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大放异彩的义诊队
    既然身为义诊队成员,总不能混混日子,刷个声望就回来,这大大违背了自己的本心。那要怎么做好呢,孙玉郎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做点什么,白白跑这一趟,浪费时间就是浪费自己的生命。有了,立竿见影的除了口腔科与眼科,还有中医伤科啊。

    于是孙玉郎命令系统把中医伤科加满,系统反馈了一个特技,正骨按摩。

    “系统,什么鬼,这什么垃圾特技?”

    “怎么了,这特技很好的啊。”

    “小街的站街女都打着洗头按摩的招牌,你这个按摩是什么鬼?”

    “按摩就是按摩,你自己想歪了。”

    “是吗?”

    “嗯,你思想太猥琐,所以就想歪了。”

    “真的是这样。”

    “放心吧,这个特技很管用的。”

    孙玉郎跟系统交流,陷入发呆。车上的老主任们觉得奇怪。“喂,孙玉郎,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王援朝关心问道。

    另一个秦也问:“小伙子,怎么发呆了,想什么呢?”

    “夜走灵官峡,大闹光明顶。”

    “小伙子,你这又是说得啥东西啊?”

    “大姐叫成渝,二哥叫宝成,三弟叫成昆,成昆长大了人称霹雳混元手,不满青梅竹马的恋人被明教教主阳顶天霸占,挑动六大派围攻光明顶。”

    “唉,孙玉郎,玩笑话不要乱说,无论如何,那个时代有我们最珍贵的回忆。”

    “知道了,金伯伯。”

    “孙玉郎,你知道俄国为什么两次被人打到莫斯科,两次都艰难取胜了吗?”

    “拿破仑与法西斯的那两次吗?”

    “对,俄国之所以能获胜,就是因为战略纵深。因为有足够的战略纵深,哪怕前线城市被人用优势兵力都占去了,但坚持到最后,胜利依然还是俄国的。”

    “金伯伯,你真厉害。”对金文涛伯伯无比崇拜啊,不仅是个医生,还是一个历史学者。

    “反观法国,被人打下巴黎后就乖乖投降了。”

    “金伯伯,不是还有戴高乐将军的流亡政府吗?”

    “那又有什么用,光凭他们自己能复国?”

    “那倒是的,最后还是借助英美的力量才复国的。”

    “成渝,宝成,成昆就是我们的宝贵财产,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正式因为他们,外国势力才不敢对我们直接动手。因为一动手,大纵深的战略态势肯定会拖垮他们。”

    “知道了,金伯伯。”

    “很多人对我们的对口支援政策不理解,认为沿海城市干嘛花大精力去扶持一个内陆城市。理由千万条,别的都不说,就说万一发生战争了,我们沿海的家被摧毁了,在内陆还有一个家啊。”

    “知道了,金伯伯,我一定认真完成这次义诊活动。”

    “就是这样,现在很多人把类似的这种行为当成刷声望,给履历添内容,什么去内地支援一年后回来升官,这些都是很要不得的。”

    “知道了,金伯伯,你不要再教训我了。”孙玉郎觉得自己要端正心态,自己不是被抓壮丁,也不是来刷声望,而是一次实打实的实习活动。

    “老金,你不要这么严肃吗,其实小家伙说得夜走灵官峡,大闹光明顶,也是一个很有趣的小说素材啊。好像现在很流行什么穿越小说,这个就很好玩嘛。”王援朝说。

    “就是就是,老金啊,现在不能跟以前那样做工作了,光讲精神,什么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物质就那么贫乏,你怎么创造条件,新形势下,我们也要向前看,不要老是抱着老规矩一成不变,你带来的这个小伙子,我看着就很不错。小伙子,你不要怕,老金不要你,你就来我们眼科,知道现在俗话怎么说吗?”秦说。

    “是不是金眼科银骨科,开着宝马口腔科,普普通通大内科,死都不去急诊科?”孙玉郎弱弱地回答。

    “小伙子悟性就是高,我是金,老王那开宝马,所以有我们两个当后台,你小子什么都别怕。”

    “臭小子,我让你死都不来,”金文涛作势要打孙玉郎。

    “老金,心胸开阔点,你这样就输不起了嘛。”秦笑着说。

    “老金,注意安全,在开着车呢?”王援朝也笑了。

    金文涛假模假样打了孙玉郎几下,气鼓鼓地不说话。

    “老金,别生气了,想想老郭还在那挖**。”秦怕老伙计真的生气了,就安慰道。

    “是啊,是啊,想想老郭。”王援朝也安慰。

    孙玉郎好奇问:“秦伯伯,王伯伯,老郭是谁,为什么说起他就不生气了。”

    “哈哈,老郭也是你的一个伯伯,他有点听力不好,毕业那年,大家讨论什么科室钱最多,有人说,***科最赚钱。”秦说了一半。

    下面被王援朝抢过去了,“然后你郭伯伯听成了**科最赚钱,去打听**科是什么科,别人说肛肠科就是管**的,他就成了肛肠科医生了。”

    “你不要学你郭伯伯,当医生怎么能一门心思想着赚钱呢?”金伯伯听这个笑话听了百遍了,依然笑了,还是笑点太低啊。

    “知道了,金伯伯,第一是为了人民健康,至于赚钱,够用就行。”

    “这倒是没错,钱够用就行,不要为了钱去给自己找烦恼。”秦也不忘教育孙玉郎。

    新修好的国道很平,一点都不颠簸,就是弯多,凉山在横断山区,没办法的。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凉山终于到了。中间王伯伯还补充了一下小说,成昆大闹光明顶之后,带着明教弟子与六大派又穿越回来,帮忙修建了兰成铁路等难度更大的铁路,俨然成了工程高手。搞得金伯伯与秦伯伯汗颜不已,老顽童啊,啊不能说出口,被他听到了,又要穿越桃花岛要经书了。

    凉山市负责文教卫生的副市长与凉山市人民医院院长等人都在院门口欢迎义诊队专家组成员,同时陪同的还有前面已经过来的对口支援队的成员与当地的医生护士。

    晚餐招待大家的是特色凉山美食,苦荞粑粑蘸野生蜂蜜味道真是绝了,而坨坨肉虽然有点肥腻,但难得来一次凉山,大不了接下来回去不吃肉。

    晚餐时,包括义诊队队长金文涛在内的很多老主任都对孙玉郎格外照顾,毕竟他是义诊队里最年轻的小伙子。但老主任对孙玉郎的照顾的情景被对口支援队的一个人看在眼里,却是极大的愤恨。老家伙把我丢到这偏僻荒凉的地方,虽然这一年的支援经历对我将来有好处,但毕竟是一整年辛苦付出啊,现在老家伙不来安慰我,还这么照顾这个同来的小年青,真是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对口支援队张辉的眼神变得阴鸷无比。

    晚餐后大家自由活动,其实就是休息,毕竟横跨了半个中国,也累了,明天开始正式义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