镇海市青山人真野蛮。

    风头有些改变,打了人,人家要个说法,很正常啊,你没惹事,谁会来欺负你。孙玉郎笑了笑,对那几个高年级说:“走吧。”

    于是几个高年级同学带着孙玉郎离开寝室楼。陈章问徐国栋:“班长,我们去找辅导员吧。”

    徐国栋想了想,觉得要是孙玉郎要是出事了,他这班长也脱不了关系,起码一个不会照顾同学的帽子就扣他头上了。于是虽然心里恨死了孙玉郎惹事,但嘴里还是要说:“嗯,马上去找辅导员。”

    孙玉郎跟着几个高年级走出学校后门,到了一条偏僻小巷,看到昨天见过的大雄,大鹏等高年级同学都在,边上还站着几个明显不是学生的混混。然后孙玉郎乐了,因为这几个混混他认识啊,安排到云江照顾海富贵的。海富贵在省肿瘤医院住院,一些杂七杂八地事情要人跑腿,比如缴费什么的,他就安排了几个混混过来。

    看到孙玉郎不知死活,居然敢一个人过来,大雄先开口了:“山里娃,别说我没给你机会,给我们兄弟赔礼道歉,再把小璐的医药费付了,这事就算过了,我们也不为难你。”

    孙玉郎故意问:“怎么个赔礼道歉法,医药费又是多少?”我是来学医的,我不想动武哦。

    “跪下给我们兄弟磕头认错,再拿出五千块医药费。”

    “啊,五千啊,这么多啊,我们山里人没这么多钱啊。”

    这话回答的在理啊,山里学生,很多都要勤工俭学,哪里拿得出5000元。大雄有点傻眼。

    大鹏说话了:“那你有多少?”

    孙玉郎笑了:“你有多少?”

    大鹏疑惑了,什么叫我有多少,现在是要你赔钱。

    这时候几个混混有动作了,直接就推了他们一把,开口说:“你们胆子够大的,居然敢要挟我们老大。”

    话没说完,孙玉郎开口了:“喂,你们几个,别乱说话,我可不认得你们。”要是高年级同学在学校捅出来,自己指使混混敲诈勒索,学校才不管你什么原因呢。说完这句,孙玉郎又对高年级同学说:“你们自己玩吧,我走了,”接着自管自走掉了。

    高年级同学想拦阻孙玉郎也不行了,因为混混反水了。“好好的学生不学好,学当混混敲诈,说,这事怎么了结。”

    高年级同学傻眼了,最后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妈的,才这么点,真够穷的,滚,以后好好读书,要再敢做坏事,看我教训不教训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