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真正的青山社要成立了
    国庆假期结束之后,云大的樊欣欣特别喜欢往云医大跑,不过她到了云医大,貌似不怎么招人喜欢,虽然她肤白貌美人也可爱。她是这么打招呼地:“喂,你知道孙玉郎他住哪个寝室吗?我是云大的,你们医大马上要被我们吞并了,我提前来找下我的新校友。”

    被问话的男同学本来很热情的,美女主动找我搭讪啊,看来我今天早上蹲坑时许的愿灵验了,但听完问话,脸就变黑了:“什么云大雨大的,我们没听过。”

    “不是雨大,是云大,就是马上要吃了你们医大的云大,云江大学。”

    “不知道你说什么,我赶着上课,你找别人了吧。”

    然后樊欣欣又去找另一个:“喂,你们医大马上要被我们云大吃掉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不感兴趣。”

    逐渐地,这位侦探美少女忘了本来目的,她不是来找人的,而是来宣告云大要吞并医大的。

    今天下午有一节英语课,之后第2节体育课,然后没了。徐国栋拿着大学英语(一)正往教室走呢,迎面撞来了一位漂亮女同学。哇,真漂亮,我是继续追求史珺呢?还是另寻新欢追求这位女同学呢,好纠结啊,为什么我这么纠结啊,上天啊,以后能不能不要给我出选择题了。

    “喂,你是大一的吗?”侦探美少女逐渐恢复正常,找人先找对范围,苍蝇那样乱撞,逮住大三的也问,明显没用,那孙玉郎没这么出名。

    “我是,我是,你是护理系的?”这么漂亮只能是护理系的了,医大无美女,都这么说的,仅有的能上台面的也只能是护理系了。

    “呃,我是护理系的,”樊欣欣想了下,冒充护理系也挺不错的,史珺是几班的,我想想,好像是一班的,嗯就冒充一班的了,“我是一班的,跟史珺一个班。”

    什么,史珺班里的,没印象啊,“你认识史珺?”

    “认识啊,当然认识,我们还在一个房间睡觉的。”这话没错,国庆假期回云江的那天晚上就是跟史珺一起睡得。

    “史珺寝室的女孩我都认识,我怎么不记得见过你?”

    糟糕,遇到熟人了,要被拆穿了,不过这样也好,这个看起来色迷迷的男同学既然知道史珺,那也一定知道孙玉郎。“这个不重要,你知道孙玉郎这个人吗?”

    提起孙玉郎,徐国栋就恨得牙咬咬的,怎么所有的漂亮女孩都找孙玉郎。实际上当然不是这样的,不过徐国栋认为是那就是了。史珺是,面前这个女孩是,都是,呵呵,其实就2个。“你找他干嘛,有事找我就行,我可是00届2班的班长。”

    “切,班长有什么了不起的。”

    “哦,班长不重要,那你是什么?”

    啊,这个问题,樊欣欣本来依据背景是可以在云大得到一些官方性质的职位的,比如比如班长副班长,学生会一些冷门部门的部长,或下面干事,或团委的一些职位,但这个姑娘喜欢侦探喜欢杂七杂八的东西,对这些正统的官僚架构反而不感兴趣,所以目前她是个白身,但说白身太丢人了,对面可是班长唉。于是她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我,我是青山社的副社长。”

    “啥,什么东东?”

    “青山社知道吗?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最后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从里面抽出青跟山,就组成了我们青山社。”

    徐国栋被镇住了,哇,这什么青山社逼格看起来很高啊,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雄心壮志的,自己一个小班长,还真比不了。“那个副社长同学,你们青山社的成立目的是什么?主要活动内容是干什么的?”果然是当班长的,问的都是官面文章。

    “额,我们青山社的目的嘛,就是最强的,什么都强。”

    在樊欣欣胡说八道,语无伦次的时候,救星孙玉郎再次出现,如同在国道上,她被流氓威胁的时候一样,孙玉郎身披金甲,脚踩五色彩云,呃,其实就是穿一件t恤衫,拿着英语书出现了。

    “樊欣欣,”孙玉郎突然意识到什么,拿起英语课本挡住脸,从边上走:“我没见到你,你没见到我。”

    “无证驾驶的,你在嘟嘟些什么。”樊欣欣觉得太可笑了,那么大的人,拿一本书挡住脸就可不见了?古时候的一叶障目隐身术吗?

    “啊,是你,啊。今天天气好热啊,秋老虎真不是盖的。”被认出来了,孙玉郎也只能打招呼,打哈哈,企图蒙混过关。

    “孙玉郎,这位青山社副社长同学来找你,她可是云大的。”徐国栋说道,原来对樊欣欣的心动感觉现在已经全然没有了,太可恶了,居然跟我比官大。

    “青山社,副社长。”孙玉郎有点转不过弯来,这不是在赛欧车上吹牛的时候,自己的那个社团吗,都是卡车司机,什么时候,这女孩子成了副社长了。

    樊欣欣拼命对孙玉郎眨眼挤眉,孙玉郎有些懂了,他也看这个徐国栋不满。什么人哪,取名国栋就是国之栋梁了?明知道史珺已经名花有主,还死缠烂打,嗯,就借樊欣欣对付他吧。不过樊欣欣,之后你要好好补偿才行,居然冒我们青山社的名头。

    “啊,青山社副社长啊,云大里面很出名的,云大团委,学生会及各精英分子都想加入呢。”孙玉郎夸夸而谈。

    什么,云大的团委,学生会都想加这个青山社,看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是真的,这青山社来头不小啊。“那个,孙玉郎啊,你认识这位同学吗,问问我可以加入吗?”

    “我们是医大的,他们是云大,怎么加入?”孙玉郎疑惑。

    “这有什么,我们医大马上就要被云大吃了,我们到时候就是云大的人了。现在先跟云大的同学搞好关系嘛。”徐国栋义正词严的表态。

    我勒个去,还没被吃呢,就不认母校了,这放在战争年代,你小子妥妥的是个投降派啊。

    樊欣欣又作死吹牛:“我们青山社马上要组织联谊会,到时候,各个学院都会参加,也欢迎未来的云大医学院与药学院同学参加。”

    “一定一定,我们医学院一定积极参与。”

    孙玉郎很无语,我们现在还是医大好不好,云江省医科大学,不是云江大学医学院,做人怎么能这么没骨气呢。不过要上课了,先去上课吧。“我们要去上课了,你自己先玩。”

    “我大老远从百花潭跑到这望江楼,你就不能翘课陪陪我嘛。”

    “好学生,不翘课。”

    “孙玉郎,不许去。”

    徐国栋看着这两个人纠缠,也是无语,这孙玉郎真是会走桃花运。不过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到时候参加青山社联谊活动,所以他想去上课了。孙玉郎可以翘课,但他是班长不能翘课。“那个,副社长同学,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你们也来我们医学院这里宣传宣传,我们也要参加青山社联谊活动。”

    孙玉郎发火道:“是云医大,不是医学院。”

    “一样的一样的,”徐国栋小跑着上课去了。

    看来今天这英语课上不了了,“好吧,大小姐,你想干什么?”

    “陪我逛逛望江楼呗,老实说,医大这里我一次都没来过,听说这里还有解剖室。能带我去看看吗?”

    “为什么每个来医大的人都对解剖这么感兴趣?你们这么感兴趣,为什么不自己报考医大。”

    “多恐怖啊,我才不报呢?”

    “那你还做侦探?”

    “我喜欢柯南,喜欢做侦探。”

    “侦探就要接触尸体啊,不然那些凶杀案啊情杀案啊怎么破?”

    “我不破那些,我就破偷窃啊,尤其是博物馆大盗,皇宫大盗。”

    “我们有皇宫吗?”

    “外国还有的啊,我到时候就出国破案,为国争光。”

    “真服了你了,对了,你怎么是青山社副社长了,我不记得我们青山社收了你啊。”

    “你现在收就行了,还有,说起这个我就火大,我专门调查过了,你们医大根本就没有青山社。你前面在骗我。”

    孙玉郎挠挠头,又一个谎言被拆成了啊,“那个,青山社,不是医大的,但。”他一下子也没词,怎么把话圆回来呢,难道告诉这丫头,我们青山社的前身是青山混混?

    樊欣欣笑起来了,她笑起来露出两个小酒窝,还挺好看的,“你不用烦了,医大没有青山社,云大可以有啊,回头我就去学生会申请,在云大成立青山社,我先做社长,但你放心,这只是书面的,我们私下里,你还是社长,我是副社长,等我们学校合并了,我就把社长转让给你,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孙玉郎惊讶地合不拢嘴,说着玩的青山社就这样成立了?“那你前面夸海口的联谊会?”

    樊欣欣想了一下,说:“所以下面就要我们两个精诚合作,把它搞好啊。你说,搞个诗词比赛怎么样,学古代文人喝酒时候的飞花令,搞个飞花令大赛。”

    “不行不行,文学院到时候出尽风头了,其他人的参与愿望不会很高的。”

    “那搞脑筋急转弯大赛好不好?”

    “不行不行,这个太儿戏了,私底下开开玩笑就好,上不了台面的。”

    “那趣味运动会吧,两人三脚,很多节目呢。”

    孙玉郎听到趣味运动,突然想到过几年一个很火爆的节目,“这个不错,但两人三脚什么的,别人都玩过了,我们重复就没意思了,要玩我们就玩别人没玩过的。”

    樊欣欣大为好奇,“什么什么呀,快说出来听听。”

    “奔跑吧同学,撕名牌大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