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回云江路上
    长假后,迅达物流的委托律师跟刘晓成签署了转让协议,方式是20万现金加180万借条。迅达物流要大肆招兵买马,扩展地盘,现金流有点紧张。律师保证不会欠债不还,刘晓成也不敢拒绝。不过后来孙玉郎还是把钱还掉了,若黑了别人全部所有,别人也会跟你拼命,没必要这样。

    接下来在云江省其他地市,也有类似情形发生,有些和平解决,有些还是暴力。孙玉郎的态度是你和平我也和平,大家相互竞争吧,看大家各自手段如何了,你要是耍混混手段,玩暴力,那也就暴力奉陪。

    迅达物流的高速扩张也引起了公安部门及相关交通、公路运输等部门的注意,不过没有苦主上告,而且在有些地方,迅达物流开展的也是公平竞争,所以暂时观察,暗中调查。

    江守义把他了解的情报与孙玉郎做了交流。他越发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了。明明是学医的,这一点明确,各种调查都确认,他是云医大的学生,省附属二院的多名主任对他赞不绝口。但他似乎有黑社会背景,可能触犯了刑法,治安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江守义也劝他收敛点,怕被牵连啊。

    路蔓瓜路青青兄妹最终还是被孙玉郎挖走了。其实孙玉郎看重的是路青青,但买一必须送一啊。

    路蔓瓜前面在江守义那混了个云江省高速公路养护有限公司经理的职位,其实就是讨口饭吃。呆瓜这智商,平安就好。在公司里,都是妹妹路青青帮忙。比如协调人事关系啊,帮忙处理日常工作啊等等。

    去拜访路育良的时候,路育良不肯出力,隐约提及自己那可怜儿子。孙玉郎会意,正好迅达物流也缺人,尤其缺路青青这样的经营人才,就直接挖走了。江守义那边没事,空出个岗位还可以再做人情。

    路蔓瓜负责镇海物流基地的仓储看守,孙玉郎就一点要求,严格执行规章制度,尤其消防方面。傻傻的路蔓瓜这一点倒是做的很好,越傻越坚持。有些人贪图方便,做事难免毛躁,在路蔓瓜这里就行不通。

    而路青青现在就是迅达物流的ceo。孙玉郎把能回忆到的前世记忆都告诉给她,路青青一点就通,还表示快递不急,互联网没普及,快递网络铺得太大就是自取灭亡。现在就是做一个口碑,先维持住就行。

    而随着国家经济的全面复苏,越来越重的运输压力凸显出来,所以迅达物流就要开足马力全力发展货运。

    路青青对货运成本与运价严格核算,不会照抄别人数据,这样做到心里有底。什么线路要抬价赚取多一点利润,什么线路又要压价来赢取客源,什么人可以合作,什么人必须打压,路青青完胜孙玉郎。只要不出意外,迅达物流肯定是云江省最大的物流公司,将来一定能成为华夏数一数二的物流公司。

    怎么处理与江家的关系,路育良也终于说话了,谨守自身,紧密合作。具体就是不要动什么送干股的歪脑筋,江家有官员身份的就尊重为先保持联系。没有官员身份的,如江守成江月红就积极合作,可以让他们参股进来,可以委任职务。果然这样效果明显,有江家的护佑,迅达物流在省内是一路畅通。

    蔡家占有的40%股份因为江家路家及其他人进来稀释之后,孙玉郎占45%,郭进占10%,两位同桌同学可以确保公司的话语权。其余45%由蔡家路家江家等瓜分。

    大金牙金存辉与菲菲姐朱雪菲结婚了。小街的站街女都没了,部分进了迅达物流做正行,部分去了镇海的物流基地周围继续操持贱业。拿她们的话说,在小街赚钱又少又难,还不如赚跑长途的司机哥的钱。

    孙玉郎也管不了,这一行业要真正消亡,看来必须等到生产力极度发达的时候,毕竟前世记忆里,西方发达国家里面还有操持贱业的女子存在,华夏现在的经济发展水平,还早着呢。

    孙玉郎还摸索着成立了一家云江省青山医药集团公司,目前就生产一种食健字食品,茅翁凉茶。为了区别市面上别的凉茶,不使用白砂糖,而改为使用甘蔗汁,这样糖度明显下降,更有利健康。还有甘蔗汁本来也有清热解毒,健脾利尿的功效,比直接添加白砂糖要好很多。

    而名字茅翁还是取自清平乐,茅檐低小,白发翁媪。另外也有与配方白茅根等草药相关。

    路青青也同时负责青山医药,她对于孙玉郎的执拗很不理解,认为这是烧钱的无脑行为。不过随着广告语“怕上火喝茅翁,”“天地正气,茅翁凉茶”及海量广告的播出,这罐装凉茶生意居然大赚。路青青也是不能理解。

    青山医药仅仅卖凉茶?不不,我的心思你猜不透。海富贵生命的最后几个月,就向外国医药公司的抗肿瘤药物贡献了十几万元真金白银,这还只是海富贵一人,这还只是抗肿瘤药物一种。这钱一定要赚回来,这才是青山医药的目的。

    镇海市也就那么回事,长玩7天也不可能。处理好迅达的事情后,孙玉郎陪史珺逛了2天,1天步行街,1天游乐园。10月4号星期3就回云江市了,提前回去也好,避开车流高峰。

    上了国道之后,孙玉郎手又痒了,“让我开会。”

    手动挡真心麻烦,难怪过几年都是自动挡了,想买手动挡也买不到。赛欧车开得不快,嗯,孙玉郎也比较怕出事情。这是医生的思维,医生就是求太平,就是保守,反应到具体事物比如开车上面就是慢。

    “欣欣,多呆两天吗,多陪陪妈妈,反正假期结束还有几天。”

    “不了妈,我还是早点回到学校,学生会里面还有很多事情呢。”孙玉郎在来镇海路上碰到过的侦探少女樊欣欣回答。

    “知道了你忙。团团怎么办?你如果不要了我就拿去送人了啊,你可不知道,每天跟在它后面屁股铲屎,很麻烦的。”

    “不行,不能送人。”少女又对一只黄色泰迪说:“团团,你一定要讨好奶奶啊,妈妈不在的日子,你只能依靠奶奶了。妈妈也会想你的。”

    “这是狗啊,欣欣,我可不认它是我孙女。”

    “知道了妈,就辛苦你了嘛,我答应你,早点回家过年,一放假就回来,到时候铲屎清理这些事情都让我做。”

    这时候,樊先生也说话了:“你真的不用我让小宋送你去吗?”

    “不用了,爸,我自己去坐车,方便的很。”

    侦探少女到了汽车客运站,“什么,走高速的直达车没了?”

    “没了,请问你还买票吗?不买让一下。”窗口售票员完全不理会微笑服务。

    “那今天还有班次去云江吗?”少女不想就这样又回家,出来的时候她可是志气满满的。

    “还有加班车,走国道的,要吗?”

    “行吧,加班车就加班车,我要一张,对了,要靠窗的位置。”

    “一百一十八。”也不知道售货员听没听懂要靠窗是什么意思,直接给了车价。

    “哦,给。”少女递出两张四人头,现在市面上也有第5版红票子了,但量少,大家手里还都是第4版四人头为主。

    “有20的零钱吗?”售票员一脸不耐烦。

    “我看看,啊没有。”

    “没有就没有,浪费时间,这是车票,这是82,拿好,下一位。”

    侦探少女樊欣欣坐上加班车就有点后悔了。这车,一股霉味,哎,早知道不死撑了,让小宋叔叔送自己去云江了。而且明显超载了,这车应该有50人了吧,自己前面注意过核载人数是39人。

    樊欣欣就这个安全隐患咨询了司机,司机给她一句,坐不坐,不坐给你退票。樊欣欣咬牙忍了。

    加班车在国道上疾驰,樊欣欣坐在过道上饱受颠簸之苦。前面说的靠窗位置,也是痴心妄想了,哎,难道离开父母怀抱我樊欣欣就寸步难行了吗?不行,我一定要坚持下去。

    “呃,噗。”一个坐在樊欣欣边上的中年妇女吐了,虽然有塑料袋接着,但还是溅了樊欣欣一点。

    “不好意思,姑娘。”中年妇女张着酸臭味的嘴跟樊欣欣说道歉的话。

    樊欣欣正嫌恶地拿纸巾抹掉手臂上及腿上的污秽,被这一口酸臭味一熏,再也忍不住,也吐了。本来坐过道上就很不舒服了好不好,而且这加班车塞进这么多人,空气都不能流通了。

    于是车厢里一阵鸡飞蛋打。边上有热心的人赶紧递塑料袋给欣欣,也帮忙擦呕吐物。

    有好人也就有不好的人,有人跟樊欣欣嫌弃那位中年妇女一样嫌弃樊欣欣,“这姑娘看着挺清爽地,怎么这么不讲卫生。”

    姑奶奶我是不讲卫生吗?没看到姑奶奶都晕车了吗,樊欣欣现在也是没有力气争论。从来都不晕车的她,没想到坐了一次超载大巴居然被震晕了憋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