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没有栓子哪来的栓塞
    那个尿潴留的病人显然没什么可闹的,如同孙玉郎对家属说的,又没有实质伤害,已经给你扭转回来了。虽然还有些后续工作要做,但已经无关紧要了。

    黄旭不适宜再接触这个病人了。所以换了另外一个医生,他要帮忙联系泌尿外科来急诊室会诊。因为尿潴留虽然被缓解了,是因为现在插着尿管,病因并未确诊也未得到治疗。据后来金雁屏反馈,是重度前列腺增生,泌尿外科医生建议手术,家属一怕手术风险,二又担心费用,虽然有好几个子女,但最后还是回家了。后续如何,有没有前往其他医院就诊等情形就不知道了。

    孙玉郎想着,要是国家能负担所有人的医疗费该多么好啊。现在国家的医保制度跟养老金,跟工资奖金等类似,是多轨制度。机关人员就是公务员医保报销比例最高,养老金也最多,收入也最好最稳定,企业职工次之,城市无业人员及个体户及农民再次之。哎,我们国家还不是发达国家啊。

    如果国家能全额负担,那几个不孝子女肯定把他爸留医院治疗了。

    金文涛没有立即训斥黄旭,他有他的领导方式。黄旭的错误不是个案,很多年青医生都有这样的通病。他准备找时间开个会好好理一理。不过现在也没时间让他多加考虑了,因为icu那边电话又打到急诊室,说那个疑似肺栓塞病人病情又加重了,紧急请金主任再去会诊,院内其他相关科室的专家也都过去了。

    “你们两个在这里先呆一会吧,雁屏,你好好陪下孙玉郎,爸爸有事要离开一下。”

    “爸爸,你要去哪?”

    “icu那边有个会诊。”

    “icu的会诊?”金雁屏得知icu有会诊,顿时很兴奋,“我也要去。”

    “你去干什么,这次问题很严重,搞不好会出医疗事故。”

    “啊,这么严重,老爸,越是这么严重,我越想去了,我答应你,我乖乖地就站后面,不说话,不捣乱。”

    “那也行,对了,孙玉郎,你要一起过来吗?”

    孙玉郎还没回答,金雁屏开口了:“老爸你偏心,为什么我想去要求着才能去,他都没说要不要去,你都直接请他去。”

    “额,学姐,金伯伯是想让我多长点见识。”

    “好了,不要废话了,我们赶紧过去。”金文涛跟急诊室护士长交代几句,就离开带着2个小年轻前往重症监护室,也就是icu。

    进了住院部大楼,坐电梯上去的时候,金文涛还简单跟孙玉郎与金雁屏介绍了病情。这让孙玉郎对这位伯伯印象大好,真是平易近人啊。

    病人是中年女性,头两天仅仅是感冒状不适,咽部红肿痛,伴乏力等症状。后来仅仅过2天疾病就突然加重了,很快很急,这时候胸闷,气急等症状都出来了。然后现在胸痛,呼吸困难都有而且程度很重。然后现在已经进行的一些实验室检验跟心电图检查等都提示肺栓塞相关,大家现在在犹豫要不要送患者去做ctpa检查,就是ct下肺动脉造影来明确诊断。

    孙玉郎觉得的确很疑难,前世他是神经外科医生,这又是心啊又是肺啊,他不懂,这世他在图书馆恶补了下,但时间较短,所学有限啊。

    系统把共用经验值全部加在诊断学上。孙玉郎命令道。现在不加诊断学不行了,诊断都搞不懂,下面还谈什么治疗啊。

    系统提升刚才对尿潴留的成功处理,获得了100点诊断学经验值,及50点共用经验值,加上这几天签到获得,现在是226点诊断学经验值,加400点共用经验值,全加诊断学之后是626点诊断学经验值。

    随着诊断学经验值的升高,孙玉郎也有了一定的判断。不能啊,所有专家,包括金伯伯都认为是肺栓塞啊。我能推翻这么多专家的结论?

    浑浑噩噩间,孙玉郎跟着金文涛金雁屏父女进入icu内。因为魂不守舍,孙玉郎甚至都忘了给鞋子穿上鞋套,被一个护士提醒,才把鞋套穿上。

    icu要求无菌无尘程度比普通病房高,所以外面进来都要给鞋子穿上鞋套。如果家属探视,还会要求穿一件简单的蓝色一次性无纺布做的隔离衣。

    孙玉郎越想觉得越不对。在icu里面,他认真查阅病例资料,尤其是病史方面。

    这时心血管内科主任暨ccu主任要求必须立即做ctpa检查来明确诊断。如果明确了是肺栓塞,那就大胆溶栓抗凝治疗。

    ccu是心血管疾病重症监护室的意思,其实严格说起来,ccu是icu的一个分支,但人家心血管内科觉得自己比较重要,所以就单独成立了一个ccu给自己玩。这其实也是医学的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一病多科治疗,一科多病治疗。反正最后就看谁能抓到老鼠了,而不管你是黑猫白猫。

    在有些医院ccu力量强大的话,icu里面基本没有心血管为主的重症病人,而如果icu强大的话,ccu很可能就不设立了。

    “不对,不能做ctpa。”一个声音很突兀地响起。

    谁啊,谁敢对心血管内科主任这么说话。大家闻声看去,居然是一个小年青,坐着电脑前。

    心内主任马明全走到孙玉郎前面,很没礼貌地直接凑过去看了看胸牌,说:“刘正阳住院医师是吧,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也不敢说我一定比您高明,那么刘医师,就请您站起来,跟大家仔细说一说您的判断吧,患者到底是什么疾病,为什么不能做肺动脉造影检查呢?”

    一个大主任对一个小住院用上了您,这绝对不是尊称,而是棒杀了。如果小住院回答不好,下场肯定会非常凄惨。

    刘正阳是自己现在的称呼,孙玉郎倒不会跟急诊室一样奇怪。他想了想说:“肺栓塞肺栓塞。”

    底下一片笑声,把严肃的icu抢救局面破坏地啼笑皆非,有两个护士甚至嘀咕,“这好像要作诗啊。”“什么诗。”“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啊。”“啊,真有点像。”

    孙玉郎继续自问自答:“肺栓塞肺栓塞那么关键是栓塞,既然是栓塞,那么栓子呢?”

    大家都是一愣,是啊,没有栓子哪来的栓塞?

    孙玉郎继续说:“患者40多岁女性,输卵管行了结扎节育术,没有妊娠可能,最近也没有手术与外伤,患者既往体健,也没有心肺疾病,总而言之,都没有形成栓子的条件,那么这栓子怎么形成呢?我就想的很简单,既然连栓子都不明确,那么肺栓塞这个诊断就有很大疑问。”

    在场众人都是杏林高手,孙玉郎这么一提示,金文涛首先说了:“是啊,我们前面都钻牛角尖了,就一直想着肺栓塞该怎么办,就没有想到如果不是肺栓塞呢。”

    马明全还是疑问:“那患者的实验室检验指标怎么这么符合肺栓塞呢?”

    有了孙玉郎的释疑,金文涛转换了思路,马上也是侃侃而谈:“那些指标只是说可以是肺栓塞,但其实也可以是其他诊断,我们前面只盯着肺栓塞,确实视界狭隘了。”

    马明全也有点领悟过来,“所以老金,你想说得是这个病人其实是重症心肌炎。”“心肌炎。”金文涛跟马明全异口同声。

    “哎呀,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

    “现在越看越想心肌炎了啊。”

    “初始感冒,是病毒入侵到口鼻,后来加重,是病毒入侵到脏腑。”

    “还好那个刘正阳厉害,居然点出了不是肺栓塞。”

    “我以前见过刘正阳的啊,怎么觉得他样子变化有点大。”

    “是吗?你什么时候见过?”

    “那有几年了。”

    “那不奇怪,女大都十八变,男大打个折,9变应该有的。”

    “反正不管如何,今天这刘正阳露脸了。”

    “是啊,那么多主任都没看出来,被这小子看出来,这脸涨得。”

    明确了心肌炎这一诊断,下面就相对简单了,按照心肌炎的治疗来处理就行。

    孙玉郎又开口了,大家赶紧静下来,停停这个大主任都尊称您的小住院要说什么。“能不能上中医协助诊治?”

    “上中医?什么意思?”底下又纷纷扰扰起来。

    “病毒性心肌炎,西医没有特异性治疗,这方面反而中医有独特见解,所以我想是不是可以让中医协助一下。”孙玉郎看大家表情不对,他也有点心虚。

    在座都是西医,本身对中医就有排斥心理,不过眼下是大功臣突然提议,那也不好直接驳斥。

    马明全开口:“那就请中医科过来协助一下,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

    有人反应:“我们医院的中医实力不强啊。”

    金文涛也开口了,“立即请省中医院的专家过来协助,这有什么抹不下面子的。”

    反正主任开了口,下面照做就是。因为涉及院间会诊,要医务科出面协调,不过有心血管内科与急诊科两大主任背书,医务科的效率也是很高,直接用传真把会诊单发到省中医院。

    省中医院接到附属二院的会诊单乐了,“哈哈,以往都是我们请他们来会诊,怎么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附属二院还请我们中医院过去会诊了呢?”

    不过玩笑归玩笑,省中医院也很重视这次会诊,派出最好的专家立即前往附属二院帮忙。也幸好有中医协助,这个重症心肌炎的病人慢慢也好了起来。

    而孙玉郎之所以有请中医协助的想法,是因为前世有病毒性流感大爆发,美国人都开始吃中药了,他虽然中医经验条不高,也知道中医肯定是有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