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上组胚课了
    组胚学这门课程,组织学为主,胚胎学只在最后有20%的篇幅。而且无论如何,这门课是医学基础课程,以后学生理,学病理,学诊断,学各科分论还是反复用到组胚学知识。但是,就跟数理化被丢光一样,这门课的考试知识点,孙玉郎也是全部丢光了。

    谁没事还天天记组胚的内容啊,考试过了就行了呗。虽然孙玉郎拿着全新的组胚学课本坐在教室里也是一脸发懵。别人或多或少把书都翻旧,唯独他的书全新的,甚至扉页上连签名都还没签呢。

    小学课本小学生们会包书皮。中学课本有些同学还会包,有些同学就在封面或扉页上签上大名。而大学课本基本都是签名。签名之后的课本用处很大,比如占位。嗯,除了占位貌似也没其他什么用了。

    不过大学占位是大学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上课占位,晚自修占位。动不动又是占位,而主要工具就是签了名字的书。

    医科小课多,因为都是一个班,大家上着上着就会形成一种默认的位置安排,偶尔会有些小变动。

    孙玉郎旷了一个月的课,今天特意早起,根据课程表上的教室名称,10号楼402教室,来到教室一看,前排桌子已经放满了书了。他一拍额头,呵呵,旷课旷久人变傻了,大家习惯先占位后去食堂吃饭啊。自己早起是早起了,但先去食堂吃饭去了,等自己吃完饭回来,已有同学先占位了。没事,那就坐后边一点吧。

    于是孙玉郎坐下来开始认真看书。组胚1周2节,他旷了8节,总论及4大组织应该都讲完了,下面应该是各系统分论。于是孙玉郎翻到第9章循环系统开始看起来,看着看着,貌似前世的记忆也逐渐被激活,蒲肯野纤维,循环系统里的神经组织,每个系统几乎都有4大组织,心脏里面内膜外膜是上皮组织,心肌自然是肌肉组织,内膜外膜与心肌之间就是结缔组织,而负责传递冲动使心脏有节律跳动的就是蒲肯野纤维,神经组织。组胚就是这么简单。

    老师来了,班长徐国栋喊了声起立,然后大家一起喊“老师好!”老师又说了一句,“同学们请坐。”这就开始上课了。

    孙玉郎一站起来就愣住了,金雁屏,你的混蛋爸爸把我害的好惨啊,直接旷课1个月,再旷下去我大学都不能毕业了。而你居然不是学姐,骗我骗了一个学期啊,你是毕业后留校的老师啊。我也真够笨的,哪有学姐开太空摩托的,一般都是工作了有钱了才买的。

    之后的讲课也是一样平淡无奇,老师照着讲义念,学生勤奋的会认真听,偷懒的就自管自玩,比如看大唐双龙传这本小说。同学们私下议论怎么还没完结,今年应该会完结吧,不过如果完结了那可能就会书荒了,那就郁闷了。

    金雁屏上课时假装没看到孙玉郎一样。上完课的时候说了句“孙玉郎同学,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一个寝室的唐浩潘家俊陈章他们为孙玉郎担心不已,这家伙开学之后就旷课,老师肯定生气了。

    班长徐国栋还假装安慰孙玉郎:“没事,跟老师好好认个错,道个歉,你啊,去哪玩了?玩疯了吧。”

    孙玉郎无语,能告诉这些孩子我去凉山干大事去了吗?

    到了办公室,孙玉郎看到里面就金雁屏一个人。然后金雁屏还说:“把门关上。”

    “啊,不好吧,雁屏姐,我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还把门关上,这,你想干嘛?”

    “让你关门就关门,费什么话?”

    “好吧,雁屏姐,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我今天就豁出去了。”

    “过来,离那么远干嘛?”

    孙玉郎惴惴不安,关门不算,还要我靠近,雁屏姐,你这是要干嘛,我卖艺不卖身,呸呸,现在我艺也不卖了,再被你老爸骗去什么义诊,我真心别想毕业了。

    走到金雁屏的桌旁,金雁屏递给他一个本子。

    孙玉郎拿起一看,上面有印刷字体“备课本”,下面写着金雁屏,2001年,组胚学等字样,字是钢笔字,娟秀,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写的。然后孙玉郎就恍然大悟了,这是偷偷地照顾自己啊,自己前面想多了。

    给了备课本,金雁屏说:“这是我备课的讲义,你拿回去好好看看,马上要期中考了,嗯,你注意下下面用红笔划线的。”

    “红笔划线的是什么?雁屏姐,你这是要漏题啊。”

    “我什么都没说,你也别多想,注意保密,别传出去。”

    “知道知道,雁屏姐,你对我真好。”

    这句话把金雁屏说得脸红,她说:“我爸都回来了,还一个劲夸你能干,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唉,别提了,先是这样,之后那样。”孙玉郎把这1个月的事情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当然涉及迅达物流与青山药业的部分都没说,跟老师说我办了企业还有很多钱貌似不怎么好。

    “玉郎,你真好。”金雁屏羡慕道。

    孙玉郎脸红了,雁屏姐,你这样容易让人引起歧义好不好。

    金雁屏叹了口气,继续说:“世界那么大,好想去看看。”

    孙玉郎想起前世也有一个老师,也是这么说的,不过她在辞职信上说的,后来那位老师开了一间民宿,旺季赚钱,淡季继续旅行。我该鼓励雁屏姐辞职去开民宿吗?哎,雁屏姐也算我的人生贵人,没有雁屏姐我也不会认识金伯伯他们,也不能这么早开始实习,我或许应该帮帮雁屏姐。

    于是孙玉郎说:“说走就走的旅行吗?”

    金雁屏两眼放光,但是之后又黯淡下来:“这不现实的,毕竟我们有很多责任,有很多牵绊,不过玉郎你放心,这学期结束之后,这个暑假我一定好好玩玩。”

    孙玉郎自然鼓励:“嗯,雁屏姐,到时候我带你去凉山玩,吃最好吃的美食,看最好看美景。”

    “真的?”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金雁屏兴奋地站起来抱了孙玉郎一下。“雁屏姐,轻点,腰疼。”那天去翻墙偷拍西蜀制药,不小心把腰扭了,哎,医生不自医。

    这时候,门打开了,“现在学生真笨,he染色说了那么透彻,居然还不能理解。”一位老师走了进来,“啊,你们。”

    金雁屏连忙松开孙玉郎,完了,误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