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地上军歌嘹亮
    几个高年级同学郁闷地留在巷子里,“那山里娃谁啊,怎么叫来的混混不管用啊。”

    “我听见混混好像喊他老大。”

    “我也想起来了,那山里娃好像是开着车来报到的。”

    “妹的,都有车了。”

    孙玉郎坐车来的好不好,你们传啊传啊,都传错了,真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青山混混走出巷子,看到孙玉郎还在等他们。“老大,我们不是故意的。”

    “你们在干什么?海老大那边有人吗?”

    “有,有,小杜在那照顾呢。”

    “好了,别说了,去看看海老大。”孙玉郎想起自己来了云江,还没去看,这说不过去,现在既然撞到这几个混混了,就去看一趟吧。

    “老大,这些钱。”

    “你们留着吧。”

    也是,就百来块钱,老大怎么看得上眼。

    坐出租车赶到省肿瘤医院,海老大已经瘦的不成人样了。

    “怎么搞得,怎么这么瘦,你们怎么照顾的。”

    “老大,不管我们的事啊,海老大的病是越来越重了,这里的主任医师也说没办法了。”

    “我去找下医生,让他们支持治疗积极点,又不缺钱,白蛋白,氨基酸,脂肪乳,静脉用水溶脂溶性维生素,什么可以用的都打起来。”孙玉郎对海富贵说不出什么滋味,有感激,也有痛恨,感激他提拔自己接管青山混混,痛恨他胡作非为恶贯满盈。

    “玉郎,别费事了,我自己病我清楚,对了,明天你有空吗,把律师跟公证员请过来,我把遗嘱录一下。”海富贵有气无力地说。

    “海老大,你别说话,只管休息,我去找医生,那天不是说给你上特罗凯的吗,没给你上吗?咱不缺钱。”

    “那药我吃了,不吃还好,吃了难受,全身皮疹。”

    “海老大,皮疹是好事,那天我不是在电话里跟你说了吗,说明药物有反应,这药就是这样,皮疹说明有效果,你要继续吃。”

    “不单单这样,还拉肚子,医生查房后说,拉肚子太严重了,这药不能再吃了,我也琢磨不能吃了,不然病没好,拉肚子先拉死了。”

    哎,孙玉郎也是无奈,只能安慰几句,之后出去找主管医生询问病情,医生告诉他停药不仅仅是出现副作用,其实复查胸部ct的结果是肿瘤进展,也是要停药。

    孙玉郎从医生那出来,想着更多,这些抗肿瘤药物,都被外国公司垄断,他们从华夏攫取了大量财富。然而即便这样,病人也只是多生存一段时间,带着疾病伴发的痛楚多生存一段时间。而华夏的病人,也没得选择。人都是求生的,拿海富贵来说,要是还有办法,他肯定还要争取。为了活下去,耗费了多少医疗资源啊,而里面的绝大多数被外国公司赚走了。

    烂系统,破系统,你说的可以治愈肿瘤到底是不是真的?

    系统懒洋洋地回应,当然是真的,但是你我都要成长,没有不劳而获这样的事情。

    第2天是军训开始的日子,孙玉郎跟辅导员请了个假,参加了开营仪式之后就前往肿瘤医院,给海富贵录遗嘱。

    录像机打开,公证员,律师都到场,海富贵老婆伍美珍跟儿子海达理不在,但是录像会做出vcd,孙玉郎带给她们。

    遗嘱内容跟在青山别墅里说的差不多,只是通过公证方式确定下来,海富贵所有遗产的20%赠与孙玉郎,其余委托孙玉郎托管,到小海长大为人之后再移交。这时候孙玉郎才发现原来海富贵老婆跟海富贵并没领结婚证,两人并不是合法夫妻,这老婆准确来说其实是情妇。这海富贵只是想要一个儿子。这海富贵真够坏的。而且这坏人也不信任他老婆伍美珍,怕她卷了财产跟别的男人好。他最后时刻还是选择信任孙玉郎。

    这让孙玉郎很无语。看来坏事做多了,真心不好,什么人都不能相信,这日子过的真心不是日子。不过这样也好,孙玉郎交了因赠与获得遗产的契税后,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处分这些财产。

    在军训期间,海富贵终于去了,身边只有几个混混陪着。还好遇到了孙玉郎,要不然在青山那间别墅里面,他很可能死了也没人发现。

    海富贵遗孀跟孩子,他让金毛负责定期给抚养费。现在可以公开了,也不怕绑架了,因为绑架这2人,只能去阴间找海富贵拿钱。

    与高年级同学的纠纷,辅导员还是找了孙玉郎。孙玉郎一口咬定自己不认识那些混混。这要承认还了得,敲诈勒索同学,很大罪的,说不得还要移交派出所。

    辅导员还是护着自己学生的,跟老母鸡护小鸡一样,毕竟事情来龙去脉也是高年级生不对。那几个高年级生本来成绩就不好,属于差生,经常惹事那种。在多功能厅长期霸占位置怎么可能是好人。

    这次喊混混帮忙也是他们自己去联络的,不是孙玉郎喊的混混。之所以事情被捅出来,是因为这帮傻子心疼那百来块钱。最后钱没要回来,他们还被学校处分了。喊混混教训新生,幸好没发生严重事情。要是混混对新生下手,错手伤了人或更严重。事情传到社会,学校也吃不消啊。所以给领头的大雄大鹏留校察看处分,其余人从严重警告到记过不等。

    军训很累,孙玉郎也没精力去图书馆。他另外安排混混,烧了凉茶,用凉茶桶装了,抬到操场给一连二排的军训战士们喝。

    另外安排混混是上次混混要是被人认出来,就麻烦了。这次是要做好事,他还特意挑没有纹身的混混来做。

    而一连二排是因为整个新生是一个营,孙玉郎所在的2班就被编为一连二排。2周的军训期间,没有临床医学系2000届2班这样的说法,而是被称为医大2000年军训营一连二排。

    孙玉郎之所以要做这个好事,还是没放弃自己的凉茶梦想。饮用水跟饮料市场一定能赚钱的,自己起步晚了,走凉茶路线一定可以。军训大家走队列,站军姿很费体力,补充点水分挺好的。别的队伍都疯狂照顾小卖部的生意,1连2排就喝玉郎牌凉茶了。

    晚上大家也要训练,因为才2个星期。而学校对最后的阅兵又要求整齐好看,所以时间就比较紧。白天热,难练,晚上更方便练军姿。

    不过大家最感兴趣地是晚上席地而坐的斗歌环节。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绿色军营,绿色军营,教会我。”

    不需要什么好听,斗歌斗得就是声音响亮,此起彼伏,大家用尽了嗓子喊叫。

    天上星星闪烁,地上军歌嘹亮,孙玉郎前世对大学的记忆最深刻的就是这一段,没想到再次经历。

    这一次,他也放开了,不像前世自闭,也在那大吼大叫。

    另外大家也很感激他的凉茶。

    有人问:“你家真有钱,烧这些茶水多费事啊。要很多钱吧?”

    是啊,坐着小车来报道,这是2000年,不是2018年,18年后,这时候有小车的家庭还是很少的。然后又免费提供茶水给大家,那2个劳力每天抬一个凉茶桶两趟,这人工,这凉茶烧制费用,都要费不少钱。

    “费不了多少钱,凉茶不贵,又不是名贵中药材。”孙玉郎并不想多说。

    能考进医大的都是高分学生,马上有人开始计算了,人工一天80,两人160,14天要2240,伏茶烧制一桶算100,14天1400,哇,这要3640了,顶我一学期生活费了。

    另外有人补充,烧茶的人工呢?你怎么不算?

    哇,这么多钱,孙玉郎你是大款啊。

    最闷闷不乐的就是徐国栋了,他是班长,他爸是医院院长,他爷爷是科学院院士,他是天之骄子,这个该死的孙玉郎居然用这种下流手段拉拢人心,太可恶了,走着瞧,我一定不让你好过。

    军训的快乐并痛苦日子在2周后终于结束了,医大还搞了个阅兵式。部队的一个首长站在主席台上,大家从下面列队走过。

    “同学们好”,

    “首长好。”

    “同学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因为是医学生,所以首长喊得是同学们,临床医学系12个方队,护理系4个方队,药学院2个方队,依次走过接受2周军训成果检阅。

    最后评选最佳方队是1连2排,孙玉郎他们都高兴极了,训练的苦与累一下子都没了,当然是班长徐国栋上主席台接受锦旗。

    是不是因为徐国栋在1连2排,所以才获得了最佳方队呢,管他呢,反正我们高兴就行。

    护理系的纯女兵方队也很好看,史珺抱怨皮肤被晒的很红很疼,孙玉郎也体贴地去云江大厦的商场里买了防晒霜给她。这样,在史珺寝室,孙玉郎这个男朋友也自然暴露了,后来史珺所在的女生宿舍308寝室跟孙玉郎所在男生宿舍610寝室结成了联谊寝室,至于能成几对就看610的这群色狼了。

    不过依旧没有看到吴媚好,孙玉郎已经想明白了。吴媚好前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故,所以才不得不来云江商场里面做售货员的。有开帕萨特汽车的爸爸,还有保镖,这家境,如果没有事故,怎么可能会去做售货员呢?

    军训结束,正式上课。大一上学期课程是大学英语,高等数学,医用物理学,基础化学,细胞生物学,思想品德修养,对了还有体育,与高中看来好像没什么差别,但密集多了。高中数理化要学三年,大学只用1学期。

    好在孙玉郎有前世记忆,知道数理化只要及格就行,后面影响不大。当然没有前世记忆的其他同学也从各种途径得知只要及格就行。比如班长徐国栋就多次好心提醒大家,及格就行。

    不过能高分还是尽量高分比较好,因为5年结束,最后算总账的时候,能不能留校,能不能被附属医院录取,也会看一看这些分数的。

    自然不及格是完全不行的,挂科太多,毕业都成问题。

    孙玉郎有系统帮忙,疯狂抄书抄习题,图书馆又开始去的勤一点了。除了必修课程,他也看医学相关书籍与杂志。系统那里叮叮直跳,医用物理学345/1000,内科学57/1000,血液病学8/1000,循环系统疾病学9/1000,外科,357/1000,激活前世记忆额外获得100点经验值,现在为457/1000,各经验条都这样拼命上涨。

    “怎么又来图书馆了,不用陪你那女朋友?”

    “啊,雁屏姐,好久不见。”

    “这大一新生里面,我看就你最用功了。”

    “哪里哪里,我见过的学姐里面,雁屏姐也最用功了。”

    “油嘴滑舌,不过你用错地方了,你应该对你那女朋友说。”

    “额,雁屏姐,你有点奇怪,你干嘛老是说史珺啊。”

    金雁屏脸一红,是啊,自己有点奇怪了,干嘛在孙玉郎面前老是提及史珺呢,于是打岔道:“都认真看书吧。”

    孙玉郎也郁闷,我本来就在认真看书好不好。

    “雁屏,你也在啊。”一个声音很响地在图书馆响起。

    这人谁啊,真可恶,一点公德心也没,孙玉郎腹诽。然后孙玉郎一抬头,不说了,居然他的班级辅导员张振军,自己的老师,算了,无视了。

    “振军,轻一点,这里是图书馆。”金雁屏就不像孙玉郎这样了,直接不给张振军好脸色。

    “是,是,我认错。”

    在孙玉郎眼里,辅导老师太没品了,先是没公德心,接着为了追学妹这么没男人气概。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孙玉郎心里默念。

    “哎,孙玉郎,你也在啊。”张振军说道。

    “额,张老师好。”

    “雁屏,你不是喜欢看泰坦尼克号吗,我在电脑市场里面找到了vcd碟片了,那卖片子的真不是东西,我拿回来一放里面居然不是泰坦尼克号,是香港的一部烂片。我又回去找他换,才重新换到,很辛苦的。什么时候送给你。”张振军只是跟孙玉郎打个招呼,他的眼里只有西施。

    孙玉郎又腹诽,老师,你这么公开谈论盗版碟好吗?

    “不用了,我还是喜欢去电影院看。”

    “电影院现在已经不放了啊。”

    “这里是图书馆,声音轻一点。”

    “哦,对,对,那片子我什么时候给你啊,或者你来我寝室一起看吧。”

    去你寝室一起看,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张老师。孙玉郎继续腹诽他的辅导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