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回到学生时代
    全义冷笑:“我认栽了,路小姐你想怎么做,痛快点。”

    路青青开出价码:“西蜀制药的错,与设备无关,与员工无关,我了解过,你们的设备还算先进,员工的精气神在业内也是出名的高,这一点与全厂长的努力不无关系,但西蜀错在了指导思想上,而这是最关键的的,方向错了,你跑的再快,你也错的更离谱。”

    全义被这样指责,受不了,怒吼:“你没资格说话,白猫黑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

    看到全义这么冥顽不灵,孙玉郎出声说:“你错了,白猫制定周详计划,不破坏室内物品,也没有对周围事物有过多损害,它抓到老鼠是好猫。而黑猫为了抓老鼠,肆意破坏,不顾环境保护,不顾是否可持续发展,这样就算抓到老鼠,也是错的。而这样一直错下去之后,还会出现不抓老鼠,偷吃腊肉咸鱼的猫。因为能抓老鼠就行,按这样逻辑也推导出了有肉吃就行。你到此刻还不能明白吗?药企比起其他企业,还有更重的社会责任,不是能赚钱就行,更何况你还制造伪劣药品。”

    全义看路青青边上这人这么年轻,但目光中却透露出一份与年纪完全不符的坚毅,吃惊问:“你是?”

    “我以后会是医生。医生这个职业与药企一样,也是因为要直面生死,所以医生这个职业比起其他职业,也有更重的社会责任,难道一个医生也可以说不管黑猫白猫,能赚钱就是好猫吗?难道一个医生也可以为了赚钱,去做黑市上的器官交易帮手吗?全先生你做药企,你就要有这样的觉悟。”

    全义深深地垂下头,哽咽道:“我错了,我错的很离谱。”

    这时候路青青说话了:“浪子回头金不换,全先生,你立志做普药大王,西蜀制药在你手里,能耗比啊,劳动效率啊,职工奋发向上的精神这些方面,都是一流的,这也是我们找你商谈合作的重要原因。只要把你的方向扭转到正确路子上来,我前面说了,西蜀制药会有更好的明天。”

    “真的?”

    “你还有选择吗?银行方面也来催贷款了吧?”

    全义无奈地接受了路青青给于的条件,他没有选择卖掉厂子,而是选择合作。西蜀制药厂变为青山药业集团下面的西蜀分厂,而青山药业负担了西蜀制药目前的债务。全义及其员工悉数留用。

    今后西蜀分厂的摊子不会很大,普药大王那就是个笑话,有1、2个顶尖的拳头产品就行,摊子过大只会拖垮自己。而为了质量一般的药品能进入医保通道,势必要走不择手段的黑猫道路,这样苹果皮事件极可能再次发生。保留拳头产品,既可以做到高利润,也可以因为熟练生产做到低成本。

    孙玉郎要西蜀分厂继续生产板蓝根冲剂,在药监部门重新审核后。以及生产经典成药午时茶等非处方中成药。

    广告上是这样说的“没有什么肚子不舒服是一包午时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包。”

    别人问两包还不行怎么办,还不行你该看医生去了啊,怎么这么傻的。这样反转的广告语也是另类,效果也挺好的。

    全义还是很有本事的,西蜀分厂之后还是红红火火的,只是这板蓝根冲剂积压有点严重,毕竟牌子倒了嘛。后来觉得重新竖起牌子太难了,干脆换了商标,叫青山牌板蓝根,这样才把颓势止住。

    孙玉郎说哪里跌倒哪里站起来啊。青山bbs上也出现了浪子回头这样的帖子。不过网民们喜欢推倒,喜欢喷,不喜欢重新建设。浪子回头这样的帖子被跟帖回复为“你是不是托啊。”

    孙玉郎知道再过1年,会有一场风波,在那场风波里面,质量优质的板蓝根冲剂还是发挥了中国特色作用的,不过前提是一定要质量好,用苹果皮的当然没效了。

    3月23日星期5,孙玉郎就担心会不会又发生什么,他想回云江啊,这次出来都1个月了。旷课1个月,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学校的学生守则上明文规定,缺课课时超过20%的,要休学重修。孙玉郎可不想被留级。

    结果又出状况了,凉山周围的麻沙沙,杨棚子,瓦达三个乡陆续发生了食物中毒事件。

    当地医生排出了农药中毒,沼气中毒,重金属污染中毒等等可能,一时也是一筹莫展。

    周院长身为凉山人民医院的院长急的头发都掉了不少,只好想上级省里大医院与云江支援队求助。但省会距离凉山500公里,都是山路,这是中毒,情况危急,远水解不了近渴。

    罗副市长身为对口支援的负责人,也是撞上了。他想他怎么这么倒霉,风波不断啊,怎么就不能安安分分地挂职一年回云江呢。

    紧急关头他想起了云江来的小神医孙玉郎,尝试拨打孙玉郎手机后得知孙玉郎居然还没走,可把罗副市长乐坏了,“嗯,小孙医生,你赶紧过来,事情很紧急。”

    孙玉郎也没办法,又走不了了,人命关天,于是赶到凉山人民医院。

    在医院,有医生向他反应情况,说症状上很像氰化物中毒,“有人投毒,必须立即报警。”

    孙玉郎询问没中毒的家属及轻微中毒的患者后,判断出来:“不是氰化物中毒,但也类似,没人投毒,是这边乡民初次种植木薯,不了解这种食物特性,以为跟番薯洋芋一样吃,而木薯如果不彻底煮熟煮烂,里面的氢氰酸就没被彻底分解,误食这种木薯就会发生中毒。”

    周院长及在场医生听得一愣一愣地,云江那边医学水平就是高啊,一个医学生就有这种水平,服了。他们现在已经知道孙玉郎还是一个医学生,但丝毫不影响他们对孙玉郎的崇拜。

    孙玉郎继续指挥及分派任务,“下面轻症患者,王医生,谢医生你们负责,我们备药也不多,所以你们用白菜加萝卜捣烂绞汁,用红糖口服解毒。重症患者我来。周院长,你把急救药物准备好,硫代硫酸钠,亚硝酸异戊脂,还有亚硝酸钠。”

    周院长立即回应:“前面2个没问题,不过我们亚硝酸钠可能不足。”

    “那就准备亚甲蓝,时间紧迫立即开始吧。”

    孙玉郎速度打碎一支亚硝酸异戊脂安瓿,将药液滴在纱布上,蒙住病人鼻子让他吸入,接着让护士推注亚硝酸钠,之后同一针管同一速度注射硫代硫酸钠。而亚硝酸钠用完之后就推注大剂量亚甲蓝替代。

    好在这次大家只是木薯中毒而不是化学品中毒,抢救及时,没有一例死亡案例。而随后赶到的省会医院急诊科医生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孙玉郎还是一样不要功劳,云淡风轻地离去,旷课太久了,必须要回去上课了。

    这件中毒事件也有一个好处就是青山药业的种植基地建设更容易推广了。大家听说是为小神医服务,都爆发了极大热情。当然签有委托种植及保证收购的合同才是最主要的定心丸。

    中毒事件的完美解决与药材种植的推广对罗副市长来说都是好事,他也乐于帮忙。

    阿都家的三兄弟后来也都回到家乡,卡车司机虽然好,但是在家乡开卡车更好不是。

    胖子郭剑倒是被丢了过来,毕竟路青青两头跑不现实,这边需要一个负责人,胖子郭剑正好合适。

    郭剑一脸不乐意,毕竟云江省的青山县也比这里繁华,但为了大局总要有人牺牲。阿都金花跟着郭剑一起回来了,心病还需心药医没错,有郭剑的陪伴,金花没有再犯病。

    阿都三兄弟现在都是胖子的好帮手,有关系就是牢靠,孙玉郎已经警告过他,如果不是真心,不要去惹金花,惹不起的,要是再犯病那可是罪孽深重。

    胖子回答,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孙玉郎才放下心来,想来胖子有自己的考虑,自己无需多说。再说金花是凉山一枝花,容貌上也是极美的,胖子这身材,能有一枝花陪伴也是前世修福了。

    孙玉郎回到学校的时候,学校里群情激奋。孙玉郎以为自己有什么问题,同寝室的陈章唐浩他们来喊他上街游行,抗议美国恶行。

    他才突然意识到,2001年愚人节,飞行员王伟在祖国领海上空执行任务时,与违规抵近侦察的美国侦察机相撞,用生命捍卫祖国领海领空主权,不幸牺牲。于是云江市高校师生上街游行示威,抗议美国暴行。

    98年就空袭我国驻外使馆,现在又恶意改变航线撞我军机导致飞行员牺牲,老美,你太霸道了,你等着,其他方面我孙玉郎做不了什么,但有现代医学系统,那么医学方面,我一定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2001年4月3日星期2,云江市所有高校学生停课游行,抗议美国暴行,大家围绕既定路线,群情激奋地走了一圈,不断高呼口号,并向围观路人及临街店面宣讲事情经过。

    游行结束后,大家又坐回教室开始上课,因为辅导员说了,要变压力为动力,现在好好学习,将来才有更大能力报效国家。

    所以4月4日,孙玉郎坐在久违的小教室准备开始上课,今天第一节是组胚学。组胚学分理论课与实验课,理论课就是纯理论,老师上课照着课本学习,实验课则是到实验室去,通过观察标本来学习,有对着显微镜观察镜下组织学玻片标本以及肉眼观察福尔马林浸好的胚胎学标本。

    又回到学生时代了,这感觉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