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云江来的名医换人了
    “我说你什么意思,你自己又不按摩,又不让我来给大爷牵引。你想眼睁睁看着大爷被痛死吗?”张辉气急了,真搞不懂,这样的草包医生,为什么义诊队两位主任都这么维护他。

    当然他不知道其实不止两位,是很多位。如果他要知道这个情况,估计会气疯掉吧。

    “因为大爷要进行抗病毒治疗啊。”孙玉郎静静地说道。

    什么,人家腰痛,腿都跛行了,你要给人家进行抗病毒治疗,什么情况,庸医害人啊。

    这个时候,很多观望的人都很疑惑不解。那些行政的后勤的人员看不出什么,也不懂医,只能凭个人好恶来判断了。很多人之前都觉得孙玉郎好,张辉坏。理由:孙玉郎颜值高啊。不过后来这些人也觉得孙玉郎不怎么好了,因为看病救人,最终还是要凭医术说话,张辉是云江来的名医,你孙玉郎仗着颜值高就这样胡搅蛮缠可不行。

    而有小部分是张辉的铁粉,就支持张辉,觉得这个年轻医生真过分,居然挡着张医生不给彝族大爷看病。

    阿都金花就想出来责骂孙玉郎,但有点头晕恶心。她觉得可能是最近有点忙。因为身体不适,她暂时还没什么动作。

    而那些懂点医术的就看好张辉了,毕竟孙玉郎现在有点胡搅蛮缠,连抗病毒治疗都出来了,这什么跟什么啊。但他们之中并没医术高手,看出孙玉郎为什么这样说,毕竟凉山的医学还不是很发达啊。因为不发达,落后,所以云江市就来对口支援啊。

    方红卫也没看懂,他也趋向于张辉的意见,只是他不想出来指责孙玉郎来支持张辉,而更重要地他觉得金文涛好像看出什么了。如果他不是察觉到金文涛的变化,他最终还是要支持张辉的,出来说话的,因为治病救人是医生天职。

    金文涛作为老牌急诊科大夫,他看出了一些端倪。他觉得孙玉郎太坏了,故意把大家吸引过来,然后人最多的时候,揭露真相,呵呵,到时候张辉怎么下台啊。不过他是附属二医的,张辉是一医的,两家医院都是附属医院,彼此斗得也厉害,所以金文涛就不管孙玉郎了,任其发挥,他自己就看戏了。

    “你确定要对大爷进行抗病毒治疗?”

    “对啊,我确定。”

    “你真是庸医,现在我要用我义诊现场主持者的权力,请你离开。马上离开现场。”张辉怒道。

    孙玉郎听到劝离之后,也不回答,而是把大爷的衣服撩起。

    旁观众人发出“哇”“嗬”一片的惊呼声。

    因为大家看的很清楚,这个大爷的腰上满布着红疹子,如同腰带一样分布着,部分破溃,结痂。

    这时候,哪怕医术再怎么不高明,也看得出,现在应该要叫皮肤科医生过来看看了。

    金文涛这时候出来说道:“病人是带状疱疹感染继发的神经痛,因为疼痛剧烈,导致了患者左脚跛行。所以抗病毒治疗是完全正确的,而按摩或者牵引治疗只会加重病情,至于手术,则完全没必要。”

    接着金文涛又对孙玉郎说:“玉郎啊,你真是不错啊,居然能一眼看出大爷的病因,老实说,我刚开始都看不出啊。”

    孙玉郎只能笑笑,能说自己脑子里有个系统吗。

    不过张辉已经无地自容了,大半年来树立的云江名医形象轰然倒塌。

    国内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叫做墙倒众人推。以前张辉厉害,大家都膜拜,现在张辉倒了,就大家讽刺。

    “我想起来了,有一次有个病人从二楼摔下来,脊柱伤了瘫痪了,张医生就死活不接手,最后病人坐救护车送往省城去了。”

    “我也想起来了,张医生就做一些容易治疗的手术,困难一点地都不敢做。”

    “是啊是啊。”

    “原来张医生是这样的人啊,我呸,还云江名医呢。”

    “额,你这就不对了,张医生虽然不是云江名医,但云江来的名医还是很多的,比如这位年轻医生,真是厉害,一眼就看出了大爷的病因,真是了不起。”

    “嗯,是啊,张医生前面还想把他赶出去呢,我看该离开的应该是张医生他自己吧。”

    这时候有个女声出来为张辉辩护了。出来的人正是阿都金花,“你们不要胡说,阿辉不是那样的人。”

    “阿辉只是一次看错了而已,给他点时间,他肯定能看出来了。”

    “我求你们了,不要再攻击阿辉了。”

    可怜的阿都金花就1个人1张嘴,怎么敌得过这么多人这么多嘴。

    一下子气急攻心,阿都金花晕了过去。

    张辉本来想过去看看,毕竟是与自己有过鱼水交欢的女人,但现在人这么多,他怕关系暴露,这样就影响到他了。所以他就没过去帮忙。

    孙玉郎恰好在边上,干嘛把人扶住,虽然这人为张辉辩解,但她不是张辉,而他又是医生。

    金文涛主任也赶紧过来帮忙。护士小美也来帮忙。大家让围观人群赶紧散开,因为空气流通很重要,晕倒的病人需要新鲜的氧气。

    孙玉郎扶着阿都金花过去坐下的时候,一张纸从她兜里掉了出来。看了下纸,孙玉郎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金文涛看孙玉郎这幅表情,也郁闷了,你又看什么了吗,还让不让我这个急诊科主任活命了,我又什么都没看出来啊。这姑娘什么情况,怎么晕了,是什么病,我现在蒙了,而你孙玉郎又看出来了,我这半辈子白活了我。

    孙玉郎对金文涛说:“金伯伯。”

    金文涛神经反射地跳起来:“啊什么?”

    “金伯伯,我们去边上说。”

    金文涛长叹一口气,还好还好,总算这小子知道分寸,没有公开说明病情,要是公开说,你小子是得意了,可在场其他人包括我又要被打脸了。“嗯,好,边上来。”

    “小美,你好好看着这位姑娘,我跟金主任商量下事情。”

    “好的,我会看好的。”

    到了边上偏僻一点的地方,没等孙玉郎开口,金文涛就劈头盖脸问:“你又看出什么病了?你怎么看出来的,也太神奇了吧。”

    “金伯伯,严格说,这不是病,其实看出来很简单的。”

    “不是病,很简单?”

    “金伯伯,你看这b超报告单。”

    “啊,b超报告单,我看看。”金文涛看了下b超报告单:检查所见:子宫前位,稍大,宫内见孕囊回声,大小约14x10x15mm,未见胚芽回声,可见卵黄囊回声,双侧附件区未见明显异常。cdfi:未见明显异常血流信号。检查提示:宫内早孕,约6周。

    金文涛随后抚了抚胸口,吓死老夫了,我以为我撞到神医了,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什么病,原来有这个啊,这就不奇怪了。

    同时也明白了孙玉郎为什么要把他拉到偏僻角落,因为无论如何,情况不明情况下,不能大声喧哗一个女子早孕的事情,万一人家没结婚呢,风评不好会出事情的。“嗯,玉郎,你做的很好,这女孩子应该是凉山市人民医院的,回头我问问情况。她也真是的,怀孕了就该好好休息啊,还来义诊现场干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