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牛头山约战
    蓝鸟车上是三个人,一个外面穿着淡棕色休闲夹克,里面是棕色针织衫的中年人跟司机先下车查看事故,而之后一个跟孙玉郎他们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也下车了,女孩子简单束着一条马尾辫子,辫子不长,没有过肩,看起来很干练,似乎是女孩子自己给自己扎的。

    孙玉郎连忙赔罪:“不好意思,我们全责,该怎么赔都行。”废话,自己无证驾驶呢,闹大了麻烦。

    那中年人看起来也很好说话,问司机:“情况怎么样?”

    司机回答:“就一般刮擦,没什么大碍,水箱油路都正常,就前保险杆要补漆。”

    “既然没事,那就赶紧走吧,现在国道这么忙,等会引起路阻了也麻烦了。”

    孙玉郎纳闷,不用赔钱吗?不过他还是赶紧说:“补一下漆估计要500,这是500元,还有这是我电话号码,要是后续有什么问题就尽管找我,我一定负责到底。”

    中年人也说道:“那行,小宋,你把500元接了。”

    “好的,樊先生。”

    接着孙玉郎他们先上车离开,这次孙玉郎就不敢再开了,而是直接让司机开。

    后面车上的女孩子生气说:“爸,你干嘛让他们就这样走了。”

    “又没什么大事,不要这么较真。欣欣啊,爸爸希望你以后尽量大度,要有容人之量,而不是斤斤计较。”

    樊欣欣生气地说:“爸,不是这样的,我注意到那男的下车后很慌,而且前面开车又熄火,然后还溜车,我觉得有问题,你不该就这样放走他。”

    小宋司机也补充说:“樊先生,小姐说的没错,您注意到了吗,他们离开时,那男的坐进后排去了,我觉得他可能是个新手司机。”

    樊欣欣把右手朝孙玉郎他们离开的方向伸出,耍了个酷,说:“真相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那男的是无证驾驶。”

    小宋司机好奇问:“为什么不是新手司机,而是无证驾驶呢。”

    樊先生先说话了:“好了好了,我的名侦探欣欣,我们先上车,再聊好吗?”

    之后这蓝鸟车也开始启动,樊欣欣喋喋不休地分析,“他下车后表情慌张,急于了结事故,如果他有证,干嘛这样慌,还有出事故了找保险啊,反正都有赔,他自己急着出钱,就是有问题。”

    小宋司机表示小姐分析得太对了。

    樊先生笑着说:“你不想妈妈与团团了吗?你真打算跟这个无证驾驶的坏蛋在这里嗦风嗦到晚上等警察保险的什么过来吗?”

    “哼,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的,总有一天我会抓住他的。”

    孙玉郎他们赶到镇海市的时候是下午6点,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大金牙金存辉及金毛猴子他们都在。在镇海大酒店开了房间,让史珺先去休息。

    史珺关切地问:“玉郎,没什么事吧。”从青山到云江,又不是傻子的史珺多少知道孙玉郎有点问题,似乎不是好孩子乖孩子了。

    尤其花边厂被强拆时,妈妈的其他工友都没补偿,但是有人私底下塞给妈妈2万块钱,说是蔡总吩咐的。蔡总应该是蔡勇,蔡晓静她爸,怎么会单单塞钱给老妈呢?

    然后那次同学聚会,同学赵文斌王磊的爸爸都跟孙玉郎有说有笑。他们私底下也说孙玉郎现在是个混混,还是青山的混混头子。

    这次来镇海,史珺以为是亲密旅行呢,结果才刚到,一群混混过来了。嗯,怎么知道是混混?大金牙啊,在小街就知道了,那些站街女与大金牙都不是好人。然后混混们又很尊敬玉郎,他们不会有枪吧?

    在学校周围的录像厅,跟着寝室室友去看了英雄本色等港产电影,里面小马哥啊宋子豪啊宋子杰啊都让她震动。她一开始觉得孙玉郎是宋子杰,因为俊朗的外貌啊,不过现在她越来越觉得是宋子豪了,一个黑社会老大。她很担心他会像电影里一样被枪打死。

    “没事,不会有事的。你先自己玩会,我办好事情再来找你。”

    然后一个混混过来帮忙拿行李:“嫂子,这边。”

    史珺脸红地低声呢喃:“还不是嫂子。”可恨的孙玉郎没否认也没承认,自管自带着那帮混混走了。

    “打架解决不了问题,但该打的时候还是要打。”孙玉郎在一个套房的客厅里面跟大金牙他们说道。

    黄沙帮现在也有个公司,叫镇海市新成运输公司,是用他们帮主的名字刘晓成的成取得,主要头目有堂弟刘晓春,包安井等。

    司机都对黄沙帮很不满,因为刘新成非常苛刻,而且厚薄不均,如果跟他有亲戚关系,就跑好开的线路,如果没关系就跑又难开,赚钱又少的线路。

    包安井现在跟刘家兄弟也不怎么和睦,曾传闻包安井想另起炉灶,后来不知道怎么又偃旗息鼓了。

    “存辉啊,你跟雪菲现在走到一起了,也算成家了,这次约斗你负责接应。”

    大金牙急忙说:“老大,我打得动,我没事。”

    “听命令,你除了接应,今天晚上到明天早上也辛苦一点,那些与刘家兄弟关系不好的司机都悄悄地接触一下,看他们愿意不愿意跳槽。金毛,你也去跟包安井接触一下,看他想不想反水。你们去接触地时候,多带几个兄弟,小心不要把自己折了,要是发现对方顽固说不通,就不要说了。”

    一通命令下去,青山混混今晚都养精蓄锐,准备明天也就是2000年国庆节大战黄沙帮。

    国庆节当天,史珺没有看到孙玉郎。孙玉郎让她自己先玩,去看电影,逛商场,买衣服都行。史珺反思自己这样下去究竟对不对,毕竟她从小接受的正规教育。法制社会怎么会允许混混长期生存下去呢,那混混的女朋友也不能生存啊。

    国庆节下午3时,镇海市郊区牛头山的一块空地,有近60人非法聚集。黄沙帮主场人多一点,有近40人,青山混混人少很多,才20多人,大家手上没有开锋的利器,铁棒、铁水管等武器为主。

    “成哥,好好地做生意,不要逼人太甚了,大家都上有老下有小的,出事也不好。”孙玉郎最后劝道。

    “哈哈,怂了,既然怂了就滚回青山,不要再踏入镇海。”刘晓成哈哈大笑。

    “好吧,既然说不拢,那只有打了,包皮,你怎么说?”

    刘晓成有点疑惑,说:“你想挑拨离间?包安井当然跟我们兄弟一起。”

    外号包皮的包安井开口说:“我也觉得孙少说的合伙做生意这提议不错,我们都有儿有女的,打打杀杀也不合适。不过今天,让我对刘大哥他们出手我也做不到。兄弟们,要是肯听我话的,就跟我闪一边看着。”说完,包皮退到一边,呼啦啦有20人左右也跟着包皮退到一边。

    “包安井,你什么意思?”刘晓春怒斥。

    “没什么意思,这几年你们兄弟俩怎么对待兄弟的,大家心知肚明,在公司里大鱼大肉的是你们兄弟,我们每天餐风露宿地跑长途,这日子我们也不想过了。”

    一下子少了一半人,刘晓成兄弟有点底气不足了,对面就是实打实的混混啊,自己都是卡车司机,何况自己这肚皮上都是油,早就打不动了,今天约架还指望包安井呢,结果他反水了。

    孙玉郎走上前:“成哥,你现在怎么说?”

    看孙玉郎一个人孤零零脱离队伍,刘晓成恶向胆边生,大喊一句:“怎么说,我要你去死。”带领剩余20人朝孙玉郎跑来。

    金毛猴子看到对方发动了,也赶紧带人上去。不过距离孙玉郎有点距离。

    对方手里有铁水管,孙玉郎自然不会再傻乎乎地用手去碰。他也操起一根螺纹钢做的铁棒挥打过去。如果用前刺的,怕闹出人命,那就完了,打赢也完了。螺纹钢顶到无论头部还是胸部,都有可能是致命伤,所以扇形挥打最好。

    跟那天在青山别墅的惊艳亮相一样,这次牛头山一战,孙玉郎的表现也非常耀眼。

    金毛猴子带着人冲到的时候,对面基本都倒下了。孙玉郎扇形挥打,挨打的痛是痛点,但不会有致命伤。

    “老大,你是故意冲在前面的吧。”金毛奉承道。

    “哈哈,差不多。”然后孙玉郎又对这些卡车司机说:“迅达物流真心欢迎大家的加入,首先第一句月工资3000元,大家就该知道我们的诚意了。”

    那些跟着包安井没被打趴的,与跟着刘家兄弟被打趴的,都两眼放光。要知道这年头镇海市月平均工资是元,这都接近4倍了。

    “真的?”“真有这么多?”

    “3000是b证的司机,a证5000元,真不真干一个月就知道了,大家说是不。”说着话,孙玉郎把一个司机扶起,查看了伤势,对后面迅达物流的人说,“拿瓶白花油来。”

    后面马上递过来一瓶白花油,孙玉郎倒了少许在手里,开始揉搓那伤者的伤处。不一会儿,那伤者大声喊道:“哇,真神,不疼了。”

    边上几个人还以为是托呢?不过很快又一个托喊:“哇,神医啊,我也不疼了。”

    最后场上就刘家兄弟被控制住,其他人都开始找金毛询问如何加盟了。

    原来孙玉郎把在附属二院赚到的经验值与这几日签到的经验值,全加在中医伤科上了,现在中医伤科有500点经验值,他勉强也可以算一个伤科的杏林高手。

    那块空地现在由金毛表演,他大肆吹捧迅达物流的各种好处。3000元b证与5000元a证根本不会亏,垄断了镇海市的货运,现在迅达物流更加缺人。

    除了工资,还有更人性化的待遇,谁叫孙玉郎是个医学生呢,他说卡车司机容易得职业病,太苦,所以现在也要预防职业病。三险一金必须的,千言万语不敌真金白银,然后其他预防颈椎腰椎病啊,预防胃病啊,预防泌尿道结石啊,预防噪声性耳聋啊,都写成册子发下去。

    这让镇海的卡车司机们尤其感动,迅达物流真好,就冲这将心比心,这条命卖你了。

    孙玉郎隐约记得18年后,技术工人更加吃香,当然包括长途卡车司机,开半挂的a证熟手司机每月2万直接被物流公司抢走。是的,1月2万,1年24万,这就是半挂熟练a证司机。后来驾驶证又改革了一次,货运末尾是2,客运是1,卡车司机的驾驶证是b2,a2这样,不过2000年还没变。

    孙玉郎把猴子包皮及几个迅达的人喊过来,押着刘家兄弟到一个偏僻处。

    “绑”地一下,一个混混用螺纹钢铁棒击打在刘晓春的脸颊上。刘晓春一声惨叫,痛晕过去。孙玉郎掐着人中把他弄醒,接着让他吐掉嘴里的牙齿。

    包皮看得胆颤心惊,前面以为这位是佛,结果原来是魔。

    孙玉郎柔声说道:“我真心讲道理的,我真心讨厌暴力,我说大傻你啊,下手不要这么重好不好。”

    那个大傻的混混,呵呵傻笑一声。

    “说吧,今天这事怎么了解。”孙玉郎还是柔声地说话。

    刘晓成看着堂弟的惨样,堂弟以后怕只能喝粥了,连忙跪地求饶:“孙老大,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求求你高抬贵手。”

    “新成运输作价两百万转让给迅达物流吧。”

    “行,行,两百万太多了,只要五十万就行。”

    “成哥,你这话说的,我们不会把人逼上绝路的,一开始我是不是说大家合作。”

    “孙老大,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都行,我都行,求你绕了我。”

    “我说的话难道没人听?你不信?两百万转让新成运输,你觉得如何?给句实话吧?”

    “行,行,马上转,马上转。”

    “好,那就这样吧,赶紧带你弟弟去看牙科医生吧,当然你也可以报警,说是我指使人打得。”

    “不,不是,晓春不小心摔得,摔得。”刘晓成现在就想着赶紧低头认输,服软离开,他真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