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青山社这么厉害啊
    好像华夏高等学府这几年是兴起了合并风潮,bj大学与bj医科大学合并成bj大学,复旦大学与sh医科大学合并成复旦大学,zj大学与zj医科大学合并成为zj大学。额,貌似医大都是属于被合并的那一个。

    云医大的孙玉郎史珺也难免郁闷,敢情自己云医大也要被吞并了。合并合并,别人名字保留,自己名字没了,这就是被吞并,合并只是让自己心里舒服点。哎,遇到这个云大的同学,没有心理优势啊。

    刚开出不到500米,车子轮胎一声巨响,林虎连忙把车停下,下去看了一下说:“老大,轮胎爆了。”

    好端端地怎么轮胎爆了,现在没办法了继续开了,孙玉郎也只能下车看情况。看到右前轮扎着个焊接过的特制三角钉,孙玉郎什么都明白了,这是有人做坏事啊。

    “老大,只能我跑回补胎那里,把胎换了再走了。”林虎说道。

    正义侦探少女说:“我们不能去找那个补胎的,很可能是他们在路上丢了铁钉,扎破轮胎赚黑心钱。”

    “那么云大同学,我们不回去找他们,我们应该怎么办?”

    “备胎啊,把备胎换上,我们继续出发,到前面再找修车店。”

    “可要是万一前面再发生事故怎么办?现在才只有500米,走回去不累,再要前面人烟都没的地方,那就麻烦了,你打算在野外露宿吗?”

    听到这个,樊欣欣犹豫着说:“露营?我长这么大一次都还没呢,听起来很好玩,对了,你们带帐篷了吗,还有我们晚上吃什么?最好去打只野兔什么的,我们烤了吃。”

    野兔,烤了吃,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啊,云大的樊同学,我们能不能不要说胡话,你以为你在写小说吗?”

    “没有野兔吗?”

    “没有。”

    “青蛙呢,令狐冲都烤青蛙给任盈盈吃。”

    孙玉郎懒得跟她废话了,与史珺林虎往回走去,先去找修车的吧,既然中招了,赶路要紧,暂时也只有认了,回头让金毛他们来确认是谁捣的鬼?如果真是那停车补胎的,那自己就把他的修车棚拆了。

    “喂,别走啊,没有青蛙,我们找找野果也行的。”樊欣欣喊了一阵,看没人反应,鼓着嘴气呼呼地也跟来了。

    看到孙玉郎几人走过来,那补胎店似乎知道怎么回事,学徒甲问:“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车胎爆了,麻烦你们去前面换下车胎。”林虎说道。

    “一定是你们搞得鬼是不是?”正义少女一过来就呛人。

    “喂,你可别乱说,你要这么说的话,你们自己换吧,我们好心帮忙还要被说,没这样的事。”学徒甲一脸气愤。

    “哼,你别想否认,我刚才看过了,那钉子上还有油污,你刚才用手想来抓我来着,你手上的油污我都看到了,是一模一样的,你别想否认。”

    “喂,你也别冤枉我。”

    “当然没有冤枉你,那钉子要是遗弃在路上很久了,风吹日晒的,油污上肯定沾满灰尘,但那钉子的油污很新鲜,说明有人专门把钉子丢在那,而且时间也不会很久,极可能是你上午刚刚丢的。”

    学徒甲有些变了颜色,后面学徒乙跟修车师傅都过来了,“喂,小丫头片子,你不要信口雌黄啊,我们在这河湾村开店开了一辈子了,不能让你这么造谣中伤我们。”

    “哼,是不是造谣你心里清楚,真相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就是放钉子的罪犯。”侦探少女樊欣欣走到修车摊那里,对着工具箱就是一脚。

    工具箱被踢翻倒地,里面的五金工具及零部件撒了一地。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的很清楚,零部件中间,混杂着几枚三角钉。

    孙玉郎哀叹,哎,女柯南啊,等他们修了车,你再破案啊,现在好了,不是修车的问题了,而是要打架的问题了。

    那修车师傅看到罪行败露,大叫道:“根本就不是我们做的,金水小宝,收拾东西,我们今天休息了。”

    “你不能走,你必须赔礼道歉,还要把我们的车修好。”樊欣欣上去拦阻。

    “滚开。”修车师傅挥着手里的螺丝刀就向樊欣欣挥去。

    危险,孙玉郎这时完全没想法,就是下意识地上前,右手去档。

    撕拉,衬衫直接破了,右前臂被割了一个大口子。

    “老大,”林虎上去一拳打在修车师傅脸上,把他打倒。

    学徒甲学徒乙也冲上来。面对这种黑店,这时候也顾不得手上伤势了,孙玉郎面对面冲上去,一个连环踢,把两学徒踹翻。然后再去帮林虎把那修车师傅打倒。

    樊欣欣已经完全蒙圈,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还流血了。

    史珺倒是镇定,连忙过来,扯下孙玉郎被划破的衬衫,撕下几块布条,帮孙玉郎包扎止血。她现在越来越进入护士这个角色了,护理系看来也真适合她。

    饭店老板出来了,虽然两家店开在一起,但饭店老板似乎不愿意跟修车师傅成为一伙。现在孙玉郎受了伤,看上去血淋淋的,这等会警察要来了吧。他连忙说:“快进来处理下,里面也有电话。”

    “嗯,谢了,老板。”林虎进去打电话。

    修车师徒三人已经爬起来跑了,估计是跑回附件村子了。

    很快,一辆大货开来,停好,司机从车上跳下来,还带着一个急救箱。司机手里还有一个对讲机:“我到了,我到了,看到孙老大了,完毕。”

    对讲机那头传来:“老贾,情形如何,情形如何?”

    “手臂受伤了,我先帮忙处理伤口不说了。”

    没一会儿,又开来一辆大货,接着又一辆。

    大货司机的备用急救箱里面有纱布碘酒酒精这些,史珺重新包扎好孙玉郎的伤口。

    樊欣欣更加蒙圈了,“怎么这么多卡车啊?”

    “呵呵,是我们青山社的啊。”林虎回答。

    很快,几十人进附件的河湾村,把那师徒三人揪了出来。后面跟着些老弱村民,看来这村子的成年男性都在外面做生意或者打工,不然怕有一场械斗啊。这些村子才不管谁对谁错,自己村的人就是对的。不过就老头老太,自然也挡不住几十个身强力壮的卡车司机。

    很快,乡派出所的民警也到了,还跟着几个联防队员。事情经过很清楚,修车的没什么可辩解的。在道路上撒三角钉害人,用螺丝刀故意伤人,这明显已经构成犯罪了。

    那些村民看到警车都过来了,也都是围观,没有过激行为,看来与那饭店老板的做法如出一辙。

    这异地他乡,对方又是明显有罪,当然借助国家机关的执法力量了,如果动用私刑,那么有理的最后可能变成没理的。

    所以这种时候孙玉郎也妥妥地按照正常程序走下去。先是派出所简单询问笔录,之后去乡卫生院处理伤口,还有警察跟着,拍照取证。“真倒霉,今天到不了云江了。”孙玉郎抱怨。

    “你没事吧?”樊欣欣紧张地问。

    史珺没好气地回话:“你说有没有事,这么长一道口子,你又不是没看到。”

    “真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算了,以后不要这么冲动就行,跟坏人斗争也要讲策略的。不过你今天很厉害,一下子就把坏人揪出来了。”孙玉郎看樊欣欣又要哭了,赶忙安慰道。

    “你也觉得我厉害?可惜我们云大没有侦探社。不过你那个青山社真厉害,怎么有那么多卡车司机,就跟陈浩南山鸡一样。”

    “不会吧,你一个乖乖女也看那些电影?”

    “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回镇海吧,我让我爸找医生给你好好看看。”

    “不用了,我们今天在这县城里休息一晚,明天回云江,对了,你给你家里人打电话了吗,省的你家里担心。”

    之后大家先在县城的一家看起来比较卫生的宾馆安置下来。史珺跟樊欣欣一个房间,但是史珺在孙玉郎的房间逗留很晚,快12点了才回去。

    史珺进了房间不到10分钟,房间门就被人敲响了。询问之后是樊欣欣的父母跟司机小宋都来了。确认樊欣欣没事之后,欣欣妈又是一阵埋怨,看你逞强,以后不许这样逞强了。

    而欣欣爸带着司机前往隔壁房间探视孙玉郎,表达感激。

    孙玉郎觉得欣欣爸肯定是有身份的大人物,不过对方不说,他也不知道,回头问问江守义江大哥看看,云江省里面有没有类似情况的这么一号人物。

    樊欣欣死活不肯随爸妈回去,说要跟孙玉郎史珺他们明天一起回云江。因为两人也是云医大的学生,不是不良男女,最后欣欣爸妈也没拗过女儿,又拜托孙玉郎史珺好好照顾。

    而那个半途把樊欣欣丢下的客车司机及镇海的客运公司,及运管部门随后都受到了严厉惩处。那个曾经向迅达物流要干股的运管处处长也被波及,查出了不少问题,被纪委请去喝咖啡了,估计牢饭是吃定了。

    如果这个运管处处长最后觉悟到,他被查处仅仅是一个嚣张的客车司机的恶意行为,不知道他会怎么骂客车司机的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