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不好意思一时手痒
    义诊进行的很顺利,很快各个专科的义诊台前就排起长队了。

    口腔科王援朝主任那边,准备的无菌镊子与口腔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下去。因为是室外义诊,他的台子上还点着一个酒精灯。口腔镜用酒精灯烧一下,再伸进患者口腔察看。

    当然不是卫生消毒,这是一个物理学原理。因为过于冰凉的金属镜子伸进口腔,口腔里面是37度的水蒸汽,水蒸汽会受凉变成水,附着于镜子上,这样就看不清了。烧一下,镜子温度高一点,水蒸汽就不会冷凝成水,就不会妨碍观察。

    “老乡,你这牙齿烂到牙根了,只能拔了镶牙。拔了得好,该拔还是要拔,镶了假牙,你吃东西就方便了,也可以改善你的营养水平,不然这个吃不了那个吃不了,很影响身体的。”

    “老乡,你这牙周问题很严重,幸好我们这次义诊队带了台超声洁牙机过来,就留在凉山人民医院了,你到时候来医院口腔科洁牙,还有,你也要注意加强口腔卫生,勤刷牙漱口,不要吸烟了。”

    诸如此类的情景在各义诊台温馨上演。但也有一个小小意外,往年大热门骨科义诊台的人数今年却不多。

    金文涛作为义诊队长,就过去了解下情况。这次随队来义诊的骨科医生是市一医的方红卫主任,听名字他比口腔科的王援朝主任要少10来岁,哎,时代特征太明显了。

    “老方,什么情况,来骨科咨询的人有点少啊。”

    方红卫主任也是郁闷,难道是我市一医的牌子不够响亮吗,凉山这边也只认附属一医附属二医这样的老牌子吗。

    这里协助方主任的对口支援队张辉医生也是郁闷不已,我好歹也是云江来的名医称号获得者啊,虽然这义诊没什么硬性数量要求,但人太少了面子上有点难堪啊。

    因为有点闲,这3人就无聊地扫视全场。

    张辉突然怒了,大步走向总分诊台,因为他看到那个小年青没在量血压,而是给群众摸来摸去的。而护士小美则又重新开始在那测量血压了。

    “喂,你怎么回事,你不好好地量血压,你在干嘛?”张辉怒问。

    孙玉郎一边给一个群众做正骨按摩一边回答:“啊,不好意思,一时手痒。”

    一时手痒,你就挠痒痒啊,你在别人身上摸来摸去干嘛,你摸来摸去,把我们骨科的病人都摸没了。张辉有点理解不了。这时候金文涛跟方红卫也跟过来了,看看究竟什么回事。

    只见又一个腰酸背痛的病人被孙玉郎正骨按摩后,立马站起来,还跳了几下,非常开心得对孙玉郎竖起大拇指,连称感谢。

    接着是一个歪着脖子的汉族中年人,可能落枕了,孙玉郎又按摩几下,那脖子立马直了。“太舒服了,真谢谢你啊。这义诊专家队就是厉害,有高人啊。”

    “嗯啊,云江省专家义诊队,厉害,水平高,没得说。”

    方红卫的眼光自然要比张辉亮很多,虽然被这年轻人的一时手痒搞得自己那边没了病人,但他并不介意这个,“咦,这位医生,你这是手法正骨?”

    孙玉郎一下子就认出了眼前的老主任,同在市一医外科系统多年,孙玉郎自然是认得方红卫主任的,只是现在方主任更年轻而已。又按摩好一个群众,他就回答:“方主任,嗯,我这是正骨按摩。”

    “什么按摩,那么肮脏地事情你怎么能拿到义诊现场来呢?”张辉喝斥,看来这张辉的思想也是很龌蹉啊,如果他到青山县城,估计会经常关顾小街洗头房。

    “去去,你不知道别瞎嚷嚷,这正骨按摩,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贵遗产,对一些时间久远的老伤,慢性损伤以及一些急性扭伤挫伤等都有很好的效果。”方红卫立即训斥张辉,一来孙玉郎这年轻医生一句方主任叫的那么响亮坦诚,可见也是仰慕自己的,二来,市一医一直被附属医院压制,你们整天实力强我抵抗不了,但你一个张辉小年青在凉山,我挫挫你附属一医的威风还是没问题的。

    张辉立即辩解,身为附属一医,他有天然的自豪感,你一个市一医的老头有什么资格训斥我,“中医有用的话,复杂性骨折就不用开刀了,让这个年轻人正骨推拿一下如何?”

    这话其实说的很没道理的,毕竟近几十年来,随着大家的健康意识提升,对骨折手术的认可度也是愈来愈高,复杂性骨折不用说了,目前公认手术复位,钢板钢钉等手术材料也是日新月异的进步。但人家老主任已经说了,一些老伤,慢性损伤,你却出来扯严重损伤,这不是故意搅局吗。

    孙玉郎看得清楚,市一医的老主任帮自己,而这个让自己去量血压的则不是个东西,于是立即团结老主任朝这个不是东西开炮,“吃西餐配红酒,啃猪蹄配白酒,什么样的病症适合什么样的治疗方法,就用什么方法,既有确切疗效,又不会给病人造成额外的痛苦。比如这位大爷,前几天干活腰扭伤,手法正骨按摩挺好,难道你也给他开一刀?”

    张辉被量血压的孙玉郎这通抢白,噎的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良久,他才迸出几句话:“西医手术就是高明,这是公认的,我劝你还是不要顽固不化冥顽不灵了。”

    “错错错,手术不分中医西医,中医也有手术,关云长刮骨疗毒就是手术记载,此外还有很多医书都有相关记载,其实医学发展至今,必定是融合西医中医及其他各种医术后,形成的现代医学。所谓西医中医,我看来应该叫做古代西医,近代西医,古代中医,近代中医比较好。古代我们中医完胜西医,只是近代被西医超越而已,当然这个融合过程会有点久,初级阶段会有点漫长。”孙玉郎早就想为脑子里的现代医学系统正名了。

    方红卫主任连忙拍手:“说得好啊,现代医学,不分西医中医,不把精力花在无所谓的争论上面,而是各自努力,统一发展,最终形成无医不治,无医不克的最高医学境界。”

    金文涛也在边上补充:“这现代医学将来一定能够成为把全人类从病魔手中解放出来的最大成就。”

    这都全人类的高度了,张辉在两大主任的夹攻下无话可说,当然他不认为自己输给孙玉郎。所以他还想最后挣扎一下,正好机会来了,他看到一位彝族老人,慢慢的走来,左脚有点拖着地上,哈哈,根据他张辉的经验,很明显,这是腰椎间盘突出症,因为腰痛与下肢放射痛,患者出现了跛行,按西医疗法,保守早期需要牵引治疗,后期病情严重后只能手术治疗,而且现在医学发达,还有微创手术方式,但无论如何,正骨推拿按摩都是无效的,按摩不当反而会加重病情,因为会把突出的椎间盘更加压迫脊髓。

    “莫素阿普,来来这边,您慢点。”在凉山呆了半年,张辉也是懂一点风俗,彝族老人要称呼莫素阿普。

    然后张辉对孙玉郎说:“要不这位老大爷,你也给按摩几下?”

    “不,这位老大爷不能按摩,按摩会加重病情。”

    “哦?会加重病情,你不是说你的中医按摩效果比西医还好吗?现在承认必须用西医的方法上牵引吗?要是这位老大爷检查之后情况严重,还要手术,这也是西医方法。却不是你前面说的按摩方法了。”

    那位彝族大爷一听手术,吓坏了,连忙摆手:“不,我不做手术,我家里没钱,我付不起手术费的。”

    “大爷,该怎么治我们医生知道,如果不手术,我们可以先保守牵引治疗。”张辉安慰道,表现出一副古道热肠的样子。

    “不,不,这位老大爷也不能牵引,也不需要手术。”孙玉郎在一旁说道。

    大爷一听,立即抓住孙玉郎的手,“真的,我不用手术,那我找你看,我不找那个人看。”说着话,大爷手指着张辉,嗯,三句话不到要对我手术,我不找你看。

    张辉鼻子气歪了,指着孙玉郎说:“你能不能不要胡搅蛮缠,大爷的腰椎间盘突出症突出这么严重,走路都跛行了,你自己看不了不要误导大爷,注意,我们这是义诊,我们这是代表了云江省的形象。”

    孙玉郎不屑道:“对啊,我们在义诊,我们代表了云江省的形象,所以我们不能给大爷上手术或者牵引治疗。”

    “那你给这大爷按摩吧,我倒要看看你准备如何收场。”

    “不,不,我前面说了,不能按摩。”

    “那我给大爷上牵引了。”

    “不,不,我前面也说了,也不能牵引。”

    两人的争论声越来越大,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包括护士小美,也停下了量血压,观看这边争论。

    人群里还有志愿者,比如被张辉欺骗的彝族女青年阿都金花,她是凉山人民医院门诊挂号收费处的,今天义诊,就来现场当志愿者。这些志愿者现在都围过来看热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