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犯病的金花
    孙玉郎在基地住了一夜,第二天起床后,与高震陆雷师徒俩再次进行学术上的探讨,同时给基地里面的官兵及科技人员继续按摩推拿。

    今天全部让高震师徒进行操作,孙玉郎在一边进行指导与纠正。

    高震还拿出一个小本子进行记录。可以看出他的美术水平非常高,寥寥几笔,就把一个人的外表轮廓勾画出来,然后不同关节不同按摩手法,均进行了非常美观非常形象的勾勒。

    孙玉郎也叹为观止,要是看高震的笔记进行讲解,无疑可以对现代正骨按摩手法的推广有极大的便利。

    高震提了个建议,“玉郎,我想把这个现代正骨按摩手法编一本书出版,可以嘛?你放心,第一编者署名是你,我跟陆雷在后面附名。”

    孙玉郎觉得这是好事,“这是好事啊,高主任,第一作者就你好了,毕竟这些图都是你画的。”

    高震连忙推辞,“哎,能画图有什么用啊,那么多针灸图,推拿穴位图,更漂亮的比比皆是,你的手法才是真正精髓所在,没了你这个手法,这边书也出不成啊。”

    孙玉郎觉得自己太出名也不好,还是坚持不做第一作者,“高主任,要出书,第一作者就是你,我与陆雷附名,不然就别出了,反正我肯定不做第一作者。”

    高震好奇,“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你的手法,你传授给我们的,你应得的啊,还有,你为什么怕出名呢?”

    “高主任,你想想,我现在连医生都还不是,如果别人追究作者是谁,发现是个嘴上没毛的小子,”说着这话,他自己也笑了,“那这书的效果就大打折扣啊,别人可能看也不看了,现在的人,你知道的,标题党,名人效应,等等等等。”

    高震想了想,说:“也是,现在的人太浮躁了。”

    “就是这样,高主任,我们出书的目的是为了恩惠广大伤病患者,是为了给我们中华医术正名,要是因为我的名字原因,影响了这本书的推广,那这种固执的坚持也没必要是不。”孙玉郎还有句话没说出来,我其实就是真的怕出名,太早出名,引起别人关注总不是很好,脑子里的系统能力还没怎么挖掘呢。

    “好吧,不过以后时机成熟,我们这本现代正骨按摩出第2版的时候,第一作者就必须是你,玉郎。”

    “好,就这样说定了。”

    下午的时候,孙玉郎在陆雷陪同下返回凉山市区。因为西昌机场与云江市的飞机一周只有一班,所以孙玉郎准备在凉山坐成昆铁路前往省会成州市,在那里再坐飞机回云江。

    沿着山道下来,有个地方因为听着很多旅游大巴与中巴车就变得很阻,孙玉郎隐约听到游客抱怨。

    “全是骗人的,以后再也不来这卫星发射中心旅游了。”

    “就是,爸,我们不仅自己不来,还要告诉所有人都别来,都是骗人的。”

    “远远的用望远镜看了下发射架,然后进一个房子里说是展厅,看一些模型,这样的卫星发射中心旅游还不如自己上网络找找图片呢。”

    “就是,这卫星发射中心就属于那种典型的不看后悔,看了更后悔的景点,这门票钱真是白瞎了。”

    孙玉郎不免有些小得意,嘿嘿,你们没关系的当然只能在外面远远瞧一眼了,你们这是什么地方,军事重地知道不,怎么能让游客随意进出呢,搞笑不搞笑啊,我可是进去了,还近距离参观呢,哈哈。

    然后孙玉郎还跟陆雷打趣:“这些旅游团你们组织的?”

    陆雷也是愤慨:“怎么可能,我们隶属于国防科工委,有经费有拨款的,怎么还会去贪这种小便宜,其实我们也烦这些旅行团。有发射任务的时候,清场那叫一个累啊,可偏偏这些游客还硬要往里凑,玉郎,你看,火箭升空时候要掉下来很多泡沫塑料组成的外壳碎片,这个时候,发射场周围是很危险的,这些东西掉下来,砸到人怎么办?”

    孙玉郎也是笑笑:“大家也是自豪啊,比如我一进基地,也想着参观发射架啊,指挥中心啊,回去后就有了吹嘘的资本。无论如何,这也是我们国家国力强盛的标志啊,换以前,大家想看也看不到。而大家过来看了之后回去,也是跟别人吹嘘,厉害了我的国,我今天去参观卫星发射中心了。”

    “嗯,为了厉害了我的国,我也要努力,努力提升自己,做出自己的贡献。”

    “一起努力,厉害了我的国。”

    回到凉山之后,孙玉郎先去买好第2天的火车票,先住一夜,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说起来也是有点怀念啊。

    于是孙玉郎决定晚上出去逛逛,买些地方特产回云江。

    “快让开,快让开,疯婆子又出来了。”街上一阵喧哗吵闹。

    “你们不知道,阿辉说了会娶我的,我还要坐飞机去云江,不住这穷山沟沟。你们听到了没有,阿辉喊我了,他喊我去云江了。”

    孙玉郎一看,这女人自己认识,阿都金花,怎么搞成这样子了。看来她一时接受不了被骗的刺激,精神有点失常。

    “系统,把精神病学全加了吧。”

    “你为发射中心的官兵服务获得100点共用经验值,今天签到10,现在总共为110点经验值,全加精神病学之后,该学科经验为110点。”

    孙玉郎觉得自己有责任的,如果不是自己把事情暴露出来,这位姑娘现在不会这么惨。可能还会很惨,但自己看不到,现在既然撞到了,不管的话对不住自己的心。

    凭1000点诊断学的火眼金睛与这110点精神病学经验值,孙玉郎判断这阿都金花是典型的心境障碍,也就是情感型精神障碍,后续发展为精神分裂症或者抑郁症很难说,反正无论如何,都是那该死的玩弄女性的负心汉搞得。早期如果干预的好,患者能完全恢复健康,而不遗留任何后遗症,而如果干预不好或者不加干预,仍由病人的病情自然发展,那拖延下去,就很难挽回了,也对家人对社会也是一个负担。唯独不会对负心汉有什么负担,因为负心汉早跑了。

    孙玉郎正想上前,看到几个人过来把阿都金花拉住,往回拖。

    孙玉郎于是上前问:“你好,请问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一个回答:“汉人?可恶。”

    另一个人说:“可恶的汉人不要来烦我们,你们把金花还害的不够惨吗。”

    这就是罗副市长他们大怒的原因了。这么多人做了这么多事情,这么多努力,现在全白费了。你是来对口支援的,不是来给支援工作捣乱,更不是来害人的。

    孙玉郎上前诚恳地说:“对不起,老乡,我知道我们的队伍里出现了害群之马,现在组织上已经在处理了,我希望我能够对金花对你们做些什么,来弥补这一切。”

    “弥补?怎么弥补,你没看到人都疯了吗?”

    “是,是,我看到了,请问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关进屋子里啊,难道让她在大街上丢人现眼啊。”

    “啊,不行,绝对不能这样粗暴地把人关起来,这样会加重她的病情的。”孙玉郎焦急地说。

    看到孙玉郎的样子也很诚恳,再说,祸害金花的也不是眼前这个人,过来拉金花的其中一人语气就有点松动,说:“我是金花的二哥阿都热布,他是金花的三哥阿都约布,我们还有一个大哥阿都尔博,大哥在家里准备改造屋子,刚才小妹就是从窗户里逃出去的。”

    这一通名字报的,什么布的,孙玉郎头大无比,但他知道了这是二哥,这是三哥,还有个大哥在家里。

    二哥三哥说话时手有点放松,金花趁机挣扎出来,但她没跑远,反而是跑到孙玉郎这里,抓住孙玉郎说:“阿辉,你来接我了啊,我们什么时候去云江啊。”

    啊哦,被错认了,但孙玉郎知道现在不能再刺激金花了,于是说:“嗯,我们一起回云江。”

    金花听到这话,转头对两个哥哥说:“我就知道阿辉一定会回来接我的。”

    两个哥哥疑惑,这是清醒呢还是犯病呢。

    孙玉郎安抚住金花之后,对两个哥哥说:“金花必须送往医院治疗,不能再关屋子里了,这样对她的病不好。”

    二哥阿都热布说:“我们也知道关起来不好,但是凉山人民医院没有看精神病的科室,他们也没办法,也是让我们把小妹带回家看管起来,说以后会好起来的。”

    孙玉郎焦急地说:“不再刺激金花,说不得会好起来,但也有可能继续恶化下去啊。”

    这话说得两位哥哥也是焦虑无比,“怎么办啊?”

    孙玉郎一锤定音:“还是跟我先去医院吧。”

    二哥想想也觉得医院要比家里好,无论如何医院里有药有医生,那个叫什么安定的药物一针扎下去,小妹就安静了。

    于是二哥示意三哥回家把大哥找来,自己跟着这个汉族青年去医院,至于小妹,现在缠着这汉族青年不松手了。

    到了凉山人民医院,也有人认得义诊现场小神医,虽然小神医把犯病的金花带回来了,但也没再把人赶走,而是把人领进一间门诊诊疗室之后通知院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