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火箭发射中心有请
    义诊现场出了个小风波,金文涛主任与孙玉郎与护士小美把凉山人民医院挂号收费处的彝族姑娘阿都金花送到后台休息处。其他医生就继续义诊。

    逐渐地,看没有热闹了,大家也是该干嘛干嘛。唯独张辉脸色煞白,他不知道阿都金花怎么了。这时候他倒是想着金花不要出什么事,还是从关心这个角度考虑问题的。我与金花的事情,应该不会暴露吧,金花也应该不会多嘴乱说吧,希望金花没事吧,张辉就是这样想得。

    阿都金花也没什么大问题,休息一阵后逐渐苏醒。看了前面还是围成半月形的桌子加顶上红色帆布帐篷,哦,还在义诊现场。阿辉怎么样了,大家还在攻击他吗?金花又紧张起来。阿辉不在身边,在自己身边的三个人,护士小美自己认得,另外两个不认识,但应该是义诊队的医生。阿辉怎么不在,她又有点失望。

    “姑娘,你没事吧。”问话的是金文涛,因为他是长者,问话更合适,孙玉郎自然不会跟他抢话语权,哪怕最先扶住的是孙玉郎而不是金文涛。

    “我,我没事,谢谢您。”

    “姑娘,你要注意身体啊,不要太劳累了。”

    “哦,好的,谢谢。”

    一些没营养的对答之后,金文涛与孙玉郎让小美继续照顾,就准备回去继续义诊了。

    如果事情这样发展,后续就会是张辉负心汉支援结束,跑回云江,阿都金花被抛弃,孤苦伶仃。金文涛等人也是义诊结束返回,也不知道这些恩怨情仇的事情。

    好在事情不是这样发展,在金文涛孙玉郎转身的时候,阿都金花突然开口:“那个,请你们不要说出去。”

    这就奇怪了,怀孕而已,是大事也不算大事,是大事是如果你未婚先孕,瞒着家里人什么的,会有一阵鸡飞蛋打,所以是大事。不算大事,是告诉家里人,尤其是丈夫,大家喜气洋洋,等着新生命的降临,如果顺产就没什么了。你这句不要说出去就让人疑惑了。

    于是金文涛停下脚步,问:“姑娘,怎么了,什么不要说出去。”

    “就是我生病的事情。”

    “姑娘,你没生病啊,不过你也确实需要看下医生。”金文涛现学现卖,前面孙玉郎就这样戏弄他,没生病,要看医生,怀孕啊,不然干嘛这样。怀孕是生理现象,当然不是生病,但是当然要看医生,看产科医生啊,尤其现在卫生事业进步之后,自己偷偷生产的现象是越来越少了。

    护士小美好奇插嘴:“金花姐,你怎么了,为什么金主任说你没病也要去看医生啊。”

    我没病也要看医生,作为当事人的金花自然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但这事不好开口啊,阿辉应该不会骗我的吧,应该会娶我的吧,貌似我说出我怀孕的事情,除了我自己被人指指点点,但只要阿辉肯担当,貌似也没什么不好,反而可以借子逼婚。“我没事。”这里就不说了,等会去找阿辉私底下说去,金花这样打算。

    孙玉郎看这里也没什么人,就金伯伯跟前面很聊得来的护士小美,就多嘴一句:“跟你丈夫好好商量一下。”

    然后时间凝滞了,金花一下子脸就红了,而小美很诧异地看着金花,慢慢发出:“金,花,姐,你,什么,时候,有,丈夫,了。”额,电影蒙太奇手法,其实就是小美很诧异地说了这句话,没那么慢。

    金花脸红地回答:“我没,我还没结婚呢?”但她忘了有2个医生刚刚看了她的b超报告单。

    “你还没结婚?那你都怀孕了啊。”孙玉郎也很惊奇。

    金文涛没有问,人生阅历丰富的他从金花反应里面得出了金花未婚先孕这样一个事实。他瞪了孙玉郎一眼,责备他太莽撞的意思。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说开了,他也只能说:“姑娘,还是要跟你家里人商量一下比较好,毕竟早孕不是小事,有时候也会出问题的。”

    “啊,金花姐,你怀孕了?”这时候小美也听明白了。

    金花脸更红,更不知所措了,完了,小美知道了,凭小美这嘴,那就是说大家都知道了。

    金文涛孙玉郎一看,这里面有隐情啊,不过咱俩只是医生,又是来这里临时义诊而已,似乎这隐情自己插不上手了,不过出于礼貌也好,同情也罢,金文涛补充问一句:“姑娘,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反正事情已经暴露了,这老伯伯看来也挺好的,那就让老伯伯帮下忙吧,于是金花对金文涛说:“伯伯,你能把张辉叫到这里来吗?”

    小美很惊奇地说:“原来金花你跟张医生他...”

    金花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小美也是表现出羡慕,虽然刚才张医生丢人了,但毕竟是云江来的大医生,金花跟着张医生肯定会幸福的,只是以后金花是嫁到云江呢还是张医生留在凉山呢。

    金文涛隐隐觉得不好,张辉的婚姻情况他不知情,但是应该已婚了吧,毕竟那么大了,还是副高,大学毕业23、24,副高算你一年未错过,也是33、34了,然后晋升当年不会直接来支援的,过2年那就是35、36了,这么大的岁数在云江哪怕你再晚婚晚育,你肯定也结婚了,难道一直未娶或者离异了?

    他金文涛作为义诊队长也是知道工作纪律,民族政策的,如果在西部支援地区,玩弄女性,这罪就大了。所以他委婉地说:“姑娘,你先回去休息,大家都在义诊,都很忙。”

    “嗯,好吧。”

    等阿都金花前脚离开,后脚金文涛就去找了义诊队里的附属一医的医生了解情况。“那个张辉张医生结婚了吗?”

    “老金,你问这个干什么?你要给你女儿做媒?”金文涛有个女儿金雁屏,很多人都知道,这位被问的医生也是八卦。

    “瞎说什么啊,我就是打听一下。”

    “哈哈,老金,脸红了是不,不过我告诉你啊,你就断了这个念头啊,张辉他老早结婚了,爱人还是我们医院胡副院长的千金,护理部副护士长,可谓郎才女貌。这张辉这次回去,提为一个科室副主任那是妥妥的,然后爱人也优秀,今后这附属一医,就是他们这代人的天下了。”

    金文涛听到结婚了,下面就听不进去了,已经结婚了是吗?结婚了你还在凉山乱搞,你自己找死也别害大家啊。要是云江医生在凉山乱搞男女关系,把彝族女孩肚子搞大这样的新闻一出来,大家都白忙了,义诊白忙了,医疗支援白忙了,更大层面的经济支援,建设支援,人才培训支援等等全白忙了,甚至还会影响到国家稳定社会和谐等等。国家大力推进西部开发,帮助改善当地群众生活水平,做了那么多工作,可你小子的这件蠢事就如同一个老鼠屎掉进一锅粥里面,这粥搞不好就白熬了。

    政治觉悟很高的金文涛立即去找了现在负责对口支援工作并在凉山常驻的罗副市长。罗副市长负责云江市对凉山市的全面对口支援工作,包括医疗在内,其他还有工程建设,教育,经济,文化等等内容。

    罗副市长大为震惊,“金主任,这事属实吗?”

    “应该属实,你把人找来验证一下就明确了。”

    “这张辉,该死的,前面还觉得人很不错呢,过去半年也是出了不少成绩,现在来了这么个混账事,不行,这事必须要妥善解决,绝不能影响大局,给我们市委,甚至省委抹黑。”

    2月28号,义诊队的工作完成了,开始返回云江市。随队被押送返回的还有张辉。如果事情不暴露,他还有挽回修复的时间与机会。比如跟阿都金花坦白,认错,赔礼,说不得还能把事情掩盖过去。

    但现在事情既然被官方高层知道了,自然就严肃处理这条路了。张辉如果知道捉弄孙玉郎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不知道会不会后悔死呢。

    不捉弄孙玉郎就不会发生冲突,没冲突阿都金花就不会跟孙玉郎撞上,也不会被发现怀孕。当然坏人都不会反思自己,要是你自己认真工作管住弟弟不作恶,也自然不会被处理。

    张辉的爱人胡百合得知张辉的事情后,一开始郁闷,后来考虑了多种因素,尤其孩子方面,说了句“相识不易,相爱更难,且行且珍惜,”之后积极帮张辉活动。奈何这次事件性质过于恶劣,胡家的能量不足以保住张辉的附属一医的工作,哪怕从副高降级到主治也不能。

    医院把张辉开除了。最后张辉去了街道卫生院谋生。听说后来风波平息之后,他又离职去了私营医院。

    阿都金花经劝说之后做了人流。考虑到阿都金花是在不知道张辉已婚的情况下与张辉谈恋爱,属于被骗的一方,凉山人民医院没有对她做出处理。但阿都金花遭受恋人背叛与人流双重打击,加上周围无聊人员的指指点点,精神上有点异常,就暂时没有上班,而是在家休息。

    孙玉郎没有随队返回,因为他被邀请了。因为在义诊中大放异彩,独特的正骨按摩手法治愈或者缓解了大量义诊群众的急慢性关节损失,于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科研人员有请。

    因为长年累月高负荷的工作,又在偏僻的西部山区,缺医少药的,卫星发射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有各种身体疾患,有些要慢慢调理,急也急不得,而且因为任务繁重,甚至休养调理的时间都没。

    不过这次得知义诊队中来了个年轻神医,手法独特,效果又快又好,就干脆请来帮忙解决一下科研及操作人员的肌肉与关节劳损方面的疾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