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电休克疗法
    大晚上的凉山人民医院的院长周力被值班人员从家里喊过来当然不开心,满脸的郁闷敷衍表情。不过事情牵扯到阿都金花,也是没办法,最近金花就是一个火药桶,搞不好会炸,还是希望冷却掉才好。

    孙玉郎态度诚恳地对周力院长说:“周院长,情况是这样的。”接着他把自己在街上撞到金花发疯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周院长显然已经知道金花最近精神不正常的事情,毕竟几次发作,还静脉注射安定针来镇静,下面医生老早反映上来了。周力也是痛骂那该死的混账。

    对于对口支援医生,他有三种看法。第一种一心一意为人民健康服务,工作踏实负责,除了工作,不会有任何麻烦,这种医生,周力他是最欢迎的。最初几年,来支援的医生基本上是这一类型,为了打好基础,万事起头难,云江市那边当然要派出最好的资源了。

    第二种镀金的,说好肯定不会很好,说差也查不到哪去,来支援一年,镀个金,刷点声望,回去升官发财吧。这种人周力也保持一种距离上的敬意,但不会过多接触。毕竟这些人回去后也是精英,以后或多或少还需要联系的。这几年这类医生是越来越多了,毕竟勤奋刻苦的人就那么多,派几年之后云江也派不出来了。

    第三种就是惹是生非型,就是张辉这种混蛋。这种人周力是深恶痛绝。你知不知道你惹了事,拍拍屁股走人,送回云江处理对周力来说也是拍拍屁股走人,他周力要花多大心思去弥补啊。

    可不,今天晚上乡下一个寨子因为喜事庆祝办了次全牛宴,正巧那村子的人受过周力照顾,为了报恩,把牛鞭给敬爱的人民医院院长周力送来了。医生就是这点好,如果手上真有本事,态度也和蔼客气,被医治过的人是真记心里的,感恩感你一辈子。

    周院长准备服食这牛鞭炖汤之后与爱人大战三百回合的。这刚吃完,心头燥热的很,这医院就电话打来了,你说气人不气人。还不能不去,因为金花事关民族政策,事关两地关系,事关很多啦,反正就是很要紧,要是惹出什么事,他周力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所以周力人虽然来了,但语气上就很不客气了:“又是这事啊,热布你赶紧把你妹妹拉回去锁屋子里啊,上次不是说了吗,现在刚刚受了刺激,需要一段时间冷静,过段时间就会好的。”

    过段时间怎么个好法,周力却是不说了,一是他也不懂心理卫生方面的,想说也说不出来,二是,将来事将来说啊,反正他是院长,总能找个由头推脱的。

    孙玉郎还是一样说辞,把对二哥三哥的话又说了一遍,不能放任,不能锁人,必须早期干预。器质性疾病有残疾,心理性疾病一样有残疾,等到真残疾了,再想恢复就难了。

    周力心头燥热,只想早点了解,回去办事,说:“那你想怎么办?”

    “电休克疗法。”

    周力大吃一惊,电休克疗法怎么弄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这玩意很痛苦,他现在年龄大了,只想太平,不想太过于冒险,“这种治疗很痛苦的吧,我们这也没有设备啊。”

    “周院长,病人刚刚还在街上发作过,所以现在必须紧急处理,拖延下去只有更坏,到时候更难收拾。”

    “可是我们医院条件真的不具备啊,小孙医生,我知道你医术水平也很高,在义诊时候,金队长他们都对你赞不绝口,群众们也很满意,但你是骨科的吧,这精神病你也能看吗?”周院长开始打起太极。

    孙玉郎觉得实话实说肯定不能获得周院长支持,如果他知道自己现在还仅仅是个医学生,那肯定完蛋,连对话都不会有,肯定把自己赶跑。看来也只能扯虎皮拉大旗了:“周院长,您放心,我既然是云江来的医生,出了事情肯定由我们云江负责,如果周院长不放心,可以跟罗副市长联系一下。”

    义诊队结束义诊回去的庆功宴上,孙玉郎倒是与罗副市长见过一面。罗副市长对他也是赞不绝口,大概也有借他来消除或部分抵消张辉事件的恶劣影响的用意。现在孙玉郎没法,只能把大神抬出来了,他也在赌,赌罗副市长会允许他尝试一下。因为如果金花最后真的疯了,对罗副市长的工作而言,绝对是一个难以抹去的污点。

    以后别人有事没事,会拿这个事情说事,比如“提拔罗副市长?不行,绝对不行,他那年在凉山,闹出大事情的,还把一位彝族姑娘逼疯了。”这样的话语。当然大家都明白逼疯金花的是张辉那个混蛋,罗副市长只是运气不好,恰逢是他在领导而已,这就是领带责任了。

    如果金花被治愈了,恢复了正常,那别人想攻击也难,攻击力度也会大大减弱,最多拿张辉说事,但一个领导事情那么多,医疗支援只是其中一方面,而且还有医疗方面的领导,又不是直接领导,再拿这个说事也能轻易化解。

    所以周院长跟罗副市长通完电话之后,罗副市长居然直接跑到医院里来了。看来这个事情,最近给他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啊。

    罗副市长看到金花这副痴痴傻傻的样子,顿时慌了。这是真疯了啊,如果这事传出去,传回云江,自己这挂职锻炼算是白挂了。不,不是白挂,比白挂还差,还不如不来挂职呢。

    对孙玉郎,他有印象,孙玉郎之所以被称为小神医也是他安排造势的。毕竟,神医是这边出现的,对他负责的支援工作也是一个亮点,当然前提是没有金花这样的污点。有金花这件事情,出10个神医也是白搭。

    于是罗副市长开口了:“孙医生,你想怎么做,有把握吗?”

    孙玉郎仔细回忆了前世记忆,前世他在神经外科,与精神科有一定交叉,而他又是一个呆呆的书呆子。书呆子平时没有交际没有活动,就看书了。所以孙玉郎对精神疾病方面的治疗也有一定记忆,后来被这该死的系统抹去了,还好前面用了110点经验值,恢复了很多,而且恢复地是最关键的部分,关于电休克疗法早期缓解及治愈情感性精神障碍的部分。

    于是他把前面跟周院长交代的情况又跟罗副市长重复了一遍。“罗副市长,必须上电疗,只有电疗才能直接干预金花的病情,不让她继续发作,最终为治愈创造可能。而且我知道一种电疗方法,现在美国与英国那边刚刚采用,效果比普通电疗方法还要好,而且副作用更小,只是需要这边麻醉科医生的帮忙。”

    罗副市长说:“孙医生啊,你说的我自然相信,但是我看过一部电影《飞越疯人院》,不知道孙医生看过没,我对电休克疗法就是电疗的了解就是那部电影,看起来实在太恐怖了,我实在担心啊。”

    周院长一脸茫然,啥电影,飞越疯人院,完全没听过啊,云江人真会玩,这种电影也看过,哎,我们凉山实在封闭落后了一点点哎。

    孙玉郎前世看过,今生还没,不过这电影记忆系统没有抹除,于是朗声回答:“罗副市长,我看过,这是一部很经典的电影,它获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导演,最佳剧本5个奖项啊,比它优秀的电影屈指可数,我只记得4年前的泰坦尼克号以及更古来的乱世佳人。”

    罗副市长显然为找到共同语言的人而感到开心:“是啊,多经典的电影啊,不过孙医生你也说了,最佳剧本,可见这电疗实在恐怖了点,如果剧本是乱写的,那肯定也拿不了奖是吧。”

    周院长那个郁闷啊,这两人还讨论起电影来了,还奥斯卡,那泰坦尼克号他知道,凉山没有放,特意跑到省城成州市去看的,真是好看,老婆看完,那眼泪,唰唰地,自己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要自称杰克,要喊她露丝,不然她就不干啊。

    孙玉郎笑着说:“罗副市长,那部电影当然不会乱写乱拍了,但是我们要知道那是上世纪70年代的经典,现在可是21世纪了啊。”

    “所以现在情形不同了,你有把握?”

    孙玉郎知道罗副市长的这句问话不是一般的问话,这句话是把他的政治生命跟自己捆绑起来了,如果自己处理不善,金花病情恶化,事情传到云江,他罗副市长自然是被攻击了,自己也别想好过,到时候能不能平稳读完大学也成问题。不过这时候必须迎难而上,不为别的,只为了自己是个学医的,你学医就要把病人放在第一,你学医就不能考虑个人荣辱得失。后世很多医生抱怨,自己职业压力大,薪资待遇与付出不成正比,这些人也不脸红,不回想一下羞涩青春时候所发的誓词吗,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你既然学医了,那么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不要入门,于是孙玉郎严肃地回答:“一定全力照顾金花,一定不负领导期望。”

    “我的期望不期望的不要紧,记住你第一句话,全力照顾金花。”然后罗副市长又对周院长说了:“麻烦周院长全力配合下孙医生,可以吗?”之所以这么客气是因为罗副市长是云江的,而周院长是凉山本地的,严格说,罗副市长管不到周院长。

    周院长这时候那牛鞭的效果也过去了,也没了那个心思,于是也表态,全力配合,另外也想到,要是这小神医真有办法治好金花,这功劳也有我们凉山医院的一份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