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奇葩师徒
    吴副司令员对孙玉郎的这一举动非常感兴趣:“小神医,你说说你这是干什么啊。”

    “报告司令员同志,我刚才看了这位老同志的疾患,是长期劳损所致,这种病,一次按摩只能缓解,需要多次按摩才有效果,所以我想把手法交给陆大夫,这样我回去之后,也有人继续给大家按摩。”

    “你不是部队的,不用这么严肃,我姓吴,你喊我老吴就行。”

    “那怎么行,那我还是喊吴伯伯吧。”

    “也行,不过小神医啊。”

    “吴伯伯,您也不要老是喊我小神医小神医的,我叫孙玉郎,您喊我玉郎,阿郎,小孙都行。”

    “也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既然不要你喊我司令员,我也不能这样喊你,那我喊你玉郎吧。”

    “吴伯伯,我在。”

    “呵呵,嘴真甜,玉郎,你现在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要把你的看家本事传给别人啊,你不怕你的本事被人学了去,以后没人找你看病了吗?”

    孙玉郎心里想着,这才哪跟哪啊,不过一个中医伤科,要知道我脑子里还有一个现代医学系统呢,我倒是希望我们中国全面掌握这一系统,这样很多地方不用受制于人,比如很多药物方面。但是嘴上必须认真回答:“吴伯伯,我还是老实交代吧,其实我是云医大的学生,现在身份是一个医学生。”

    “啥,你还是一个学生,还不是一个正式的医生。”包括吴副司令在内的很多人惊讶道。

    “嗯,我还是一个医学生,我在学校里学习就明白,为什么西医能超越我们,发展这么迅速,就是因为西医是传播地,是交流的,西医的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就制定了医学誓言,里面有一句,我要悉心传授医学知识。回顾我们中医,动不动祖传啊,秘方啊,我们被人超越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孙玉郎谦虚说明。

    “对头,以前我们喊自力更生,现在我们要改革开放,这个跟医学也是一样的道理,敝帚自珍放古时候是好的,但现在不适用了,如果我们还坚持我们的敝帚,当宝贝一样,而别人已经开始用吸尘器,甚至自动清扫机器人了,我们注定就落伍了。航空航天事业是高科技事业,那种动不动就全部零件国产化的口号式语言就很要不得,人家美国的飞机火箭零件也很多是外国制造呢,但只要核心技术握在手里,最终组装合成握在手里,是不是百分百国产化其实真心不重要。玉郎,你今天肯把你会的知识技能与小雷分享这点做得很好,但是注意不要让外国人免费偷师学了去,外国人要学可以,要交学费,而且核心技能不能传授。”吴副司令员长篇教导道。

    孙玉郎连忙称是,还跟陆雷开玩笑,你学会了传授给自己人可以,但不要传授给老外啊。

    陆雷也是憨笑。

    经过一天的忙碌,大家都有或多或少的好转,而陆雷后面也亲自上阵试验了几下。吴副司令员还坚持让陆雷按摩,说看看这个陆雷到底学会了没有,不然老师回去咯,你要还没学会,我们不就惨了嘛。

    吴副司令员的这一举动更让孙玉郎确定,司令员要最后诊治,是真真正正地让大家先看,是真正的舍小我顾大家,而绝对没有让别人当试验品的龌龊想法。倒是最后司令员成了陆雷的试验品。

    会议室的情景传到高震耳里,高震把顾明狠狠训斥了一番,来到会议室,真心实意请求孙玉郎原谅,上演了一出现代版负荆请罪。

    “没想到我四十多岁的人,心眼还这么狭隘,居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恳请小神医原谅。”高震说道。

    孙玉郎也连忙推辞,“我不是什么神医啦,高主任客气了。”

    高震又脸红地问:“那个小神医,我可以学你这个按摩手法吗?”

    孙玉郎也一口答应:“喊我小孙,玉郎都行,高主任想学当然可以了,陆医生来,现在需要你来当一下模特。”

    因为最后一个病人吴副司令员也被陆雷试验掉了,所以没有现场案例了,就把陆雷拉上来当模特。陆雷也很开心,也乐意充当模特。

    于是吹了半天耳边风的顾明被放在一边了,而高震与陆雷之间的关系反而更加紧密。

    “高主任,你看,这是摸、接、端、提、按、摩、推、拿八种手法,这样这样,各有用途。”

    而陆雷也在一边发出舒服啊,好爽啊之类的呻吟声。

    高震额头垂下三条汗线,“小子,现在换你来给我按了,还真把你师傅当按摩技师了啊。”

    陆雷那个汗啊:“师傅,我今天才刚学,给您按不合适吧。”

    “孺子不可教也,我们做医生看病的,一定要自己亲身尝试,古代先人就有神农尝百草的传说,这才有了中草药的起源,发展,试问自己不亲身体验,不了解利弊,又怎么给病人诊治呢?”

    “师傅,您不抵触中草药啦?”

    “以前是师傅狭隘,师傅跟你跟小神医说声对不起啊。”

    “师傅~~~”

    “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干嘛,我说你还不赶紧给我按几下,让我也爽一会。”

    “啊,好,马上,师傅,舒服吗?”

    “小子,你没吃早饭吗,用点劲啊。”

    “这样呢,师傅。”

    “哇,好爽,好舒服啊。”

    孙玉郎也是额头挂下三条汗线,这对奇葩师徒,不干扰他们互相练习了,闪了,于是出去逛逛,对这卫星发射中心,他也是好奇地很呢。不过他也知道,这里头很多地方是军事禁地,自己不好随便走,不然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枪毙倒不至于,不过很可能就要被困在这凉山一辈子,直到看到的东西不再需要保密为止了。

    过了好一会儿,高震与陆雷出来了,一边走一边还整顿衣服,看来前面的过程很激烈啊。高震说要回去写总结体会,让陆雷带着孙玉郎参观一下。

    看,这是发射塔,这是指挥控制中心,这是长征火箭的燃料罐,有发射任务的时候,把燃料抽出来注入火箭里面,到时候就可以点火起飞了。

    有内部人员带领参观,自然比被骗钱的游客型参观要精彩许多,孙玉郎也觉得不枉此行。然后陆雷还告诉他一些机密,“玉郎,前几年的外星发射任务失败,其实真实情形是这样这样滴。”

    “哦,这样啊,告诉我这些不会违规吧。”

    “啊,有一点,那我们还是不要讨论,继续参观吧。”

    “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