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串联与并联电路
    有罗副市长与周院长背书,准备工作就进行的相当顺利。

    通过罗副市长,还从一个支援建设的电子器件厂借来了一名工程师。

    “做一个4个二极管桥式连接的整流电路?”工程师老刘疑惑地询问。

    “嗯,这样电路两端电压的有效值不会明显减少。”孙玉郎说。

    “看不出孙医生还懂物理知识啊。”

    “理工农医,我们医科本来就是理科的一份子啊。下面我还需要一个定时器,就是设定通电2秒之后立即断开。”

    “没问题,脉冲定时器我们这里正好就有,而且我们可以设置到0.01毫秒。”

    “刘哥你们真厉害,设置成2000毫秒就行。”

    经过电子工程师的紧张施工,一个简易型的电疗机就造好了。这次这个虽然简陋,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比孙玉郎以前为抢救江伯伯的简易起搏器可是好多了。

    接着孙玉郎委托麻醉师给阿都金花进行全麻,丙泊酚诱导麻醉之后,用司可林做肌松,也肌注阿托品一支减少分泌物产生。

    其实这就是无抽搐电休克疗法了,也正是因为飞越疯人院那部电影才得意改进的。上世纪70年代电休克疗法的残忍性逐渐被曝光,尤其是奥斯卡金奖电影飞越疯人院的大获成功使得越来越多人关注这一非人道治疗措施。

    欧美国家的医生们就开始想方设法改进电休克疗法,毕竟电疗无可取代,毕竟比起发疯还是电疗更符合人道主义。但老是被骂也不行啊,后来医生们就针对并发症做了改进措施,呼吸停止是吧,部分人做了电疗因为窒息就醒不过来了,那我就提前气管插管,边上呼吸机预备。骨折与脱臼是吧,肌松剂司可林啊,肌肉都松弛了,那么因为电疗导致的肌紧张,再导致的骨折就不会发生了。

    所以无抽搐电休克疗法因为基本没痛苦,安全性更高,在欧美已经取代了一般的电休克疗法。基本没痛苦是因为你被全麻了,安全性更高是麻醉师就在边上,呼吸机随时备好,还有心电监护仪等机器监视生命体征,发现问题可以立即展开抢救。

    但在国内,知道的人很少,尤其是中西部地区的凉山,更加没人知道了。

    所以孙玉郎的这一架势,大家都奉若神灵啊。这孙玉郎果然是神医啊,电疗还可以这么搞。

    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孙玉郎下口头医嘱,“接通电源。”在场护士就去摁下开关。

    孙玉郎突然想到国内电压是220伏,电疗要求电压一般是80-100伏,这220伏太高了啊。但护士已经走过去按开关了,这时候喊她停止万一她没听见或者万一她反应慢一拍怎么办。

    脑海里突然闪现中学物理知识,并联式是电压在各电阻相同而电流不同,称为分流电路。串联式电流相同,电压在各电阻上减少称为分压电路。

    关键时刻,孙玉郎没有犹豫时间,立即上前,右手抓起贴在金花头上的接头,左手按在接头位置,这样,电源,孙玉郎,金花,形成了一个串联电路。

    这名护士果然后知后觉,对孙玉郎拉扯接头这种意外情况都没反应过来,还是直接按下开关。

    2000毫秒这一时间很快,也很慢,金花被全麻了没感觉,孙玉郎倒是彻彻底底地感受到了。电流从右手流进,酸酸麻麻的,从左手流出,也是酸酸麻麻的,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抖了几下。

    “啊,孙医生。”大家惊呼起来。

    好在这个定时器不是伪劣产品,2000毫秒分毫不差,直接断开电流。

    “我没事,这感觉真酸爽,凉山这里的酸菜鱼一点都不正宗。”孙玉郎不忘打趣。

    “你的头发。”

    孙玉郎摸摸头上,哎,头发怎么都翘起来了,跟爱因斯坦一样了,哎,难道爱因斯坦这么聪明就是喜欢电自己吗?

    现代医学系统也对孙玉郎发出严正警告:“下次你要电自己早说啊,我做下准备。”

    “哈哈,你也被电了?”

    “屁话,我在你脑子里,能不被电吗?”

    “感觉如何?”

    “很差,很不舒服,你有病吧,问这个。”

    “这样啊,立即给我加100万共用经验值,不然我天天电你。”

    “切,士可杀不可辱,你就电吧,我要看看我们俩谁的意志力更强。”

    “50万?”

    “随你电,电完我觉得也很舒服呢,就跟你去做按摩一样舒服。”

    “10万给不给,不给同归于尽。”

    “只有100点,要不要?”

    “要,”孙玉郎觉得能要到100点也行,反正无本买卖,但马上就后悔了,系统提示,因为急救金花成功,获得共用经验值100点,精神病学200点。

    “什么啊,这100点原本就是奖励啊,你作弊,你无耻。”孙玉郎大骂。但系统立即陷入沉默,这系统最近学乖了,学会了打不过就跑的游击战术,这种情况下,它一般都躲起来,随孙玉郎骂去。

    随着麻醉复苏后,阿都金花苏醒过来,这时候她看上去很正常。首先看到的是大哥阿都尔博,然后二哥阿都热布,接着是三哥阿都约布,“大哥,二哥,三哥。”

    “妹妹没事,哥哥在,怎么样?”三个哥哥关切地问道。

    “我很好,我知道我错了,不听哥哥的劝,随便相信汉人。”

    罗副市长跟孙玉郎听到汗颜啊,罗副市长说:“没事就好,好好休息。”没疯了就好,至于团结和谐工作,慢慢再做吧。

    然后金花对孙玉郎说:“鸡窝头,谢谢你,你这个汉人很好,谢谢。”

    救了你还被说成鸡窝头,郁闷,不过她能对一个汉人的我说谢谢,说明这个工作还是值得的。

    不过第二天的火车坐不成了,罗副市长要孙玉郎再留几天,再观察一下。必须这样,万一这电疗还有什么后遗症,你人又跑了,我找谁去。

    而周院长则显得很兴奋,比吃了那根牛鞭还兴奋,“孙医生啊,你能不能支援下我们医院,在凉山开展一个精神疾病治疗中心啊。”

    这周院长很精明,他看出了其中的玄机,西部目前没有一家医院开展孙玉郎的这种无抽搐电疗,省会城市的精神病院他也打听过,还是普通电疗,病人每次都是受电刑一样难受。如果能在凉山人民医院把这个无抽搐电疗抢先开展起来,这中间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甚至政治利益都是大大的啊。

    罗副市长听了他的汇报也是乐于促成这个好事。

    不过这时候孙玉郎的医学生身份还是暴露了,跟着金伯伯临时混混还行,长期接触,现在还有承担一个支援工作的负责人,这履历一看就看出来了啊。

    罗副市长也是一个做事的人,有想扭转张辉恶**件影响的考虑,也有增添政绩的考虑,当然你要是说为凉山人民造福的考虑那也可以。

    于是罗副市长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联系云江市那边的精神病院。于是云江市第六人民医院派了一个专职精神病医生过来。罗副市长让这个医生挂个名,配合孙玉郎把无抽搐电疗这项医疗支援工作开展起来。

    这么医生叫杨信义嗅觉也很灵敏,虽然云江尚未开展无抽搐电疗,但这东西简单啊,一点就通,就是电疗加麻醉啊。电疗他杨信义会啊,在云江也是经常做,麻醉就学孙玉郎啊,喊凉山这边的麻醉师帮忙。

    于是杨信义就偷偷地来到罗副市长办公室,求见罗副市长后,夸了海口,说自己一个人就行,不需要孙玉郎。

    罗副市长浸淫官场多年,什么人没见过啊。你杨信义一开始不夸海口,跟孙玉郎接触之后才来夸,估计是学了孙玉郎的本事,现在又想把人踢开,独占功劳。但毕竟孙玉郎只是一个医学生,学生而已,杨信义才是有医师执照的正规医生。既然你杨信义把功夫学全了,那就随你吧。

    罗副市长问了一句:“爬树的本领也学了吧?”

    这是一句隐喻,传说老虎跟猫学本事,学会本事反过来要吃了猫,没想到猫最后留了一手,没把爬树的本领传给老虎,最后猫逃到树上躲过一劫。

    杨信义也是聪明人,知道这样踢开孙玉郎,道义上说不过去,但他相信政治上不讲道义,只要他把工作完成的漂亮,对罗副市长来说,谁完成的都一样。于是正声回答:“都学全了。”

    “那你就放手干吧,我只有一句,别出纰漏。”

    孙玉郎也纳闷,一开始不让自己走,害的自己委托金伯伯又多请了一个月的假,现在没到2周,又说不要自己了。我的确不贪功劳,比如正骨按摩手法一书,我就不要第一作者,但不能这样厚颜无耻地把我赶走啊,难怪老美指责我们不尊重知识产权,关键就是杨信义这样的人太多了。

    你如果好言相劝,我也会让你牵头,本来罗副市长的意思就是这样,挂名让你挂,实际工作我们一起来,工作忙好,告一段落,你完全学会之后,我就走了,全部交给你跟进。不然把你从云江喊来挂名干嘛,难道会没你的好处?但你这样独占,这吃相就难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