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网络上的揭发贴
    路青青自然回答:“不知道。”

    孙玉郎跟她透露:“这西蜀制药太卑劣了,他们利用药品检测上的漏洞来蒙混过关。如果是板蓝根饮片,那是有实物的,自然骗不过去。但西蜀制药生产的是板蓝根冲剂,是一种成药。成药展现出来的是黄色颗粒,这时候检测就难了,如果检测成分的话检测成本会很高,不利于药监部门的成本控制。所以我们国家在冲剂检测上用了一种取巧的办法,检测冲剂中的氨基酸类成分,因为板蓝根冲剂质量好坏与氨基酸含量有直接关系。也不得不说,这西蜀制药厂的厂长是个能人,他居然能想到苹果皮里面精氨酸和亮氨酸含量特别高,于是用苹果皮可冒充板蓝根,这样检测冲剂成品的时候,这冲剂里的氨基酸含量比别人正常用板蓝根制取的还要高。”

    路青青疑惑地问:“药监部门会抽查原料仓库的啊,如果仓库里原料都是苹果皮,那不是直接露陷了吗?”

    孙玉郎痛心疾首地回答:“所以我说我们中国人过分聪明了啊,这个西蜀制药厂的厂长全义用了行贿手段买通了药监部门的日常监察啊。”孙玉郎还有句没说,就是前世这西蜀制药出事之后,这全厂长第一时间想得是继续捂盖子,而不是真诚道歉,结果问题越来越大。

    路青青疑惑未消:“那玉郎你是怎么知道的?”

    “啊,我怎么知道的,这个,那个,”孙玉郎灵机一动说,“我在凉山这里听板蓝根种植药农们说的,你知道的,我一直对中草药感兴趣,有事没事我就来跟药农们套近乎,他们说西蜀制药一直不收购板蓝根,却有大量冲剂出售,我就起了疑心,然后就慢慢调查出来的。”

    “玉郎,不错,有相关证据吗,比如生产车间照片,进货单,出货单,生产台账什么的,如果有这些证据,我们去找这个全厂长谈判,肯定能轻松压价收购药厂。因为他必须明白,如果不答应被收购,我们的证据一公布,这药厂就要破产倒闭了。”

    孙玉郎傻眼了,是啊,没证据这里扯什么废话呢,但马上想到,现在就去侦查啊,肯定能搞到证据的,于是说:“证据肯定能找到的,今天晚上我就去药厂找证据去。”

    “什么,你自己去?这是违法的啊,你擅自进入别人工厂,别人会把你当贼打的。”

    “青青姐,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接着孙玉郎跟路青青协商好,分工合作,路青青负责阳光下的谈判,孙玉郎负责黑暗中的侦查。

    路青青与孙玉郎赶赴位于成州市西面的经济开发区的西蜀制药厂。路青青带着谈判团队开始接触厂长全义,开出的价格仅仅是固定资产估值的2倍。这个价格当然遭到了全义的断然拒绝。笑话,这么多熟练员工,一套熟练的中成药加工程序,你仅仅按固定资产来估值,也太可笑了。

    接着孙玉郎深夜潜入药厂,脖子上挂着佳能ixus300数码相机。这款新机有200万像素,3倍变焦。孙玉郎也是笑笑,开心一刻的柯达马上要落幕了,然后只有10年,这数码相机也将风光不再,以后就是拍照手机的天下了。而10年后,这个药厂将爆发中成药的最大丑闻,从此,国际成药市场上,中国中成药将是伪劣药品的代名词。时不我待啊,这个西蜀制药必须搞掉,不仅仅是为了它现成的设备,也为了将来不必要的风波。

    孙玉郎对着车间内的苹果皮一顿狂拍,然后又拍了生产线上的苹果皮煎制的板蓝根冲剂,至于台账什么的,这是不可能用潜入这种方式找到的,人家有厂长室有保险柜还有保安呢,不过这样也够了,因为自己要执行的是下攻上策略,到时候青山bbs联合国内其他知名论坛,就要开展一次狂风暴雨的揭发行动。苹果皮煎制的板蓝根冲剂,这个标题看看就知道很猛。

    2001年3月22号,大家打开电脑上网的时候,被这样一条新闻炸屏了,“苹果皮煎制板蓝根冲剂,西蜀制药你还能够黑一点吗?”南方都市报等知名媒体也收到了爆料,爆料人提供了照片等实证。

    樊欣欣接到任务通知,课都不上了,身为总版主,管理员,她要亲临第一线,打好这一揭发黑心商人的网络大战。

    接着,以青山bbs为主,各大论坛各个版块都疯狂刷屏攻击西蜀制药。也是,这药品关系身心健康,你这样作假惹起众怒了,而众怒难犯啊。

    官方层面上,指责西蜀省药监部门不作为等声音也发出。

    罗副市长与江伯伯那边等能用的关系都用上了,貌似还有不知道名字的力量帮忙,西蜀制药一下子陷入了绝境。

    “爸,谢谢你啊。”樊欣欣答谢她爸爸。

    “这事你揭发的没错,但你是学生,还是应该以学业为主,下面赶紧回去学习。”樊士余指责道。

    “知道了,爸,我再置顶加红一个帖子马上就回去了。”

    国家药品与食品监督管理局直接下令中止西蜀制药厂的药品销售,已经发往全国各大医院、药店的药品立即封存。

    大量供货商要求立即支付货款,而下游药品公司又立即扣留药款说要退货时支付给消费者。

    西蜀制药厂一下子就跨了,一点转机都没。下攻上,用得好的话效果真不错,不过这种招数以后越来越难的,尤其是网络暴力等名词被发明出来之后。下攻上,如果没确实证据还会因为造谣被拘留,那时候大家发言就谨慎多了。

    这时候孙玉郎陪着路青青再次拜访全义厂长。孙玉郎第一次看到全义这个人,看起来样子不高,就1米65的样子,但非常干练,也很凶悍,眼神里有一股凶悍之色,让孙玉郎想起来海富贵的眼神。这也是亡命之徒吗?

    路青青还是故作真诚地说道:“我们青山药业是真心想与西蜀制药合作的,全厂长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全义冷笑道:“网络上的造谣是你们搞出来的吧。”

    路青青笑了:“造谣,此时此刻,全厂长还坚持是造谣吗?”

    全义冷哼一声不说话。

    路青青步步紧逼:“全厂长,现在问题爆发了也有好处,因为现在西蜀制药规模还小,影响也小,也没有出口业务,痛定思痛,亡羊补牢,西蜀制药还会有更好的明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