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国道上的事故
    金雁屏载着孙玉郎回学校。比起去附属二院的时候,孙玉郎有点累,就自然而然地靠在金雁屏身上。

    金雁屏闻着背后传来的男人特有的气息,有点不习惯。嗯,这小子今天又是导尿又是强怼心内科主任,有些累了吧,就让你占点便宜,不然一定把你摔下车去。

    靠着前面女人软玉般的柔软后背,闻着淡淡地温香,孙玉郎就犯困了。导尿还行,体力活不累。独怼心内科主任压力有点大,看来如同系统说的,自己果然还需要成长。一个附属二院的科室主任就让自己倍感压力,以后更大的困难怎么办?

    照样穿小巷走侧门回宿舍区,比起走大门更近也方便一些。史珺拿着洗衣粉,目光有些呆滞,自己没有看错,玉郎他果然是跟一个女人出去了,而且还是一同回来的。傻女孩就这样拿着洗衣粉傻傻地等了几小时,心被伤得很痛。

    不过史珺并没上去打招呼或者吵闹,而是自管自回到了女生寝室。进了大学,她压力很大。学习上,她那点分数在云医大这种名牌大学就是垫底的份。生活上,不出来不知道青山的小,这里的女孩一个个都比自己有钱,比自己漂亮。

    别人家境好是事实,但比漂亮则是史珺自己自卑。骄傲让你更加美丽,自卑让你变得丑陋,这句心灵鸡汤还是有一点道理的。

    回到寝室,洗刷之后准备睡觉,孙玉郎也没跟任何人提及自己今天在附属二院的遭遇,这没什么可以炫耀的。大金牙给他的呼机留了条讯息,说在镇海市的业务拓展遇到点麻烦。于是孙玉郎拿起手机,到走廊尽头晾晒衣服的小平台,给大金牙打电话。

    “老大,有两个麻烦,一个地面上的,一个官面上的。”

    “具体点。”

    “地面上的是镇海货运市场的黄沙帮不让我们进场,如果我们进场拉货他们要提成,而且生意还必须他们先挑。他们挑剩下了的才给我们接。”

    “大金牙,我们跑运输以前是干什么的?”

    “老大,什么意思啊?我脑子不好,理解不了反问句啊。”

    “滚,你还知道你是混混出身吗?别人用混混的手段都欺负到头上来了,你说怎么办?”

    “老大,你意思是干他们?你以前不是说让我们走正道吗?”

    “要懂得临机应变,我被你们气死,青山混混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知道了,老大,那官面上的事情呢?”

    “官面上什么事情?”

    “镇海市运管处有个掮客。”

    “等下,掮客是什么意思?”

    “老大,就是中间人的意思。”

    “知道了,继续说。”

    “镇海市运管处有个中间人,说他是运管处处长的亲戚,说处长要在我们公司里面占三成干股。”

    “什么,三成干股,这处长疯了吗,这事你们不用管了,我知道了。”

    “老大,他威胁说如果不给,就会盯着我们,不让我们好过。”

    “这是好事啊,我还正愁怎么监督你们安全工作呢,有公家人免费帮忙,不是挺好的吗?”

    “老大,这样会很不便的。”

    “大金牙,你听好了,这样越是不便,说明我们越有问题,货运司机都是拿命在帮我们干活,如果因为我们不遵守规章制度,让他们出事故了,就算我们能赔钱给他们,或者给他们家人,我们的良心也不会安的。所以就让运管的来找刺好了,他们发现每一条问题,我们就改正每一条,我们甚至还要把工作做到前面去,把安全都落实到前头。”

    “老大,有时候超载什么的,被查到了,扣车罚钱,很麻烦的。”

    “那就不要超载,自己心中要有根弦,超载本身就是违法的,对司机也不安全,我们迅达物流要壮大,必须遵纪守法,乱来是走不长的。”

    “老大,那我怕他们盯着我们,胡乱检查呢,这样会影响我们正常经营的。”

    “所以这个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官面上的事情,还是官面上解决,你们跟我做到没有把柄给人就行,这样也是对自己好。”

    “知道了,老大,我们现在就准备一下,干掉黄沙帮,奶奶的,居然欺负到我们青山人头上来了。”

    孙玉郎知道这种火拼肯定会流血,搞不好还要有伤残死人,想着自己是个医生,多少也要起点作用。而且自己是混混头子,关键时刻缩后面,也不好,时间长了,被大家看不起,也有被金毛猴子这些中层架空的可能。于是说:“这周5我去镇海一趟,你把对面底子搜集地详尽点。到时候我来支持。”

    “好嘞,老大。”孙玉郎的身手,大金牙是清楚的,有孙玉郎出手,对付黄沙帮那伙人就更有把握了。不过孙玉郎想得其实是自己的医术,而不是身手,哎,两人默契度还不高。

    “找个兄弟开车来接我下。”

    “知道了老大。”

    什么时候也该把驾驶证考一下了,孙玉郎觉得老是让人开车也不方便。

    2000年9月29日,星期5,马上要国庆长假了。以前都是放假3天,国家层面不调整,有些人会私底下调整时间来休假。今年是第一年以长假方式放假,国务院规定9月30日到10月6日连休7天,10月7号8号上5号6号的班,这样等于把下一个星期的周末提前来休,凑了一个长假。

    孙玉郎询问了史珺的意见,说自己不呆云江也不回青山,要去镇海。史珺也答应陪着他去镇海,但神情有些郁郁。

    让史珺终于放心的是,直到出发那一刻,就她与孙玉郎两人,当然那个司机不算,没有那个开白色太空摩托车的女孩子。我又跟玉郎出去旅游了,史珺越想越开心,把所有不快都抛诸脑后。

    迅达物流在镇海遇到的官面上的事情,孙玉郎去求了江守义帮忙。不存在什么男子汉绝不求人这种港片台词,你不能求人是你求不了人,你可以求人就求人好了,没什么面子尊严拉不下来的说法。看着港产黑帮片,无脑模仿的年轻人最终都会吃到苦头。

    上次青山混混转行发展,成立迅达物流。江守义就到青山给足了面子。所以青山县的官面上一路都开绿灯。这次又求人,估计接下来在云江省其他地市还要求人。

    孙玉郎觉得只有江伯伯的救命之恩不行,恩情迟早会变淡。他想送钱或变相送钱,比如那个镇海市运管处要求的干股,但又怕不成功反而被人看扁,产生嫌隙。看来什么时候回青山找路呆瓜他爸问问计策才行,自己重生前一个呆板医生,重生后也好不了多少,人事权谋上是个极大的弱项。

    江守义江大哥还是很热情,拍胸脯一口保证,说会帮忙打招呼。这点让孙玉郎宽心不已。孙玉郎也表示,只要不是刻意刁难,尽管查,认真查,迅达物流还省了自己监督安全方面的费用。

    因为马上长假,星期5下午,大家就没了继续读书的心思了。孙玉郎与史珺草草上完两节课之后,就坐车前往镇海市。

    孙玉郎坐轿车离开的情景又被同学看到,大家也是羡慕不已。又坐车了,哎,我们还是去赶火车或者赶班车吧。这个孙玉郎什么来头啊,这么神秘。

    徐国栋近段时间在追求史珺,前面有几天史珺神不守舍,他以为自己有机会了。今天史珺跟孙玉郎坐车离开,对他又是一个沉重打击。没事,我屡败屡战,我不会放弃的。

    直到最后一刻也不能放弃希望,一旦死心的话,比赛就结束了,安西教练,我不会放弃的。徐国栋经常把自己幻想成灌篮高手里面的角色。

    别克赛欧车在云江市至镇海市之间国道上开着。之所以坐赛欧,也是孙玉郎想低调。一个学生而已,出风头干嘛,风头霉头两隔壁,老话还是有道理的。

    到了一段人车都不多的路上,然后孙玉郎想练练手,过来接孙玉郎的前混混现迅达物流员工自然不会忤逆老大,虽然无证驾驶是违法行为。

    孙玉郎坐到左边驾驶位置上,有点傻眼,这是手动档啊。前世他学车时候学过,后来就一直开得自动档。我回忆回忆先,拉手刹,点火,左脚踩离合器,右脚踩刹车,切1挡,松手刹,左脚慢慢松离合器,右脚点下油门,赛欧车开始抖动,左脚松掉离合器,车子慢慢滑了出去。

    “哇,玉郎,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了,真厉害。”史珺一脸羡慕,“我也想学开车。”

    “简单,寒假回青山,你就学。”

    “玉郎你真好。”史珺的不快已经完全没有了,情郎还是最爱自己的。

    孙玉郎慢慢开,慢慢把自己前世的开车记忆也找回来了。只是不好停车,因为这手动挡,每次停车之后的起步,很麻烦,踩离合器松离合器,一个不好就熄火了。

    孙玉郎决定再开一阵,就换专业司机,不然自己这龟速,半夜12点也到不了镇海。

    这时候,情况发生了,前面是座桥梁,有辆货车在上桥。孙玉郎开着赛欧跟着后面,掌握不好低速,就踩了刹车停下了。然后再起步麻烦了,车子一个剧烈抖动,啊哦,熄火了。

    边上手下司机喊快踩刹车,但是晚了一点,车子还是往后面退了一点。当,还是撞上了后面跟着的一辆尼桑蓝鸟轿车。

    手下司机是混混出身,自己犯错不管,发生事故下车之后就对着后面吼:“你怎么开车的,追尾了知道吗?”

    孙玉郎连忙打断,“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溜车了。”接着瞪了自己的司机一眼。

    司机有些委屈,还坚持,说:“他们跟车太近了,我们也没滑多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