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你在干什么?
    “孙玉郎,你这样光死看书不行的,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学姐带你去见识见识。”金雁屏诱惑孙玉郎道,一个大男孩,老窝图书馆看书怎么行,一点都不阳光大气。

    “雁屏,你要带孙玉郎去哪?我身为他的辅导员,有义务也有责任照顾他,对于他的去向我必须过问。”张振军说得义正辞严。

    “行,你跟得上就跟吧。”然后金雁屏又对孙玉郎说到:“走吧,大男孩,再不接触接触阳光,你都发霉了。”

    孙玉郎腹诽,刚军训完,怎么没接触阳光了,不过学姐说得有道理,一直读书也不对,也要出去见识见识,就是不知道学姐带自己去哪。

    孙玉郎三人出了图书馆。金雁屏骑上一辆白色本田太空摩托车,对孙玉郎招手道:“上来吧,学姐带你出去见识大千世界去。”

    本田太空摩托车是一种女式摩托车,跟后来的女式电动车类似,是踏板型,而不是骑跨型,跟一般摩托车的最大区别是它没有离合器。对,它是自动变速的,这样更加易于操控,非常适合女士驾驶。这类摩托车尤其是白色型号的,在2000年还是很受女士喜欢的,也有个不好的绰号,二奶车。因为不舍得给二奶买更贵的小汽车,白色太空摩托车就成了老板安慰二奶最好的选择。

    金雁屏坐上摩托车,脚踩制动踏板,点火,突突,摩托车震动几下,发动好了。孙玉郎也不矫情,带上头盔叉腿坐在后座上。

    张振军傻眼了,他刚刚把自己的捷安特牌自行车从车棚解锁推出来,摩托车喷了他一脸尾气就扬长而去了。

    从学校侧门出去时,史珺从小店买洗衣粉出来,她似乎看到孙玉郎坐在一个女的摩托车上驶过,但想想又觉得是自己看错了。孙玉郎怎么可能坐在一个女的摩托车上呢。

    “雁屏姐,我们去哪啊?”

    “什么,大声点,听不到。”

    这金雁屏开得太快,起码有50码以上了。跟汽车不同,没有挡风玻璃当着,风在耳边呼呼地只响。于是孙玉郎凑到金雁屏耳边说:“雁屏姐,我们去哪里啊。”

    这小子不会趁机吃我豆腐吧,耳鬓厮磨的感觉痒痒的。金雁屏差点控制不住摩托车,生气说:“坐好,不要问,到了就知道了。”

    开得这么快,风这么大,我也不说话了,省的被风呛到。

    咦,附属二院,自己虽然是市一医的,但都在云江,附属二院这么有名,也是来过很多次的,好不。

    金雁屏把摩托车停好。孙玉郎就好奇问:“雁屏姐,我们来二院干嘛?”

    “你知道二院?”

    “切,你真当我乡巴佬啊,二院这么有名,当然知道了。”

    “也是,你可能陪你家人来看过病。”

    “呸呸,乌鸦嘴,你们家才天天上医院看病呢。”

    “我们家是天天上医院,但不是给自己看病,而是给别人看病。”

    孙玉郎恍然大悟,医学世界,学姐是个医二代,难怪可以从图书馆外借杂志,一定用她家大人的借书证。“姐,你带我去哪个科室参观啊?”心里又想着,不会是神经外科吧,没这么凑巧吧。

    “喏,就这里。”

    一楼,急诊室,这地方是战斗前线啊,太激烈了,自己现在身份还是个一年级医学新生,在这里会干扰别人抢救的。于是孙玉郎说:“姐,这里太忙了,我们换个地方吧。”

    “亏你还是个男子汉,没胆量。只是让你看看,长长见识,开拓下视野,很多东西总闷在图书馆里是不行的。”

    “得了,你是我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随便看看。”孙玉郎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脚步不怎么移动,因为这里是战斗前线,随便走动,干扰到别人不好。

    这时,金雁屏对一个穿白大衣的男医生说:“黄师哥,怎么了,这么急。”

    男医生黄旭就是雁屏嘴里的黄师哥说:“金大小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icu里有个疑似肺栓塞病人,金主任被拉去讨论了,现在我这里也忙死了,你自便啊,我就不招待你了。”

    “你忙死了,什么情况,跟我说说。”

    “真的很急,雁屏,看,下面刚转送来一个低位肠梗阻病人,病情很重,腹胀腹痛都1周了。”

    “什么,都1周多了。”看来真有危重病人,金雁屏也立即感同身受,毕竟是医二代嘛,从小就耳濡目染了。

    “嗯,雁屏,我跟你说啊,上次我就遇到过一个低位肠梗阻的病人,在家里拖得时间太长了,直肠都胀破了,手术做进去,整个腹腔都是大便,那个味道啊。”

    “师哥,我懂了,不要再说了。”金雁屏一阵干呕,黄师哥啊,病情的确很危重,但是你也不要说得这么形象好不,我中饭差点都吐了,呃,真恶心,不能想,不能想。

    “雁屏,来,你看这腹部立位x平片,症状典型吧,这液平,这肠子涨的。”

    金雁屏忍住恶心,跟自己强调,我是学医的,学医的,也审阅起这张片子,“师哥,真的很典型,那你赶快抓紧处理吧。”

    黄旭接话:“嗯,我这就准备联系普外科,与手术室,准备急诊手术,”接着黄旭右手指向一个方向吼道:“喂,那个谁,你干嘛,那病人很危重,你不要乱动。”

    金雁屏顺着黄旭的手指看去,只见孙玉郎在摸一个病人肚子,这小子,我带你来长见识的,你怎么还上手了呢,别乱碰啊,这是急诊室,一个处理不好会惹祸的。

    原来,孙玉郎呆着够无聊的,看到一边有个老人在哎呦哎呦呻吟,边上围着几个家属,也是非常焦虑的样子,就好奇过去看看。通过询问,他了解到,老人,男性,76岁,腹痛伴未解大便10余天,这3天连小便都没解了。下面医院医生说是肠梗阻,于是紧急转送到附属二院,刚拍了片子,这边医生也说是肠梗阻,还是什么低位的,要紧急动手术。于是孙玉郎就好奇上前做了下体格检查。

    不对,不是肠梗阻,膀胱这么胀,都快到肚脐这了,孙玉郎有了个判断。要先导尿,其实就算做手术,也要导尿,导尿看看吧,反正不会有大问题。

    黄旭边说边过来了,后面跟着金雁屏。黄旭说:“喂,你是谁?你在干嘛,别乱动,小心加重病情。”

    边上家属听到,也更加紧张,“这位小伙子,你别乱动啊,会加重病情的。”

    孙玉郎检查完毕,也就走开了。

    黄旭继续说:“你们谁是病人家属?”

    “我们都是。”

    “那好,我跟你们说啊,病人现在是低位肠梗阻,很重,很急,要紧急安排手术,等会你们要过来签字。”

    “医生,要多少钱啊?”病人家属关心的不是签字而是费用。

    “费用嘛,你们先去缴3000吧,以后再补。”

    “要3000啊,还要再补。”家属就慌了,别看来了这么多人,说起钱,一个比一个小气。

    这时,孙玉郎自管自地进医生办公室,拿了件别人挂着的白大衣。这件白大衣应该是休班的医生的。穿上白大衣,直接进了护士站,问护士导尿包在哪?

    护士站的护士也奇怪这人怎么没见过,不过附属二院医院大,人多,她也觉得自己不可能每个人都认识。再说附属二院还有教学任务,实习生,进修生也很多,估计是实习生进修生之类的吧,要导尿包就是导尿了,这种活一般实习进修的在干。于是指了一个橱窗,“喏,哪里。”

    “谢啦,”之后孙玉郎找到碘伏,棉球,配置好消毒用颠覆棉球,又在边上找到7号半无菌手套,抽了一管20ml注射用水,东西齐全,准备开工。

    把东西都放到一个推车上,推到那老汉边上,指挥并协助老汉脱掉裤子。此时主要家属正在跟黄旭商谈病情,并准备签字呢。而金雁屏也在边上旁听,学习下黄师哥是怎么处置这种状况的。

    老汉边上就一个20岁左右的孙女。脱了老汉长裤,孙玉郎还要继续脱里面的裤衩,那孙女就有点脸红了。

    “哦,那个,这里不用你了,你出去把帘子拉上。”

    孙女连忙出去,把帘子拉上,留孙玉郎在里面继续操作。穿着白大衣,孙玉郎做什么事情也没人质疑。一般也没人想到有个人在附属二院的急诊室无证行医,呵呵。

    孙女把帘子拉上后,也去爸爸叔叔伯伯及医生那听病情解释。

    一个长辈看到孙女过来,好奇问:“娜娜,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陪着爷爷吗?”

    孙女娜娜回答:“有个医生在做事情,我就过来了。”

    有个医生,谁啊,这个病人我负责的啊,首诊负责制啊,谁跟我招呼也不打就去看病人了,难道刚才电话打给普外科,他们已经有人下来了?不应该啊,就算有人下来一般也要先跟我询问病情,至少打声招呼啊。黄旭疑惑地看过去,发现病人所在床位帘子被拉起来了,里面隐约有个人在做什么。

    于是黄旭走过去,拉开窗帘,“怎么又是你,你在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