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开始量血压
    艳阳高照,彩旗飘飘,2001年2月24日星期六上午8时正,第八次云江省赴凉山医疗专家义诊队的义诊活动在凉山月亮广场开始了。

    虽然是专家义诊队的义诊,但是按惯例,常驻的对口支援医疗队也来帮忙。毕竟回到云江,专家们都是科主任或等同于这个级别,支援队们虽然说都是科室精英分子派出,但毕竟只是精英,只是干活的,回去后还是要听主任话的。

    张辉是云江省云医大附属一医的脊柱外科副主任医师,来凉山支援一年后,回去后一般有3个升职方向。1,专业相关上的提升,可能安排为脊柱外科科室副主任,将来升为科室主任,最后可以往院长副院长方向努力。

    2,舍弃专业,行政上的升职,比如转到附属一医的科教科,医务科等行政部门担任副科长,继而科长,最后亦是往院长副院长挺进。也有往官场发展,走纯行政路线的,比如进入市卫生局系统。

    3,就是跳出医院了,不再是事业单位职工,进入云江市卫生局或云江省卫生厅,纯粹是行政路线了,不过这种路线需要极大的背景与能量,一般医疗支援的医生很难实现。

    张辉本人及他家里人给他安排的是第2种路线。这是因为张辉如果继续走专业发展下去,他对自己没有信心。脊柱外科是偏高尖的外科科室,经常遇到复杂疑难手术,如果经常拿不下来或推给别人,那么最终也就关闭了上升之路。所以第一条路线他没法走。第3条路线他能量又不够,谁不想当官啊,手术台上站得多累,干的风险又高,再累的官能有站手术台累,能有手术台上的风险高?但他确实没有能量,也没贵人引路,也是没办法。

    所以他准备走第2条路,在医院行政层混混,虽然比不得真正的官僚那么威风,但在医院内部也是可以的。走上行政岗位后,临床科室的科主任见了自己也要客气一下,因为别人也不会凭空得罪一个行政层人员啊。而且这样做,自己医术天分上的薄弱点就被掩盖了,多好。

    这张辉就这样在凉山混混也挺好的,因为限于凉山的医疗条件,他这一年基本不用做疑难脊柱外科的手术。真有病人,说这里医疗条件不足,转省会城市cd去做吧。所以他其实就是起一个骨科医生的作用,毕竟骨折倒是挺多的。

    一般四肢骨的骨折比起脊柱损伤当然难度要轻很多。所以他张辉也博得了一个云江来的名医这样一个称号。

    而有一次,他接诊了一位彝族患者。患者被拖拉机撞倒并碾压,右小腿及右脚掌的骨头都刺破皮肤出来了,血肉模糊送来。凉山当地医生认为小腿保不住了,要截肢。张辉认真检查后发现足背动脉还有搏动,可以保肢。经过一场艰苦的长时间手术,终于处理好彝族患者的伤口。事后患者患者小腿及脚掌都存活了。

    类似的事情又发生几次,张辉都获得了成功,不负他这么辛苦从云江省过来支援。而他也博得了云江来的名医美名。

    还有一位彝族姑娘阿都金花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肯定的啊,张辉个子高,脸也端正,医术在凉山那是相当可以的,太多当地姑娘对他有好感了。张医生,吃个石榴吧。张医生,这葡萄可甜了,我自家种的。张医生,这个星期天,我们去爬山吧。张辉就是这样受欢迎。

    不过在要不要拒绝上面,张辉犯错误了。他在云江本来就有妻子。就算没有妻子,规定也是不能接受,必须拒绝,除非你决定对口支援结束后,你留在凉山工作,不回云江了。不然你把人姑娘骗了,你又跑回云江了,这叫啥事?

    张辉在凉山孤独寂寞啊,一个不留心,上面的脑子没控制好下面弟弟的思想,就犯错误了。怕人姑娘吵闹,张辉还欺骗人说自己没结婚。他的打算是一年期满,直接逃跑,到时候估计阿都金花应该不会追到云江吧。

    今天义诊的安排是张辉负责的,嗯,谁叫张辉优秀呢,能者多劳吧。骨科,口腔科,眼科,外科,内科,妇科,等科室都半月形一字排开。出于私心,张辉把骨科安排到最外面,这样大家一过来就最先看到骨科的义诊台。嗯,领导也会优先注意到这里。

    孙玉郎跟着金文涛到内科组的桌子后面时,张辉把他叫住了,“金主任,跟您讨个人可以吗?”

    金文涛虽然诧异,但出于礼貌也要回答:“张医生啊,什么事?”

    “你们义诊队这次过来,凉山人民的热情高涨啊,看,来了很多人,我们骨科那边人手有点不够啊,可以把这位孙医生临时分配给我们骨科那边吗?”

    金文涛看了看孙玉郎,大概是想征询孙玉郎意见,不够孙玉郎也在疑惑中,咱们又不认识,完全不熟,我跟着你后面合适吗?

    “孙医生,你好,你也看到了,凉山人民过来义诊,按惯例都是骨科,口腔科,眼科等病人最多,骨科那边人手确实紧张了一点,你看?”张辉直接询问孙玉郎了,不过明显不好拒绝啊,人家这态度又好,又是阐明了客观困难。

    孙玉郎于是跟金伯伯说:“金伯伯,那我去骨科那边帮忙了。”

    “好,去吧,注意多听各位专家意见。”金文涛下面那句话不好说出口,你孙玉郎是个实习医生,没证的,所以用委婉地方式提醒他,注意多听就行了,多做不要,因为我根本就没说让你多做,这小子这么聪明,应该能领悟吧。

    点明说别动手,那也不好,你出来义诊,怎么把实习医生带出来呢?难道你让凉山人民给你当试验材料?其实金文涛最初想法是带孙玉郎刷刷经验,涨点声望就行,义诊时候跟在自己后边,肯定没什么问题。只是这个张辉真奇怪,居然把孙玉郎要走了,可别出问题啊,毕竟这是凉山,不是云江。

    张辉没把孙玉郎带到骨科义诊台这边,而是带到总接待处那里,对一个护士说:“小美,你把血压计给他,让他负责量血压。”

    小美护士看这位新来的男孩子是个医生打扮,疑惑说:“合适吗?血压我们护士量就行了。”

    张辉表情不愉,瞪了小美一眼。

    经过大半年的声望养成,云江来的名医已经有一定声望。现在这名医瞪了自己一眼,小美也慌兮兮的,于是低头小声应了一句“是”,就把水银手测血压计让给孙玉郎,让到一边去了。

    张辉很是得意,心里想着,小子,跟着老主任刷声望,你以为这么简单,我今天就让你测一天血压,到时候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回云江。

    “孙玉郎跑去凉山会诊了,大家知道吗?”

    “哇,孙玉郎真厉害。”

    “什么什么啊,他去凉山给人量血压呢。”

    “哦这样啊,那一个实习护士都能干的,那就没什么了。”

    “哎,奇怪,孙玉郎怎么跑凉山会诊,还给人量血压呢。”

    “估计是有贵人想扶他一把吧,但孙玉郎又是烂泥扶不上墙,最后只能去给人量量血压了。”

    “原来这样啊。”

    哈哈,小子,我要让你在这次义诊后获得一个“测血压的孙医生”称号,到时候我带着“云江来的名医”称号回到云江,再看看你小子的情景,哈哈,想刷声望,门都没有。

    其实如果张辉知道孙玉郎仅仅还是一个实习医生的话,他就不会针对他了,毕竟张辉已经是一个副主任医师,没必要跟一个实习医生过不去。但是他不知道啊,他以为孙玉郎是金主任等人重点扶持的一个明星青年医生呢,所以他就想把孙玉郎踩倒,彻底地踩倒。这样以后万一自己有机会走上行政岗位,这个明星青年也不会对自己形成竞争威胁。

    孙玉郎也觉得纳闷,说人手不足,喊自己过来帮忙,怎么最后成量血压的了?难道不应该在骨科专家们下面打打下手的吗?量血压需要特地把自己要过来吗?

    不过算了,既然被别人要过来了,就既来之则安之,总不好耍脾气,说自己不做量血压这种工作,这样给大家印象也太差了,恐怕也会影响到金伯伯这个义诊队长。

    于是孙玉郎就安心的接过水银血压计,带上听筒,给凉山人民亮起血压来了。

    金文涛王援朝秦他们也注意到了,金文涛暗骂一句,那个张辉搞什么,怎么让玉郎去量血压了,不过这边已经开始义诊,病人或家属已经来咨询问题,暂时也管不了孙玉郎与张辉的事情了。

    果然云江专家医疗队这样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义诊一开始,就是人山人海了,群众的热情也高。专家们的热情也高。最忙的当属孙玉郎了,总分诊台,量血压的工作量不要太大啊。

    “血压180/85毫米汞柱,嗯,你有高血压,到内科那边先看一下吧。”

    “血压正常,你来咨询看东西模糊是吧,嗯,你去眼科那边看一下吧。”孙玉郎并没因为自己是个量血压的就随意怠慢工作,既然这次是来义诊的,那无论什么岗位,我都要把我的光与热都贡献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